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台灣 -> 深度報道 -> 社會

 


臺邪教宋七力的發家史

02/08/2003/00:00
華夏經緯網

近日,在台灣島內喧嚷已久的宋七力宗教詐欺案二審結束,法官以罪證不足為由,改判宋七力無罪。宋七力自稱能夠表演分身術四處騙取錢財,1997年曾遭到指控被一審判處七年徒刑,當時證據確鑿且宋七力對案情供認不諱。而如今的案情大逆轉讓許多人一頭霧水。
一場官司審了七年
“宋七力案”案發于1996年。當時任台北市議員的璩美鳳披露,被很多台灣民眾供奉為“神”的宋七力及其“顯相協會”並沒有什麼神力、法力,而是假稱自己精通分身術,並製造神跡照片來騙取錢財。璩美鳳表示,當年擔任“立委”的謝長廷就是宣傳廣告中的男主角,且謝長廷涉嫌收取宋七力1600萬政治獻金。謝的妻子遊芳枝還為宋七力編撰《宇宙光明體》一書,並製作一系列錄影帶為宋七力做宣傳。 台灣警方立刻拘捕了宋七力及其團夥。台北市“建管處”拆除了“宋七力顯相紀念館”的違建部分,“內政部”撤銷了“宋七力顯相協會”的登記許可證。 在警察面前,曾是“神靈現身”的宋七力滿頭大汗地發了半天功,也不見“神跡”出現,只得一屁股坐下,承認全都是騙局。當警方提來其同夥鄭振冬與宋七力當面對質時,鄭一見宋,當即跪拜,口稱“本尊”,宋見狀說:“不要演戲了,一切都拆穿了。” 1997年,台北地方法院對宋七力案進行了一審宣判,宋七力及其同夥鄭振冬被判處有期徒刑7年;為宋偽照合成照片的攝影師也被判刑2年;而謝長廷之妻遊芳枝為宋編《宇宙光明體》因不屬於不法牟利,被判無罪。但宋七力等人表示對判決不服,提出上訴。 6年後,即去年12月11日,台灣“高等法院”對宋七力案進行了二審辯論。宋七力一改初被揭穿時的頹唐,在被告席上氣定神閒,稱自己的分身照片是真實的,並表示所謂照片合成都是陷害人的說法。但曾是宋七力高徒,也就是“宋七力顯相協會”首任會長的張乃仁當場反戈一擊,怒斥宋七力“完全是以催眠來詐財騙色”,包括謝長廷夫婦也被催眠了。
宋七力究竟有什麼本事
宋七力,原名宋幹琳,1948年生於高雄,初中程度,1985年因屢次違反票據法等被判處3年有期徒刑。在服刑期間,他結識了無業人員鄭振冬。兩人出獄後,便開始合謀裝神弄鬼騙錢詐財。 開始時,由宋七力“發功”,鄭振冬扮演“乩童”,他們大肆製造和渲染有關宋七力的神話傳說,稱其為“本尊”、“宇宙光明體”,可以濟世救人、治百病。不久,鄭振冬介紹羅正弘入夥,羅正弘擅長攝影,這樣便為他們大量製作宋七力“分身”、“發光”的“神跡”照片提供了方便。他們精心製作的“分身”照片,每張價格高達上萬元新台幣,並向民眾鼓吹買了宋七力的照片便可“立地成佛”。宋還標榜自己比釋迦牟尼更高,是至高無上的光體,可幫信徒開天眼、“分光”治病,以及讓信徒靈魂出竅,與他的分身結合,帶往佛國凈土,死後化成舍利子得永生。他們並利用部分善男信女為其現身做證,稱凡成為宋七力弟子的人,做官者必定陞官、做生意者必定大發財、從事選舉者篤定可以當選。並以“天神”的旨意要大家捐款奉獻。 為了進一步欺騙民眾,聚斂錢財,鄭振冬又找到了“公路局”退休建築師張乃仁,商議由張乃仁提供地皮,興建供養“宋本尊”的固定場所。張乃仁于1990年創立了“中國天人合一境界學術研究協會”,第二年向台灣“內政部”申請更名為“中國宋七力顯相協會”,自任會長,並將一幢私宅改建成“宋七力顯相紀念館”。 宋七力故作神秘,行蹤讓人捉摸不定。有信徒要見他一面,需付出新台幣1000萬元的“供養費”,還要付給張乃仁200萬元“介紹費”。一本記錄宋七力“神跡”的書《宇宙光明體》價格高達20000元新台幣;一盤錄象帶也要2000元新台幣。在這些上當受騙的信徒中,不乏高級知識分子和政界、商界人士。 宋七力的“神力”在台灣轟動一時。島內“宗教協會”曾向宋七力發出挑戰,以一棟價值七百萬元的別墅為報酬要宋當場表演分身術。“宗教協會”還在孫中山紀念館前放置了一個大型鐵籠,供宋七力表演使用。但宋七力始終沒有出現。許多民眾那時就開始對宋所說的分身術產生了質疑。
