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臺 辦 職 能 介 紹
·長沙各區縣(市)臺辦情
·國務院辦公廳印發《港澳
·港澳臺居民居住證如何申
·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
·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
·台灣香港澳門居民在內地
·權益保障
·湖南省實施《中華人民共
·湖南省人民政府關於促進
·湖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
·中國公民出入境證件申請
·因公臨時赴臺人員備案表
·公職赴臺交流審批所需資
·赴 臺 人 員 名 單
·赴 臺 人 員 名 單
·非公職赴臺交流審批所需
·大陸地區人民入出台灣地
·絕對忠誠
·開明校長孔昭綬與青年毛
·毛澤東與“第一軍規”
·左宗棠:晚年挺身收復新
·曾國藩與經世致用
·孟雲飛:毛澤東書法管窺
·聽湖南抗戰故事,尋抗戰
·九霄楊柳春常在——李淑
 
當前位置>>專題
絕對忠誠
2019-09-20 09:27:22    華夏經緯網

  “對黨絕對忠誠要害在‘絕對’兩個字,就是唯一的、徹底的、無條件的、不摻雜任何雜質的、沒有任何水分的忠誠。”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講述陳樹湘斷腸明志、絕對忠誠的故事,強調“無論我們走得多遠,都不能忘記來時的路”。

陳樹湘銅像

陳樹湘畫像

電視劇《絕命後衛師》劇照,左一為陳樹湘。

少先隊員在聽陳樹湘的故事。福臨鎮文化站供圖

  李鵬飛 莊居湘 范亞湘

  金秋時節,地處長沙之北的影珠山披著緋紅、橙黃、絳紫、翠綠的秾麗色彩。滿坡金燦燦的稻穀,山風拂過,層層梯田稻浪翻滾,直接雲天。山中間以石徑農舍,茂林修竹,蝴蝶翩翩起舞,白鷺自由翱翔,儼然一幅精美絕倫的山水畫。

  天如海,山如盤,視野闊。秋高氣爽,正是人們前來影珠山登高遠眺、一展襟抱的美好季節。

  山下,一支支舉著紅旗的隊伍或者三五成群的遊人,紛紛走進長沙縣福臨鎮福臨鋪社區楓樹灣的樹湘文化廣場、陳樹湘故居,在那紅彤彤的楓樹下尋覓、追思、宣誓……

  1914年秋,長沙地區遭遇大旱,莊稼顆粒無收。年僅9歲的陳樹湘跟隨父母沉重的腳步,戀戀不捨地離開了楓樹灣,逃荒到長沙小吳門外的陳家壟,一家人靠租地種菜、賣菜、幫廚、打雜勉強維持生計。

  1934年初冬,湘南滿山遍野的楓葉如火如霞,中國工農紅軍第34師師長陳樹湘為了掩護黨中央和紅軍主力渡過湘江天險,在慘烈的湘江之戰中身負重傷,不幸被捕。“寧死不當俘虜!”他趁敵不備,毅然決然地用手從傷口處掏出腸子,用力絞斷,壯烈犧牲,實現了“為蘇維埃新中國流盡最後一滴血”的莊嚴誓言!他那斷腸明志、絕對忠誠的壯舉,幻化成一棵棵挺拔的楓樹,紅遍湘江,紅遍中國!

  美麗鄉村處處靜美,英烈故事卻動人心魄。最近幾年,影珠山已成為人們嚮往的地方,前來樹湘文化廣場、陳樹湘故居參觀、瞻仰的人一撥接著一撥……

  一

  曾記否,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

  ——毛澤東《沁園春•長沙》

  “獨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頭。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漫江碧透,百舸爭流……” 陽光明媚,登臨長沙杜甫江閣吟誦偉人詩詞,憑欄遠望,岳麓山上白雲悠悠,橘子洲頭碧波盈盈,秋江如練,一路北上。

  長沙市八一路538號,是小吳門外一處鬧中取靜的地方。上世紀早期,這裡還是長沙城區的東北郊,一棟磚木結構的平房前有兩口水塘,塘水清澈透亮,故名清水塘。其時,清水塘周邊還只有幾間簡陋的農舍、瓜棚菜圃和阡陌小徑。流落至此的陳樹湘和家人就寄居在其中的一間農舍堙A一家人起早貪黑地種菜、賣菜,閒時還去長沙城堛熄箇E酒肆幫廚、打雜,可仍舊難以填飽肚子。

