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各地 -> 大陸人看台灣

趣談海峽兩岸詞彙差異

01/06/2004/14:55
華夏經緯網
 

 “美驚爆首宗狂牛症”、“染煞中校出院了”,翻看近期的台灣報紙,大字標題中卻有一些陌生的詞,再細讀內容,原來說的是美國出現“瘋牛病”和台灣非典病人康復的新聞。在台灣,我們偶爾會在語詞的密林堙妍g路”,而恍然大悟之後,也發現

兩岸詞彙差異中的趣味。

 

    就以“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為例,大陸稱“非典”,即傳染性非典型肺炎的簡稱;香港稱“沙士”,是英文直譯;而台灣稱“煞”,雖是音譯,但也傳神地描繪了疫情陰影下的人心惶惶,借用一個台灣詞點評,就是“超(非常)有感覺”!

 

    不同的翻譯,給兩岸詞彙帶來了很大差異。象台灣報章上提到的“布希”、“海珊”、“雪梨”,大陸朋友習慣於說“布希”、“薩達姆”、“雪梨”。音譯存在差別,意譯也有不同,如:“智慧財產權”/知識產權”,“網際網路/互聯網”,“數位相機/數位相機”等。

 

    對同一事物描述的著眼點不同,也造成兩岸詞彙的差異。不過,這樣的詞從字面上就不難明白其含意。如快速軌道交通,台灣稱“捷運”,大陸一般稱“地鐵”、“輕軌”或“城鐵”;再如移動電話,大陸一般稱“手機”,台灣則稱“行動電話”。有大陸駐臺記者乾脆在名片上同時印上“北京手機”與“台灣行動電話”的號碼。類似的例子還有:“桌球/乒乓球”,“計程車/計程車”,“幼稚園/幼兒園”等。

 

    可是,有些詞就難以望文生義了。比如,波蘿在台灣稱“鳳梨”,獼猴桃稱“奇異果”。月前,台灣著名作家李敖做了“攝護腺”手術,但大陸讀者可能並不清楚“攝護腺”在哪,其實,它就是大陸所稱的“前列腺”。有時候,弄不清詞意可能還會鬧笑話。初次到台灣駐點採訪時,與一位本地朋友餐敘過後,他問:“要不要去‘化菻ョ式H”見我們一臉詫異,他笑了——“就是‘衛生間’!”

 

    台灣的小吃豐富可口,許多店舖都標榜“古早味”,相當於說“傳統風味”,不過,“古早”比“傳統”更會給人留下深刻印象。至於把“二手車”稱為“中古車”,就不免有誇張之嫌了。

 

    歲末年初,大陸的公司、單位都要舉行聯歡、聚餐活動,在台灣也是一樣,不過,這裡叫“尾牙”。大陸的朋友聽起來可能感到陌生,但它其實是一個中國的老詞兒。“尾牙”源自農曆每月初二、十六拜土地公做“牙”(用供品“打牙祭”)的習俗,到農曆年末臘月十六就稱為“尾牙”。如今,“尾牙”已變成台灣公司商號年終重要聚會的代名詞。

 

    比較兩岸詞彙存在的差異是有趣的,但從溝通的角度看確實不便。因此,大陸駐臺記者在采寫報道時就要下點“翻譯”的功夫了。值得一提的是,隨著兩岸人民交往越來越多,兩岸詞彙的交流也在發生,象“便當”(盒飯)、“量販店”(超市)這樣的台灣常見詞,對大陸朋友來說,已不再陌生。(新華網)

 

 

發表感言
【 相關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