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臺 辦 職 能 介 紹
·長沙各區縣(市)臺辦情
·國務院辦公廳印發《港澳
·港澳臺居民居住證如何申
·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
·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
·台灣香港澳門居民在內地
·權益保障
·湖南省實施《中華人民共
·湖南省人民政府關於促進
·湖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
·中國公民出入境證件申請
·因公臨時赴臺人員備案表
·公職赴臺交流審批所需資
·赴 臺 人 員 名 單
·赴 臺 人 員 名 單
·非公職赴臺交流審批所需
·大陸地區人民入出台灣地
·孟雲飛:毛澤東書法管窺
·聽湖南抗戰故事,尋抗戰
·九霄楊柳春常在——李淑
·毛澤東為家鄉題寫了這些
·湖湘寶藏丨“辛追夫人”
·澧水文明|湖南自古以來
·女書文化的傳承與創新
·傳承湖南抗戰精神 增強
 
當前位置>>專題
澧水文明|湖南自古以來並非蠻荒之地
2018-07-11 11:22:21    華夏經緯網

 [來源:瀟湘晨報]  [編輯:曾曉晨]

    遠古的湖南,是一個荒蠻之地嗎?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湖南所在的這片地理空間,似乎自古以來就是蠻荒之野,湖南概念的形成與湖南的崛起,是自唐宋之後的事情,然而考古學的意義,就在於顛覆這些習慣性思維的桎梏,發現文明發展的新脈絡。大量的考古學證據證明,遠古時期的這片區域,尤其是沅澧流域和湘江流域的下游,有著極為璀璨的文明,新石器時期,這裡誕生過城頭山的文明高峰,商周時期,則有炭河堛漲A度輝煌。

    澧水文明

    湖南自古以來並非蠻荒之地

    澧水文明重要遺跡 虎爪山: 位於津市。舊石器時代的古遺址,發現于1988年。為湖南省發現的一處時代最早的舊石器時代遺址。 燕兒洞: 位於石門皂市鎮十家坪村,渫水河北岸。為一天然山洞,如今已被皂市水庫淹沒。1991年,又在此地發現了距今2萬∼3萬年前的古人類化石,被命名為“石門人”。城頭山: 位於澧縣。是中國南方史前大溪文化至石家河文化時

    遠古的湖南,是一個荒蠻之地嗎?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湖南所在的這片地理空間,似乎自古以來就是蠻荒之野,湖南概念的形成與湖南的崛起,是自唐宋之後的事情,然而考古學的意義,就在於顛覆這些習慣性思維的桎梏,發現文明發展的新脈絡。大量的考古學證據證明,遠古時期的這片區域,尤其是沅澧流域和湘江流域的下游,有著極為璀璨的文明,新石器時期,這裡誕生過城頭山的文明高峰,商周時期,則有炭河堛漲A度輝煌。在此之間,文明延綿不絕於四水流域,形成了一條璀璨的文明發展帶。

    澧水流域是湖南文明的一個搖籃

    我們的行程起于湘江流域的長沙,沿著長張高速一路向西,再向北,跨越資江流域的益陽、沅江流域的常德,最終到達澧水流域的石門。

    武陵山脈與洞庭湖之間,是澧水河流域。這片流域之上,有石門、澧縣、臨澧、津市四座縣級行政區域。這裡有著從高山(武陵山脈)到平原(澧陽平原)再到湖泊(洞庭湖)的地理架構,而人類的文明,也多是以流域為中心,沿著河流的走向分佈。

    可以說,澧水是一條令人肅然起敬的河流。它是這條流域文明得以形成的生命之河,在湖南早期的文明發展中有著不可替代的地位。它是長江中游地區最早的一個新石器時代發源和發展的地方,長江中游的文化源流都可以上溯至此。

    湖南省考古研究所所長郭偉民曾說:澧水流域是湖南文明的一個搖籃。

    之所以有這樣的結論,是基於考古發掘所提供的大量證據。澧水流域擁有湖南乃至長江中游最早的成系列成譜係的舊石器文化,它的歷史可以回溯到50萬年前。湖南目前最早的舊石器遺址津市虎爪山就在這裡,這裡發現的湖南人老祖宗“石門人”的燕兒洞等一系列史前遺址清晰表明:在綿延不絕的近兩萬年的時間堙A湖南的先人們一直在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從最近二三十年的考古發掘來看,澧水中游的澧陽平原發現了一系列見證從舊石器向新石器過渡的文化遺存。虎爪山、燕兒洞、城頭山、皂市、湯家崗、彭頭山、寶塔……一個個在考古學上意義非凡的名字星羅棋佈于澧水流域之上。

    郭偉民認為,它們印證了一萬年到兩萬年前,全球範圍內從採集狩獵經濟向稻作農業過渡的大變革節點時期,其中包括距今一萬年前後誕生的湖南乃至長江中游新石器時代最早的一批村落,到了6000年前,這些地方又出現了中國名副其實的最早的城——澧縣城頭山,這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城市,從稻作農業到村落,再到城,人類從此產生了一個複雜的社會,人類文明開始加速度向前發展,國家也是在這個基礎上產生。

