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經濟社會 ·地理位置
·歷史文化 ·自然資源
·產業基礎 ·科教實力
·區位優勢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關於促進皖臺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港澳臺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辦法
·行政法規制定程式條例
·規章制定程式條例
·關於印發《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
·關於鼓勵和支援台灣青年來肥創業
 
  當前位置>>皖南古村
皖南古村 中國畫堛熄m村
2012-03-16 13:40:48    華夏經緯網

  ○1959年,69歲的胡適站在台北寓所窗前凝視遠方。長久的沉默後,胡適吟出這樣兩句詩“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鐘淚不幹……”秘書知道,這是胡適又在思念家鄉了。

  ○胡適的另一位同鄉陶行知在談及自己的家鄉時,不無驕傲地說那堿O“山水靈秀,氣候溫和,人們安居樂業,世界上只有瑞士可以與之相媲美。”被這兩位二十世紀的中國學者深深懷戀和熱愛的故鄉,就是安徽南部的古老徽州。有人說建築是濃縮的歷史和文化,是凝固的音樂。徽商的沒落雖然給皖南古村落的發展畫上了一個休止符,卻也就此保存了完整的明清村落建築群樣式。

  西遞和宏村濃縮了徽商鼎盛時期的那段歷史,凝結了徽州古老而優秀的文化,因此成為人類建築史上的一個絕唱,因此又被評為人類共同的文化遺產。

  500年後的今天,宏村的水渠依然清澈如許,不能不說是個奇跡。水系一年四季調節著宏村的空氣和環境,使宏村“溪水繞堂前,戶戶有清泉”,而美麗的生存環境又使宏村聲名遠揚。

  畫面1 宏村水系反映村落的佈局

  在胡適和陶行知生活的年代,人們要進入徽州黟縣境內,必須先走水路。然後穿過西遞村村口的桃源洞,沿著小溪再曲曲折折走上幾百米,峰迴路轉,一塊盆地呈現眼前。這裡阡陌縱橫,一座座房屋錯落相間。

  《桃花源記》完成1558年後,香港攝影師陳復禮帶著照相機來到黟縣。他用自己的鏡頭記錄下這樣一些景象,回去後發表在《旅行家》雜誌上。

  雜誌出版,陳復禮的作品引起了港澳臺觀者的興趣。他們將這個叫宏村的皖南村落稱為“中國畫堛熄m村”,並紛紛開始探訪這個小村莊。

  宏村背倚青山,山前溪水環繞,山水之間是一塊平地。村莊就建在這片平地之上。村莊內部,一條活水繞過家家門前。

  中國畫有一種深遠的構圖方式,畫面通常由小橋流水人家組成。而宏村流水潺潺,遠山朦朧,藍天下青瓦粉晼A就是一幅天然的山水畫。

  宏村內部的活水並非天然形成,而是村民們後來修建的。

  宏村村民家譜上記載,宏村形成村落的時間大約在南宋。村落初期,只有山前那一條溪水。明朝永樂年間,宏村人邀請徽州地理先生何可達重新勘測規劃。他詳細審查山川走勢,特別是宏村附近的水流去向。經過十年的探索,何可達確定了把溪水引到村民家門口的村落規劃方案。

  根據何可達的設計,村民先把村中那口僅有的小泉窟,開掘成一個寬闊的水塘。他們按照民間“花開則落,月滿則虧”的傳統說法,將水塘開掘成半月形,取“花未開、月未圓”的境界,稱為“月沼”。然後村民從山前的那條溪水上游,引出向西流的活水,南轉東出,在各家各戶門前經過,再經過月沼,最後流回溪水下游。這就形成了彎彎曲曲流過每家門口的水渠。村民們利用天然的地勢落差,使水渠中水流始終保持活性,同時在上游設置水閘,控制水的流量,這樣,水渠之水就能長年不枯。

  開始,村堛瑣ヶ颽O建在村口的。孩子們和老師用水不太方便,為了解決這一問題,也為了美化學堂的環境,村民們又在學堂旁邊修建了這個南湖。

  就這樣,月沼,水渠,南湖,天然的溪水,組成一個活水系,終日潺潺在村中流淌。

  考證 宏村與陶淵明的“桃花源”

  陶淵明是否到過黟縣,因而獲得靈感才寫下這部千古名篇呢?

  讓我們回溯到1600多年前。

  那時,陶淵明正在安徽與江西交界的彭澤縣擔任縣令。現在,安徽省東至縣的部分地區,就歸當時的彭澤縣管轄。處理政務之餘,生性淡泊的陶淵明更喜歡寄情山水。他在東至縣的牛頭山上,親自種下兩株菊花,品味著“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意境。

  然而,沒過多久,爾虞我詐的官場令陶淵明徹底失望了,81天后,陶淵明辭去縣令,回到家鄉務農。

  幾年後,陶淵明完成了《桃花源記》的寫作。

  牛頭山與西遞直線距離不過75公里,然而皖南地形複雜,山重水復之間,陶淵明是否真正到過黟縣西遞村?他沒有給我們留下確切的證據。世間是否存在一個真實的桃花源,也就成了後人爭論不休的話題。

  西元427年,陶淵明去世。

  畫面2 雕塑、民居,體現徽州文化

  在徽州,我們發現這樣一個現象:這些在徽州的土地上繁衍了數百年的家族,他們的祖先,卻不是徽州人。那麼他們是從哪兒來的呢?

