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臺胞之家 > 臺胞風采

張寧:莫向光陰惰寸功

時間:2017-05-16  來源:人民政協報  作者:孫萌萌

     “無論求學、工作,這一路走來,我心堸磼w這樣的信念:知識是立身之本,學習是生命之源。只要你肯學習,肯實幹,成績能說明一切。”
     走進張寧的辦公室,乍一看會覺得有點亂。到處都是書:歷史、文教、兩岸關係……甚至還有他到台灣出訪背回來的中學教材。“台灣國學教育還是有很多可取之處的,有機會臺盟也可以關注一下。”張寧解釋說。
     除了書,張寧辦公室媮晹釵n多有趣的小玩意兒。洗得亮晶晶的茶具中盛著台灣的茶,手工小擺件“咕嘟咕嘟”地冒著氣,桌上還隨意放著台灣的牛軋糖等甜食。“我家老太太到現在還好吃一口家鄉的點心呢!”他笑言。
     張寧是台南人,但他出生、長大的地方,卻是北京南太常寺劈柴衚同的幾間平房。當時總是有人到他家串門,跟姥姥、媽媽都十分熟稔。大家對自己的身份心照不宣,但當時小小的張寧也都知道,這些都是台灣鄉親。
     張寧的家之所以成為台灣同胞的聚會地點,是因為他的外祖父——曾任旅平台灣同鄉會會長的梁永祿。由於台灣被割讓一百多年,抗日戰爭勝利後,有不少人把台灣同胞也誤會成日本人。面對這種情況,梁永祿曾在記者會上指著年幼的女兒月心高聲說:“這是我的女兒,她上的是北平最好的中學,我的兒子、女兒,都不會日語!”
     在表達“我是個中國人”的身份的時候,梁永祿最先想到的是孩子們的學習經歷。學養能夠體現態度,知識可以支撐信念。這種思維模式成為了一種深沉的家風,也讓張寧終身受益。
    “家里長輩總是告訴我:要努力學習,別的東西,你不能掌控也不用去理會。無論求學、工作,這一路走來,我心堸磼w這樣的信念:知識是立身之本,學習是生命之源。只要你肯學習,肯實幹,成績能說明一切。”張寧說。
    “不能閒待著”
     張寧出生時,兩岸正對峙,與他同齡的不少台灣鄉親都曾因自己的台灣身份受到衝擊。這种經歷,張寧也有。“上學的時候,有些同學會因為我的臺籍身份給我起一些外號。”如今,那些令人憤懣的過往都成了唇邊溫暖的回憶。張寧說,因為學習成績優秀,他在班媥嵽纀Z幹部,老師也對他很好。這讓他堅定了想法:生活雖然有起落,但命運總是犒賞勤勞的人。
    “文革”期間,張寧一家下放河北農村。“條件很艱苦,我們全家人擠在一間空辦公室的乒乓球臺子上睡覺。”就是在這樣的環境堙A張寧仍一路苦讀,直至高中畢業。
     在張寧和父母的心中,都存著一座象牙塔,然而與夢想形成巨大落差的是,高中畢業的張寧被分配到了一個村級小賣部工作。即便高考已經停止,大學夢看似遙不可及,母親梁月心仍不希望小村落中販賣油鹽醬醋的小鋪成為兒子的歸宿。知識有多麼重要和寶貴,一個知識分子家庭最明白。於是,梁月心做出了一個驚人決定:拒絕服從分配。
     在那個年代,一旦錯過分配,就面臨沒有工作,甚至成為“盲流”的境況。更何況小賣部的工作也是“香餑餑”,或許被分到那,還正是因為張寧的數學成績優異呢。“當時學校老師、村幹部都找我媽媽談話,勸我們慎重考慮。在幾番糾結之後,媽媽還是頂住了壓力。”張寧說。
     不服從分配,那要做些什麼?放棄了既定工作的張寧被母親送回了北京姥姥家。“不能閒待者,得學點本事。”這是母親對他的叮囑。於是,張寧進入北京市立第二醫院,跟隨母親以前的同事學徒,學習牙科技術。“醫學技術是個隨年齡增長會不斷積累的專業,加上又是母親的老本行,我自己也喜歡。”
     就這樣,時光的指針靜謐而迅速地撥到了1977年。晴朗的10月天堙A恢復高考的新聞見諸報端。張寧欣喜若狂,父母也從河北農村傳來他們的希望,要他一定想辦法好好復習,考上大學。為了更好地復習,張寧再次離開劈柴衚同,回到河北安平父母身邊。他乾脆住在了學校堙A請昔日的老師幫他補習,終於順利考上大學。
