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經濟社會 ·地理位置
·歷史文化 ·自然資源
·產業基礎 ·科教實力
·區位優勢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港澳臺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辦法
·行政法規制定程式條例
·規章制定程式條例
·關於印發《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
·關於鼓勵和支援台灣青年來肥創業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
 
  當前位置>>徽州四雕
徽派刻書
2012-03-16 13:44:31    華夏經緯網

  【徽派刻書】刻書流派名。明中期以後,徽州商業勢力日趨增強,並逐漸進入刻書行業,依靠雄厚資本、徽籍士紳和鹽商的強力支援,使“徽派刻書”成為當時最具影響力的一大派別。書商遍及大江南北各地,伴隨書商而問世的刻工更是數不勝數。據史書記載,明代嘉靖(1522—1567)以前,歙縣已經“刻鋪比比皆是,時人有刻,必求歙工”,萬曆以後,發展更為迅猛,明人錢泳說:“雕工隨處有之,寧國、徽州、蘇州最盛,亦最巧”,他們不但在本地刻書,而且奔走四方,其中很多人子守父業,累世以此維生,故而徽州刻工人數多,足跡廣,技藝精。“徽派刻書”精品甚多,吳勉學所刻《二十子》中《莊子》和《楚辭集注》、吳繼仕所刻《六經圖》,其精審常使書賈剜改冒充宋本,至於大鹽商鮑廷博所刻《知不足齋叢書》,無論在網羅遺佚,校勘精湛,刊刻精良方面,均為學者們所推崇。徽州刻書家們對刻書技藝的推陳出新也作出了貢獻,明代萬曆以後,刻書字體出現的橫細豎粗(長方體)的嬗變,其淵源即出於徽刻。“徽派刻書”對保存古代典籍,傳播民族文化,推動我國雕版印刷業的發展發揮了重大的作用。

  來源:黃山旅遊文化大辭典 

·醉翁亭 ·小孤山
·齊山 ·水西寺
·杏花村 ·五松山
·天柱山 ·桃花潭
·新安畫派
·鳧荷圖
·海陽四家
·程邃山水冊
·徽州木雕藝術特色
·徽州磚雕藝術
·徽州石雕藝術
·歙硯雕刻
·錯簡派
·不居集
·古今醫統大全
·江村兒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