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簡體  

返回主頁
 
歷史沿革


  〔“安康”、“金州”的由來 〕

 安康夏代屬梁州,商、周時,先成庸國的封地,史稱“上庸”,後屬楚國、秦國。西元前312年,秦惠文王,在安康設西城縣,首置漢中郡,設在西城。從此,安康市成為陜西省國土的組成部分。漢承秦制,在安康縣設漢中郡治,下設五縣。東漢建武六年(西元30年)郡治遷移至漢中南鄭縣。東漢建安二十一年(西元215年)曹操攻佔漢中,分漢中郡東部即安康市為西城郡。曹魏、西晉設魏興郡,轄七縣。西晉太康元年(西元280年)為安置巴山一帶流民,取“萬年豐樂,安寧康泰”之意,改安陽縣為安康縣,“安康”之稱始於此。 西魏廢帝三年(西元554年)設金州,因越河川道出麩金得金州名。

                  〔安康建城〕

 安康歷史久遠,沿革如縷。從比較可信的文字資料看,有關安康的書面記載可追溯到商朝末年。中國最早的地理著作《禹貢》,將全國分為九州,稱“華陽黑水為梁州”,梁州即相當於今漢中、安康、商洛一帶。商周時期,安康為庸國轄地。東周時期,由於地處楚蜀、秦之間,所以在戰爭頻仍、割據不斷的情況下時而隸楚,時而隸秦,變更頻繁。在秦惠文王列元十三年(前312年),秦王國在秦楚爭霸中佔取了漢江上游地帶後,首次在漢江北岸(今江北中渡臺一帶)設置了西城縣,隸屬漢中郡,直到西漢時期,西城縣一直是漢中郡治所。從此,安康始稱西城縣。自此,標誌著安康建城之始。

                  〔重大歷史變革〕

  堅韌不拔的先民開發
  遠在七八千年以前的新廠器時代,人類的祖先就在越河及漢江兩岸的土地上,繁衍生息,聚集成許許多多的原始部落。
  春秋戰國和西漢時期,安康已成為“秦頭楚尾一大都會”,經濟文化發展到較高水準。大量的秦漢時期的遺址、墓葬和出土鐵器錘、斧、劍、環、匕等反映出當時人口的稠密程度和社會生產及經濟生活的繁榮發達。由於水旱災害頻仍,嚴重威脅著農業生產和人民生活,因此,先民們在很久以前就注意興修水利,抗禦天災。據酈道元《水經注》記載,到南北朝時代,越河和漢江兩岸的土地已發展成“黃壤活衍,桑麻列植,佳饒水田”魚米之鄉。
  魏晉六朝時期,漢水流域是南北對峙地帶,雖不免兵戎相對,但因僻處山區,戰爭破壞較小,一度較為安定,因此,北方流民大量逃命於此。外來的人口從各地帶來了先進的生產技術和勞動工具,並使不少荒地得到開墾,對安康的社會生產和經濟發展起到了促進作用,形成了先民開發的第二階段。明末到清中葉,是安康得以大規模開發的第三個階段。明清之際,由於豫、楚、漢、浙等地人口增長很快,土地兼併發展,使越來越多的農民背進離鄉,紛紛進入當時還是“老林”的秦巴山區,墾殖謀生。南北文化的交融使長期停滯不前的社會經濟呈現了生機勃勃的景象。清代到民國,安康成為漢江上游重要的山貨土產商品集散地,列為全國當時四大初級市場之一。
  在漫長的封建社會,朝代更疊,世事滄桑。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和來自四面八方的移民堅韌不拔地開發著這塊“四塞之地”,經過艱苦卓絕的努力,到近代已把安康建成了一個南北交匯,承東啟西的經濟區。但是由於封建壓迫的剝削沉重,安康並沒有真正地繁榮。只有在新中國,它才走上了持續發展的康莊大道。

