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臺 辦 職 能 介 紹
·長沙各區縣(市)臺辦情
·國務院辦公廳印發《港澳
·港澳臺居民居住證如何申
·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
·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
·台灣香港澳門居民在內地
·權益保障
·湖南省實施《中華人民共
·湖南省人民政府關於促進
·湖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
·中國公民出入境證件申請
·因公臨時赴臺人員備案表
·公職赴臺交流審批所需資
·赴 臺 人 員 名 單
·赴 臺 人 員 名 單
·非公職赴臺交流審批所需
·大陸地區人民入出台灣地
·開明校長孔昭綬與青年毛
·毛澤東與“第一軍規”
·左宗棠:晚年挺身收復新
·曾國藩與經世致用
·孟雲飛:毛澤東書法管窺
·聽湖南抗戰故事,尋抗戰
·九霄楊柳春常在——李淑
·毛澤東為家鄉題寫了這些
 
當前位置>>長沙新聞
“舜葬九嶷”後湖南成為“王化之地”
2019-01-11 09:40:35    華夏經緯網

  編者按

  新年伊始,長沙博物館、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聯合推出 “發現湖南”系列講座,引發熱烈反響。即日起,本報推出湖湘歷史人文探源性系列報道——“發現湖南”系列報道,關注講座相關內容,聚焦湖南近年來考古發掘的最新進展,展現現當代有關研究成果。這些報道通過湖南人講湖南“古”,探尋一系列考古發現背後的脈絡與生動,讓讀者更好地了解湖湘歷史文化。

近日,“發現湖南”主題講座在長沙市博物館多功能廳舉行,現場人氣爆棚。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 鄒麟 攝

  近日,“發現湖南”主題講座在長沙市博物館多功能廳舉行,現場人氣爆棚。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 鄒麟 攝

  長沙晚報掌上長沙1月11日訊(長沙晚報首席記者 寧莎鷗)上周,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郭偉民在長博作了“發現湖南”首場講座《九嶷山上白雲飛——湖南上古曆史的考古學重建》,引發觀眾熱烈反響。“九嶷山上白雲飛”引自毛澤東的詩詞,講述的是“舜葬九嶷”的故事,不少史籍記載,舜帝葬在湖南寧遠的九嶷山中。上世紀90年代,九嶷山上重建了舜帝陵,于1999年落成。新建成的舜廟佔地600余畝,吸引著來自全國的遊客。近幾年,寧遠也不斷招商引資,加大舜帝陵風景區的旅遊開發。不過,舜帝生活的時代距今大約4000多年,很多生平事跡已不可考。究竟舜帝是否真的葬于湖南九嶷山?這個故事又與湖南歷史有什麼樣的關係呢?

清人所繪舜帝圖像

  清人所繪舜帝圖像

  舜葬九嶷

  《山海經》有載,司馬遷是支援者

  舜帝大家都不陌生,他是上古時期的“三皇五帝”之一,相傳舜姓姚,名重華,是中國父系氏族社會後期部落聯盟首領。舜最重道德,是個道德榜樣。他所到之處,無不受到人們的崇敬。舜因為道德高尚廣受群眾愛戴,所以他的前任堯就把部落首領的位置“禪讓”給了他,其國號為“有虞”,所以又稱他為“有虞氏帝舜”。史書說“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便是對他道德的高度評價。後來天下遭遇大水,舜任用大禹治水,大禹變堵為疏,成功退去了洪水,舜於是把“帝位”禪讓給了他,這個故事大家就更熟悉了。

