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本概況 傳統文化
經濟發展 旅遊景點
區縣概覽 汕臺交流
·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投資保
·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投資保
·台灣海峽兩岸直航船舶監督管理
·汕頭經濟特區台灣同胞投資保障
·廣東省進一步支援台資企業發展
·關於印發《大陸企業赴台灣地區
·關於台灣海峽兩岸間海上直航實
祖國大陸居民辦理繼承台灣居民在
台灣漁船泊、離汕頭港工作程式
臺商投訴受理範圍與程式
臺商辦理駕駛執照須知
汕頭市臺商子女就學有關問題的規
關於為在汕投資臺商和台灣同胞提
關於涉臺婚姻的有關問題
辦理臺籍青年考生身份證明須知
  當前位置>>民俗文化
【工藝美術】剪 紙
2011-11-14 10:24:18     華夏經緯網

  剪紙,又稱剪花、窗花、紙花、花樣、喜花。古人又叫華勝、方勝。南朝•梁•宗懔《荊夢歲時記》:“正月七為人日,以七種菜為羹,剪綵為人,或鏤金箔為人,以貼屏風,也置頭之鬢,又造華勝相遣。”勝、就是飾品,華勝、方勝是不同花樣的飾品。唐末詩人李商隱“鑲金作勝傳荊俗,剪綵為人起晉風”詩句堛滿妊荂迄N是華勝,方勝。用金箔銀箔鏤刻為人物花樣,或用彩帛色紙剪為人物花樣,都是後來以紙為主要材料鏤、剪為人物花樣的剪紙的早期形態。而最早,應追溯到漢代以前,司馬遷在《史記》中記載有“剪桐封弟”的故事。它記載了周成王姬誦用桐葉剪成玉圭圖像贈給他的弟弟姬虞的故事。如果這個故事屬實,剪桐葉成圖像,就是剪紙的最早淵源。我國目前發現的最早剪紙是1959年在新疆高昌故址南北朝古墓出土的一幅“對馬團花”,距今已1400多年了。潮汕地區的剪紙歷史,也應該是在中原人南遷入潮之後帶來的,但文獻未見記載。1997年被廣東

  省命名為“民間藝術(剪紙)之鄉”的潮陽市,在80年代挖掘整理民間剪紙工作中,收集到的800多件作品,其中一件是司馬浦鎮送來的《蝙蝠》,它用棕色絲紙剪成,據考證作于清雍正朝(1723—1735)。這是目前所見的最早作品。

  剪紙是潮汕民間最普遍的藝術活動。舊俗年節,三牲果品,常常要剪些花樣貼上去;迎春門神、窗花也常用剪紙;婚嫁廂囊嫁菕A更不能少;有錢人家,一百件嫁菪i以貼上百件剪紙,稱為喜花;潮人擅刺繡,過去沒有畫工繪圖,鄉間男女用紙剪樣,謂之花樣,也就是剪紙;平日堙A繡館、“娘間”,哪個小姑沒有一把小剪,喜甜甜先學剪個“囍”字。尼姑庵是成長剪紙名匠的特殊場所。尼姑代善信剪紙貼祭品,成就了許多人材,當代著名的剪紙名家,如潮州的江根和、楊雪友,揭陽的蘇巧蓮都是尼姑或齋姨。潮汕剪紙可分為純色剪紙、多色剪紙、襯色刻紙、寫料刻紙4類。

  純色剪紙:用特製的尖嘴小剪刀在一迭色紙上剪刻,每次可剪同一花樣數頁。線條以細為主,適當配以塊面,故顯得纖細而遒勁有力。純色剪紙多用作禮品、祭品及日用品的裝飾。

  多色剪紙:用各種色紙分別剪刻物象的各部分,再通過並貼而成一畫面。這類剪紙屬欣賞品。

  襯色刻紙:用金紙或黑紙刻出物象線條、骨架,再襯以數種彩紙。這種刻紙具有金碧瑰麗、蒼勁古拙的特點。

  寫料刻紙:在銅箔(金紙)或白紙上刻出物象輪廓,然後用膠質色粉彩繪局部。這類刻紙融匯繪畫的技巧,做到刻與寫緊密結合,增加熱烈、艷麗的藝術效果。寫料刻紙除作為刻紙傀儡戲(皮影戲)和剪紙旋轉燈(走馬燈)外,也可作日用品和祭品的裝飾。

  潮汕剪紙的題材內容多表現“吉祥喜慶”、“福祿壽願”的五福呈祥、松鶴延年、鴛鴦戲蓮、遊龍戲鳳、雙龍搶寶、五穀豐登、六畜興旺以及各種團花、燈花、窗花、粿印、餅花、手帕花等圖案;也有表現具有地方特色的風物和故事內容,如龍蝦、荔枝、楊桃;人物故事如“桃花過渡”,“陳三五娘”等等。而作為禮品、祭品多隨物象而剪飾,如豬頭貼飾豬頭花、龍蝦飾蝦花、發糕飾團花、日用品飾貼鞋花、扇袋花、牙筷花、信插花等等。

