首頁 -> 娛樂 -> 星聞情報站

 


朱茵高跟鞋吊帶衫襯性感美人(圖)

09/18/2003/10:03
華夏經緯網

 

“性感?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那麼說。你們看,我哪性感?”朱茵攤著手後退幾步,笑說劉嘉玲才是真正性感到骨子堙A一舉手一投足都很有女人味。

 

也許是朱茵謙虛了。出現在“雷達表新款上市”的發佈會上,她身著絞肩帶的白色緊身小背心,擺出“邦女郎”的姿勢供記者拍照。閃光燈喀嚓間,她隨即顯現迷人魅力,“可能就像我朋友說的,我的眼睛和嘴巴長得好。他們說,我的眼睛會出賣我!”

 

單身搶手 要事業不要婚姻

 

突然間,朱茵搶手了。

 

以美國電視劇《慾望都市》為題材的香港電影版和網路劇紛紛找上她,她的新唱片《迷戀》即將面世,她主演的大片《心寒》也將在香港上映……連內地的電視臺也不約而同為她吶喊助威,紛紛播出了她主演的《射雕英雄傳》和《蕭十一郎》。

 

“現在,正是我事業的黃金期……”朱茵反復強調著。

 

“《心寒》是我現在最最中意的作品,我覺得自己的演技得到了最好的發揮。在那部戲堙A我演一個神經病,跟空氣拍對手戲。出新唱片我參與幕後製作,去年我那首粵語歌《揮霍》就是自己填的詞,大意說女性應該揮霍自己最好的季節。”

 

港版《慾望都市》尚未定名,有關新聞已經炒得沸沸颺颺。作為主演之一的朱茵在戲中演一個專門寫文章給女生看的作家,同時又是一個電視臺名嘴,“男服女穿”說話潑辣,身邊沒有一個男人……朱茵言語中還嫌該劇拍得不夠大膽。聽說內地也拍了一版《慾望都市》,她急著問:你們應該有更大膽的表現吧?!

 

不過,主演《慾望都市》還是給她帶來了高熱度的關注。她說,自己方才意識到,還是應該拍宣傳力度大的片子,可以省去自己很多力氣,“做演員當然想讓每個人都認識她,否則無奈又可惜。很快,我的個人網站會開通,全世界的人都可以了解我的近況了。”

 

戀愛理智 絕不“迷戀”男友

 

朱茵句句話散發著“蒸蒸日上”的意味,連結婚這樣的事都要無限期延遲。

 

“我最近沒有結婚的計劃。如今女生都有自己的工作,不需要再為金錢煩惱。而且現在正是我事業的黃金期,我要好好發揮自己,自由自在沒有包袱,我的腦子沒有空閒去想結婚的事……如果我現在去當人家老婆的話,需要轉移全部注意力,結婚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與王晶、周星馳了斷情緣後,朱茵的新任男友是曾經的Beyond成員黃貫中。

 

用國語稱呼男友,朱茵似乎不太習慣:“王貫中,噢不對……黃貫中是我唱片的監製人。”說不順口,後來索性叫男友英文名“阿Paul”。她當著所有記者的面誇讚自己的男友:“阿Paul平時很有想法,常常從看報看電視來了解社會變化,我覺得他更像一個藝術家。”

 

跟做音樂的人在一起久了,朱茵也愛上了唱歌:“音樂這個東西要麼不碰,碰了就捨不得放手。因為演戲是去演別人,而唱歌為自己而唱。”

 

她的新專輯名稱叫《迷戀》,似乎道盡戀愛中人的美好情緒。說起“迷戀”這種情緒,朱茵連連表示“迷戀”蠻美好的,不求對方回應,只願真心付出……末了還頗為自豪地舉例說明,“就像對待Beyond,歌迷都非常迷戀他們。”

 

但問朱茵是否迷戀男友黃貫中,她卻表示自己從來沒有迷戀過任何人。“心情不好時,我第一個打電話說的對象也不會是男朋友,肯定是自己的媽媽。”

 

不可素面 化菑~現“星相”

 

眼看鏡頭前的朱茵眼波流轉紅唇微啟,專業攝影師狂按快門嘖嘖稱讚:別看朱茵平時看上去不起眼,但鏡頭前,她的臉型適合各種角度的拍攝!

 

不由想起朱茵的兩個典故。

 

去年,朱茵接拍楊佩佩的新戲《如來神掌》,來內地取景。到達劇組住處前,她已和劇組監製取得聯繫:我要帶兩個助理,幫我多準備兩個房間。當監製站在賓館門口等候朱茵光臨時,只見來了3個黑瘦的女孩子,“怎麼來了3個助理?朱茵還沒到嗎?”正當他納悶時,其中一個黑瘦的女孩子開口打招呼道:“你好,我是朱茵!”

 

無獨有偶。台灣中視播映《冒險王》那年,朱茵第一次趕去台灣做宣傳,電視臺派公關和攝影師去機場接朱茵。兩位都是男性,認為接待性感女星是美差,樂顛顛趕到機場。兩男在出口等候許久,終於發現了一列女生,男公關高興地迎上去,把花遞向隊伍中那個又高又白的女生,“朱茵小姐”差點脫口而出,後來才發現認錯。隊伍中那個又瘦又小的女生才是朱茵真人,那“又高又白”的只是助理而已。男攝影師在旁也昏了頭:沒穿低胸衣也沒穿高跟鞋,這還是我們認識的那個朱茵嗎?

 

砸招牌 高跟鞋與吊帶衫

 

出現在公眾面前兩個小時,朱茵補蛣L數次。

 

第一次是當她在臺上亮相3分鐘後,即刻躲入後臺補菕C眾記者苦等許久後,朱茵再度露面接受訪問;

 

半小時記者會結束後,電視臺記者又等待半小時,“補菕走嶊漲雄穭~出現在專訪的房間;

 

片刻後聽說要拍封面照,朱茵又與助手匆匆趕至洗手間,在洗手臺大鏡子前審看萛e;

 

10分鐘時間拍完照後,朱茵又背過身去叫化萛v“修飾”;

 

……“我有時認真得有點討厭。比如這次跟上海媒體見面,我就一定要美美地出場,把自己最完美的一面表現給大家。”這是真心話,朱茵每次出現在公眾面前時,高跟鞋高度都不低於10釐米。這次出場也是,朱茵的厚底鞋高得驚人,像墊了兩塊厚磚在走路。

 

被記者拍照前,她會緊張得好像要拍電影。

 

事先為打光的問題,她與攝影足足討論10分鐘:“如果你們用閃光燈,就會影響別人帶來的燈……”看了數位照片的效果,她才放心開始擺POSE,邊變化姿勢邊問:“你要半身還是特寫?”(申江服務導報)

  
【  發表感言  】【 關閉窗口

【 相關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