  他們中的大多數來自中原。

  像西遞胡氏就是唐朝皇室的後人。現在,在西遞的追慕堂堙A仍然供奉著他們的遠祖——唐太宗李世民。

  據胡氏宗譜記載,西元904年,唐昭宗李曄受梁王朱溫的威逼,倉皇離開長安。東逃途中,皇后何氏生下一個男孩。當時,徽州人胡三正在當地做官。出於為朝廷分憂的思想,胡三將太子改名胡昌翼,抱回家鄉撫養。

  胡昌翼也就成了西遞胡氏的第一世祖。

  除了胡昌翼這樣,每逢戰亂,一些中原的名門望族也會舉家南遷。

  皖南山巒起伏,交通不便,成為這些望族的首選之地。

  他們避開了中原的戰火,卻面臨著怎樣在異地他鄉生存繁衍的問題。為了避免當地山越民族的滋擾,也為了避免與後來避難者爭奪土地,他們不得不加強自己的力量,聚族而居。因此,徽州的古村落,一個村莊就是一個大家族。

  這些中原望族,不但帶來了先進的生產力,也帶來了中原先進的文化和耕讀禮俗。

  履福堂,主人是清代西遞一位知名的收藏家。他一生酷愛讀書,寫詩,作畫,惟獨不喜做官。憑著父輩留下的家當,他專門收藏曆朝各代知名書畫家的真跡,舒舒服服地過著他的雅士生活。

  “世事讓三分天寬地闊心田存一點子種孫耕”、“忍片刻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這些楹聯,透露出這位老人寬厚平和、清靜忍讓的生活態度。

  而這幅“幾百年人家無非積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讀書”又活脫脫勾勒出這個老徽州人清高自詡的讀書人情結。

  然而,同樣在這位老人家的廳堂,這裡卻有一幅這樣的對聯:“讀書好,營商好,效好便好;創業難,守成難,知難不難”。

  把經商和讀書等同起來,這在當時的社會可是非同一般的事情。要知道,過去,商人與妓女地位一樣,都被看成是下賤的職業,而讀書卻是第一等的好事。這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徽州人雖然重視文化教育,但是這裡畢竟人多地少,客觀局面使清高的徽州人不得不放下架子。一旦科舉考試不中,回家耕田又沒有地,靠什麼養活自己呢?

  在工、商、妓、樂等下九流的行業中選擇一番,從商更適合徽州人。

  因為徽州物產豐富,茶葉木材、石料都是上好的貨源。同時徽州水系發達,直通富庶的江浙地區。將這些貨品販賣給大城市的官宦人家,不但可以獲得豐厚的利潤,還可以獲得與上流社會親密接觸的機會。

  於是經過幾年學校教育後,大多數徽州人就會外出學習經商。成年後參加科舉,一旦不中,就做商人。

  因此那個老收藏家的後人,就比他的祖輩更加現實,讀書和經商,只要做得好,就都算好。

  徽州人先讀書,後經商,底子厚,自然普遍點子比別人多,信譽也比別人好,因此徽商在明清之際取代晉商陜商成為當時中國最成功的商人。有了錢的徽州人,資助後人讀書(在濃厚的文化氛圍和強大的經濟力量雙重作用下),讀書的徽州人科舉入仕的也隨之增加。做了官的徽州人再回頭支援同鄉的商業經營。

  徽商幾乎無一例外地將大量資本投入到自家宅院的建設中。這所大宅院佔地2100平方米,光是木柱就有136根。置身其中,仿佛走進了木雕世界。《唐肅宗宴官圖》的厚度僅56釐米,卻雕出了8個層次。其間人物,各依琴棋書畫構成畫面,人物神態意氣風發。《宴官圖》雕刻于前廳橫樑的正中間,來客一眼看見它,無不感受到主人悠然自得的生活狀態。

  中門,又叫儀門,是中國古代官宦人家獨有的建築形式。中門專供貴客通行。而身份不高的普通客人,只能走兩側的邊門。眼前這個大廳也有中門,那麼它的主人必是個官員了。然而奇怪的是,在邊門上方,主人雕了這樣兩個一模一樣的圖案,這是個“商”字。

  原來主人是清末著名的大鹽商——汪定貴。經商成功的汪定貴花錢捐了個五品官職。可惜只是個虛職,即沒工資,沒工作,也沒實權,對外他還是個不入九流的商人。這種滋味讓他憤憤不平,於是他就惡作劇似的將“商”字高刻于邊門之上,來訪客人,無論他是什麼職業,都要低“商”一等,從“商”下面通過。

