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各地 -> 台灣人看大陸

台灣歌手張洪量:我仿佛走進了歷史

09/22/2004/13:34
華夏經緯網
 

   台灣歌手張洪量當過牙醫,學過導演,取得過碩士學位,但他卻始終以憂鬱的旋律闡釋著自己的精神世界。9月16日,張洪量來到山東臨淄參加央視“同一首歌”晚會。在晚會前,接受了大眾日報記者的獨家專訪——

   台下斯文 臺上活躍 
 
  台下的張洪量,講話慢聲細氣,溫文爾雅,極具親和力,尤其是說到傳統文化,侃侃而談。我們感覺是在與一位教授對坐聊天,而不像在採訪歌星。

  其實,從他的音樂中,我們就能夠隱隱感覺到張洪量和其他歌手的不同。從最初一度遭受挫折的《祭文》,到眾口傳唱的《你知道我在等你嗎》,再到剛剛發行的新歌加精選專輯《全世界只有你不知道》,無論是為其他歌手寫作或是由自己演唱的歌曲,無一不浸染了他的心境和情緒,無一不體現了他的態度和思索。他的歌,乍一聽來似乎平淡,細細品味卻是雋永深邃。

  而臺上的張洪量,卻一改斯文。站在燈火通明萬眾矚目的舞臺上,張洪量興奮活躍收放自如,幾句話就將現場氣氛調動得熱力十足,他很有分寸地調侃自己:“《為什麼你背著我愛別人》這首歌是我被女朋友拋棄時寫的,許多男士都有被拋棄的經歷。今晚,請大家跟我一起唱,一起發泄……”。於是,全場的歌迷被他激起,一時間,笑聲歌聲、尖叫聲不斷,反響熱烈火爆。臺上的張洪量,是演員,是歌星,充滿了激情與張力,星光璀璨,將作為一個明星的魅力揮灑得淋漓盡致。
 
  “我仿佛走進了歷史”
 
  張洪量是第一次到齊國故都臨淄,他按捺不住興奮:“我小時候在歷史書上,就知道臨淄這個地方。‘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這句話我們幾乎天天挂在嘴上。我終於來到這裡了,我用眼睛感覺,看這裡的人,包括這裡的溫度,我都仔細觀察啊!還有這裡的花草樹木。”張洪量還跟記者談起火牛陣的故事:“戰國時候,燕國將軍樂毅率兵攻佔了齊國大片土地,齊國的將軍田單首先用反間計使燕惠王用騎劫代替樂毅,又想出辦法使齊軍士氣高漲,然後徵集一千多頭牛,給牛穿上彩綢衣服,頭上綁上尖刀,在晚上點燃牛尾巴上的蘆葦,攻入燕軍兵營,從而打敗了燕軍。”

  “我仿佛走進了歷史,時間過去了2000多年,人的性格會改變,但是不會改變很大。我心中的齊國故都和齊國人,和現實中有差距,但不大。這裡的人都溫柔敦厚,好禮,能開拓。”張洪量說。

  《孔子不要打我》《老子有理》是張洪量很早的歌,他把歌詞直接對準中國經典,這在樂壇還是比較罕見的,他還說,他要唱遍諸子百家。記者問他是不是特別喜歡歷史?他說,只是愛好而已。平時他的樂趣之一,就是到台北的故宮博物院等一些地方看古畫展覽,而且會認真細緻地看。張洪量說:“我到了臨淄,還知道這裡是足球的發源地,足球古代叫蹴鞠。我在古畫上見過。”
 
  “流行的往往很膚淺”
 
  談到流行音樂,張洪量說:“流行的往往很膚淺,來不及消化的東西多,娛樂嘛。這很正常,問題是,作為音樂人必須清醒,要有自己的追求。我很希望,通過娛樂的方式,能夠提醒年輕人對我們的古代傳統文化予以應該的關注。”他表示,為了使年輕聽眾認可和接受,自己在唱片中對文化的闡述和表達難免會作一些簡化,娛樂的元素更多一些。

  “我的聲音不洪亮,但我會堅持說下去,做下去。”張洪量說,“在接受媒體訪問的時候,我會儘量多講自己的觀點,這也是對自己創作本意的一種補充和靠攏。並且也不排除借用其他媒介來表達自己想法的可能,比如出書,比如拍電影。這些途徑能把我的聲音放大。”  記者請他預測一下流行音樂的走向,張洪量思考了一會兒說:“內地和港臺娛樂界有一股浮躁情緒,流行音樂走向,我不好預測,我想也沒有人能預測準確。”但他表示我們的流行音樂還處於過渡階段,或者說是模倣階段,他不欣賞單純模倣西方的東西。他說:“我感覺中國流行音樂會創造出一種新的東西,它決不會類同於西方,也不同於現在樂壇所流行的東西,而要做到這一點,必須吸收全人類文明的結果。”。

  作為一名音樂人,張洪量說自己的修養還不到家。他也正在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真正有分量、有深度的人。他透露,平時很喜歡看一些哲學、政治方面的書,比如《老子》、《莊子》、《孫子兵法》,還提到了康得、黑格爾等西方哲學大師。言談中,張洪量流露出對我們五千年文明和文化的崇拜與自豪。他自信地說:“在哲學上,我不相信兩千年的德國能夠比得上五千年的中國。對於人的存在意義與思維,中國古代的聖賢就已經有過論證和著述,西方哲人提出的,無非也脫不出這些理論,因此,在哲學上,我們無須學習西方。”   (魯臺 逄春階 曹玉潔)
 

發表感言
【 相關報道 】
·臺商:大陸仍是全球最佳投資地
·臺商王義雄:“海南的環境資源得天獨厚”
·一位台灣女商人:紮根這裡,趕也趕不走了
·“珍珠商人”呂梁鑒先生:我感謝三亞
·臺商溫馨家園--歷之越久愛之越深
·鄭寶堂:到大陸來要學鄧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