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台灣 -> 深度報道 -> 社會

 


台灣年輕人的塗鴉文化

12/05/2002/00:00
華夏經緯網

月黑風高,一個人影在路燈光暈邊緣閃現,手上持著“作案武器”一—噴漆罐,在確定左右無人之後,挨進棆銦A手一抬,噗噗噗,身影跟著漆罐移動,圖案跟著漆罐成形,一幅圖畫完成之後,“不塗鴉,毋寧死”6個大字也在影影綽綽的燈光下出現在椈壑W。怪異的圖案與變體文字堙A藏著神秘塗鴉客讓人認不出是什麼字的簽名。 “當所有過往行人將看到我的作品,知道我曾在這裡走動,看到我的主張、我的風格。”這就是塗鴉少年阿聖的心願。他說,“行動”、“作品”然後“被看見”,是塗鴉文化的基本動力,他要以自己的創作表達對社會的理想,這也是台灣眾“涂客”內心深處的期望。 就讀台南—中高三年級的阿聖,明年要面臨高考,他規定自己暑假後就不能再上網,開學前他在自己設立的“台灣塗鴉網’,上留下最後心願:“希望考上大學以後,能夠半夜跑出去‘涂’個痛快,在大城市處處留下‘我涂故我在’的證明。” “最後,我將成為一個神秘的街頭藝術工作者,就算各種媒體想要採訪,也堅決不曝光,自己暗地進行美化環境的工作,別人是從我的塗鴉認識我,而不是看關於我的報道……。哈,這樣的境界或許高了點,但我朝這個目標前進。” 阿聖的年輕告白充滿對塗鴉藝術的嚮往,但台灣社會的主流藝術基本上把塗鴉視為破壞市容、“街頭污染”以及與犯罪、貧窮挂勾的人,所以人們大概很難理解他心中的想望。
美國嘻哈 台灣新家
塗鴉,英文叫Graffiti,台灣有人戲稱“鬼飛踢”,或文縐縐地稱為“噴畫”,它原是美國黑人嘻哈文化(hip hop)街頭藝術中的一種,多層次的英文變體字及充滿光影變化的抽象圖案,是許多普通人對它的印象。被台灣塗鴉界尊為“前輩”的呂學淵說,10多年前塗鴉剛登陸台灣時,並未引起太多注意。他們一群人在街頭“連打帶跑”,噴些主張環保、諷刺“當局”的早期塗鴉,展現自己的生活態度。 近年來,嘻哈文化中的滑板運動與饒舌音樂(唸白)在台灣風行,塗鴉也搭上順風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迷上了它。前輩帶後輩,南北串連,特別是網路逐漸普及後,街頭被擦掉的傑作,通過照片在網路上復活,對新一波塗鴉潮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因為喜歡塗鴉、進而和朋友在台北、高雄開了相關文化產品小鋪的“小牛”說,台灣的塗鴉族人口就像地下暗流,竄行各地,但誰也摸不清“作者”的蹤跡。這10年來每年都有“小朋友”(中學生)加入,但只有少部分人會互通聲氣。他開的店提供了“以武會友”的園地,店埵酗@堵晱i以練習噴繪,經常有人到這裡相互切磋,或是哪有專門的塗鴉聚會,大家吆喝—聲就—起去“獻藝”。 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畢盚F曾撰文指出,塗鴉是一種溝通的形式,它可以躲開社會限制,“透露沒有受到禁制的思想”。通過塗鴉可同時看到個人以及他所處的社會;消失于集體中的個人,也借此向世人宣告自我的存在。 在公共場所塗鴉在台灣仍是“高風險”的創作,如果地點選擇不好,得冒被警察抓和被罰一大筆款的風險。呂學淵說,到處去“涂”似乎是塗鴉最富吸引力的地方,好像這樣才才能顯示年輕人的叛逆,但他還是建議有意加入塗鴉行列者,儘量選廢棄的工廠、自家等建築物去“涂”,公共建築物、特別是人流集中的、標誌性的建築物最好別碰。“涂”之前要有完善的計劃,包括打草稿、勘查地形、“謀定而後動”,要在幾個小時畫完“閃人”。