  時光飛逝。轉眼陳樹湘已由一個羸弱少年成長為英姿勃發的青年,家鄉重義尚武的傳統和長沙街頭爆發的革命風暴牽引著他的目光。“陳樹湘原名叫陳樹春,家鄉人都叫他‘春伢子’,他從小就崇拜蘇武持節不屈,欽慕岳飛精忠報國。”長沙縣陳樹湘烈士追思團發起人馮勝奇的爺爺馮福志是陳樹湘兒時的玩伴,成人後,馮福志開了一家小染房,“那個時候,爺爺每次將染好的布匹送到長沙布莊後,就會到‘春伢子’那婺邪}……爺爺生前經常給我講陳樹湘大爹(爺爺兄長之意)的故事。”

  百年前,長沙革命知識分子致力於傳播新思想,反對軍閥統治的鬥爭風起雲湧,一場革命風暴正在醞釀。進步青年陳樹湘已沒法一門心思種菜了。1919年,陳樹湘受“五四”運動影響,參加了由毛澤東、何叔衡等新民學會成員發動的長沙反日愛國運動。馮福志曾多次告訴馮勝奇:“‘春伢子’這個人同情窮人,只要見到窮人被欺負,他就憤怒得像一團火……我每次去他那堙A他都會想方設法包兩個飯糰塞給我帶著在回家的路上吃。”

  1921年10月,中國共產黨最早的省級支部——中共湖南支部宣告成立。為了便於開展工作,支部書記毛澤東和夫人楊開慧一家租住在清水塘邊的那棟平房堙A這便是長沙人後來一直親切稱呼的“清水塘毛潤之楊開慧故居”。

  歷史就是這樣神奇。那段時間,經常有一俊朗帥氣的年輕人邊吸著煙邊在清水塘邊散步。他時而從水塘堭聾繻~把臉,走到青蔥菜地旁沉思;時而登上附近的小山坡,駐足眺望滔滔湘江之水和鐘靈毓秀的岳麓山……這個年輕人就是毛澤東。

  一日,剛剛賣完小菜回家的陳樹湘看到了在菜園邊漫步的毛澤東。“咦,這不是經常在街頭演講革命道理的毛澤東嗎?”長沙縣陳樹湘斷腸明志精神宣講團團長楊義說,正是因為結識了毛澤東,“春伢子”方才從一個窮苦菜農走上了革命道路。

  毛澤東左手叉腰,右手食指和中指夾著點燃的一支紙煙,打量了一下憨厚的陳樹湘,一口濃重的湘潭話問:“你是哪人呀?”

  “長沙縣福臨鋪人。”陳樹湘興奮中夾雜著幾分緊張。

  “福臨鋪?那你可是有福之人呀!叫什麼名字呀?”其實,毛澤東早就注意到這個沒日沒夜種菜的小夥子了,對陳樹湘的勤苦耐勞十分讚賞。

  “陳樹春。”陳樹湘不好意思地笑著說,“家鄉人都叫我‘春伢子’。”

  毛澤東深深地吸了一口煙,輕輕地搖著頭道:“樹春,樹葉在春天發芽……”突然,毛澤東猛地彈了一下煙灰,煙頭燃得火亮,“我看,不如把名字改為樹湘,像一棵直插雲霄的參天大樹,樹立在瀟湘大地之上!”

  “好!”陳樹湘欣喜地朝毛澤東鞠了一躬,說,“謝謝您!”

  毛澤東農民運動火紅的第一塊試驗田,就肇始在陳樹湘家那塊租種的菜地上。從此,一個紅色生命的始終,都維繫在芙蓉國的千里湘江之上,而陳樹湘也如這個名字所寓意的那樣,“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在人生最美好的年華,矢志不渝,血灑湘江,將生命之樹挺立於瀟湘大地、中華大地!

