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經濟社會 ·地理位置
·歷史文化 ·自然資源
·產業基礎 ·科教實力
·區位優勢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港澳臺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辦法
·行政法規制定程式條例
·規章制定程式條例
·關於印發《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
·關於鼓勵和支援台灣青年來肥創業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
 
  當前位置>>徽州四雕
徽州木雕藝術特色
2012-03-16 13:46:33    華夏經緯網
數百年來依然聳立

  徽州古建築藝術以其獨特的建築空間和雕刻裝飾展現著藝術魅力,贏得世人矚目。

  以磚木結構為主體的徽州古建技藝,經受大自然暴力的考驗,數百年來依然聳立,從建築學和美學兩個方面展示著自身的生命力,它不僅體現了徽州人民的智慧與偉大,也表明建築與雕刻裝飾藝術是人類文化寶庫中的珍品。

  傳統的建築雕刻裝飾,是從結構上重視牢固與美學協調統一,處理雕刻地方很有分寸,形象色彩皆自然得體。

  徽州木雕,石雕、磚雕藝術善於處理原材料本色,既能溶化在建築物整體之中,又能像水墨畫一樣,清新淡雅,特別是木雕藝術,更為古色古香的建築錦上添花。

  若能身臨其境,你會感到這是闖進藝術之宮,俯仰四顧,比比皆是,為這雕刻藝術立體式包圍。

  在這美的王國中,你會留連忘返,那三分精美,七分雅致的立體畫,會給你留下無盡的遐想。

共同構築文化空間

  徽州民居大多依山傍水,他們把民居建築和所在環境看成一體。因此無論是人們所選擇的自然環境,還是人工配置的山水花木,總是和建築,雕刻裝飾共同構築成充滿藝術氣氛的文化空間。

  民居的前庭或庭側佈置有小型庭院或小花園,綴置花壇,水池,植以花木,擺放盆景。粉暀W飾以磚雕,石雕花窗,或放長條石桌、石凳,點綴小品,使建築、山水、花木融為一體,庭院小,頗得園林之趣,體現了建築的有機功能。

  特別鮮明突出的是白棤瞼邥M馬頭晼A它們層層疊疊高低有致,長短相同,輪廓清晰,這些特點在這裡均得充分體現。

  同時它也是木雕中風光浮雕的藍圖,即便是人物活動的木雕,其襯景,也是從徽州園林中攝取範本的。

山區形象和氣韻秀色

  還有木雕上的松、石、雲、泉以及奇花異草、就有山區典型形象。更具有徽派版畫和徽州盆景和造型特色。

  那無石不松,無松不奇(黃山虬松、頂平如削、枝著虬龍、蒼翠欲滴、奇特的長相)。

  那變化無窮的雲海、雲鋪深壑,絮掩危崖,“妙在非海、確又似海”、它使本有千姿萬態的奇松怪石,披上了萬方魔巾。

  黃山的巧石,似人、似物、似禽、似獸的造型,或具象或抽象、全在山崖的頂端。那生動活潑的黃猴,小松鼠以及具有皖南山區特性的飛禽、走獸、蟲魚、恰似鳥類、獸類雲集的音樂盛會。

  花卉雖說全國各地大同小異,但處在不同環境和位置上也能顯示出地方特徵。

  即使是戲劇和其他人物動態形象,徽州木雕中很少見到體型高大,性格豪放粗獷的形象,劇中人即便是北方人、雕刻藝人還是設計得一般均比較矮小,不失江南人的秀色氣韻。

當然不只如此

    諸多的地方特徵,當然不只如此。

  徽州木雕中的個性特徵,能充分體現在刀刻形象上,應該感謝那些名不見經傳的能工巧匠,為我們留下了珍貴的藝術遺產。

  徽州木雕作品繪畫性很強,作品從正面觀賞最佳,每地一塊或一組獻詞是在一個平面上,採用陽刻的手法,依據畫面的結構,逐漸遞增使層次加深。

  它們的形體受雕刻材料的實用板面所約束,處理層次基本上在允許雕刻深度的平面上變化,整體感很強。

  從雕刻裝飾角度,安裝時也有技巧,講究觀賞視角,花邊的配置可以不放在一個平面上,顯得層次豐富,在統一中求變化。

形式美與裝飾性很難分開

  充分利用製作條件及物質材料,表現出高度概括並美化構件。

  如在傳統題材中的龍、鳳、麒麟等,花卉中各種花的單獨紋樣,二方連續及四方連續。

  民俗題材雙喜、壽字、萬字、八節、回紋及人物題材中的力士,仙佛、羅漢等形象動態,賦予美好的,吉祥的寓意應用在建築裝飾的部位上。

  但藝術作品中的裝飾性不要單純被理解為點綴的花花草草,它的實際內涵大得很。 藝術作品好內容是要有完美形式來表達的,而形式美與裝飾性很難分開。即使是寫實的作品也有內在的裝飾性。

人大於房屋,人大於山

  徽州民間木雕藝人們還善於把閃電等,經過雕刻者運用誇張的具象固定、提煉出他們所熟悉的可視形象,運用到雕刻中來。

  徽州木雕的裝飾處理,對所表現的形象均作高度概括,並帶有變形手法。 特別是戲劇、小說、民俗、神州故事方面的題材,構成手法很像舞臺布景、道具和人物活動。有戲劇特寫鏡頭之感。

  對人物和環境表現,手法均很簡練,常使用象徵和誇張的方法。

  為突出重要部分,往往出現人大於房屋,人大於山。一間屋子伸出一至兩個人頭,就把這房屋佔滿了。

把不同類別的東西組合

  民間雕刻匠師通過對生活觀察,概括,運用想像,集它們各自優美的部分,來創造理想之物。

  徽州木雕還善於把理想的事物和現實的東西結合起來,處理理想事物有現實的基礎,處理現實的事物又有理想的意境。

  如木雕中民俗題材“龍騰虎躍”,“麒麟送子”等。講究表現氣勢,虎的奔騰如飛,在腿和身體兩側裝上“火苗”形象,給人以飛動,快捷感。

  有從美好的願望出發,把不同時間、地點甚至兩種生活中的相容的東西組合在一起,形成一種新的可視形象。

  另外常見徽州木雕把不同類別的東西組合在一起,如人物、花鳥、山水、八寶博古、幾何形等共處一個畫面上,然主次分明,各起各的作用,顯得民間風味濃郁,裝飾性強。

帶有歲月見證的古意

  徽州木雕的藝術價值,不僅是徽州古建築工程中的裝飾品,同時也是能夠獨立存在的完整藝術品。

  不論是磚雕、石雕還是木雕,雖然是住宅和附屬在建築物上的部件,如門罩中的磚雕,天井四週山水、花鳥題材的石雕,或是窗扇下欄板,屋沿下檐條、雀替,樓層欄板上帶有主題性的木雕,但它們統統都是一幅獨立的畫,一件完整獨立的藝術品。

  隨著歲月蹉跎,古建築的變遷,這些三雕作品依然可以作為藝術品安裝在現代化的廳堂,裝璜客廳,它們帶有歲月見證的古意,帶著深厚的民間藝術色彩,給觀者以美的熏陶和啟迪。
 
  來源:徽式語境

·醉翁亭 ·小孤山
·齊山 ·水西寺
·杏花村 ·五松山
·天柱山 ·桃花潭
·新安畫派
·鳧荷圖
·海陽四家
·程邃山水冊
·徽州木雕藝術特色
·徽州磚雕藝術
·徽州石雕藝術
·歙硯雕刻
·錯簡派
·不居集
·古今醫統大全
·江村兒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