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兩岸 -> 經緯觀察

 


國民黨黨產:台灣經濟中的“怪獸”

08/21/2001/00:00
華夏經緯網

不久前,陳水扁在會見一批民進黨籍“立委”時,對於有人提出的“清查國民黨黨產”動議。他當即表態說,可以列為民進黨年底選舉的訴求與政見,作為“選戰的主攻方向”。會後民進黨秘書長吳乃仁又向台灣媒體宣佈說,民進黨作為執政黨,不能放棄“追究國民黨違法斂財行為”的責任;“清查國民黨黨產”的動議已經在民進黨內部取得了共識。國民黨的黨產問題再度成為台灣社會各界關注的焦點。 “黨產”是指國民黨的黨營事業、海外財產和在各地擁有的土地、建築物資產等三個部分,其中要數第一部分黨營事業為最大宗,主要指國民黨投資與掌控的一大批經濟實體;第二部分包括以國民黨或個人名義所購置的從大陸帶去的資產;第三部分包括國民黨接受的部分日本統治台灣時控制的財產、以低廉價格買進的“國有”土地,以及台灣省各級政府當時贈與國民黨的公有土地。據台灣《今週刊》今年4月報道,目前留在國民黨賬上的分別有114幢房產,現值100億台幣以上;10多萬坪(1坪約合3.3平方米)土地等。 黨營企業,其來有自。最早的是1947年由陳立夫成立的齊魯企業,國民黨到臺後,依靠其“經營特權”迅速擴張,投資、建立了一大批“黨有企業”。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如滾雪球般愈滾愈大,黨營事業成了一個企業眾多、資本規模龐大的財團,成為台灣社會一個特別的資本體。用港臺媒體的話說,“龐大的國民黨黨營企業既非公營,也不是私營,完全是台灣在國民黨一黨獨大體制下形成的一個經濟‘怪獸’”。在全世界很難找到像台灣這樣奇特的資本結構。 國民黨黨營事業財產究竟有多少?誰也說不清楚,對外界來說始終是一個謎。有說800億,有說1000億,也有說3000億……有報道說,在李登輝執政12年間,不僅國民黨一般黨員不知道,連國民黨副主席、常委都不明瞭,曾經在黨內引起種種質疑,黨員要求財務公開化、管理公開化的呼聲不斷。 依據國民黨投資管理委員會公佈的旗下7大股份公司1998年度財務報告,其資產總額達1470億台幣,負債總額787億台幣,凈值為683億台幣。七大控股公司分別為“中央”投資公司、光華投資公司、啟聖實業投資公司、建華投資公司、華夏投資公司,總共主控66家企業,轉投資企業超過200多家,資產總額1萬億台幣。 國民黨淪為在野黨後,在去年8月對“黨產”進行了一次全面清查,結果顯示:國民黨“黨產”包括銀行存款、有價證券、美金公債等六大項,總共799億台幣,其中黨營事業有600億左右,投資104家企業,分屬石化、環保、金融等10個部分。 由於事業體龐大,領域涉及範圍廣,投資包括股票和各種不動產,因此國民黨黨營事業每年均有至少上百億台幣的盈利。即使在1998年受到亞洲金融危機的嚴重衝擊,黨營事業盈利有所減少,但也達到120億台幣。據台灣媒體報道,黨營事業已成為台灣第三大賺錢企業,僅次於台塑集團和霖園集團。 不過,台灣《中央日報》今年7月一則消息說,國民黨黨營事業在台灣景氣低迷衝擊下已有所衰退。去年與前年相比,“中央”投資公司總資產由846億台幣減到789億;光華投資公司由293億減至288億;華夏投資公司由201億減至185億;啟聖實業投資公司總資產不但縮水,虧損更擴大為14億…… 不管這些統計數字準確不準確,或者哪一種說法更接近客觀事實,但至少可以說,國民黨黨營事業稱得上是台灣幾大財團之一,是維持國民黨長期統治台灣的經濟基礎。