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台灣 -> 深度報道 -> 人物

 


老臺共追憶二二八真相

03/12/2003/00:00
華夏經緯網

3月11日的《參考消息》刊登了香港《亞洲週刊》3月7日一期報道:

經過7年之久,李登輝早年的中共同志陳炳基終於打破沉默透露,1996年他與李登輝密晤時正值李就職前夕,密談中,李曾把就職演說的重點和未來施政的構想透露給他。當時陳問李:“有什麼話要向北京說的嗎?”李答:“這樣吧,你就說,我李登輝在職期間不會搞台獨,放心好了。”

這是繼李登輝派遣蘇志誠和鄭淑敏為密使赴香港一事獲證實後,有關李與中共高層對話的情況中最具震撼性的證詞。兩者性質不同的是,蘇志誠密使事件無論人物和地點都是間接的,李、陳密晤卻是李直接以“總統”的身份,在台北與台灣的中共人員溝通對話。

半世紀前,李登輝與陳炳基為中共地下黨的親密同志,兩人與李蒼降、李薰山、林如堉遭槍決,他們都沒有供出李登輝的名字。
地下黨積極行動

1947年2月27日,專賣局人員毆打私販林江邁引發全島性的民變,其大環境的因素似為史學家所認定,即台灣光復後,行政長官陳儀一連串施政錯誤,官僚腐敗,貪污橫行,臺人未受真正重用,民怨日深終於爆發,最後以國民黨當局派兵血腥鎮壓的悲劇告終。但事實上,任何反抗行動均需要一定的組織形式,由領導階層設定目標與行動綱領,分配任務與協調動員,以正確判斷局勢,決定進退等狀況。

“二二八”發生後,全省各地紛紛成立“處理委員會”,協調處理善後事宜並提出政治改革方案,其成員包括地方仕紳、知識青年與一般市民。事後證明,臨時性的“處理委員會”成員複雜,普遍受到情治人員的滲透,為陳儀所利用。等到軍隊登陸基隆後,“處理委員會”瞬間瓦解,許多主事者遭逮捕處決,情況慘重。

因此,“二二八”期間,較具規模的組織性反抗主要仍來自左翼勢力,包括舊臺共系統與省工委系統。日據時期,台灣左翼人士在共產國際的指示下,在上海成立了日本共產黨台灣民族支部,與中共關係密切,其活動多集中在台灣中部地區。1931年臺共遭殖民當局破壞後,左翼人士轉進農民協、工友總聯盟等週邊組織。

當年曾參與“二二八”後加入中共的左翼人士周青分析:“日據時代,許多愛國志士不管是左或右多來自中部地區,主要是1895年日軍攻打台灣時,戰略性的一仗‘八卦山之役’就在彰化,所以這裡有很深厚的民族主義的土壤。”
武裝反抗如火如荼

年少時曾追隨臺共領導謝雪紅、王萬得、蘇新等人的周青繼續解釋:“台灣光復後,三民主義青年團在台灣設立分部,許多舊臺共人士紛紛參加三青糰組織,因為日據時代他們已經有了組織和行動經驗,有了這樣的基礎和背景,‘二二八’時,三青糰才成為重要的反抗組織。”

三青糰是蔣經國于抗戰期間成立的青年組織,以社會改革為號召,帶著理想主義色彩。三青糰在臺的負責人是有國共合作背景的臺籍將領李友邦,包括謝雪紅等舊臺共人士都加入了三青糰,原來是為了共同建設台灣而奮鬥,不料“二二八”一爆發,三青糰竟成了舊臺共與左翼人士藉以發動反抗的組織系統。這種現象使得陳儀對李友邦大為不滿,設計把李友邦密押南京,幸賴李妻嚴秀峰趕往南京當面向蔣經國解釋,始釋回李友邦。