“分身術”讓宋七力成了大富翁
據估算,在短短幾年間,宋七力等利用“神跡”矇騙台灣約一萬名信徒,詐騙的錢物累計合新台幣30億元。宋七力住上了豪華別墅,擁有10輛名牌轎車,“白天充上帝,晚上享皇帝”,吃喝嫖賭,隨心所欲。團夥的其他成員同樣個個是富翁,特別是張乃仁,1990年起就每隔數月匯款1000萬元給在加拿大的妻女,總計達上億元新台幣。 據了解,信徒供養宋七力的方式有幾種,奉獻土地充當會場是主要形式,例如台北濱江街會場、鴻禧山莊會場。所有土地和房子都不是登記在宋七力名下,濱江街會場是登記在張乃仁名下、鴻禧山莊則在另一名會員名下。雖然這兩個會場都不在宋七力名下,但從其裝潢所花費的金額就可以看出信徒的經濟實力。另外,“宋七力顯相館”也非常奢華,共有地上三層和地下一層,協會還花了上千萬元進行裝潢,內部富麗堂皇。宋七力的住所鴻禧大溪別墅價值五千萬,在他住入前,信徒還額外花了兩千萬元裝潢,安裝了昂貴的水晶吊燈、大型鋼面鏡板以及原木雕的“本尊行館”。 信徒的供養不只於此,全台灣還有數十位宋七力會員提供土地或住宅給他當道場及居所,所以宋七力總是“來無影、去無蹤”,很難掌握其行蹤;也有信徒乾脆拿支票給宋七力,可以由他隨便填寫金額;還有許多信徒直接把現鈔送到宋七力的顯相館,顯相館的工作人員甚至連捐獻者的名字都不知道。 據一位了解宋七力的人說,雖然信徒會不定期供養“本尊”,但這些錢“來得快、去得也快”,因為宋七力喜歡為人“開財路”。舉例來說,宋七力在竹東居所的床底下就放滿了現金,有相熟的會員去找他,若有需要急用時,宋七力毫不考慮地就從床底下拿出一疊新鈔(宋七力有潔癖,只敢拿新鈔)給會員。
臺多位政界人士與宋七力有瓜葛
1996年,“顯像協會”會員陳江花揭穿了宋七力的騙局。她先找到了新黨籍的台北市議員璩美鳳。陳江花表示,她曾親見到宋七力兩次共送錢1600萬元給當時的民進黨“副總統”候選人謝長廷。陳江花還向出示了謝長廷向宋七力下跪“乞求智慧”的照片和錄影帶。 為此,璩美鳳召開記者會,將宋七力詐騙錢財和謝長廷接受政治獻金的內幕和盤托出。璩美鳳並指出,謝長廷之妻遊芳枝編輯《宇宙光明體》一書宣揚宋七力“神跡”,謝長廷則挂著“顯相協會”法律顧問頭銜,為宋七力募款。更可笑的是,謝長廷還曾帶著兒子讓宋七力“開天眼”,為此遊芳枝在《宇宙光明體》中對宋大加讚美。遊芳枝更宣稱,宋七力是他們“一家生命的皈依”。她表示與謝長廷求道多年,連兒子都是宋七力的信徒,全家都有感應過宋的“神力”。她自己也曾親身體會過飛向太陽或入水的感受。 實際上,涉入宋七力案件的台灣政治人物不只謝長廷一個。據透露,辦案人員“過濾”出一份帳冊,發現“顯相協會”從1991年就有“政治獻金”的情形,時間大都“巧合”在當年的公職人員選舉期間,還有部分資金流入治安單位人員名下。在此以前,璩美鳳曾拿出一份由宋七力信徒提供的名單,說宋身邊有一個“七人小組”,其中包括“內政部警政署”副署長余玉堂、“高等法院台南分院”法官宋明蒼,以及自稱在“行政院”任職的林威國。璩美鳳還稱,在“七人小組”之外,還有“政界重量級人士”任幕後“總指揮”。被點名的余玉堂、宋明蒼等失口否認自己與宋七力及其“顯相協會”關係密切,但余玉堂承認曾要求宋七力用“法力”幫助李登輝競選“總統”成功。 有人指出,名人推薦是宋七力能惑眾的重要原因;有人認為,謝長廷身為政界要員,卻與大神棍過從甚密,甚至公然下跪,助長迷信,必須接受社會的評判;高雄市大多數市議員已向高雄地方法院提出控訴,甚至有人提議罷免謝長廷市長之職。(何菁) 華夏經緯網專稿 2003年2月8日
  
發送給好友】【列印 】【 關閉窗口

【 相關報道 】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