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曆

« 2017-11-17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欄目分類

統計資訊

  • 訪問數:33029
  • 日誌數:29
  • 圖片數:0
  • 文件數:0
  • 商品數:0
  • 書籤數:0
  • 建立時間:2016-06-06
  • 更新時間:2017-09-21

我的收藏

我的好友

最新留言

RSS訂閱

  • RSS 2.0
  • 版權聲明
北京獨立觀察人士

天氣: 晴朗 心情: 高興

美國兩黨8位聯邦參議員日前聯名致函,要求特朗普政府“立刻送交”對臺軍售的通知書給國會。美國前總統奧巴馬離任前,將原定2016年年底啟動的新一輪對臺軍售案交由特朗普政府決定。特朗普上任初期還擬推出一項更大的軍售案,但執政5個多月來仍沒有動靜。尤其是4月上旬中美元首順利實現會晤後,雙方同意以“合作夥伴”界定雙邊關係,為中美關係發展奠定了建設性基調。從處理朝核危機、解決經貿爭端、應對台灣涉外活動等問題來看,雙方在“合作共贏”上比此前有更大的默契和信任,台灣問題事實上也不在特朗普的對外政策優先議程。

美聯邦參院軍事委員會主席馬侃(John McCain)等人的聯名致函事件,背後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親臺勢力的不滿。由於意識形態和商業利益等原因,美國政、軍、商、媒中都有著不小的親臺勢力。美參眾兩院參與“台灣連線”的議員佔比高達20%30%。一些美國官員及國會議員擔心,特朗普可能因為顧及與中國的關係,忽略或者放棄長期以來對台灣的支援,對臺軍售則被認為是一根影響特朗普決策的有效杠桿。二是軍火商的驅動。臺對美軍購有剛性需求,美國在台灣軍火市場具有鉅額利潤,美軍工集團在大選中對特朗普提供了很多支援幫助,他們希望通過施壓的方式提醒他應該進行補償。三是蔡英文當局的遊說公關。蔡英文內外交困,尤其是巴拿馬“斷交”後,急需美國這個靠山注入強心劑,從臺方的反復炒作和蔡英文推文“感謝美國議員對臺軍售和台灣自我防衛能力上的支援”的表態來看,應該是做了不少工作。

據了解,美對臺軍售包括以下流程:台灣軍方提交“軍購清單”→美臺舉行工作層級會談→美行政部門協商解決分歧→美臺正式商討軍售問題→美國防部代表總統向參眾兩院提交非正式通知→總統正式通知國會審查,若國會30天內並未成立否決案,則該購案就可由國防部國防安全合作署(DSCA)會同各軍種承辦單位、美軍顧問團等,與採購方簽署合約“發價書”。從目前看,對臺軍售案可能卡在美行政部門內部的協調分歧上,從往屆看,這一階段一般在三四月份即能完成。臺軍“參謀總長”李喜明(時任防務部門副長官)在2016“美臺國防工業會議”期間稱,美方會有新的軍售案,不過全案在白宮被多名國安會官員擋下。由此視之,在對臺軍售的決策過程中,白宮國安會地位和作用明顯增強,這也在“習特會”等重大事件的安排中得到了印證。國安會不但負責幫助總統制定長期戰略計劃,同時也要負責協調各部門以確保這些計劃的順利實施。因此,儘管美臺已正式商討過軍售問題,但美行政部門歷時數月並未就項目評估達成一致意見,結果引發美親臺勢力的不滿。有美國媒體透露,“支援軍售案的官員和議員說,特朗普政府冒著向北京讓步,卻得不到具體回報的風險。”

在軍售議題上台灣沒有發言權,美國是否會對臺軍售、選擇在什麼時候、向台灣出售何種武器,由美國單方面決定。中國社科院臺研所專家鐘厚濤認為,“美國對臺軍售的時間點選擇,並不取決於美臺關係本身,而主要取決於中美關係大局。”四月份中美首腦會晤後,事實上美國在台灣問題上的言行較之前已非常謹慎,並有意識回避。“目前中美在朝核議題、敘利亞議題等全球重大問題上正在密切合作,美國應該會竭力避免對臺軍售,以免刺激中國大陸,衝擊中美合作大局。”今年下半年,中美領導人將在APEC峰會等重要場合再度會晤,特朗普還將首次以美國總統的身份正式訪華。在中美關係大局底定的情況下,美國放開對臺軍售的概率不高。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羅金也評論說,特朗普政府至今尚未確認為台灣提供防衛性武器的承諾,由於政府內部缺乏共識,又擔心激怒北京,可能使特朗普化解朝核危機的亞洲首要目標更加複雜。香港時事評論員劉瀾昌甚至大膽猜測,特朗普在其第一個任期內都很有可能凍結對臺軍售,以便爭取中國在北韓問題以及美國經濟上幫忙,為他爭取連任增加勝算。

至於美國防部長馬蒂斯在“香會”上的表態,台灣淡江大學學者王高成認為,馬蒂斯主動提及台灣,意味著美國著眼臺海情勢穩定,沒有忽略台灣在美國亞太戰略中的角色,也有向台灣當局傳達臺美關係仍穩健的信號,但馬蒂斯也強調一個中國政策沒有改變,這說明美國始終顧及中美關係以及朝核問題等客觀環境因素,“美對臺軍售的質、量以及時間,仍是未知數。”

關於美國對臺軍售的問題,中國官方多次回應表示堅決反對。更為重要的是,中國近年來已經採取了更加強硬、可感的反制美對臺軍售的實質手段。2010129日奧巴馬政府宣佈向台灣出售價值64億美元的武器裝備, 中方暫停兩軍計劃內有關互訪安排,推遲中美兩軍部分交往項目和副部長級戰略安全、軍控與防擴散等磋商,以及對參與售臺武器美國公司實施制裁等等。在20151216日美宣佈向台灣出售18.3億美元的軍火案後,中方即對參與此次售臺武器的企業實施制裁。特朗普是在國內民意嚴重撕裂背景下當選的,現在還未從“通俄門”等漩渦中出來。若其屈服於國內親臺勢力、部分既得利益集團的壓力放開敏感的對臺軍售,勢必影響中美來之不易的信任度和剛剛建立不久的新型合作模式,超過一定限度還可能引發中國的強力反制,致美利益受損。儘管特朗普不按套路出牌,具體政策存在不確定性,但基於中美合作大局和利益現實,其不會輕易觸碰對臺軍售這個燙手山芋。

美國短期宣佈對臺軍售的可能性不大,但這只是一個時期的利弊權謀。從美對華戰略和解決內部矛盾的運行機制來看,美不會放棄對臺軍售,但會更加注重軍售時機、品種和數量。從歷史縱深來看,影響美國對臺軍售的因素已經不能局限于意識形態和軍事安全領域,經濟因素的作用隨著中美經貿交流的擴展而持續加強。也就是說,中美經濟上的合作間接作用於美對臺軍售問題。在美強調“利益至上”和著力解決經濟問題的背景下,中國在制約美國對臺軍售問題上有了更多的籌碼和方法。客觀來看,這對於維護中美關係大局是一件好事。


加入收藏 編輯 審核

TAG: 特朗普

                                用戶名 口令

我來說兩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1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