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曆

« 2017-08-2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欄目分類

統計資訊

  • 訪問數:155526
  • 日誌數:480
  • 圖片數:0
  • 文件數:0
  • 商品數:0
  • 書籤數:0
  • 建立時間:2009-08-11
  • 更新時間:2017-06-09

最新評論

我的收藏

我的好友

最新留言

RSS訂閱

  • RSS 2.0
  • 版權聲明

天氣: 晴朗 心情: 高興

  昨天下午,改編自安妮寶貝同名小說的電影《七月與安生》首次舉行看片會,這部頗受關注但也一直伴隨爭議的作品終於亮相在媒體面前。電影放映後出乎意料地獲得了滿場點讚。導演曾國祥和監製陳可辛分享了他們在這部電影創作過程中的頗多心得。《七月與安生》是內地80後的集體回憶,已經拍過好幾部內地影片的陳可辛也談到用影像呈現一代人集體回憶的感受。
 
  京華時報記者聶寬冕

  小說短改編多

  安妮寶貝放心我們就放心了

  互聯網普及之後,安妮寶貝是中國最早火起來的網路作家之一。出版于2000年的《七月與安生》作為她的代表作之一,雖然只是一部短篇,卻擁有眾多粉絲。同名電影開拍的消息傳出後,自然引發了很高的關注度。談到如何接觸到這個故事,陳可辛說:“這本小說有個好處是很短,很快就看完了。它跟我喜歡的東西很像,雖然我沒有拍過完全女生主導的戲,但是也拍過三角關係的愛情電影。它很全面地寫了80後的集體回憶,每次看到集體回憶,我都會很喜歡,也反映出這些年內地的一些變化,還有年輕人一代跟一代之間的不一樣,我很感興趣。還有因為它夠短,所以有很多留白,我們可以做很大的改編的加法,且不會喪失掉小說的氣質。然後我找到了曾國祥導演,一起把它變成現在這部電影。”

  導演曾國祥是曾志偉的兒子,在香港時既當演員又當導演,還曾提名金馬獎的最佳新晉導演。雖然出身演藝世家,又有老爸好友陳可辛坐鎮,但這個三十幾歲的年輕人在拍攝這部影片的過程中,用陳可辛的話來說是“完全不用我調教”。對於如何改編這部小說,曾國祥有著自己的看法:“當年看這個小說的讀者,現在已經成熟了很多,所以我希望在故事的結構上複雜一點,儘量保留原著堶惘釭滷◎P,但是多一點質感。”原作者安妮寶貝是個人風格十分強烈的作家,不過曾國祥卻坦言在拍攝時並不會太多在意這種風格:“我就一直是抓住兩個人物。因為吸引我的也還是這兩個人物,我們一直在琢磨怎麼保留書堶情A這兩個女生之間超越閨蜜的感情。”此前安妮寶貝已經看過成片,曾國祥透露她給出的評論是“很放心”,“看到她放心,我們就很放心了。因為畢竟我們改得還挺多。”

  演員怎麼選?

  誰說周冬雨只能演乖乖女

  《七月與安生》的兩個女主角,七月是單純善良的乖乖女,安生是叛逆顛覆的個性女,兩個角色的飾演者分別是馬思純和周冬雨,而這種選擇甫一公佈就引來了質疑,畢竟馬思純曾經在《左耳》中以黎吧啦一角證明過自己對於叛逆女孩的把控,而周冬雨則一向以溫柔可人的形象示人。

  不過看片後,兩位女主角對各自形象的分別塑造獲得了認可,尤其是周冬雨,更被認為在該片中的演技有了質的飛躍。這一評價讓導演曾國祥連連感慨選對了演員:“這對電影有太大的幫助。之前我們也覺得馬思純演的黎吧啦叛逆、狂野,周冬雨溫柔一點、個子小一點。其實,她們的性格是反過來的。我們很快就覺得應該讓觀眾看到她們本身的性格是什麼樣的,所以就決定了要用她們倆。”談到具體如何執導,曾國祥也表示主要把功夫下在了劇本上,確定用這兩個女演員的時候,劇本上也會跟著改動。“儘量配合她們本身的性格。我覺得一個演員跟導演之間的信任很重要,越拍大家的默契越好,她信任我,就會把平時不讓別人看到的那一面也拿出來。”

  近兩日關於演員天價片酬的討論具有熱度,陳可辛現場就笑言,《七月與安生》選了兩個不是很貴但很會演的演員,他認為不是演員會不會演,而是導演會不會選。選對了,他就會演。“周冬雨代表了我特別好奇的90後,他們的價值觀、審美都很奇怪,但周冬雨來了,就帶了一套那些東西來,你就不停地鼓勵她放開,愛幹嗎幹嗎,你會去為她而改。但是因為有了那麼有趣的周冬雨,你才更需要有馬思純,一個那麼能Hold住的角色跟演員。這兩個人的配合是非常難得的。其實不管安生多有趣,90%的女生都是七月,所以觀眾需要有這個七月,才能帶入這個電影,不然看的只是一個獵奇。因為電影永遠就是共鳴,所以你有一個七月,才能夠展現這個安生,這兩個人是完全無法替代的。”

  集體回憶難拍?

  多觀察,做謙虛的海綿

  曾國祥的父親曾志偉曾經主演過陳可辛執導的影片《雙城故事》,那也是一個講述三角關係的愛情故事,只不過是兩男追一女。現場曾國祥吐槽說,《雙城故事》是第一次覺得爸爸會演戲:“小時候,我覺得他演得都是很黃、很色那種,太討厭了。第一次看到陳導的《雙城故事》的時候就很感動,原來,我爸可以演很認真的電影。對於我來說,我覺得做這個電影(《七月與安生》),很開心,而且覺得很妙。”

  已經拍過好幾部內地影片的陳可辛則進一步分享了他對“集體回憶”的感受,作為一個香港導演,他表示拍攝內地人的集體回憶還不是最難的,“其實集體回憶也好,現實題材也好,我覺得導演應該全世界哪都能夠拍。比如說我們都能講中文,雖然普遍話不太好,但是起碼都能明白。我覺得我們應該能去拍英文的戲、俄文的戲、法文的戲,都應該可以。我們導演最重要的就是觀察,然後我們應該是一塊謙虛的海綿。”

  也說暑期檔票房

  “回歸現實”不是壞事

  如今雖然電影市場紅火,但市場上女性主導的電影並不多,《七月與安生》選在了中秋檔上映,這個檔期堙A還有不少具有實力的影片同時上映,不過陳可辛仍然透露該片的票房空間還是有的,“畢竟這個戲也不是非常貴的電影。我們也儘量不用土豪的方式去拍戲。”他坦言對現在的票房回報比較滿意:“有10億票房的電影和導演,也有不需要拍10億票房影片的導演,現在的空間挺好的。對我們這些比較專業的認認真真做電影的人來說,投入跟回報,已經是我做了幾十年電影最好的時候,所以我對這部電影前景非常樂觀。”

  對於今年暑期檔整體票房的遇冷,陳可辛持樂觀態度,因為去年的票房增長太厲害,泡沫太大。“我對未來的五年還是挺樂觀的。因為上去的東西總會下來,我希望下不要下得太厲害,上也不要上得太厲害。去年確實有太多其他因素使得電影票房高起來了。今年突然間回歸到現實,就是把去年的攤分回來了。”

來源:京華時報

加入收藏 編輯 審核

TAG:

                                用戶名 口令

我來說兩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1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