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 風采太原

 


石敬瑭

2006-12-22 15:24:53
華夏經緯網

    石敬瑭,生於唐景福元年(892年),卒幹後晉天福七年(942年),又名石紹雍,太原沙陀族人,五代時後晉王朝的建立者,即後晉高祖,936年至942年在位。

  石敬瑭年輕時樸實穩重,寡言笑,喜兵書,重李收、周亞夫之行事,隸屬李克用義子李嗣源帳下。當時正值後梁朱溫與李克用、李存勖父子爭雄,石敬瑭衝鋒陷陣,戰功卓著。後梁貞明元年(915年),李存勖得魏州,梁將劉尋急攻清平(今山東清縣),李存勖急往馳援,為劉尋所圍。石敬瑭率十余騎擊敗劉尋,救李存勖于危難之中。李存勖拊其背而壯之,由此聲威大振,在軍中名噪一時。他還數次解救李嗣源於危急之中,從而得到器重,逐漸成為李嗣源之心腹。李嗣源遂把女兒永寧公主嫁給他,並讓他統率“左射軍”的親兵。

  後唐同光四年(西元926年),效節指揮使趙在禮于魏州發生兵變。李存勖命李嗣源率軍平叛,石敬瑭也一同出征。在魏州城下,李嗣源的部隊也發生兵變,與魏州的叛軍合兵一處,擁李嗣源為主。李嗣源本想回朝請罪,石敬瑭則勸他奪取開封,以成就大事。李嗣源無奈,只得接受了這個意見。於是,石敬瑭便自告奮勇,親統驍騎300為前鋒,搶佔開封,又回兵渡汜水,直取洛陽。後唐莊宗李存勖被亂兵所殺,李嗣源入洛陽稱帝,即後唐明宗。由於石敬瑭在這次軍事政變中立功頗大,後唐明宗任他為保義軍節度使,賜號“竭忠建策興復功臣”兼六軍諸衛副使。當時,許多官將都不奉公守法,而石敬瑭以廉政聞名,頗受明宗李嗣源褒獎。從此以後,石敬瑭以駙馬兼功臣,逐年升遷,歷任侍衛條軍馬步都指揮使,河東節度使,大同、彰國、振武、威塞等軍藩漢馬步軍總管等職,負責抵禦契丹南下,後又賜封為“耀忠匡定保節功臣”。隨職務和勢力的增長,石敬瑭開始擁兵自重,大有取後唐而自立之勢。

  後唐長興四年(933年),明宗李嗣源死,李從厚繼位,為後唐閔帝。當時鳳翔節度使李從珂(李嗣源的養子)和河東節度使石敬瑭都擁兵自重,後唐閔帝對他倆不放心。為削弱他們的勢力,遂下令二人對調。潞王李從珂不服,在鳳翔起兵反叛。閔帝大敗,僅率數騎出逃,路遇石敬瑭,石敬瑭殺其隨從並囚他于衛州。不久,李從珂殺後唐閔帝,改元清泰,自立為皇帝,即後唐末帝。後唐末帝對石敬瑭猜疑頗大,石敬瑭亦疑心重重,二人矛盾日益尖銳。為試探後唐末帝,早有預謀的石敬瑭于後唐清泰三年(936年)四月,以身體羸弱,乞解兵權,調往他鎮。這正合後唐末帝之意,便順準石敬瑭之請,徙其為天平節度使。群臣得知,相顧失色,均感亂之將至。石敬瑭認為我不興亂,朝廷發之,安能束手于道路?遂決意謀反。大將劉知遠,掌書記桑維翰也有此意。於是,石敬瑭上表指責後唐末帝是明宗養子,不應承祀,要求讓位於許王(明宗四子)。後唐末帝撕裂其表,削其官爵,並以建雄節度使張敬達為太原四面招討使,將兵三萬築長圍以攻太原。石敬瑭一面于朝廷內部從事策反活動,一面由掌書記桑維翰起草奏章,向契丹求援:請稱臣,以父事契丹,約事捷之後,割盧龍一道及雁門關以北諸州與契丹。對此種認賊作父、賣國求榮的行徑,連其親信都押牙劉知遠也表示反對說:稱臣可矣,以父事之太過,厚以金帛賂之,自足致兵,不必許其土田,恐異日大為中國之患,悔之無及。然石敬瑭不從,仍一意孤行。契丹主耶律德光得表大喜,以兵援之,大敗後唐張敬達。