  二

  山,刺破青天鍔未殘。天欲墮,賴以拄其間。

  ——毛澤東《十六字令》其三

  天高氣清,山巒疊翠。2016年秋,馮勝奇帶著十幾名陳樹湘烈士追思團成員,第一次踏上了陳樹湘最後戰鬥的湘桂邊境。“我們在山林峽谷中穿行,就是為了追尋陳樹湘當年的足跡,從先烈身上體悟信仰的力量。”

  1922年秋,陳樹湘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1925年7月,經滕代遠、周以栗介紹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1927年9月,陳樹湘參加毛澤東領導的秋收起義,後歷任紅4軍第31團連長、第3縱隊大隊長……他像當年在長沙小吳門外菜地種植、收穫的朝天椒一樣,成了一顆如火炬的“紅尖椒”。

  “毛澤東的用人風格就是,越是器重的人越放到風口浪尖上去激勵去鬥爭!”楊義說,經過無數次的戰鬥洗禮,陳樹湘迅速地由連隊基層幹部成長為一名紅軍高級指揮員。1934年3月,陳樹湘被任命為紅5軍團第34師師長,在第五次反“圍剿”中,紅34師于福建泰寧一線擊退3萬餘國民黨軍的進攻。“幾乎在每一次激烈的戰場上,都可以看到陳樹湘衝鋒陷陣的身影。”

  1934年10月18日,陳樹湘率紅34師作為後衛部隊參加長征。11月25日,中央軍委命令紅34師擔任全軍搶渡湘江天險的總後衛,面對湘江東岸密密麻麻的敵人,這意味著斷後的紅34師將成為“絕命後衛師”,隨時可能遭遇敵人切斷包圍,導致全師覆沒,而且這種危險正一步步逼近,連空氣中都透露著緊張、危急。

  11月29日黃昏,響了一天槍聲的湘桂邊境迎來了難得的安靜。在道縣蔣家嶺的小道上,四騎快馬直奔紅5軍團駐地而去。騎在馬背上的是紅34師師長陳樹湘、師政委程翠林,100團團長韓偉、團政委侯中輝。此前,有通信兵送來緊急通知:“34師並100團指揮員速到軍團部……”

  陳樹湘等走進紅5軍團指揮部,早已等候在那堛滬x團長董振堂和參謀長劉伯承兩位軍團首長的氣色格外凝重,見此,陳樹湘悄聲對身旁的韓偉說:“任務非同一般!”

  陳樹湘的預料沒錯,少了往日的寒喧,軍團長董振堂直奔主題:“有艱巨的任務交給你們!”

  “為了中央和整個紅軍的命運,紅34師願意無條件地繼續殿後!我們早已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不管遇到什麼情況,決不給紅軍丟臉!”陳樹湘毫不猶豫地說。

  劉伯承堅毅地說:“好,要的就是你這句話!”

  交待完任務後,兩位軍團首長與陳樹湘等4人一一握手道別。4人中唯一活下來的、後來成為開國中將的韓偉回憶:“當時,每個人的心情都很沉重,我們相握的手都在顫抖,有一種生離死別的預感籠罩在我們的心頭……”

  山崗雲霧繚繞,寒風凜冽,茅草上冰冷的露珠濺落到急速行軍的紅軍戰士們單薄的衣服上……“我們追思團從道縣的雷口關進入廣西灌陽縣,到達水車一帶的茅鋪、大營、德里和五家灣。這正是1934年11月29日深夜,紅34師6000多名將士急赴廣西阻敵的路線。”馮勝奇說,即便到現在,這條路都特別險,荊棘遍地,坡陡溝深。

  前後左右早已集結了蔣、湘、桂10個師的三路強敵,紅34師迎面撞向了敵人的刀刃,一張巨大的網如鐵桶般將他們罩住。陳樹湘別無選擇,唯有率全師拼死抵抗,才能拖住如蟻群般的頑敵,確保黨中央和紅軍主力安全渡過湘江。

  紅34師尚未立足,左、右兩側就受到夾擊,突破敵軍第四道封鎖線搶渡湘江的阻擊戰旋即打響,陳樹湘率領全師同10倍的敵軍艱苦鏖戰。“打退敵人,拖住敵人,爭取時間就是勝利!”儘管戰鬥異常激烈,久經沙場的陳樹湘仍是從容不迫地指揮著:“韓團長帶100團從正面阻擊,我和程政委分別從兩翼揮師殺出!”

  1934年12月1日,已歸中央軍委直接指揮的紅34師接到了最後一道命令:“立即向湘江渡口轉移,並且迅速渡江”向東折返,從三面頂住敵人的攻勢。接連移防、變換陣地,還沒等構築好工事,敵人就潮涌而至。不過,長征以來一直殿後,紅34師已經習慣了臨危不亂地去分頭抗擊敵人,像釘子那樣釘在山頭,阻擋敵人向前推進。

  苦戰4天5夜,12月3日下午,當掩護最後一支紅軍主力渡過湘江後,虎口倖存的紅34師已銳減到不足1000人,師政委犧牲了、政治部主任犧牲了……湘江血流漂杵,浮屍連江。

  “為何敵人10倍于我還要苦苦堅守?為何身處虎口之厄還要奔突護衛?為何眼見身邊的戰友相繼倒下還要推鋒爭死?”陳樹湘烈士追思團的幾位小夥子一邊尋訪,一邊追問。“山,刺破青天鍔未殘。天欲墮,賴以拄其間。”馮勝奇說,直到讀了刻在一座山頭石碑上的這首毛澤東所作《十六字令》,幾位小夥子才豁然開朗:正是因為信仰的力量,才能赴湯蹈火,砥礪前行!

