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臺 辦 職 能 介 紹
·長沙各區縣(市)臺辦情
·國務院辦公廳印發《港澳
·港澳臺居民居住證如何申
·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
·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
·台灣香港澳門居民在內地
·權益保障
·湖南省實施《中華人民共
·湖南省人民政府關於促進
·湖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
·中國公民出入境證件申請
·因公臨時赴臺人員備案表
·公職赴臺交流審批所需資
·赴 臺 人 員 名 單
·赴 臺 人 員 名 單
·非公職赴臺交流審批所需
·大陸地區人民入出台灣地
·信仰的力量
·毛澤東:立起“三不朽”
·絕對忠誠
·開明校長孔昭綬與青年毛
·毛澤東與“第一軍規”
·左宗棠:晚年挺身收復新
·曾國藩與經世致用
·孟雲飛:毛澤東書法管窺
 
當前位置>>專題
信仰的力量
2020-05-19 09:57:18    華夏經緯網

韶山毛澤東故居

毛福軒

龐叔侃

毛新梅

李耿侯

鐘志申

作者在“五傑亭”前。

中共韶山特別支部歷史陳列館。  (本版圖片均由作者提供)

  編者按

  歷史不會忘記,1925年,毛澤東親手創建中國農村最早的支部之一——中共韶山特別支部,然而,作為最早的黨支部成員,“韶山五傑”的傳奇鮮為人知。知名作家胡啟明花了近半年的時間,深入“韶山五傑”活動過的地方,實地採訪了“五傑”的後人、鄉親,在歷史檔案館查詢了大量的歷史資料……試圖為讀者找回“韶山五傑”,試圖還原那段歷史的真相。

  胡啟明

  我一直想去一個地方看看,因為那是一個英雄鹹集的所在。

  隨著歲月的遠去,也許,後人對1925年由毛澤東親手創建的中國農村最早的支部之一——中共韶山特別支部不甚了解,“韶山五傑”的傳奇更鮮為人知。在浩如煙海的歷史資料中,在黨史專家劉建強的介紹堙A我對“韶山五傑”的印象漸漸豐滿起來,這便有了立即尋找的心情。

  韶山烈士陵園並不在衝堙A距偉人故居十來堙A是在韶山市旁的一座極富詩意的山上,叫天鵝山。山下便是一條寬闊的英雄大道,因陵園設立晚,是在毛澤東誕辰100週年後才落成的,故並無遺骨與陵寢,僅是供人憑吊紀念英烈的一個場所,有國旗臺、烈士塔。陵園坐南朝北,站在山頂遠眺,山下是一座美麗的山城。往西可與韶峰、滴水洞、韶河遙遙相望。陵園佔山地161畝,蒼松挺立,翠柏環繞,莊嚴肅穆,氣勢宏大。假如站在陵園門樓前朝上看去,那直通雲端的階梯,會讓人感覺高山仰止。

  我終於站在了“五傑亭”的面前。

  他們就是1925年中共韶山特別支部的五位烈士——毛福軒、龐叔侃、李耿侯、毛新梅、鐘志申。陪我一起去烈士陵園瞻仰的劉老說:“‘韶山五傑’呀,那是後人對他們的緬懷與頌揚呢。”

  從亭內鐫刻著五位的浮雕頭像看,那仿佛就是韶山衝的五隻雄鷹。

  雄鷹是從不懼怕懸崖與黑暗的。

  我想復映20世紀初的某幾個側影,以溯回中國革命歷史的幾個章節。

  1 余為革命奮鬥犧牲,對於己身毫無挂慮

  從懂事起,毛福軒就幫著家堿摰耤B放牛、打短工,替大戶人家做長工。哪曉得他剛滿14歲那年,被清政府抓去江陰炮臺當兵的父親,在一次激戰中震聾了耳朵,也弄瞎了一雙眼睛,變成了廢人,隨即就被一腳無情地踢出了軍營。從此,一根棍,一隻缺飯碗,經歷了萬水千山,經歷了九死一生,這才摸回了家。也從此,一家人打發日子的生活重擔就落到毛福軒幼嫩的肩膀上。他很倔犟,再苦也不叫,默默地撐著。

