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經濟社會 ·地理位置
·歷史文化 ·自然資源
·產業基礎 ·科教實力
·區位優勢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港澳臺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辦法
·行政法規制定程式條例
·規章制定程式條例
·關於印發《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
·關於鼓勵和支援台灣青年來肥創業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
 
  當前位置>>皖南古村
皖南古村--走近世界文化遺產
2012-03-16 13:40:29    華夏經緯網

    “黟縣小桃源,煙霞百里間。地多靈草木,人尚古衣冠。”   

    走進黃山腳下的安徽黟縣,聽過、看過許多 “文人墨客留下的紀遊詩,還是覺得李白這首簡練直白的五言絕句《小桃源》最好,道出了皖南鄉村的獨特意境:山水風物幽美,古老文化醞釀出淳厚從容的民風人情。   

    雖然早知作為皖南古村落代表的黟縣西遞、宏村之名,真正走進時,記者仍禁不住驚訝、讚嘆:離南京400公里,距杭州不足300公里,在遊人排隊攀登的黃山之麓,竟有這樣一處少染現代氣息的世外桃源!像是被飛速發展的時代無意間遺落下來的一幅歷史畫卷,還停留在“不知有漢,無論魏晉”的故事堙C背倚秀美青山,清流抱村穿戶,上百幢明清時期的民居建築靜靜佇立。高大奇偉的馬頭晹傅熄ごD睨的表情,也有跌竅飛揚的韻致;灰白的屋壁被時間涂劃出斑駁的線條,反而更有了凝重、 沉靜的效果;走進這山溝溝堛漸郊薑妝~,美輪美奐的磚雕、石雕、木雕裝飾入眼皆是,門罩、天井、花園、漏窗、房樑、屏風、傢具,無一處不在展示著精心的設計與精美的手藝。當年的造房人早已不知何處去,每一個花盡心思佈置的老屋,卻還訴說著他們的陳年舊事。還有每村必有數處的宗族詞堂、書院、牌坊和宗譜,為這傳說作著補充與完善。   

    3年前,在這樣的徽派古村落、古建築間走過,曾任建設郎副部長的著名古建築專家周幹峙當即建議,黟縣應申報“世界文化遺產”。

    “門地清華敬承先澤”   

    皖南古村媟俯p多多,雅聯警語無數。單是這樣的楹聯與瑞玉庭、樹滋堂、問渠書屋等廳名,就已清楚地提醒著人們,這僻野小村大有淵源。上面這句話,便寫在宏村承志堂中。   

    宏村之絕在水。這座始建於南宋、為汪姓聚族而居的古村落,當年為防火災,多次請人勘探,費時10年設計,將村中央的泉眼挖成形似彎月的月沼,在村南掘成南湖,在村媔}鑿水圳,將山溪引入每家每戶。在連降數日的大雨中,記者走過宏村那青石鋪成的街道,眼前是清澈的溪泉,耳邊有水聲潺潺,月沼與南湖碧水盪漾,漲而不溢,給靜默厚重的徽派建築平添了清泠活潑。一位村民在自家門口的水圳堙圻u流待魚”,一會兒工夫已收穫頗豐。更多村民則在院中開掘魚池,或引活水繞過花臺,花臺魚池用的多是當地特有的黟縣青石,工整古樸,茶余飯後,常憑欄觀魚,或看花間流水。據說,整個村子被汪氏先民設計為牛形。村頭兩株蒼勁頭紅楊與銀杏為角,月沼為胃,人工水圳為腸,南湖為腹,民居樓為身,與西跨溪的四座木橋為腳,這頭“青牛”已悠閒地在雷崗山前、西溪邊臥了幾百年。在今天的建築專家們看來,這頭“牛”正是將科學與詩意完美結合、建築與環境珠聯璧合的典範。   

    宏村還保留著約137幢古建築,其中的承志堂,是皖南古民居中宏大、精美的代表作。走進它,仿佛置身於徽派木雕工藝陳列館,目光民觸,儘是木雕鏤空門窗,前廳橫樑上的“宴官圖”,中門上方護樓板上的立柱雕著“漁樵耕讀”,南北財神,鬥拱上是“三國演義”,邊門上方的“商”字圖案,全都層次豐富,人物繁複而生動,百餘年後依然金碧輝煌。據說,當年經商發家的主人造房時,僅用於木雕表層的飾金,即費去黃金百餘兩。

    “第一等好事只是讀書”   

    在宏村南15公里的西遞村,因離黃山銷近,開發較早,在山外的名聲也更響些。去年,村堛漁遊門票收入已達300萬元。   

    從明末到清代中期,聚居西遞的胡氏家族曾發展到“三千煙灶、三千丁(僅指男性)”,經過自然的摧毀與戰爭、“文革”等的破壞,如今剩餘了120多座古民居、3幢祠堂、一座牌樓,“三雕”中也有不少被斬去了人頭、獸角。以作為西遞人、住在老房子“瑞玉庭”中而自豪的胡暉生帶著記者,沿著正街、橫街的青石板路,推開一間間老屋的大門,敬愛堂、大夫第、履福堂、西園、東園、青去軒、篤敬堂----僅僅是動後辛存的部分,也足可賞心悅目,感受從明初到民國初年的建築演變過程與藝術成就。   