  連綿不斷的古代戰爭

  古安康地外秦、楚、蜀之交。“東接襄沔,南通巴蜀,西達梁洋,北控商洛”,地理位置十分獨特。再加上這裡土塊肥活,資源豐富,交通便利,山水銜接,溝壑縱橫,地勢險要,成為歷代兵家必爭之地,特別是從秦漢到唐寧,一直是軍事爭奪的重要據點,一些歷史上頗有影響的古代戰爭就在這裡展開。

  此起彼伏的農民起義

  在漫長封建社會堙A勞動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民眾戰爭從未停息。歷代農民起義大都在安康留下戰鬥的足跡。特別是明、清之際,安康的崇山峻嶺多次成為揭竿而起的貧苦大眾反抗統治階級的根據地。

  悲壯的反帝反封建鬥爭

  鴉片戰爭後,隨著帝國主義的奴役和殘酷的封建壓迫剝削不斷加重,廣大人民的反抗鬥爭也愈演愈烈。安康人民積極投身於反帝反封建鬥爭,在安康這塊土地上也演出了一幕幕救國救民的悲壯史劇。

  革命列火愈燃愈旺

   安康人民有著光榮的革命傳統,“五四”運動以後,馬列主義開始傳入安康。1927年10月,中共陜西省委建立了中共陜南特委,以漢中、安康等城市為中心領導群眾開展革命鬥爭,使安康的革命鬥爭進入了一個嶄新時期。隨後,紅三軍過境,中共安康軍特支舉行安康起義,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在此成立,人民解放軍豫鄂陜軍區部隊轉戰安康北山等一系列歷史事件的發生,在這塊土地上播下了紅色火種,使安康人民推翻國民黨反動統治的熊熊烈火愈燃愈旺。

  日機轟炸欠下血債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侵略者在中國犯下了纍纍罪行,欠下無數血債。1940年侵華日軍的飛機轟炸安康城區居民就是其中令人髮指的一樁血債。抗日戰爭期間,日軍頻繁派飛機轟炸四川、重慶、涼山等後方重鎮,安康成為日機航線經過的城鎮之一,先後遭到4次轟炸。共傾泄燃燒彈、毒氣彈500多枚,炸死無辜平民800多人,犯下了滔天罪行。時至今日,在安康市郊區還不時掘出日寇拋下的未爆炸彈。

  安康解放

   1949年4月20日,毛澤東主席和朱德總司令發佈《向全國進軍的命令》,中國人民解放軍以排山倒海之勢,向蔣介石的百萬大軍發動了強大攻勢,解放戰爭即將在全國範圍內取得全面勝利,但國民黨反動派並不甘心失敗。盤踞陜西的胡宗南企圖死守西安的美夢破滅後,率主力部隊南逃漢中,並把安康作為防禦重點以確保漢中,屏障西南。
  1949年10月,中共陜南區委、十九軍前委、中共安康地委派幹部對駐守安康的國民黨安康自衛團進行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政治爭取工作。11月中旬,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解放貴陽,把國民黨的西南防線“攔腰切斷”,胡宗南的退路受到直接威脅,國民黨駐安康主力部隊匆匆南撤。11月27日上午,安康自衛團團長魯秦俠在我黨的爭取下宣佈起義,率部棄暗投明。28日上午,陜南軍區政委汪鋒和司令員劉全軒率部隊入城,全城一片歡騰,各界代表和數萬民市民夾道歡迎,安康人民盼望翻身解放的夙願終於實現了。安康這塊浸透了歷代人民痛苦的淚水的無數仁人志士鮮血的土地,結束了2000多年的封建統治,人民獲得了新生,歷史翻開了嶄新的一頁。

