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簡體  

返回主頁
 
安康市民間音樂


   水繞峰疊的安康市位於陜西省最南部。方志中說:“東接襄沔, 西連粱洋,南通巴蜀,北控商虢”。 到目前為止在這裡長期居住的人大致可為楚語、川語、秦語三種語言音調。 有著明顯地南北文化交融、過渡的風格特點。因而, 在民間音樂形式上也形成了品類眾多, 支系繁榮的繁榮景象。安康素有“民歌之鄉”的美稱。 漢江兩岸是唱山歌、情歌、小調的勝地; 各種勞動號子以漢江號子最為著名,她以樂句短、起伏大、節奏緊、 氣氛跌宕豪放而激蕩著漢水文化的發展進程, 是安康民間音樂中一份寶貴的財富。民間鼓唱樂,鑼鼓樂為生活中的紅、白喜事爭光添彩。民間小戲陜南道情、弦子腔、 大筒子戲等等,以及曲藝形式的安康曲子(坐唱), 常年活躍在城鄉,村舍,現眾無不喜聞樂見,久演不衰。
  1、安康市民間舞蹈。 小場子流傳于秦巴山區、漢江兩岸的安康、旬陽、漢陰、石泉、紫陽、 寧陜等地,以安康市琱f、五里、大河等農村鄉鎮為普遍和活躍。過去每逢春節、燈節、 廟會或群眾辦喜事時,常由會首或辦事的主家邀請幾班小場子藝人進行表演,以增添喜悅歡樂的氣氛。
  《小場子》的活動多在山區, 由一醜一旦在一米見方的桌面上表演,不可能有大的跳動, 動作幅度較小,以說唱和手中變幻莫測的草帽道具表演為主, 因而就形成了它獨有的風格和特點。 也正是由於這種獨特的演出形式,詼諧風趣的說唱, 尤其是丑角手中的草帽圈,在藝人手中可隨心所欲, 二十幾種帽花可轉身即變。丑角(稱“陽坡”)要求動作收斂, 雙腿屈膝下蹲(俗稱“扎矮樁”),形態憨厚、表情幽默, 風趣活潑,甚至有些滑稽。 旦角(稱“陰坡”)過去多為男扮女裝,以唱為主,動作優美, 以雙膝向下微閃的“小顫步”為基本動律, 手中舞動著花扇和手絹,邊唱邊舞。醜旦兩者在節奏上、動律上、表演上, 形成了一高一矮,一醜一美,一剛一柔, 一屈一伸的鮮明對比。除了醜旦各自的基本動作外, 以雙人舞組合為主、基本組合有“三纏腰”、“三見面”、 “三碰頭”、“三戲水”等。
  根據傳統習慣,丑角以逗為主,旦角以唱相配。 兩人常用說、唱、演等手法,表演有情節的故事, 有人物形象的“花鼓子”。常演的節目有《西樓會》、 《賣翠花》、《送香茶》、《迎春》、《拜年》、 《看花園》等。表演時丑角詼諧、誇張、風趣, 動作幅度大,可轉桌子三個角;旦角表演含蓄、羞澀, 只在桌子一角扭動。就其表演風格上有以下特點:1、 兩人須在桌子上表演,即一男一女, 女角必須由男性扮演相互配合。2、唱地方民間小調;七岔、八岔、 花鼓子、大同子等, 即帶有完整故事情節的民間小戲。 3、屬鼓樂型歌舞,無弦樂伴奏。4、載歌載舞, 有固定套路,唱一段,舞一段,如此迴圈,引人入勝。 同時也形成了獨有的動作組合, 如“半邊月”“黃龍纏腰”“矮椿”“三纏腰”“雙蝴蝶”等是二人相互配合的典型動作。為了豐富表演, 旦角身穿戲曲衣裙, 一手持扇,一手拿手帕。丑角身穿短式衣服, 手拿一個直徑不到二尺的草帽圈。這草帽圈變化多端, 奇異多彩,既是手中的一個道具, 又可成為標誌人物身份的帽子。因此, 形成了《小場子》表演的一種獨特風格。
  小場子錶演時的“耍草帽”最好的要數安康市琱f鎮的已故老人李致蓮。他小時候是個放牛娃, 愛唱民歌和花鼓子,“八岔”、“大同子”常是曲不離口。
  一次,李致蓮在演出時, 在桌上邊唱邊耍了幾種草帽花樣,一下子轟動了圍觀者, 大家一致要求他多耍幾手。從此,他常常放牛時琢磨、 研究草帽圈的變化,相繼創造了二十多種耍法, 其中有:“小開門”“倒銀扭絲”“滿州帽”“單刺叭”“雙護耳”“菱角帽”“和尚帽”等。 李致蓮耍帽有三個特點:一是豐富,新穎,一個草帽圈可變多種樣式。二是速度快,令人神往,他邊唱邊扭一回身。一轉圈就可變換一種,幾乎達到了隨心所欲的境地。三是帽圈的變化, 做到了從內容和人物形象出發。 不管是“稍公帽”“牛抵角”“螺絲帽”都是從塑造人物出發, 刻畫人物的性格、表現情感,渲染意境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
  李致蓮在解放後曾多次參加省、 地舉辦的民間藝術會演,1955年參加全國民間音樂舞蹈會演中, 將他耍的草帽圈技藝向兄弟省的同志進行了傳授和輔導。1983年已八十高齡的李致蓮還同他72 歲的搭擋參加了安康民間舞蹈會演。1988年病故,在患病期間, 地、市文化局、群藝館、文化館的領導派專人看望, 並送去了慰問品。