至於中共台灣省工作委員會系統,1946年初,中共中央派臺籍幹部蔡孝乾、張志忠等人赴臺發展組織,一開始主要是在本身宗族、舊臺共系統與高等院校三方面發展,到了“二二八”發生前,黨員約70人,人數並不多,但絕大多數為高級知識分子,素質很高,而且在日據時代即有豐富的鬥爭經驗,其中不乏赴湯蹈火之士。而舊臺共領導謝雪紅則另設組織直接接受中共華東局指揮。

有關左翼勢力在“二二八”期間的活動,由於蔡孝乾後來投降,張志忠遭槍決,沒有全面的資料,只能由存活者的語片語合成大致的輪廊。時代台北市學工委書記的吳克泰回憶說:“3月1日下午,廖瑞發(時任台北市工委書記)通知我說,我們已經組織了全島性的武裝鬥爭委員會。台北市的組織武裝鬥爭作如下分工:一部分黨員全力準備組織武裝鬥爭,另一部分黨員進行宣傳工作。從此,我就白天聯絡、組織群眾設法尋找武器;晚上收聽各地廣播。這一期間,我有沒有佈置李登輝什麼任務,我已不記得,但還記得他積極聯繫了淡水方面的學生。”

關於最後一部分,當時在淡水中學唸書、80年代初成為中共駐東京大使館政治參事的紀朝欽也有一段相應的回述。他說:“我參加了學生運動,具體的就是學生讀書會,後來我才聽說我們的領導人是李登輝。”紀說:“我見過李登輝,但我不知道他是中共黨員。我們交談不多,他不說話,但是比較左,對國民黨不滿,像一位憂國之士。”

紀繼續說:“‘二二八’時,陳能通校長帶領我們去接管淡水警察局,我們用他們的槍來武裝自己。後來鎮壓部隊來了,陳能通校長就要我們撤回學校,有的同學就給部隊打死了。3月9日,他們就來學校抓我們校長還有一位黃姓的體育老師,以後就再也沒有回來了,實際上是被槍斃了,因為他們帶領了學生武裝起義。”

至於在幾次學生運動中都扮演衝鋒陷陣角色的陳炳基則表示,台北地區有一個臨時組織的“武裝起義指揮部”,由李中志領導。他說:“處理委員會的成立我根本沒有參加,當時學生治安隊被實際上是軍統特務的許德輝控制,本省人、流氓啊!他組織了一個忠義服務隊,接收了學生們冒死從警察那媟m來的武器,所以我們拿不到武器。我們認為武裝學生隊伍的工和受到了很大的干擾,因為處理委員會的嗽叭哇啦哇啦,學生搞不清楚。”

陳炳基說,3月3日下午,李中志在延平中學主持了武裝起義計劃的會議。計劃是這樣:“3月4日零時開始,說烏來的高山族已聯繫好,他們12點會下來,武裝起義指揮部設在新店,先佔領新店,再攻打台北。我的工作是組建第一大隊,以建國中學為基地,因為校長比較開明,過去默許學生運動,而且經過幾次學運,隊伍比較整齊,有幾個骨幹,所以我就把第一大隊設在那堙C”
武裝起義攻打台北

不過,那天陳炳基在那媯央A卻一直沒有消息,說是3點會發信號彈。陳很著急,那天又滂沱大雨,於是他暫時交給別人指揮,趕緊騎自行車從建中到台北橋林水旺家打聽,林也不知道,陳再趕到師範學院找郭琇琮,問他武裝起義到底幹不幹,他說一定要。有了這話,陳又回到建中。他說:“根據計劃,我們第一大隊負責先圍攻陸軍醫院,說那埵陪x火庫,有內線會幫我們開門,讓我們拿武器,拿了以後再去攻打警察大隊,然後再去攻打軍營、憲兵司令部,最後各大隊聯合一起攻打佔領長官公署,成立人民政權。”

後來,陳炳基帶著臺大學生王子英到陸軍醫院的後門觀察,沒有任何動靜,再到警察大隊那堙A也沒有任何風吹草動,“李中志還說拂曉有兩輛卡車從桃園上來支援我們,車停在小南門,我也趕去看,結果沒有,看到這裡已經天亮。我只好回去,取消武裝起義計劃,解散隊伍,後來才聽說,烏來高山族,他們下來是有條件的,要米、鹽、火柴、肉,實際上就是要有軍需物質,不然沒有這些人家怎麼打仗啊!”