  80多年前,一批又一批追思團幾位小夥子的同齡人,用他們那傲立蒼穹猶如長劍的身軀和意志,義無反顧、戰不旋踵,以鮮血和生命回答了後來人的追問:即使天快塌下來了,也要似巍峨的山那樣挺直脊梁,傲然屹立,支撐著天得以鋪展于浩瀚宇宙之間。追思團幾位小夥子堅決相信:“尋找到的這個答案在當下依舊力重千鈞、毫不褪色!”

  三

  對黨絕對忠誠要害在“絕對”兩個字。

  ——習近平《在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紅軍主力全部渡江西進,一連幾天的戰火散去,湘江兩岸出現了少有的平靜,唯有江水自始至終流淌著,時而氣勢磅薄、狂飆橫瀾;時而浮光躍金、浪恬波靜。美國著名作家斯諾在其《西行漫記》中,稱湘江是“中國南方一條絕美的河流”。或許,血色湘江亦是“絕美”的原因之一,何況這種“絕美”還在紅34師上演。

  更為險惡慘絕的局面已經來臨,被勁敵阻截在湘江以東的紅34師成為了一支孤軍!

  不斷地衝鋒、突圍,紅34師電臺全部毀損。與中央軍委失去聯繫後,陳樹湘率領隊伍殺出重圍,沿湘江東岸北進。根據中央軍委最後那道命令指示,意欲打回群眾基礎較好的湘南開闢遊擊區,可迎接他們的是四面山頭上橫臥著的豺狼虎豹。

  1934年12月4日,紅34師遭遇桂軍殘酷剿殺,僅有400余人突圍。最可惡的是,往往紅軍還來不及喘一口氣,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地方反動武裝就會如同瘋狗般撲來,仿佛非洲草原上一大群臭名昭著的斑鬣狗撲向一頭因傷而落單的雄獅。

  一天接一天,一戰連一戰,紅34師消耗慘重。夜幕降臨,槍聲停頓下來。這是一個極美的夜晚,繁星綴滿深藍色的天空。冬天已經來臨,高山上積了薄薄一層雪,疲憊不堪的戰士們又冷又餓,紛紛捧起冰冷的積雪,艱難地往嘴媔諢C雪水溶解了戰士們體內所剩無幾的脂肪,轉化成最後搏殺的能量!

  趁著夜色,陳樹湘召開了最後一次師、團幹部會議,決定分頭突圍。“置於死地而後生!”連續幾天顆粒未進的陳樹湘堅定地對戰友們說,“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們也要竭盡全力爭取突圍成功。萬一突圍不成,我們決不可以投降……絕對忠誠,絕對擔當,誓為蘇維埃新中國流盡最後一滴血!”

  天一亮,韓偉帶著100來名戰士拖住敵軍1000多人,掩護陳樹湘等戰友突圍。韓偉被敵人給纏住了,所在山頭被圍得水泄不通。子彈打光了,蜂擁的敵人逼上來,企圖活捉紅軍,韓偉和剩下的幾名戰士轉身跳下了身後的懸崖……

  12月10日傍晚,陳樹湘帶領僅剩的200多人,迂迴到江華縣橋頭鋪,欲強渡牯子江直奔湘南。忽然,從三面山頭上鑽出了大量敵人,陳樹湘隨手端起一挺輕機槍朝敵群猛烈地掃射,不料,一顆罪惡的子彈打穿了他的腹部,似有一根燒紅的烙鐵從肚腸間捅進來,熱血噴涌而出……

  陳樹湘用皮帶綁住傷口,躺在擔架上繼續指揮戰鬥。兩天后,紅軍到達道縣木田村,清點人數,僅存一名連長向擔架上的陳樹湘報告:“中國工農紅軍第34師,現在全師還有53人,其中輕傷15人,重傷7人,子彈103發,手榴彈21顆……請師長指示!”陳樹湘掃視了一下他的戰友,斷然地說:“同志們趕緊突圍,我和負傷的同志留下來掩護。從現在起,紅34師只有同志,沒有師長!”