    西遞的老巷、老屋與老人,以生動的方式,讓人領略到曾領風騷數百年的徽州商幫、徽文化及至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與神韻。正是後者的無聲承托,皖南古村舊屋才于建築、雕刻藝術之美外,更令人震憾、深思,在心底攪動起混雜難言的情感。徽派建築中處處體現著重風水理論、尊儒重教、以程朱理學來規範道德等人文觀念。村落多聚族而居,經數十代繁衍而成。比如西遞就是胡氏一家所居。而這支明經胡多的宗譜上,又赫然記載著:他們的始祖本姓李,是唐昭宗之子。由李而胡,有著頗類《狸貓換太子》戲文的曲折故事。偷偷供奉唐太宗的宗祠和一幢幢的老屋,留下了一個封建家族30代人的一點點吉兇、興衰、得意失落的痕跡,完整、邊貫、有詳有略。   

    “精品”明清民居的主人,都是當年的徽商。所以,直到今天,客廳條案上,還擺著“老三樣”:東瓶西鏡,中間自鳴鐘。寄寓著家人對在外經商親人“永遠平平靜靜”的希望。然而,經歷了百餘年曆史的變遷,“千年屋,百家主”,多數老屋早已數易主人,從家財萬貫的祖先到躬耕隴畝的農民子孫,原來的雅致書齋變成堆雜物的倉庫,其間的傳奇同樣多不勝數。

    創業、守成,“知難不難”   

    主管建設及旅遊開發的副縣長余國輝告訴記者,宏村、西遞古村落加入“世界文化遺產”的申報材料做故里很倉促,卻終於在建設部和國家文物局組織的專家評審會上成為獲得推薦資格的4處自然與人文景觀之一。主要是因為,它是具有典型意見的中國傳統村落,格局完整,歲月依舊,古建築集中,完好率高。是“具有真實性和完整性的一塊瑰寶”。   

    對祖宗遺訓的珍視,古樸淳厚的民風,使農民們在“文革”中為一些精美的雕刻糊上泥巴再大書“語錄”;交通不便,工業化進程滯後,在某種程度上也使這方寶地逃過了不少紛亂與污染。而從80年代起,山坳堛漱H們也開始意識到,那一間間日益凋蔽的老屋,正是祖先傳給自己的“金飯碗”,開始了大規模的保護工作。1998年1月,安徽省專門制訂了《安徽省皖南古民居保護條例》,西遞和宏村分別在去年和今年頒布了保護規劃,明確了保護對像是整個古村落環境,及其附帶的各種歷史文化資訊。依法、有組織、科學地保護、搶救古村,限制、規範新的營造活動,一切正在走上正軌。   

    在西遞,一位因家埵V旅遊者開放而每年從村辦旅遊公司得到幾千元分紅的農民高興地向記者解釋,如果被聯合國“看中”,列上名單,我們就可以有錢修房,不止是捉漏補瓦,把老祖宗留下的房子保護好。但多數村民們似乎並沒意識到,有了法規條例,如果再被列入聯合國的“世界文化遺產”,他們將無權再隨意拆修、處置世代相傳使用的“自己的房子”。隨著生活水準的提高,他們會越來越受不了老房子的破舊與生活不便,比如“四水歸堂”、“肥水不外流”的天井帶來的潮濕、漏雨;比如高大馬頭椌瑣蚰,比如有過廂、六面是木板的臥室的幽暗憋悶。如果想造時髦新居時只能去遠離老屋的村外----而老屋又明明是私人財產----他們會想得通、樂意接受嗎?   

    對於古村與古建築而言,保護與開發從來都是一對矛盾。目前,西遞和宏村內需要進行一定規模修繕的古建築有近三分之一,加直老屋均為木結構,易於愛損,仍然需要通過開發旅遊所得來加大投入。然而,急切的開發就意味著商業網點大量增加,或為添加吸引力而建造、設置低劣的人工景觀、遊覽節目,從而使建築用途改變,破壞民居原來格局,影響古村落風貌。   

    “讀書好,營商好,效好便好;創業難,守成難,知難不難。”

    西遞村篤敬堂上的楹聯,是重利也敬書的徽商語重心長的家訓,至今,仍然適用於許多方面。也許,對於剛剛起步進入世界性文化視野的皖南古村落面言,也能有所啟示。古村落整體保護難,開發難,若肯認真吸取先地地的教訓,謹慎決策,重長遠而非一時之利,後發制人,則“知難不難”矣。

    來源:徽式語境 

·醉翁亭 ·小孤山
·齊山 ·水西寺
·杏花村 ·五松山
·天柱山 ·桃花潭
·新安畫派
·鳧荷圖
·海陽四家
·程邃山水冊
·徽州木雕藝術特色
·徽州磚雕藝術
·徽州石雕藝術
·歙硯雕刻
·錯簡派
·不居集
·古今醫統大全
·江村兒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