  1922年秋天,經毛澤東介紹,毛福軒從韶山來到中共湘區區委主辦的湖南自修大學附設補習學校當校工,他一邊做工,一邊學習文化知識。因積極肯吃苦,加上人又聰明,何叔衡、李達等共產黨人就有意讓他接觸《告中國的農民》等許多進步書籍,使他逐漸明白了革命的道理。他決心跟著共產黨,要為勞苦大眾求解放。

  這年冬天,他受毛澤東的派遣,到江西安源煤礦和毛澤民一道從事工人運動。他是多麼高興,因為他的人生又經受了一次難忘的洗禮,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從此,他暗下決心:現在已經是黨的人了,就要把自己的一切獻給黨!對信仰的概念,絕不僅僅是一種感恩,而是值得一個人以命相許的。

  1924年冬,毛福軒經黨組織安排,又從安源回到韶山衝。他將協助毛澤東開展農民運動,創建中共韶山特別支部。

  果然,他不負黨的重托,剛一回到韶山,在毛澤東悉心指導下,便積極進行農村調查,訪貧問苦。那些日子堙A他一方面要組織農民與土豪劣紳展開一場轟轟烈烈的鬥爭。一方面要發現和培養可靠的農民骨幹,為毛澤東親手創建中共韶山特別支部作組織籌備。他一雙草鞋,一個筆記本,不分晝夜地走進一戶又一戶貧苦人家……

  終於,經過艱辛努力,他協助毛澤東成功地創建了中共韶山特別支部。同時,他也受毛澤東委派,光榮地擔任了第一任書記。

  毛澤東走了,把一副重擔留給了毛福軒。

  第二年春上,毛福軒被任命為中共湖南區委特派員和農運特派員。從此,他要管湘潭、寧鄉、湘鄉三個縣邊區黨的工作,還有農民運動。這一年,他做了很多大事,最值得載入史冊的是,他指揮農民自衛隊參加了支援北伐軍在韶山的激烈戰鬥,趕走了葉開鑫部等反動派。

  然而,自“馬日事變”後,韶山已籠罩在一片白色恐怖的惡劣環境中。那時,他隱藏在韶峰山下一個大石洞堙A過著“青草為席,石洞而眠”近似野人般的生活。他絲毫無有怨言,繼續往返韶山、長沙等地,堅持領導著黨的地下鬥爭。

  長沙“馬日暴動”失敗了,毛福軒與黨一時失去了聯繫。他被迫去了上海,這才終於又找到了毛澤民,從事黨的地下出版發行工作。1929年黨組織又交給他一個特別任務,他化名毛思灝,打入國民黨金山縣警察局,他的公開身份就成了一名警察。有一次,他在追捕土匪中立了頭功,旋即便被提拔為巡長。以後的路似乎也越走越寬,他看著看著就升任金山縣各機關聯合辦事處專員了;是警察第三分局局長。他與“虎”同“穴”,與“狼”共舞,憑了自己的機靈勇敢,一直同黨的秘密交通站密切聯繫,並利用工作和職務上的方便,頻頻為黨暗中蒐集情報,提供槍支彈藥,且設法營救革命同志。許多年過去之後,當我們看到電影《特殊身份的警官》時,你可知道,其主人公的原型便是這個毛福軒。

  1933年,上海地下黨組織遭到嚴重的破壞,叛徒出賣了毛福軒,他被捕入獄。敵人對他用盡了毒刑,而他堅貞不屈,信仰不改,視死如歸。同時還在遺書寫道:“余為革命奮鬥犧牲,對於己身毫無挂慮。”這種大義凜然的革命獻身精神,連敵人也不得不十分敬畏。也就在這一年的5月18日,他被國民黨反動派“五馬分屍”慘殺于南京雨花臺。

  韶山,這片山脈是暢達的,可以通向遠方,也可以歸來。可是,毛福軒的遠走,卻再也無有歸期。

  站在烈士的浮雕前,我忽然想起一位友人的詩:

  太陽給了我生命的光芒

  而我卻要用一生的微光

  去照亮太陽升起的地方

  從此,想忘卻不能忘

  那便是不朽的

  精神一種

  2 只要天下的窮苦人都有好日子過,我死了也值得

  這張臉蛋實在是太過年輕了,他犧牲時,年僅22歲。昨日青春,今日蒼蒼,這韶華回首之間,是漫長的一生,還是恍然一瞬?這讓人感受到美好生命的艱辛和坦蕩,感受到美好青春的最後彌留,感受到一種信仰的力量。

  1927年10月27日,湘潭城內。長長的街道兩旁佈滿了荷槍實彈的士兵,國民黨反動軍隊如臨大敵。一個年輕人戴著沉重的腳鐐手銬,在一步步挪動,只見他神情自如地走向刑場。當他走到一個十字路口時,突然停下腳步,向噙著眼淚的父老鄉親發表慷慨激昂的演說。反動軍警被這突然發生的一幕嚇慌了手腳,用手狠狠地堵住他的嘴,閃速將他拖至十七總柳林巷內,用快刀徹底制止住這氣壯山河的聲音。

  他就是烈士龐叔侃。

  這是一個地道的農民的兒子,他自幼聰明好學,小小年紀就胸懷大志。記得他曾寫過一篇作文《暑假後之見聞》:“人生宇宙間,既命曰人,而為萬物之靈,豈可徒知衣食,終日無所用習哉?自應求知識之廣大,施益於家國而後可。”剛剛18歲那一年,經毛澤東親自介紹,他去了中共湘潭區委創辦的湘江中學讀書。在那堙A他逐漸接受了一些革命理論,思想上產生了積極進步的飛躍,龐叔侃知道了什麼叫革命,也懂得了為什麼要革命。

  1925年春,他和毛福軒一樣回到韶山,協助毛澤東點燃農民運動之火。當年6月,由毛澤東親自介紹入黨,成為韶山歷史上最年輕的共產黨員。

  龐叔侃的父親可是個樹葉兒掉下來都怕打了頭的人,只曉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輩子老實本分。現在他眼見得兒子,常常神神秘秘幹些“大逆不道”的事,心奡N起了一層憂慮,他已不止一次對兒子講:“革命啊好是好,就是難得搞哇!聽說以前共產黨領導鬧革命,死了好多人,革命也沒有見真的成了功哩。叔伢崽啊,我看你還是莫去走這條險路,搞不好要搞得家蕩靈空,還要砍腦殼哩!”父親生他也很晚,兒子還只有20歲,父親就已白髮蒼蒼了。說到傷心處,老父竟當場嚎哭起來……

  砍了腦殼只有碗大的疤,革命哪能不流血死人?只要天下的窮人都有好日子過,我死了也值得。”龐叔侃堅定地說。

  一個青春年少、血氣方剛的人認準了路,那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的。

  回到韶山還只有半年,黨為了培養龐叔侃,又指派他去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學習。年底結束學習回到韶山,先後擔任韶山黨總支書記、特別區委書記、特別區農協委員長、湘潭縣農協執行委員等要職,領導農民向土豪劣紳展開了一系列政治上、經濟上針鋒相對的鬥爭。他風風火火,有膽有識,一派青年領袖的模樣。一年後,龐叔侃又率領農民自衛隊,支援配合北伐軍作戰,在銀田寺獅子山一帶阻擊敵軍。隨後,又飛快滅了團防局,繳獲槍支20幾條。他組織發展了一支上3000人的韶山農民自衛軍,並任總指揮,使得韶山農民武裝大壯聲威。

  根據中共湘潭縣委的指示,這年秋天,龐叔侃去安源參加組織礦警起義,在途經株洲一個叫淦田的地方時,不幸被“剿共清鄉隊”逮捕,隨即押至湘潭縣。

  敵人威逼引誘,軟硬兼施。他們始終不肯相信,這麼年輕的人會真的不怕死,他們也不相信酷刑就撬不開你龐叔侃的口。他們哪知道,對於一個有著堅定信仰的人來說,國民黨反動分子的估計就錯得非常徹底。

  在英勇就義的前幾天,被折磨得遍體傷痕的龐叔侃對前來探監的大哥龐伯侃說:“大哥,莫難過,幹革命就要流血,就要死人的!你們要堅持鬥爭,革命一定會成功的!”他暗示大哥將藏在家堛漕滮鉹熇j,要想方設法轉交給可靠的革命同志……