一項資料顯示:1998年國民黨稅出70億台幣,國民黨黨營事業繳黨庫60億台幣,佔國民黨整體稅收的八成以上,為國民黨最重要的財務來源。 此外,黨營事業更是國民黨各種選舉中最大的資金來源。據報道,1994年台灣省市長選舉中,國民黨財務委員會向黨營事業投資管理委員會要了45億台幣;1995年“立委”選舉時增至65億台幣。當然,李登輝在國際上搞“金錢外交”、“務實外交”更是少不了它。據報道,1995年李登輝美國康奈爾大學“成行”,僅向美國“卡西迪”公關公司遊說費就有75萬美元。 如此龐大的一筆資產是哪個部門管理?令人羨慕的大管家是誰在擔當?這也是大家所關心的。長期以來,黨營事業由國民黨中央最神秘的財務委員會掌管,財委會主任都是由國民黨主席親自指點的人擔任。1998年李登輝接任國民黨主席後,為了讓信得過的人掌管這座“金山銀庫”,就將財委會一分為二,成立了一個“黨營事業投資委員會”,並由他的好友劉泰英出任主任委員。從此,劉泰英成為國民黨的“賬房先生”和“大管家”。 在國民黨執政“黨國一體”的時代,“黨庫”與“國庫”難分,暗箱作業,再加上管理不善,貪污嚴重,黨營事業為私人侵吞事件經常發生。同時報章也經常披露黑金政治的內幕,黨營事業與大財團進行利益輸送,政商勾結、賤賣黨產,營私舞弊案屢見不鮮。台灣媒體評述:“由於黨產缺乏監督機制,黨產操作已淪為一兩個人的黑箱作業。國民黨黨產的問題,不但反映了黨內失去民主機制,而且顯已污染了政風和社會風氣。 特別是在去年台灣“總統”選舉造勢中,由於“興票案”,民調支援度“一路領先”的宋楚瑜頓時下滑,國民黨候選人連戰支援度未上升,反而使“主打黑金”的民進黨候選人陳水扁獲利。為了適應選舉的需要,連戰在競選活動中提出了“將國民黨黨產交會信託”的方案,即無論股票、現金、土地或任何形式,都必須交會信託業管理、使用、經營相關事業,“徹底予以改造”。 國民黨在“大選”中敗北,連戰擔任國民黨主席不久即著手進行清理“黨產”,並將“黨產交付信託”作為國民黨改造的重要舉措之一。今年3月26日完成了第一階段20億台幣現金信託簽約,分別交會中信銀、中信局信託與保管。按照計劃,國民黨目前正在推動的第二階段的黨產信託屬不動產部分,包括非自用房屋、土地等87億台幣;第三階段則是黨營事業,總值約六七百億台幣。 人們不禁要問:這麼多錢放在別人口袋堙A國民黨會放心嗎?其實,這樣做也是迫不得已。國民黨一夕之間失去執政地位,教訓是深刻的,其中黨內腐敗、民眾失去信心是重要原因之一。國民黨要重振旗鼓,東山再起,必須從源頭上抓起。其一,以“黨產”透明化,消除“金權政治”的土壤,重新喚起民眾對國民黨的的信任。因為台灣民眾對“黑金政治”深惡痛絕,而“黨產”是國民黨腐敗的禍根。其二,顯示國民黨改革的決心。連戰去年參選時曾提出“以示清廉,贏取選票”。後來國民黨檢討失利原因進行改造時,連戰又提出要“重新出發”。而黨產交付信託是清除腐敗的一種手段。 對國民黨來說,“黨產交付信託”能否真正得到兌現,目前還很難下結論。而且,民眾的反應也不熱烈,有50%的連戰的主張能否真正落實持懷疑態度,也有人建議國民黨通過“政黨法”兌現承諾。但無論如何,這對國民黨能否“浴火重生”、“東山再起”都是關鍵的一步棋。(宏 欣)
  
【  發表感言  】【 關閉窗口

【 相關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