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歷史文化名城安慶——歡迎您
·主任致辭
·臺 辦 主 要 職 責
·安慶市臺辦
·張恨水文化園建設項目
·雪湖公園建設項目
·新能源產業基地
·皖文化園項目
·小孤山風景區旅遊綜合開發項目
·皖澳風情城項目
·宿松縣水產品精細加工項目
·司空山風景名勝區旅遊綜合開發
·山野菜系列開發項目
·汽車零部件工業區整體生產項目
  當前位置>>旅遊名勝
“黃梅大舞臺”想唱你就來
2013-02-17 16:31:58     華夏經緯網

  晚上7點鐘的宜城,華燈初放,宜城一個個空地都成了黃梅戲愛好者的舞臺,黃梅聲瀰漫著大街小巷。從各個樸素的演出廣場走過,那位戴著帽子的中年男子或許便是某個劇團團長,那個白髮老爺子或許便是某個編導,那個默默看著曲譜的阿姨或許便是曾轟動一時的名角兒,他們有個共同的名字———黃梅戲戲迷。

  “從小生到老生的30年”

  沒有服裝、沒有道具、沒有音箱,連燈光也都是借光于商場,四把二胡、三副嗓音、一小片空地和摯愛黃梅的心便足以自得其樂了,他們聚在集賢南路十八開超市門口的廣場,原因很簡單:戲迷多、超市的燈光能讓人看得清譜,足矣。演出的時間也很隨意,從超市亮燈到滅燈。

  盧老師是這個場的一名演員,從劇團退下來的,今年49歲,懷寧人。“一年中有八個月是在各個縣唱戲。現在天氣熱,就到安慶來了,和這些老兄弟在這邊拉琴唱曲兒。”他最擅長的是民間36本傳統戲,他不唱小戲小曲,一唱便是一整出,這也是和周圍幾個場地的區別,也是他們在簡陋之下還能吸引戲迷的原因之一。

  “唱了30年,從小生唱到老生咯!”對於報酬,盧老師笑道,“末了末了,也就‘民間藝人’這四個字罷了。”現在每晚都演出,戲迷覺得好的,給個音箱“電池費”。說到這個音箱,記者只見角落堣@個正面有A4紙大小的音箱,效果當然也不盡人意,偶爾斷斷續續、嗚嗚咽咽。

  “我們夢想有一個好點的專業點的音箱,就夠了。”67歲的劉老師儼如這個場的領頭人,他一邊說收拾好自己的二胡和一大包樂譜,擱到一輛很小的人力三輪車上,“超市要下班了,我們也該走了。”

  “我們是綠葉、是土壤”

  “這個‘家’發音不地道。”

  “尾音飄出去了,得補上來。”

  “這個轉音的地方沒有拉好。”

  這是黃梅戲愛好者口中的張導正在指導呢,老先生今年66歲了,科班出生,樂理知識深厚,唱念做打樣樣精通。記者見到他時,他正在西小湖邊同樂劇團的演出場地上,他告訴記者,退休之後閒來無事,每逢傍晚便騎著電動車滿城的轉悠,廣場演出的基本都為非專業的業餘人士,他便上前“挑挑刺”,指點一二,逢著技癢的時候,也來拉上一琴,切磋一番。在和記者談到其妹婿黃梅戲名角潘啟才時,老人興致尤濃:“他致力於黃梅戲專業方面,我則傾心於業餘方面。”

  楊女士是同樂劇團的一名演員,她在劇團演出《天仙配》中扮演三姐,她告訴記者,該劇團共有二三十人,專業人士只有兩三個,負責編排節目,他們常常受邀到各個社區進行演出,甚至走到鄉村,在中老年朋友中很受歡迎。

  “全國各地的劇團都會來我們這兒進行廣場演出,唱黃梅戲,進行交流切磋。”張導坦言,業餘人士有的是對黃梅戲的熱愛之心,但是在專業技能上確實存在很大不足,有很大的提升空間,非常需要專業人士進行指導。“的確,他們不專業,他們有很多的不足。但是像嚴鳳英、韓再芬等等這些臺上的名角兒,若是紅花,那我們就是綠葉;他們是參天大樹,我們就是土壤。黃梅戲,離不了老百姓。”

  廣場演出是一種街頭演出形式,既是黃梅戲普及的表現,也能促進黃梅戲更加普及。正如老人們所言,來小城的人,若渡船而來上岸便能聞黃梅聲,若乘車而來離站便聞黃梅調,不用爭議,這個城市已以“七仙女故鄉”聞名世人。

來源:安慶新聞網 

安徽臺辦 銅陵臺辦 馬鞍山臺辦 宣城臺辦 蚌埠臺辦 黃山臺辦 淮南臺辦 太湖縣北高中 太湖新城小學 望江金堤中心學校 望江中學 望江漳湖中學
安慶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