  電影可以剪接,難道歷史也可以剪接嗎?生命也可以剪接嗎?我乘著歷史的風雲,仿佛也看見當年太多的寒冷、苦澀、傷痕。

  龐叔侃,22歲,共產黨員,義無反顧地獻身中國革命。

  往事的悲與烈,就留給歷史封存吧。

  3 好好把兒女帶大,革命一定會成功

  毛新梅的名號多少有些複雜。他生於1886年8月4日,名澤澍,號錫絕,新梅卻是他的字。父親送他讀了不錯的六年私塾,在鄉下也算是個文化人了,且又把祖傳醫術統統傳授給他,教會了他採藥、制藥、診脈、開方子等等。善良的父母,也是寄希望兒子學了這門本事後,將來也好為鄉鄰驅病除痛,救世濟貧啊。

  人生假如照這樣走下去,也許平淡生活無驚無險。然而,他的命運後來竟然來了一個意想不到的180°的大轉彎,他追求了一個更為深刻的人生真理。

  在毛澤東的引薦下,毛新梅背上那只小小的木藥箱,隨毛澤民去了安源。在那兒,他白天翻山越嶺挖草藥,晚上深入工棚巡診行醫,為患病無錢醫治的礦工帶去了一線希望。那些個日日夜夜,他親眼目睹礦工的苦難,深感淒涼、憂傷。很長一段日子,他腦子媮`是縈繞著一種痛苦的思索:家鄉的百姓貧窮,這裡的工人苦難。佛經總是提到“受苦一世後人好”,這是什麼話呢?那勞苦大眾為何卻要世世代代在痛苦中受煎熬?誰又見過他們的子子孫孫好了呢……

  只有抗爭,才有活路!

  因父親病危,1925年初,毛新梅只得匆匆返回韶山。這時正好毛澤東也回到家鄉,他便積極投身毛澤東領導下的鄉村革命。他仍以行醫作為掩護,向鄉親們講述他到安源的所見所聞。

  他是光榮的,幸福的。因為就在這一年的夏天,由毛澤東、毛福軒兩人介紹,參加了在楊開慧住房閣樓上的入黨宣誓儀式。從這一刻起,他就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給了黨,交給了中國民眾求解放的事業,至於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入黨並當上支部委員後,他受黨組織選派,帶領毛愛堂等五名農運骨幹赴廣州農講所學習深造。家婼a,沒路費,他乾脆賣掉了家堸艉@的一頭黃牛做盤纏,毅然南下。

  1926年春節一過,毛新梅就被選調參與中共湘潭地方執行委員會和縣農協籌備工作,後當選為縣農協庶務部部長。

  1927年秋的一天,毛新梅從湘潭回韶山,準備參加一個農協的重要會議。遺憾的是,韶山黨組織根據形勢突然變化,將會議提前一天召開了,然後馬上轉移隱蔽了起來。毛新梅仿佛成了一隻斷了線的風箏,他十分失望,可又苦於一下找不到黨組織,只好悄悄回到自己的老屋。

  不料,地方上的土豪劣紳發現他的行蹤後,馬上告了密,而他竟全然不知。

  次日天剛麻麻亮,一位鄉親急急前來把信,說是有人要來捉他,勸他快點躲起來。當見到眼前這位好心的鄉親臉色蠟黃,皮包骨頭身患重病時,毛新梅首先想到的自己還是個郎中。他堅持要給他把脈探病,然後又冷靜認真地為他開好藥方。這樣,他延誤了轉移時間,結果敵人就如同一群餓狼團團圍住了他的住宅……

  毛氏宗祠。當天,敵人把他死死地綁在祠堂的一根柱子上,從早上到中午,不斷地輪番拷打、審問,當時他雖已被敵人打得皮開肉綻奄奄一息,對方仍一無所獲。無可奈何,敵人只得在下午將他轉移至湘鄉關押。

  獄中,他雖遭受了更慘無人道的逼供,卻始終未吐露半點有關黨的機密……

  毛新梅就義的地方是湘鄉硯池坪,時年也不過41歲,他是中共韶山特別支部“五傑”中第一位犧牲者。臨刑前,他對著敵人猙獰的面孔突然哈哈大笑!