  子舞;獅子舞流傳很廣, 也是流傳我市民間舞蹈形式之一.獅子形象威武雄壯,人們借寓獅子來表現我們民族的勇敢和力量,認為獅子可以驅魔、 避邪、保平安。
  《獅子舞》的表演分“文耍”“武耍”兩類:
  “文耍”一般是布獅子錶演。 其特點是以擬人化的手法, 栩栩如生地表現了獅子戲繡球的各種神情和姿態,在引獅人(大頭和尚打扮)的挑逗下。 使獅子做舐毛、搔癢、轉、翻、爬、臥、以及抖毛、 搖頭、搖尾等有趣動作,來表現獅子靈、巧、溫、 順的可愛性格。
“武耍”多是用龍須草制做的獅子, 引獅人扮武士形象,要求有較深的武術功底,會翻能打, 用手中的繡球,通過拋、扔、奪、挑逗獅子做撲、縱、 躍、直立等動作來表現獅子英武豪壯的氣勢。
   我市每逢燈節耍獅時,均有燒花的習慣。《燒花》分“滿架”和“半架”。
  “滿架”多是單獅表演,在地上玩“不上高臺。 舞獅者赤身,身抹雞蛋清,頭扎英雄巾, 住戶或單位用鞭炮接來後,從獅子舞時開始燒花、 焰火飛濺直至獅子舞畢。
  “半架”是說有“草獅子”和“布獅子”兩個或兩個以上的獅子組成一隊,草獅耍武,布獅耍文, 上高臺,人們便知這是燒“半架”, 光是幾個獅子在地上玩時燒花,待人們把方桌擺好, 另一“布獅子”開始登桌時燒花即停止。
  《獅子舞》的表演, 最精采的要算獅子上高臺了, 所謂”高臺”就是用三十六張老式方桌(八仙桌), 壘成等腰三角形(A字型)最頂端一張桌子倒放。(桌腿朝天)傳統的擺桌很有講究,必須是同樣尺寸的桌子共擺八層。先順長擺八張, 桌與桌的間隙為桌面的二分之一。第二層擺七張, 二層以上每張桌腿下要墊一小塊皮紙,以防桌子打滑,以此類推,每層遞減一張,直至頂端。引獅人手執“拂帚”與獅子從高臺的一角,一層層臺階邊攀臺階邊表演,直到頂端表演後, 再從高臺的另一端下來。
  安康市運司工人哈彥宏(1972 年生)和馬祥明 (1920年生)是一對老搭擋。提起二人, 安康的老一輩都知道。他們十幾歲就跟隨老藝人學舞獅, 為了在“高臺”頂端的四條腿上形走自如, 平時他倆就用四根木樁栽在地上練習,不知摔過多少次跤, 碰破過多少次皮,才練出這身有雜技色彩的高超技藝。 一九五三年他們還在四十六張桌子壘起的高臺上表演過。一九五五年,參加省民間文藝會演,得了一等獎。 他倆表演的獅子較全面,既能表演獅子的勇猛、 嬌健、威武雄壯的形象,又能體現獅子溫馴、 莊重的可愛性格。尤其是在頂端四條腿上的表演更為精采, 獅子在桌腿上既要保持平衡,又要做各種動作, 還要把四角走到、朝拜四方,並且要頭與尾同在一個桌腿上換腳,這驚、險、奇的表演,常使圍觀者驚嘆、讚口不絕。
  龍燈舞,“龍”是我國古代神話中的一種寵然大物,它宏偉矯健、氣勢恢宏,是吉祥如意的象徵, 封建時代的皇帝稱自己是“真龍天子”龍的化身, 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利,成為統治權力的象徵。 另一方面又由於缺乏科學知識,每逢天旱不雨時, 人們也常常用耍龍來祈求風調雨順。因此, 龍在我們民族精神上有著特殊的地位, 這種現象和遠古時期的圖騰影響有著一定的聯繫。
  《龍燈舞》,又稱《龍舞》、 《耍龍燈》是流傳我市民族民間舞蹈之一。每逢春節期間, 我市城鄉都有玩龍燈的習俗。《龍舞》一般由一舞者手持長桿, 桿上鑲著一個能夠轉動的實心花球, 象徵寶珠的引龍人。龍體均用竹蔑編成、分龍頭、龍身、 龍尾均用彩紙或各種紅、黃、白布糊後再畫上龍鱗。 龍身長短不一、有三節、五節、九節、十一節為單數。《龍燈 舞》多在夜晚玩耍,每節龍體均點小油燈或蠟燭。 可炯炯發亮。《火龍》一般用紙糊成, 每節用繩子連接。用布糊成的龍體稱《布龍》, 龍體用布連接後繪畫成各種顏色,如白色布上畫紅龍鱗,稱之《白龍》。 黃布畫上紅鱗的稱《金龍》,紅色的稱《赤龍》、 綠色的稱《青龍》氣勢宏偉,色澤鮮艷。
  我市燈節期間玩耍的龍燈舞種類較多《火龍》、《布龍》、《板凳龍》均有。多以十一節為主, 現龍者以年輕人居多, 在打擊鑼鼓聲中表演龍騰飛躍的氣勢。引龍人武生打扮,動作豪爽。 擔任領舞和指揮。表演動作常有“龍打滾”、“龍盤尾”、“老龍盤旋”、“龍翻身”、“波浪遊”、“金龍跳水”、 “雙過龍門”、“龍戲珠”、“彩虹飛架”、“龍行雲”等。耍火龍時,鞭炮焰火齊發,舞龍者步履一致,快、 慢有序、起伏跌宕,對比鮮明加上強烈的鑼鼓和吶喊聲,場上金光閃爍、氣勢磅薄、大有翻江倒海、 騰雲架霧之感。

 
主辦單位:陜西省安康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