   “說到這兒,還有個小波折。高考結束之後,我自己感覺成績不錯,但卻遲遲沒收到錄取通知。媽媽找到鄉里,鄉里說我考上了,但地方就死咬住說沒收到我的通知書。最後對我們表示,因為我的台灣身份,他們認為我沒有資格上大學。媽媽不甘心,通過各種渠道為我爭取上學機會,最後,找到了統戰部和臺盟的同志。在他們的幫助下,我才能順利進入大學。”張寧笑著說。
     少年的他驕傲又欣慰地想,無論如何,眼淚、笑容和無數挑燈夜戰的努力換來了這張珍貴的通知書,“天道酬勤”這四個字是真的。
    “我為臺胞爭了光”
     1981年,張寧從河北省張家口醫學院畢業。分配到北京市護國寺中醫院,成為了一名牙科醫生。這是母親的老本行,更是張寧在困苦年代咬牙學回來的技術,他格外珍惜。“我的技術還可以!”張寧說,“醫生都是越老越吃香,可是當時歲數不大的我也會有患者專門來找。患者都說這個小夥子別看年輕,但是勁兒大,幹事利索,拔牙不疼!”
     回憶起這段從醫經歷,一抹快意的笑容浮現在張寧的臉上。
     7年的醫生生涯,醫術穩步提高,患者也十分肯定,張寧本來可以安安逸逸在醫院過一輩子,但他卻在1988年又作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自費出國留學。
    “兩岸隔絕幾十年之後,一個台灣親戚輾轉找到了我們家。這個親戚當時在日本工作,表示願意為我擔保,讓我出國去留學。我想,要想進步,就要繼續學習。日本的牙科技術尤其是牙科器械是很發達的,去日本留學大有可為。”
     要放棄在國內幹得好好的醫生職位,自籌資金去國外留學,一般家庭很難支援和理解。但是張寧的母親、妻子都覺得這是個正確的決定,很快為他湊齊旅費,送他踏上赴日求學之路。
     但是,日本的情況跟張寧想像得大不一樣。“我去心儀的一所醫科學校一打聽,發現我在國內醫科的文憑不能被承認。就算努力復習考上大學,還要交天價學費。而且日本的醫科學制很長,以我的經濟條件,是根本讀不起的。”無奈,張寧轉到當地一些牙科診所重新學徒,希望能多少學些東西:“但是我很快發現自己又錯了。我在國內已經做了7年正式醫生,牙科診所的這些日常治療我自己全都上手做過,根本學不到什麼。”
     幾條路都走不通,張寧咬牙決定轉行。“自費出國留學不容易,我好不容易來了,總不能什麼都沒學到就回去!”張寧凝重地說。於是,到日本第二年,張寧轉學管理專業。
     這一年,他32歲。
    “遺憾的是,最終我也沒能拿到日本的學位,不過,我也不後悔。”張寧說。1988年他出國時,妻子剛剛懷孕,整個孕期他都沒有陪在身邊。“這件事,我覺得一生對妻子含愧。”在日本的學業穩定後,妻子幾次申請赴日陪讀,都沒能獲批。上有老下有小,已經覺得很虧欠妻子的他決定回國。
     3年日本留學生活,看似沒有什麼實際“成果”,但卻意外地為張寧打開了新的大門:因為日語流利,1991年,張寧進入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政府外事辦公室工作,擔任東城區國際交流服務中心副主任,主要負責翻譯和外事接待,並參與成功促成日本新宿區與東城區結成了“姐妹區”。
     說起這段時光,張寧的語氣從淡淡的惆悵轉而興奮起來。他的美好年華,正趕上北京乃至全國經濟和各項工作全面發展騰飛的最好時候。在新的工作崗位上,張寧有了大展拳腳的機會:“我們需要打造有北京特色的金融、文化地標。當時我們就想,日本有銀座,那北京也可以有‘銀街’嘛。王府井的核心地帶,可以叫做‘金街’,比銀街還要更‘高級’!”