  “好好把兒女帶大,革命一定會成功的!”他對妻子沈紹華就只說了這麼一句永別的話。

  “五傑”的遺像中,我驚奇地發現,只有毛新梅的表情是笑的,蒼茫的歷史已經穿越了又快一個世紀。人們應該記住他,這是歷史對當代人的囑託。

  4 不能在那媯央A要革命就要幹

  西元1907年,一個特別寒冷的夜晚,前幾天落了一場鵝毛大雪。

  韶山陳公橋一間普通茅草老屋頂上還見堆了一層薄薄的殘雪,刺骨的寒氣透過棡堙B門縫直往屋子媊憿C一張搖搖晃晃好像隨時要散架的桌子上,放著一盞如豆的桐油燈,昏黃的燈光下,映著兩張年齡相倣的少年的臉蛋,他倆全神灌注地在聽一位被人稱之為“過激派”的中年書生口若懸河地大談民主改革思想。這個人叫李漱清,面前那兩個臉上還堆滿稚氣,卻又有強烈求知慾望的少年,一個是毛澤東,另一個便是“過激派”的兒子李耿侯。

  李耿侯,原名勳銘,又名谷。1889年11月生人,他八歲啟蒙,讀書十年,在“五傑”中算是文化最高的。畢業後曾在織布坊學織布三年,後又在衡陽稅務局工作兩年,也是因看不慣為虎作倀、魚肉百姓的行徑,他毅然辭歸故里,且先後執教于永義鄭氏族校、韶山衝李氏族校。

  他從小和毛澤東就是好朋友,結下了深厚友誼。他走上革命道路,也完全是在毛澤東影響之下。那年,毛澤東回韶山時,李耿侯正好在李氏族校擔任教員,照毛澤東指示,他在族校很快就辦起了農民夜校。

  不久,他和毛福軒、龐叔侃等人在梭鏢隊的基礎上建立和發展了韶山農民自衛軍,並且是負責人之一。為了鬧革命,他舍死忘生,好幾回險落“虎穴”。為此,毛澤東對他評價甚高。

  李耿侯受組織委派去常寧水口山組織工人武裝,那是1928年初的事。

  那天恰是農曆正月初,夜黑風高,水口山礦像往常一樣死一般的沉寂,遠遠望去,只有幾盞懸挂著的馬燈在夜風中像鬼火一樣搖曳。那哨兵呢,有的抱槍在打瞌睡,有的龜縮在屋內烤火,別的礦警則三五成群,正聚在屋子堙X—“哥倆好,六六六”猜拳喝酒,還有的嘴堨p著煙,眉飛色舞地搓著麻將。他們全然不知,這個連鬼都不上門的深夜,已有一支從天而降的神兵逼近了!

  不曾響一槍、費一彈,他們便一舉繳獲了手槍48支,子彈四箱,趁著黑夜,李耿侯就把這支隊伍呼啦啦地拉上了井岡山。

  不久,在一次激烈戰鬥中,李耿侯不幸光榮犧牲。

  不知準確犧牲的時間、地點,更沒有一塊墓碑,39歲的李耿侯從此永遠消失在湘南的崇山峻嶺。

  今天,我近百年後的訪問,也只能從黨史資料中尋覓到他的名字,並在複製的畫像中依稀見到他的形象。“青山處處埋忠骨,何必馬革裹屍還。”這樣的句式,抑或是對李耿侯生命的充分表達。

  5 要記住,共產黨是殺不絕的啊

  我的腳步和視線終於移到“韶山五傑”浮雕中的最後一位。

  這是一個很特別的人物,他叫鐘志申。

  他和毛澤東同在南岸私塾唸書,同在門前的池塘奡慦a,同被光著身子跪在私塾先生面前認錯。山上的野果一起分享,河堛熙蝸慾@起去捉。求知好學,把兩個農家少年的心連在一起,質樸的心靈,都有了各自美好的遐想。