  舜帝陵的陵址問題,相傳了千百年,誕生了很多種說法。其中有種說法便認為,舜死在南巡途中,陵墓設置在湖南寧遠縣的九嶷山中。

 寧遠九嶷山石刻。除署名外均為楊杉 攝

  寧遠九嶷山石刻。除署名外均為楊杉 攝

  中國最早的史書《尚書》記載:“舜生三十徵庸,三十在位。五十載,陟方乃死。”其中“陟方”為巡狩,即天子(舜帝)外出巡視,“陟方乃死”即死在了巡視途中。舜葬在何處,巡視的方向就顯得很重要了。根據後世史籍與傳說,一般認為,舜此次為南巡,範圍就在今湖南一帶。湖南境內的君山、德山、韶山、崀山、舜皇山、九嶷山等地,至今還流傳著《舜帝降九龍》《訪何封侯》《教民制茶》《二妃尋夫》等不少關於舜帝的傳說。其中《二妃尋夫》流傳甚廣,相傳舜帝的兩位妃子娥皇、女英趕往南方奔喪,一路上淚如泉涌,灑在竹子上,留下斑斑點點的淚痕,是以斑竹也被稱為湘妃竹。“湘”便是湖南的簡稱,而斑竹也在九嶷山與舜皇山有廣泛分佈。

  《尚書》中並未言明舜帝葬于何處,史籍中對於“舜帝崩葬九嶷山”的記載,最早可見於《山海經》。《山海經》總共18篇,其中就有3篇定論舜葬蒼梧九嶷山。卷十《海內經》記載:“蒼梧之山,帝舜葬于陽,帝丹朱葬于陰。”卷十五《大荒南經》載:“赤水之東,有蒼梧之野,舜與叔均之所葬也。”卷十八《海內經》載:“南方蒼梧之丘,蒼梧之淵,其中有九疑(嶷)山,舜之所葬,在長沙零陵界中。”值得一提的是,《山海經》成書年代約為西元前700年(先秦時),是所有記載舜帝的經、史書中離舜帝生活年代最近的。

  司馬遷所著的《史記》中,也有對於“舜葬九嶷”的記載。太史公稱,“舜踐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蒼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是為零陵。”

  司馬遷于漢武帝元封三年(前108年)繼父職出任太史令,這一身份使他得以閱讀史館所藏的眾多圖書,各種書簡中有關舜的記載,對舜葬九嶷的各種不同說法他都有條件接觸。

  此外,司馬遷在《史記》自序中說:“二十而南遊江淮,上會稽,探禹穴,窺九嶷,浮于沅湘。”這就表明,他不但大量收集了關於舜的文字資料,還親自到實地考察過。司馬遷對於舜帝陵的結論可以說是既不唯書定論,也不唯傳說是聽。

  綜上所述,史籍中對於“舜葬九嶷”可以歸納出較為完整的邏輯鏈:《尚書》肯定了舜帝南巡的史實,《山海經》多處指出舜帝葬于九嶷山,而司馬遷在總結前人資料、親自考察的基礎上,得出了權威結論。此外,《竹書紀年》《帝王世紀》等多部典籍也提到了相似的觀點,至於其他別史、雜史、野史、稗史中的記載,更是多如牛毛。

  孟子、歐陽修等質疑,有人認為“葬于鳴條”

  事實上,“舜葬九嶷”的說法,既有司馬遷這樣的支援者,同樣不乏質疑者。唐宋年間,文學家元結、歐陽修都覺得這一說法有問題,認為“虞舜老倦勤,薦禹為天子。豈復有南巡,迢迢渡江水?”

  元結、歐陽修等人都是根據常理推斷,總結出了兩大理由:第一,舜當時年紀太大了。按照史籍,舜當時超過一百歲,哪還有精力南巡,“迢迢渡江水”呢?第二,舜南巡名不正言不順。巡狩是天子政事之一,但舜在帝位33年就已經“耄期倦于勤”,將“帝位”禪讓給了大禹。舜當時都已經不是“天子”了,如何還能稱得上“南巡”呢?