“前輩”業績 “晚輩”景仰
阿聖說,如果畫得好,不怕被人罵。像台南市東寧路的東雲紡織廠,多年前被“前輩”呂學淵—夜塗鴉而成名,業主也嘖嘖稱妙。以後那段晹角F經典,帶動周圍成了塗鴉“聖地”,許多人結婚也跑到那堥景。呂學淵在台灣確實是以塗鴉成名又以塗鴉發跡的“鳳毛麟角”。他最出名的記錄是被聘為一座4層樓的商場做巨大塗鴉,花了一星期才畫成,商場負擔一切開銷,另付他100萬元(新台幣,下同)創作費。 塗鴉族畢竟行走在法律邊緣,所以被警察抓也是常事。小牛說,最近有位“小朋友”作畫時被抓,罰了6500元,罪名是污染環境。呂學淵說,他有位朋友在行人地下通道狂“涂”後被逮,除罰錢外,警察還要他親手把畫跡全部清除,搞得十分狼狽。 塗鴉地點難尋是塗鴉族頭痛之處,但作畫者熱情不滅。小牛說,塗鴉人就算沒飯吃,也要留錢買噴料。一個普通商鋪的鐵卷門大約要用掉5、6罐噴漆,—罐價格60到100元之間。阿聖說,他噴一張圖平均要花500元,“可以買一張原版CD加兩份夜市烤豬排了。” 余仲淇號稱是台灣塗鴉界的“苦行僧”,他的名言是:“沒棫e,真讓我想撞!”他的典型生活形態是背著自己的塗鴉作品集和—袋袋的漆罐,在一座城市堭q南走到北,從東走到西,四處央求店舖、商家讓他免費在椈壑W塗鴉。“你給我一整晚,我給你酷椈嚏A可選喜愛的圖樣,不滿意可以重畫,而且免費,拜託啦!”7年來,說破了嘴,腰彎得不能再彎,但肯讓他“發功”的商家還是少之又少。 余仲淇高中念的是廣告設計科,畫功底子不錯,重7歲那年他愛上滑板,也迷上美國紐約地下鐵的塗鴉。他省吃儉用,買塗鴉用的噴漆和幾千塊錢一本的各國塗鴉作品畫冊,從來面不改色。他還想存錢到夢想中的紐約,暢遊塗鴉世界。雖然台灣可塗鴉的地方很少,但余仲淇的作品相對而言還是較多的,最出名的是一座籃球場,見過那場子的人認為確實有視覺上的震撼力,可以與真正的抽象派畫作—爭高下。余仲淇已經證明瞭自己的“苦行僧”並非浪得虛名。 通常,只要商家同意提供塗鴉的椈嚏A余仲淇當天就會高興得睡不著覺,為了怕影響商家生意和交通,他一律選擇夜間“施工”。余仲淇的家在台灣板橋市,他常常到板橋河濱公園,望著綿延好幾堙B“可望不可及”的河堤椈嚏A“手很癢,但不行”,因為警察不會放過他。他說讓板橋河堤椈嬰足陘倥C六色的塗鴉畫廊,是他最大的夢想。 與板橋的河堤暀ㄕP,台北士林區百齡橋旁的堤防,有幾十米的棜惜W是各方面默認的塗鴉區。頭綁花布巾、綽號“和尚”的17歲少年柯翔雲,對塗鴉有一份使命感。在他帶動之下,台北—群美術、廣告專業的學生,組成—個非正式社團“四神湯”,共同經略這塊塗鴉園地。他們中也有幾位小有名氣,偶爾會有牛排店、冰店請他們“漆鐵卷門”,這也是打工方式,可以賺點小外快。 年輕的“涂客”們都有個小小的夢想,就是台北市能真正開設幾個塗鴉專區,讓他們盡情“揮灑”,不過這個夢想可不容易實現。他們還表示,已經不甘於只是拿著噴罐在街上複製美國次文化,他們要創造出台灣味的塗鴉來。(衛港) 兩岸關係
  
發送給好友】【列印 】【 關閉窗口

【 相關報道 】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