     1994年,張寧調任北京市臺聯,擔任北京市臺聯常務副會長。在市臺聯工作期間,張寧趕上了北京市第一次公開選拔局級幹部。“幸運的是我這幾年一直也沒有落下學習,回國後,我在國內自己‘補齊’了管理學本科,還讀完了研究生。”
     在這次局級幹部選聘中,因為年齡、經歷和知識水準都非常合適,張寧被聘為北京市水利局副局長,負責綜合管理。“消息傳開之後,我的台灣親戚還專門恭賀我‘榮升’!”張寧笑言,“當時在北京擔任實職的臺胞並不多,所以親戚朋友都覺得我是為臺胞爭了光。一方面,大家的情意讓我難忘,另一方面,這更印證了我的想法:要想做成一點事情,是必須要有真才實學的!”
    “不斷學習,以心交心”
     因為自己的臺籍身份,張寧早早加入了臺盟。在北京市臺聯工作期間,張寧更結交了很多台灣朋友。在本職工作之餘,他長期兼任著臺盟的不少工作。2003年底,在水利局工作8年之後,張寧調入臺盟中央,擔任聯絡部副部長,于2007年擔任臺盟中央秘書長,並成為第九、十屆北京市政協委員和第十一、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
    “我對政協的感覺是很親切的,早在護國寺中醫院擔任醫師的時候,就已經加入北京市青聯,在北京市青聯當了三屆委員。在青聯的工作,也給我在臺盟的工作與作為政協委員的履職提供了很多幫助。”張寧說,“在工作中不斷學習,不要‘停’下來,已經成了我的風格。除了用業餘時間深造,一線工作的經驗也成為學習的‘池子’,最後它們都對我作為全國政協委員的履職有很大幫助。”
     8年水利局工作生涯,讓張寧在政協委員的履職中,對水務工作十分重視:“基於在北京市水利局的工作經歷,我在成為北京市政協委員之後,提出了關於北京市濕地保護的提案。可能很多人都覺得北京這麼缺水,應該沒有濕地吧,其實北京市濕地總面積有約500平方公里。濕地對整體環境的調節作用很大,是很需要保護的。”
     成為全國政協委員之後,張寧又將關於濕地保護的提案提交到了全國政協。“2012年,我提交了關於濕地保護儘快立法的提案,2013年,《濕地保護管理規定》頒布實施……全國政協是個大平臺,更是個大舞臺,平臺作用把我們對於社會問題的理解深化,舞臺作用則幫助我們利用政協職能更好地為民眾服務。”
     因為是老臺胞,又在“臺字口”任職,張寧的履職重點自然放在“臺字號”上。臺生就學、就業、創業的問題,長期是張寧關注的重點。跟台灣青年說起全國政協,他們經常高興地舉著手機說:“我跟張寧委員關係特別好,前兩天我們還發微信呢!”在台灣青年心堙A張寧遠比他的實際年齡小得多,這個微信玩得溜,還會細心地關注到很多細節的政協委員,與其說是個“領導”,倒更像他們的老大哥。
    “不斷學習,以心交心。”張寧很有感觸地說:“我跟臺盟很多年輕人都說過,要多學習。比如對臺幹部多少要會說兩句閩南話,有這麼兩句,你跟臺胞的感情一下就拉近了很多。全國兩會召開的時候,我就會轉發很多兩會關於臺胞的言論、報道,我微信好友堛漸x灣青年看見了,就會轉發出去。這樣,他們不但能了解咱們政協是幹什麼的,更能知道我們與他們是交心的。”
    “近幾年對臺工作格外重視青年人。”張寧說,“除了形式更加活潑,還要搭建更通暢的渠道,讓他們跟大陸青年真的打成一片。我連續做了三屆的北京市青聯委員,我今年就提出提案,建議吸納台灣青年來咱們青聯列席聽會,讓他們真的跟大陸的青年人思想碰撞。”
     ◆張寧簡介 十一屆、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提案委員會委員,臺盟中央常委。1956年2月生,台灣台南人。研究生學歷,高級經濟師,中共黨員,臺盟盟員。臺盟中央秘書長,兩岸臺胞民間交流促進會副會

友情鏈結
管理頻道:聯繫我們
北京市台灣同胞聯誼會 Copyright © 2011-2012 BjTL 北京臺聯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37982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2000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