寧遠九嶷山中的舜帝陵。

  寧遠九嶷山中的舜帝陵。

  持質疑觀點者認為,《史記》雖然有“葬于江南九嶷”的說法,但是秦始皇統一中國後,曾經焚書坑儒,燒燬了大量珍貴的史料典籍,從而給司馬遷寫作《史記》認定舜帝卒葬帶來一定的困難,太史公的斷言未必準確。至於《山海經》說舜葬在“南方蒼梧之丘”,因其書不屬於史書,就不可信。

  另外也有學者從地理位置質疑“舜葬九嶷”之說,認為當時湖南是“化外之地”,即使舜有巡狩之事,也僅如一些書說的“南至霍山”,即到達今安徽地區,不會到達湖南的九嶷山,更不可能到達蒼梧。還有學者認為,舜葬九嶷,為何沒有封土和墓碑?如果有,在哪個位置呢?沒有封土和墓碑,也就沒有實物憑證。

  舜帝如果不是葬在九嶷,那麼葬在哪呢?孟子曾說過“舜卒于鳴條”。因為孟子是戰國時代的人,比司馬遷等其他持“九嶷說”的人都早,所以孟子的說法也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援。據考證,鳴條山在今山西運城市區北,如今運城的鳴條山還建有舜帝陵,該陵始建於唐開元二十六年(738年),為地方官依據《孟子》的記載所建。

  支援“鳴條說”的人主要基於兩大理由:一來,鳴條也有叫做“蒼梧”的地方,所以“崩于蒼梧之野”中的“蒼梧”並非指湖南的蒼梧,而是指此蒼梧。比如,成書于戰國時代的《竹書紀年》中就記載,舜在位49年,居於鳴條,“鳴條有蒼梧之山,帝崩遂葬焉。”司馬遷因為並不熟悉古地名,所以造成了謬誤。二來,山西運城市距舜帝時期的舊皇都60公里,從地理位置上來說,舜來這裡比到千里之外的湖南更方便。當然,“鳴條說”也有與一些歷史典籍相違背的地方,受到了反對者的批評。此外,關於舜帝陵所在,還有“葬于紀市”等說法,不過“紀市”等古地名早已塵封于歷史長河之中,無從考證了。

  馬王堆出土地圖佐證舜帝陵廟所在

  如前文所述,舜帝死後究竟葬于何處,歷代學者莫衷一是,流於筆墨官司。不過近年來湖南境內的一些考古發現,倒算是可以為“九嶷說”提供一些實物證據。

  1972年,長沙馬王堆漢墓中出土了三幅古地圖,其中有一幅,畫有長沙國南部的山川、縣治及居民點等內容,被稱為《長沙國南部地形圖》。圖中對九嶷山的定位相當準確,山的南側畫有一處建築物,建築物前畫有九條柱狀物,中間畫有五個“∧”形屋脊,建築物旁注“帝舜”二字。

  復旦大學歷史地理研究室譚其驤教授就此解釋:“這座建築物即舜廟,九條柱狀物當係舜廟前的九塊石碑。將著名建築物誇大地畫在地圖上,這是古今地圖慣用的手法,並不足怪。”舜帝貴為天子,其陵墓所在地在地圖上用九根柱狀物和五個“∧”形屋脊表示,應該有“九五之尊”之意。

  這幅地圖繪于西元前168年,這表明在西漢時期,九嶷山中就修建有舜帝陵廟,湖南人就有祭祀舜帝的傳統。司馬遷“探禹穴,窺九嶷,浮于沅湘”時所見到的舜廟或許就是圖中標明的這座。而這座陵廟修建的時間,顯然比山西運城根據《孟子》記載所建的舜廟要早得多。