  陳樹湘忍著疼痛,與負傷的戰友一道浴血奮戰,力圖引開敵人,掩護其他的戰友突圍……

  天旋地轉,刀山火海,肝膽俱裂,柔腸九損。陳樹湘在血紅與慘白的意象中煎熬掙扎,猶如巨浪不斷地奔涌,撞擊,迸裂。

  眼前的漫天血色變成了無邊的漆黑,死神青面獠牙,黑咕隆咚地張著血盆大口……排山倒海的劇痛洶湧而來,陳樹湘在濃稠的血腥堜迷過去。

  12月18日,陳樹湘再次睜開眼睛,發現抬擔架的已變成了敵人。抓到一個紅軍高級指揮員,敵人莫不彈冠相慶,雀躍獻俘。赤膽忠心,怎堪失志?士可殺而不可侮!趁敵不備,陳樹湘毅然用手從傷口處摳出了滑溜溜的腸子,兩手奮力地上下撕扯,卻因傷重力量不濟而沒能扯斷。擔架在崎嶇的山路上顛簸,他順勢將血色模糊的腸子塞進了嘴堙A死死地咬住。上下兩排牙齒間已沒有了間距,陳樹湘拼盡最後一口力氣,雙手抓住腸子向下狠勁一扯。鮮紅的血似焊花迸濺開去,柔腸繃斷了,血淋淋地拖了一地。慘不忍睹的血腥嚇傻了抬擔架的敵人,兩人腿一軟癱倒了下去……

  愁雲慘澹,山河嗚咽,但空氣中瀰漫的沒有憂傷,唯有悲壯。陳樹湘仰臥在地上不再動彈,只有血還在汩汩地往外涌……陳樹湘犧牲了,年僅29歲。他用剛烈決絕的死亡捍衛了自己的信仰和忠誠,實現了“為蘇維埃新中國流盡最後一滴血”的鏗鏘誓言,在中華大地上樹立起紅色的豐碑!

  犧牲在湘江上游的陳樹湘沿著碧血的湘江回到了長沙,只不過,回來的只有他那顆不屈的頭顱。敵人殘忍地割下他的頭顱,懸挂在長沙小吳門上。

  這裡,曾經是陳樹湘最熟悉的地方,那不閉的雙目,依然炯炯有神!他看見了,看見了臥床不起的母親,“自古忠孝不兩全,娘啊,兒子對不起您!”他望見了,望見了家鄉福臨鋪的影珠山,楓樹灣正一派紅葉爛漫……為了山河不再破碎而斷腸明志、身首異處,陳樹湘那絕對信仰、絕對忠誠的魁偉形象,至今雖隱沒在烽火歲月逝去的硝煙堙A卻鮮活在人民群眾的心目中。

  2014年10月3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的講話》說:“對黨絕對忠誠要害在‘絕對’兩個字,就是唯一的、徹底的、無條件的、不摻雜任何雜質的、沒有任何水分的忠誠。”陳樹湘猶如一顆閃亮的流星,劃過黑夜,雖然生命短暫,但他斷腸又斷頭,堅定不移跟黨走,一腔熱血鑄忠魂,譜寫了一曲對黨和人民絕對忠誠的生命讚歌!

  四

  無論我們走得多遠,都不能忘記來時的路。

  ——習近平《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英雄雖已故去,但其精神依然熠熠生輝。陳樹湘斷腸明志的故事,領袖不會忘記,人民不會忘記,戰友、家鄉更不會忘記。

  電影《血戰湘江》埵酗@個鏡頭,毛澤東拄著木棍擠在紅軍隊伍中渡過湘江後,停留在岸邊久久不願離去。當聽到紅34師還被困在湘江以東時,他黯然垂首,反復念叨著紅34師和陳樹湘的名字……

  “把先輩們用鮮血和生命鑄就的優良傳統一代代傳下去。”2014年10月,在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深情地講述了陳樹湘的英雄壯舉,讓在座的與會代表無不為之動容。今年3月4日和4月30日,間隔不到60天,習近平總書記兩度提到陳樹湘。

  血脈傳承,暖意縈懷。

  “您用斷腸鑄就忠誠,用斷頭捍衛榮譽,托起明天的太陽!”2019年9月2日是福臨鎮陳樹湘紅軍小學開學日,高高飄揚的五星紅旗下,孩子們唱起了一首歌謠:“做長工,做短工,一年到頭兩手空;推車子,挑擔子,一年到頭餓肚子。您用生命換來我們的今天,托起民族的希望,我們不再兩手空空,不再饑腸轆轆……衷心地謝謝您,陳樹湘爺爺!”