  這雖然是一種傳說,但是靠經商起家的徽州人,多少都會有汪定貴這樣的心理。為了彌補這種心理缺憾,徽州人極盡裝飾之能。

  徽商們財力充實,經常修建新房,徽州的工匠就在這樣反復的實踐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他們在門樓、門罩、廳堂、梁架、欄杆、外棫它U個部位,創造出異常精美的雕刻圖畫。在徽州,留下名字的工匠少之又少。在等級森嚴的古代社會,匠人與商人一樣,地位低下,他們的才智情感,似乎只有賦予這些默默無語的磚石樹木了。今天,我們看到他們的作品,無不繁複細膩,精緻絕美,即使在故宮頤和園中,也難以找到一塊與之相似的精美雕刻來。

   

圖1        圖2

  圖1:這幅石雕漏窗,雖然仍是常見的松梅竹形象,雕刻者卻在不大的面積上,創造出8個層次。畫面上橫枝側幹,疏密恰當,而刀法更是曼妙婉轉。據說,這幅漏窗出自徽州著名的工匠余香之手。
 
  圖2:徽州現存牌坊百餘座,據說明清兩代,徽州共有牌坊1000多座。這裡面,有多少功德坊、多少貞節坊呢?我們已經很難說清了。

  畫面3 祠堂、牌坊,反映徽商心理

  在西遞和宏村,有幾個建築明顯高出其他民居。敬愛堂就是其中之一。從大門開始,敬愛堂就顯得氣勢非常。門前飛檐翹角,似有淩空而去之勢,而兩旁黑黝黝的柵欄,又使人頓生敬畏。這是西遞的胡氏宗祠。

  敬愛堂的大廳,就是胡氏子孫集體祭祖的場所。大廳的正中間,懸挂著祖先的畫像。進入堛龤A正中橫樑上,是這幅一米見方的“孝”字,右半邊,像一個拱手作揖的年輕書生;而左半邊,像一個尖嘴猴腮的猴子。傳說當初作者寫下這幅字,就是想告訴子孫後代,必須要敬愛先輩,孝敬父母,否則就會墮入畜生的行列。

  而這幅字的作者,就是朱熹。

  朱熹發展完善了理學思想。他創造更加嚴謹的規矩和秩序,從而強化了徽州人的宗法觀念。至今,徽州人仍然保持著對祖先的尊崇。每逢清明前後,子孫後代一定要掃墓祭祖。清朝人記載徽州民風,寫下這樣一段話:千年之冢,不動一,千丁之族,未嘗散處,千載譜係,絲毫不紊。

  宗族的強大推動了徽商集團的發展。

  商海競爭中,團體作戰遠比單打獨鬥更能抵抗風險,聚積財富。隨著時間的推移,徽商集團漸漸壟斷了木材、茶葉和絲綢、鹽業貿易,最終形成了徽商稱雄中國數百年的局面。而徽商集團的成功,又必然促使他們要繼續維繫宗族的穩定與強大。

  傳宗接代,女人是關鍵。

  徽商出門在外,留下自己的女人在家,怎麼維持家庭的穩定呢?貞節牌坊,成了徽州女人心中難以逾越的障礙。

  古代中國,任何城市都有牌坊,卻沒有哪個地方,像徽州一樣,擁有這麼多的牌坊。

  牌坊起源於漢代,成熟于唐宋,原來只是作為道路起點終點的標識。到了明清之際,牌坊發展成紀念碑式的建築物。

  那時的牌坊用來紀念功德榮譽,考中科舉可以立科舉坊,為官清廉立廉政坊,就是老人長壽也可以立人瑞坊。。。。。。總之,人們想用來永久紀念一件可以顯示光耀的事,都可以立牌坊。從人文角度,牌坊又大體分為兩種:貞節坊只是其中一種,另一種是功德坊,包括科舉坊、忠孝義坊等。

  徽州大大小小的牌坊中,屬於女性的只有一種:貞節坊。徽州男子外出經商之前,父母都要給他們完婚。新婚不久,丈夫就要遠走他鄉。商海險惡,男人們在外面打拚,十年八載難得回家一次。徽州當地民謠唱道“一世夫妻三年半,十年夫妻九年空”。

  在理學大本營的徽州,婦女們的行為受到了嚴格限制。已婚女子,無論丈夫在與不在,都要承擔起侍候公婆、照顧家庭的重任。勞動之餘,她們也只能在閣樓上的方寸之地,獨對一角蒼天,做些針織刺繡打發時光。

  “孝貞節烈坊”,建於1905年,是徽州最後一座牌坊。也許因為是最後一個,她已經顯得簡陋寒酸,然而坊額上的字卻驚心動魄:“徽州府屬孝貞節烈65078名”。這裡表彰的65078名婦女,沒有名字。

  我們不知道她們有著怎樣的生活和愛情。

  (文字圖片由中央電視臺10套提供)

   來源:《長城線上》

·醉翁亭 ·小孤山
·齊山 ·水西寺
·杏花村 ·五松山
·天柱山 ·桃花潭
·新安畫派
·鳧荷圖
·海陽四家
·程邃山水冊
·徽州木雕藝術特色
·徽州磚雕藝術
·徽州石雕藝術
·歙硯雕刻
·錯簡派
·不居集
·古今醫統大全
·江村兒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