  如果說《長沙國南部地形圖》標注的舜廟只是“紙上談兵”的話,那麼寧遠縣玉琯岩古舜帝陵廟遺址的出土,則向世人展示了古代舜廟的實體。

  2002年,湖南省考古工作者在九嶷山玉琯岩發現了漢代建築物遺存,經過280多天的勘探試掘,發現遺址佔地3.2萬平方米。建築基址呈南北向、東西向迭壓,長、寬逾100米。出土的遺址表明,古舜帝陵廟由南往北依次為正殿和寢殿,其中的正殿佔地面積800平方米,寢殿佔地面積400平方米,兩殿的兩側還有不少廂房。經國家文物局批准,2004年8月,全國考古學界和歷史學界有關專家學者赴九嶷山進行了實地考察和論證,對這項考古成果作出了權威性認定:考古工作者在九嶷山玉琯岩南面已經發掘出了宋代舜帝陵廟遺址,這是目前經考古發掘證實的時代最早的舜帝陵廟。在宋代舜帝陵廟基址的下面,發現了唐代舜帝陵廟的建築遺址。在唐代的舜帝陵廟建築基址下面,還進一步發現了漢代建築基址。出土了大量唐代、漢代文物,例如唐代的“舜”字頭專用祭器,東漢“詣環吳”銘文杯柄,“王”字頭獸面瓦當等。這些出土文物,印證了史籍中關於玉琯岩前秦漢時期就建有舜帝陵廟的記載!

  國家文物局原副局長、國家考古專家組組長、研究員黃景略曾表示:“九嶷山玉琯岩遺址是有文獻記載的。司馬遷《史記》有記載,馬王堆出土古地圖中有記載,而且大的環境相吻合,能與馬王堆地圖和司馬遷的記載相印證。雖然現在發掘出的還只是唐宋時期的遺址,但已經很不一般。再結合在明代遺址上新建的舜帝陵,說明歷史上在此建舜廟是一脈相承的。我們說舜帝陵在此處,應該是準確的。”

  “舜葬九嶷”的故事,推動湖南“華夏化”進程

  事實上,舜帝活動的時代距今已有4000多年,是尚未產生文字的上古時代,很多故事都依賴口耳相傳。因此,到了文字記事的時代,古史中關於舜生平的記載產生了很多的分歧。坦白地說,如今流傳的關於舜的事跡,更接近神話傳說,而非史實。即便是發掘出的舜帝陵廟遺址,也只能證明湖南人祭祀舜帝的傳統古已有之,而不能證明舜帝就葬在此地。

  在此背景之下,“舜葬九嶷”的傳說為何還如此重要,被放在了“發現湖南”系列講座開篇的標題堣F?郭偉民告訴記者:“故事只是故事,更重要的是故事背後所隱含的意義。‘舜葬九嶷’故事的發生是大一統時代政治文化認同的地理標誌,一種通過地理位置所表達的華夏價值觀。而九嶷山舜廟的出現則是湖南完成華夏化進程的標誌。”

  追溯歷史不難發現,“三皇五帝”的概念並非一直都有,其故事真正成形,大約在戰國時期,國家觀念普及之後才流傳開來的。為什麼呢?因為國家的統一,民族的形成需要打造“集體記憶”,尋找“共同祖先”,“三皇五帝”正是在此歷史背景下應運而生的。

  在上古時代,湖南無論在地理位置、民族構成還是文化源流上,都與當時中原地區的“華夏正宗”相去甚遠。對於湖南來說,舜帝便成為了一種象徵,舜帝南巡、舜葬九嶷象徵著“華夏正宗”與“南蠻文化”交流,象徵著中央政權對邊陲之地的管轄——天子已經涉足此地,那麼湖南不再是不毛之地,而被納入了國家的版圖之中;湖南居民也不再是蠻荒之民,而是經過“王化之民”。湖南當時屬於楚國,楚人祭祀舜帝,自認舜帝為祖先的過程,就是楚地先民追求“華夏化”的過程。

  舜帝是否真的到過湖南,是否真的葬在九嶷山或許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種集體記憶所帶來的“身份認同感”。在這樣的“共同起源”的集體記憶之下,在秦漢大一統時代,湖南被納入了帝國的行政版圖,湖南境內的苗蠻 、夷越 、百濮等人的先祖,同樣一一被包括在華夏族群之內。

  來源:長沙晚報 由長沙市臺辦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