  我國各地剪紙的風格,大抵西北粗獷古樸,江南秀麗纖細,華北東北介於兩者之間而剛健流暢。潮汕剪紙屬於明麗清雅一類,但也有例外,饒平的剪紙與本省佛山一樣屬於刻紙,饒平俗稱鏨大錢。它用金箔紙鏨刻,篇幅大,線條粗獷,構圖飽滿。這是另一類風格的刻紙。就以明麗清雅為總風格的潮汕剪紙中,也還有二類:一是以潮州、揭陽、汕頭、澄海為代表的明麗清雅;二是以潮陽為代表的清秀纖巧。在這些不同風格的作品中,各藝人也仍有些差異,各擅其長。還有,新中國成立以來,一些美術界人士參與剪紙創作,在表現新題材和在繼承傳統的創新實踐中,也產生了各人的風格。但總體上還屬明麗清雅的一類。

  上述各不同風格,都有其代表人物。潮州的江根和、楊雪友,揭陽的蘇巧蓮,汕頭的羅瑞瑜,澄海的李知非是潮汕剪紙明麗清雅基本風格的代表。她們的作品都曾多次被選送參加海內外剪紙或綜合性藝術展覽,或被推介到外國,為各藝術館、博物館收藏,其中楊雪友、江根和、羅瑞瑜、李知非均出版了個人專集。楊雪友的作品,剔透秀麗,明靜清雅,刻意造型,講究裝飾;江根和的作品,純樸洗練,善於概括,重於傳神;羅瑞瑜則近於楊雪友。李知非的剪紙題材非常廣泛,天上飛的,地下走的,舞臺上的人物,市井中的百姓,乃至裝飾圖案,只要入其視野,便能變為栩栩如生的藝術作品。她的作品構思精巧,形象優美,風格細膩,情景交融,既有濃郁的生活氣息,又充滿浪漫色彩。在藝術手法上,她善於採用虛與實、黑與白、粗線與細線,曲線與直線等對比方法來增強藝術效果。她還有一些創造性的藝術方法,如將圖案花紋與書法相結合,產生互相烘托的效果。民間剪紙在圖案中,配以“福、祿、壽”等吉祥字樣是常見的,但多是規則化、圖案化的字形,而李知非卻能將篆、隸、行、草、楷各種字形與各種花樣剪紙密契結合,使圖樣與書法融為一體,相映相襯,獨具藝術魅力,,她又創造性地運用剪紙材料,如在各色塑膠泡沫上巧施剪裁,使本來是平面的剪紙產生立體感。使用塑膠薄膜剪出多彩圖紋,又使歷來容易毀損的剪紙便於保存,更加美觀實用,使用面也更為廣泛。

  李知非剪紙的藝術成就,為更多海內外行家所肯定,這有其多種因素。她于1912年出生於澄海農村一個喜愛民間藝術的家庭,母親是個剪紙能手。李知非在14歲時已能剪出當時農村過節和辦喜事的全套裝飾剪紙,其藝術水準已超過她母親。她成長後出嫁不久,丈夫因病去世。之後她不得不去當傭人,曆盡滄桑,後來輾轉到廣州,解放後,在一位文化人士家當保姆,常剪紙供主人的孩子玩。她的技藝被一位藝術界人士發現後,她被安排到廣州文化公園工作,從此她的生活和剪紙藝術出現大轉折,她的藝術視野更為廣闊。她不僅繼承了潮汕民間的剪紙藝術,同時又廣泛吸收各種有益的藝術表現手法,不斷創新,形成了更具個性的風格,她的一些優秀作品早在六十年代初期就被推薦與“中國婦女畫展”一道,赴芬蘭和瑞典展覽。1989年秋,廣東省美術家協會等單位特為她在省民間工藝美術館舉辦“李知非剪紙藝術展”。200多幅精美作品受到海內外行家的讚賞,多人撰文評價。在美國加州大學專門研究中國美術史的馬丁教授欣喜地說:“我在美國看過一本由德國人編輯出版《中國民間剪紙集》,堶惘@有剪紙100幅,但它們都不及李知非的剪紙那樣豐富優美。”李知非在展覽會後,將200多幅精品捐贈給廣東民間工藝館,該館再精選其中一部分結集出版,使這位代表潮汕剪紙藝術頂尖人物的潮汕剪紙更廣泛地傳播海內外。,