  在福臨鎮文化站,保存有《檀山陳氏六修支譜》,族譜堸O載著陳樹湘和祖輩的名字、生庚年月等資訊。陳樹湘的故事歷經風雨而不朽,飽經滄桑而彌新,在家鄉人民心中代代流傳。近幾年來,福臨鎮前後建成陳樹湘烈士事跡陳列室、樹湘文化廣場、陳樹湘故居,以供人們用不同的方式緬懷革命先烈,傳承紅色基因。同時,不但設有陳樹湘紅軍小學,鎮中學還有以陳樹湘烈士命名的班級。聆聽陳樹湘的故事、學習陳樹湘的精神,成為了孩子們開學的第一課。

  2017年7月20日,由陳樹湘生死戰友韓偉將軍之子韓京京夫婦捐贈的陳樹湘烈士銅像運抵福臨鎮,犧牲83年後,陳樹湘烈士終於回到家鄉。

  這天,楊義負責去接陳樹湘烈士銅像,“當運載烈士銅像的汽車進入福臨鎮境內時,鄉親們自發組成的迎接車隊跟了上來,前後有兩三公里長……馬路兩邊拉起了橫幅,鄉親們熱淚盈眶,激動地說:‘我們的大爹回家了!’”

  1992年,韓偉將軍去世前夕,特地囑咐兒子兒媳,一定要找到陳樹湘的後人,“否則我怎麼有臉去見陳師長啊!”20多年來,韓京京夫婦從福臨鎮開始,一路尋訪,先後去了文家市、井岡山、閩西、湘桂邊境的湘江兩岸和長沙清水塘……遺憾的是,他們沒能找到陳樹湘的後人,“他連侄子、外甥也沒有一個,現留存於世的一幅‘頭像’,還是根據我父親生前口述其特徵,邀請一位畫家而作。”

  不過,這幅畫像得到了陳樹湘生前戰友、早期擔任過紅34師100團團政委的開國少將張力雄的認可。那天,楊義陪同韓京京去南京張力雄將軍家堙A在事先沒有說明的情況下,把40多幅畫像混在一起給已是百歲高齡的將軍辨認,當看到陳樹湘的畫像時,將軍眼睛一亮,驚訝地說:“這不是陳樹湘師長嘛!”將軍顫抖地從輪椅上站直身子,舉起右手對著畫像敬了一個軍禮:“報告師長,張力雄向您報到!”禮畢,已是老淚縱橫,不能自已。

  韓京京夫婦捐贈的烈士銅像被安放在陳樹湘烈士事跡陳列室,在簡短的安放儀式上,面對自發前來迎接烈士銅像的200多位父老鄉親,時任福臨鎮黨委書記的吳昊丟開講稿,動情地說:“誰說我們的大爹陳樹湘沒有後人?從今天起,福臨人的子子孫孫都是大爹的後人!”

  2019年5月3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工作會議上的講話》說:“無論我們走得多遠,都不能忘記來時的路。”這一精闢的論述告誡我們,只有“弄清楚我們從哪兒來、往哪兒去,很多問題才能看得深、把得準”。

  一段段風雲激蕩的革命歷史,一個個感人至深的紅色故事,蘊藏著新時代中國人“從哪兒來”的紅色口令,指明瞭新時代中國人“往哪兒去”的精神路標。在革命征途上,無數個陳樹湘式的革命先烈,用鮮血鍛造了歷史。只有銘記紅色故事,傳承紅色精神,絕對信仰,絕對忠誠,才能切實做到無論我們走得多遠,都不會忘記來時的路!

  “那片山水特別有靈氣,像一首感人的詩,久久難以忘懷。”近幾年秋天,馮勝奇都會和陳樹湘烈士追思團成員一道,深入湘桂山區追尋陳樹湘和紅34師的足跡。影珠山上的楓葉紅了,又是一年秋天,追思團成員準備再度出發。臨行前,他們聚在一起,重溫追思團誓詞:“……我們要努力把紅色基因傳承好,當好紅34師傳人。永不違誓。”

  來源:由長沙臺辦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