  眾志成城戰洪災

  安康山城,瀕臨漢江之畔,千百年來,它盡得漢水之利,亦飽受期氾濫之苦,僅14世紀末至今近600年間,決堤淹城的災害性洪水就有17次之多。
  1983年,一場百年不遇的、人力難以抗禦的特大洪水淹沒老城,給人民生命財產帶來巨大損失。
  從這年7月上旬開始,陜南普降大雨、暴雨,吞納了秦嶺南麓、巴山北坡的全部降水的漢江,洪流匯集,水位陡漲。到31日,安康暴雨如注,漢江水位漲勢迅猛。中午,始終戰鬥在抗洪搶險第一線的地、縣領導面對越來越嚴峻的形勢,立即決定動員城區群眾轉移。由於缺乏必要的警報系統,城區許多居民又聽不到廣播,不了解水情,行動十分緩慢。下午4時,城堤各口開始下閘,糧庫一袋袋麵粉也用於堵口防漏,為更多居民撤離爭取時間。下午5時,漢水迅猛抬升,地、縣防洪指揮部堅持在老城指揮搶險,督促群眾轉移。下午6時,洪水以每小時0.75米速度上升,很快淹沒漢江大橋,數萬居民加速南撤。晚8時20分,漢水洪峰洶湧越過城堤,聚積歷史隱患而又十分單薄的城堤,在東部喇叭洞、北部潘家坑、紗帽石段三處相繼決口,洪水排山倒海般自東而西倒灌老城,全城陷入一片汪洋,近兩萬多群眾被圍困在高樓層頂上。8月1日1時30分,漢江水位達259.25米,洪峰流量達31000米/秒,老城三層以下的樓層淹沒于洪水之中,困于樓項的災民,慘遭渴、餓、淋和傷痛的煎熬。黨中央、國務院收到安康呼救,當即指示武漢、蘭州軍區空投救生器材和食品。天微亮時,人們迎著黎明展開水上營救倖存者的拼搏。6時起,水位開始下落。中午,徐山林副省長乘飛機到安康和地縣領導研究救災措施。下午,來自西安、鄭州的多架飛機向城區空投20副橡膠皮筏和大批救生衣、救生圈。解放軍總後二十六團、59210部隊工程團1000多名指戰員投入了搶險戰鬥。臨潼四十七軍所屬舟橋部隊,星夜兼程奔赴安康。漢江大橋剛一露出水面,水電部第三工程局車隊便將火車從漢中運來的救災食品搶運過江。2日下午,國務院副秘書長吳慶彤率領中央慰問團14人,和省委、省政府領導一起,乘飛機到安康,察看災情,慰問受災群眾。3日,省政府18個省級廳單位奔赴安康,慰問受災群眾,協助救災。8日到9日,全國政協副主席、蘭州軍區政委蕭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萬里和副總理李鵬,以及中央有關部門的領導先後來安康視察災情,對救災工作做了重要指示,及時拔給城區生產救災款4000萬元。  這次歷史上罕見的特大洪水,是建國後安康,也是全省最大的水災事件,安康城區18000戶、89000余人受災,870人喪生,經濟損失約4.1億元。在洪水迅猛吞噬老城的嚴重關頭,全城黨政軍民萬眾一心,同洪水進行了一天兩夜的生死搏鬥,一些幹部、職工為搶救人民生命,搶救國家、集體財產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尉劍飛、石平安、馬吉饒等17人,被省政府批准為革命烈士。在抗洪搶險中一大批黨員、幹部、戰士、職工做出了突出貢獻,34人榮立一等功,86人立二等工,211人立三等功。災後,在黨中央、國務院、省委、省政府的關懷指導下,安康地縣領導幹部全力以赴帶領廣大人民群眾投入到生產救災之中,使災民生活得到妥善安置,有效地防止了疫病的發生。在安康人民生產自救的過程中,全國各地紛紛捐款捐物,伸出援助之手,來自全國22個省、市、自治區和9個省會以上百個單位的捐款達223萬元,糧票、食品、糧食達230多萬公斤,衣物61萬多件,充分體現了社會主義大家庭的溫暖,有力地支援了安康人民度過難關,重建家園。

 
主辦單位:陜西省安康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