  清秀纖巧的潮陽民間剪紙,是潮汕乃至全國剪紙大家族中的奇葩,其總風格是清秀纖巧。它的刀法精細,其纖細的線條,有的竟細如髮絲,但遒勁奔放;構圖上,常有大塊空白,留下了纖細的線條構成的多姿多彩的圖紋畫面,突出了物象;而各種物象圖紋,在構圖上較少雷同,如收集在《潮陽民間剪紙》專集4個篇目(人物、動物、團花、飾花)181套,近500個花樣中,數十個團花結構,分實心、空心、離心組合、向心組合、線形分割、車輪分割等多類形象;動物部分,十多幅魚,無一雷同;人物部分202個人物形象,單是八仙,就有形象不同的8套:騎獸的、徒步的、騰雲架霧的、腳踏水族的……多彩多姿,形象生動,充分顯示該地剪紙藝人的豐富想像力和創造性。潮陽的剪紙藝人很多,魏長琴、鄭紅妹、張佩龍、馬文香、李玉香等都是佼佼者。揭陽的蘇巧蓮,她出身於接近潮陽的普寧縣南徑,其剪紙風格,也屬潮陽的一派,只是各有風韻而已。潮陽是民間剪紙繁盛之地, 1987年已被廣東省命名為“民間藝術(剪紙)之鄉”。

  饒平縣城黃岡鎮的金箔刻紙是與廣東省著名佛山刻紙同一類型的襯色剪紙,多是專業作坊製作。在舊社會專作社祭賽會之用,篇幅很大,每幅有大至四丈見方的,裱紙十余層,貼上襯色的百幾十件小幅用金箔刻成的戲劇人物、鳥獸蟲魚、花卉圖案,詩詞書法,組成整體畫圖。新中國成立後,該鎮名匠許文進對刻紙藝術作一些改進,如注意不同題材內容採用不同線條,注意造型的誇張和裝飾性,大大提高了藝術水準。1956年以後,他的作品《馬陵道》、《倒銅旗》、《銅雀臺》《孫子點將》參加汕頭地區和省工藝美術展覽和評比,多次獲獎,,他刻製的《麒麟》、《鳳凰》、《金鯉》被收進《廣東民間剪紙》第一、二集作卷首,、有的作品被北京和廣州等地的工藝美術館收藏。因為饒平刻紙篇幅大,線條粗獷雄渾,適應于大場面燈飾,應用範圍也擴大了。如汕頭市首屆迎春聯歡節花燈展在中山公園舉行,園門大牌坊下的一對大燈籠的紅緞面上貼上的“雙龍奪珠”和“雙鳳朝牡丹”,便是該鎮老藝人余比兒、金錫歆的金色刻紙。

  新中國成立以來,也有美術界人士參與剪紙創作,有的與民間藝人合作,給傳統剪紙在題材上增添了新內容,在構圖上突出主題,在刀法上也有新創造,這給剪紙藝術帶來了新氣象。潮州的葉天津,潮陽的鄭羽,汕頭的趙澄襄、蔡業崇,揭陽的黃志,都有建樹。如葉天津,他對祖國各地的剪紙有深入的研究,作過多方嘗試,如曾試把木刻同剪紙結合,用版畫大塊黑白對比、用刀概括之長處彌補剪紙的程式化和由於線條的纖細而顯得柔弱的不足。由此產生了《李時珍》、《魯迅》、《繡花場上》等精品。趙澄襄吸收古代繡像的長處,在作品中給人清新、流暢的美感。她的許多反映童趣和民俗味很濃的民居室內外裝置景物,給人帶來歡樂和超塵脫俗的精神享受。但她不滿足於模倣民間剪紙的技法、刀法,“文革”及上山下鄉期間的剪紙已懂得採用鋸齒紋、月芽紋及陰刻、陽刻等剪紙表現手法。80年代初已開始顯示個人特色,既能吸收北方民間剪紙的粗獷、稚拙、概括,又融入南方民間剪紙的纖細、精巧等特點,同時吸納西方體塊造型及裝飾性和日本剪紙的黑白關係;在觀念上著重于現代審美情趣的探求;在質材上進行開拓,如用水粉顏料在宣紙上根據需要染出多種色紙,有深淺、漸變的效果,然後再進行製作,使一幅作品可以由幾個部分、幾種色彩組成,進行復貼組合,形成一幅完整的、有空間層次感的畫面,打破了單一表現手法的局限性,在保持剪紙的通透和刀味、韻味等特點上,發揮了繪畫效果和現代裝飾效果。 1996年《趙澄襄剪紙集》出版後,國內剪紙學會專家認為她給現代剪紙創作帶來重大變革,並有很高的學術價值,給我國現代剪紙如何探索發展帶來啟迪。現其剪紙作品已被引人大學美術課堂作為“作品欣賞”和“技法研究”,國內外專刊、文化刊物均作過專題介紹。其他幾位的作品,都在題材內容和技法上帶來了時代氣息和新鮮感。

  摘自《 潮汕工藝美術 》

來源:潮人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