  1910年,毛澤東辭別恩師和學友,“立志出鄉關”,去尋求“改造中國與世界”的道路。鐘志申呢,沒了天天在一塊的這個好同學,乾脆頭一昂,休學回家種田了。

  鐘志申原本還有個別名,叫振響,他也如同這個別名一樣鐵骨錚錚,膽量過人。

  1918年,鐘志申帶領幾十個貧苦農民,毅然鬧起了抗捐、抗稅、減租的自發鬥爭。

  結果自然是以失敗而告終。“娘賣皮的!窮骨頭想造反啦,老子滅了你幾片反骨!”土豪劣紳們都仗著手埵陷X條“短火”,氣勢洶洶地把這幾十個農民一傢夥就震怕了。他們當然不會忘記鐘志申這個“鬧事領頭”,揚言哪天要剁了他!

  鐘志申只好在一個後半夜急急逃命去了。從此,隱姓埋名,流落他鄉。然而,他心底始終燃燒著一團反抗鬥爭的火焰。

  流落于江、浙一帶的鐘志申,偶然得到一個消息,說是毛澤東1925年2月回到了韶山。於是他晝夜兼程、風餐露宿奔回故鄉,剛到韶山就趕到南岸上屋場。少年學友久別重逢,引發了無限的感慨,鐘志申一見到毛澤東竟像個細伢子一樣地哭了起來,他有多少心婺颩n對毛澤東講,他從心底媟q慕昔日的這位學友……

  在毛澤東那堙A鐘志申漸漸懂得了“窮人為什麼窮,富人為什麼富”的道理。他決心要領著鄉親們扎成捆,抱成團,跟著共產黨幹革命。在殘酷的鬥爭中,他英勇頑強,他入了黨,成為毛澤東開展農民運動強有力的助手。

  1925年秋,黨派鐘志申去銀田寺白廟小學,與化名成仲青的陳永清組織“知行合踐社”,秘密開展黨的交通聯絡工作。“馬日事變”前後,他擔任過一系列中共和農協的職務。1927年10萬農民自衛軍進攻長沙的戰鬥失利後,他接受了一個更為艱險的任務:黨指示他在長沙麻正街以開京貨鋪為名,擔任中共湖南省委交通員,從事黨的地下工作。

  1928年2月12日,鐘志申被叛徒出賣不幸被捕。獄中一月,敵人越是對他嚴刑拷打,他的意志似乎越是堅強。他對兩個哥哥志炎、志剛說:“要記住,共產黨是殺不絕的啊!”

  最美好的春天也無法喚回鐘志申36歲的生命,他的鮮血染紅了長沙瀏陽門外識字嶺的一片泥土。

  作者後記

  信仰的力量鑄造歷史的永

  寧靜的天鵝山似乎在沉思。英雄紀念碑周邊蒼翠的松柏,似乎在向我喻示一些亙古不變的真理。

  我的心中在一陣撕裂、攪動過後,又涌起一股難以掩飾的悲涼。

  “韶山五傑”除毛福軒是1933年被國民黨殘殺外,中共韶山特別支部的其他“四傑”,竟然都在前後兩年之內為國捐軀,平均年齡還不足35歲呢。

  佇立在“五傑亭”前,我眼前閃現一副畫面: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夜,毛澤東故居的樓閣,透過窗紙,有燈光亮著,“五傑”集聚在毛澤東的周圍,在商議著改天換地的事業……這是近百年前毛澤東親手創建中共韶山特別支部的地方。我仿佛能感覺到,那個夜晚毛澤東舉起右手帶領五名黨員莊嚴宣誓的場景,也仿佛能看見楊開慧親手懸挂黨旗的動人情景……

  把所有的腥風血雨,都瓦解為一句句精美的解說詞,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後人對歷史的描述,會變得越來越濃縮,越來越精練,槍林彈雨的日日夜夜,最後也只蒸餾成了史書上的寥寥數語……

  我知道,他們的遺骨自然不在那紀念碑亭之下,他們的英魂早已融化在這偉大的宇宙之間,化作清風,化作細雨,化作陽光,他們就這樣永琣a存在,無所不在,與我們在一起直至永遠。

  歷史會牢牢銘記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