    因此可以說,澧水流域文明是長江文明的源頭之一,而長江流域和黃河流域的文明又孕育了中國文明,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澧水文化是整個中華文明的一分子,積極主動地參與了中華文明進程,澧水流域文化的歷史地位非常高。僅僅是澧水流域的遠古文明成就,就足以推翻湖南自古荒蠻的舊觀念。

    打開澧水流域文明遺址的分佈圖,我們似乎可以看到這樣一條文明的發展脈絡。人類的發展從河流上游穴居的山區,逐步走向河流中下游的沖積平原地區,生產方式也從狩獵轉向了農耕,部落慢慢發展為城市,人類由此進入了一個複雜的社會體系,文明的發展也開始加速。沅澧流域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完整的文明發展路線圖,有人把它稱之為“常德的兩河文明”,似乎也不為過。

    澧水是寧鄉青銅器的一個來源?

    位於湘江下游的寧鄉炭河堨j城是一座神秘的方國,輝煌的青銅器文明從何而來是它一直以來的未解之謎,而與它處於不同流域的石門寶塔遺址,兩者之間又有怎樣的關係?

    我們要探訪的遺址,在石門縣的澧水河南岸。澧水在此折彎,而後繼續東流。遺址所在,是河邊堤壩上的一片臺地,附近群山拱衛如盆,澧水從盆中流過,石門縣城就在其中。遠古的人們,是否也是看中了這樣的地形風貌,才紮根於此?

    從古至今,這裡應該都是理想的人居之所,如今此處已密密麻麻地排列著大片的考古探方。站在探方中,可以清晰看到不同時期的文化層堆積,自考古工作開展以來,這裡已經清理出商至宋元時期的灰坑、溝、房子、墓葬等各類遺跡近500處,這麼長的時間跨度,這裡完全可以說是一部地下的“石門通史”。

    一說起石門,很多人就想到了蜜橘,而在考古工作者眼堙A“石門人”比這有名多了。在石門皂市渫水河畔的燕兒洞,1991年、1993年湖南省考古研究所派專家主持對2處洞穴進行科學發掘,發現一段遠古人類右股骨化石和臼齒、下頜骨、趾骨化石,是湖南省首次發現古人類化石,從那一次開始,“石門人”就成為了考古學中一個重要的存在。

    關於石門遠古文明的發現,不僅僅是燕兒洞。皂市遺址的發掘,把洞庭湖區新石器時代的文化推溯到7000年以前,遺存中有大量的野豬、野牛、鹿等十多種動物骨骼,表明狩獵在經濟生活中佔有很大的比重。

     在夾山寺旁的省考古所石門工作站堙A我們見到了石門皂市遺址以及望城高沙脊遺址出土的大量陶器,它們與寶塔出土的文物有著相近的文化基因,在以雪峰山為界的沅澧流域和湘資流域,兩個文明之間難道有過我們未知的交流?

    湖南省考古研究所石門寶塔遺址考古發掘項目執行領隊盛偉認為,經過寶塔遺址和下游的斑竹遺址的考古發掘,澧水流域和湘江流域商時期遺存的關係現在越來越清楚了,基本上在商代早期、中期,只是一般性的文化交流,兩者之間有一定的文化聯繫,但不頻繁。到商代晚期之後,商文化撤出,兩地文化聯繫趨於頻繁,以澧水流域影響湘江流域為主,到商末周初,由於湘江流域區域性中心城址——炭河堳高澈堨腄A炭河埵足飢l納周邊區域文化和居民的旋渦地帶,大量外來因素和文化匯入,其中就有大批來自澧水流域的移民,有一種很大可能性就是:伴隨著商周政權更替,“分器”現象的出現,殷墟的銅器被分到各地,進入荊州、澧水流域在隨著這裡的人群向炭河媥E移,然後匯入炭河堙C這樣就為重新思考以往備受關注的“寧鄉青銅器”來源之謎提供了新的思路。

    每一次考古發掘,都有不同的意義。此次,由於寶塔遺址三個連續堆積層次的發現,得以初步確立澧水商時期遺存的年代序列,填補了澧水流域商代遺存發現的年代缺環,而年代序列,是考古學研究的基礎。正是以這個為基礎,才可以弄清澧水流域商代遺存的發展過程,才可以與周邊地區進行對比研究,才能明確它與炭河堣憭々孜〞疑鰜Y。

    石門皂市、寶塔遺址與澧縣斑竹遺址基本上構成了澧水流域商代遺存的完整序列,但從城頭山衰落之後,也就是所謂後石家河文化時期到商文化進入澧水流域之前,中間還是有大約兩百多年的缺環,遺存是什麼面貌現在還不清楚……也就是說,澧水流域商代遺存的源頭,目前仍沒有找到,只是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

    歷史的迷霧尚未完全散去,人們的探索之心自然也不會消亡,歷史的更深處,藏著太多的未解之謎,探索發現的旅程,因此永無止境。

撰文/本報記者常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