第一次武裝行動流產後,陳炳基等人也準備了第二次,但他們仍然找不到像樣的武器,還沒準備好,“國軍”援軍即已開抵。現在回頭看,陳炳基說:“我們只有酒瓶、木刀、鐵棍。台北不像台中或別的地方,是黨政軍中心,特別是處理委員會很複雜,消息早就走漏,聽說警察大隊的機關槍早就等著我們,(如果)我們拿木棍去,結果不堪設想。”

左翼勢力是“二二八”期間唯一較具組織的反抗力量,有明確的抗爭目標與意志,這點在“國軍”登陸後特別明顯,原本活躍的非左翼的反抗團體死傷慘重,只有左翼的謝雪紅在台中、張志忠在嘉義的反抗行動表現得較有計劃。尤其張在嘉義領導的武裝行動成為“二二八”當中最激烈的戰鬥。

張志忠本名張梗,生於嘉義新港貧農家庭,學生時期即投入抗日活動,並加入王萬得、蔡孝乾組織的台灣無產青年會。1933年張志忠遭日警逮捕,後又逃獄前往大陸。抗戰爆發後,張進入延安抗大,畢業後派到八路軍一二九師冀南軍區敵工部,直接投入戰場,因此累積了多年的群眾組織、敵前宣傳與實際作戰的經驗。

1946年初,張志忠作為第一批選派的臺籍幹部返臺,隨即擔任省工委委員兼武裝工作部部長,實際上就是地下黨的首號軍事首長。基於多年的戰鬥經驗,張透過嘉義電臺建立指揮中心,統籌指揮台南的李媽兜、斗六的陳篡地與嘉義的許分,創立共產黨式的台灣民主聯軍。3月4日,台灣民主聯軍進佔嘉義市主要機關,後來經過3天激戰,該部退到嘉義機場,直到大批“國軍”援軍趕到,反抗行動始告一段落。

“二二八”中幾個較具規模的反抗行動確實都與地下黨的主要成員有關。事件後,他們也能在組織操作下全身而退。更重要的是,“二二八”為中共添增了革命的燃料,台灣社會對國民黨當局極度失望,一部分種入了台獨的情緒,更多的知識菁英則轉對中共產生期待,紅色勢力急速膨脹。加上中共軍隊在大陸節節勝利,各黨政單位均派人前往台灣。到了1949年,台灣從政府機關、軍事單位、運輸、通訊、電力等部門到高等院校幾乎遍佈中共組織,復以有利的政治環境,台灣似乎已“解放”在即。
血雨腥風大舉清洗

然而1950年韓戰爆發,美艦駛入臺海,國民黨當局重新戰穩腳步,戰略情勢出現根本轉折。國民黨重整情治力量,貫徹白色恐怖政策,大舉清洗左翼勢力,許多地下黨人遭到槍決,包括與李登輝熟識的郭琇琮、李蒼降、林如堉等人。近年流出的保密局檔案羅列著密密麻麻的槍決名單,觸目驚心,代表著50年代紅色力量被連根拔起的血腥歲月,這也是當時“匪諜就在你身旁”政治宣傳的時代背景,台灣進入了不堪回首的殘忍肅殺的年代。

也就是在“二二八”前後這段疾風暴雨的歲月中,李登輝的生命留下既激情又恐懼的刻痕,並長期埋藏在內心深處。或許,這多少解釋了在半世紀後他與陳炳基重逢時,有著說不完的複雜的心理話。
  
發送給好友】【列印 】【 關閉窗口

【 相關報道 】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