  同年(936年)十一月,契丹主作冊書封石敬瑭為大晉皇帝,改元天福,國號晉,契丹主自解衣冠授之。石敬瑭遂即位於柳林(今山西太原市東南)。

  石敬瑭稱帝後,很守“信用”,割燕雲十六州給契丹,承諾每年給契丹布帛30萬匹。燕雲十六州乃北部天然屏障,至此中原完全暴露在契丹鐵蹄之下。以後燕雲十六州成為遼南下掠奪中原的基地,使北方社會經濟遭到嚴重破壞,貽害長達40O年。石敬瑭稱帝伊始,盧龍節度使北平王趙德鈞,厚以金帛賄賂契丹,亦欲倚仗契丹以取中原,仍許石敬瑭鎮河東。契丹主因當時困難重重,欲許趙德鈞之請。石敬瑭聞訊大為驚懼,急令掌書記官桑維翰見契丹主。桑維翰跪于契丹主帳前,自旦至暮,涕泣不立,苦苦哀求契丹放棄趙德鈞之請。契丹主從之,並說桑維翰對石敬瑭忠心不二,應該做宰相。石敬瑭遂以桑維翰為中書侍郎,同平章事。

  同月,石敬瑭攻入洛陽,後唐亡。後晉天福二年(937年),後晉遷都汴梁,翌年(938年),升汴梁為東京開封府。時後晉新得天下,藩鎮多未服從,兵火甚多,府庫空虛,民間貧窮,但契丹仍貪求無厭。為解決財政危機、鞏固政權,石敬瑭採納了桑維翰的建議,推誠棄怨,以撫藩鎮;訓卒繕兵,以修武備;務農桑,以實倉庫;通商賈,以事貨財;卑辭厚禮,以事契丹。

  石敬瑭對於契丹百依百順,非常謹慎,每次書信皆用表,以此表示君臣有別,稱太宗為“父皇帝”,自稱“臣”,為“兒皇帝”。每當契丹使臣至,便拜受詔敕,除歲輸30萬布帛外,每逢吉兇慶吊之事便不時贈送好奇之物,以致贈送玩好奇異的車隊相繼以道。

  石敬瑭雖推誠以撫藩鎮,但藩鎮仍不服,尤恥臣于契丹。大同節度使判官吳巒,閉城不受契丹命。應州指揮使郭崇威,挺身南歸。後普天福二年(937),天雄節度使范廷光反于魏州,石敬瑭令東都巡檢張從賓討伐,但張從賓與之同反。繼而渭州也發生兵變。是年,契丹改國號“遼”。侍衛將軍楊光遠自恃重兵,干預朝政,屢有抗奏。石敬瑭常屈意服從之。後晉天福四年(940),楊光遠擅殺范廷光,石敬瑭因畏懼楊光遠,以致不敢法問。

  後晉天福六年(942年),成德節度使安重榮上表指斥石敬瑭父事契丹,困耗中原,並表示與契丹決一死戰。石敬瑭發兵斬安重榮,並將其頭送與契丹。

  石敬瑭為人辯察,多權術,好自矜大,所聚珍異,窮奢極麗,宮殿悉以金玉珠翠為飾。他對契丹百依百順,但對百姓卻如虎狼一般,兇惡狠毒,用刑十分殘酷。石敬瑭晚年尤為猜忌,不喜士入,專任宦官。由是宦官大盛。由於吏治腐敗,朝綱紊亂,以至民怨四起。遊牧在雁門以北的吐谷渾部,因不願降服契丹,酋長白承福帶人逃到了河東,歸劉知遠。後晉天福七年(西元942年),契丹遣使來問吐谷渾之鼎,石敬暗既不敢得罪手握重兵的劉知遠,更不敢得罪“父皇帝”,由此,憂鬱成疾,于六月在屈辱中死去,時年51歲,謚聖文章武明德孝皇帝,廟號高祖,葬于顯陵(河南宜陽縣西北)。

  縱觀石敬瑭之一生,初以驍勇善戰發跡,繼因廉政而聞名。在戰亂頻繁之際,他借重契丹援助得以問鼎、建立後晉王朝。由於割讓燕雲十六州以及歲輸布帛30萬給契丹,並甘當百依百順的“兒皇帝”以換取契丹對自己的支援,將北方百姓置於契丹鐵蹄之下,民心盡失。(摘自《三晉歷史人物》,書目文獻出版社,文:劉建生、張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