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本概況 傳統文化
經濟發展 旅遊景點
區縣概覽 汕臺交流
·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投資保
·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投資保
·台灣海峽兩岸直航船舶監督管理
·汕頭經濟特區台灣同胞投資保障
·廣東省進一步支援台資企業發展
·關於印發《大陸企業赴台灣地區
·關於台灣海峽兩岸間海上直航實
祖國大陸居民辦理繼承台灣居民在
台灣漁船泊、離汕頭港工作程式
臺商投訴受理範圍與程式
臺商辦理駕駛執照須知
汕頭市臺商子女就學有關問題的規
關於為在汕投資臺商和台灣同胞提
關於涉臺婚姻的有關問題
辦理臺籍青年考生身份證明須知
  當前位置>>民俗文化
【潮州音樂】潮州細樂
2011-11-14 10:28:49     華夏經緯網

  潮州細樂,細緻精雅之樂也。專指三弦、琵琶、箏相結合,閒情逸致在室內演奏的形式,有時也可加一把椰胡或洞簫等比較幽靜、清淡的樂器。

  現在能追溯到的細樂歷史,大概從洪沛臣先生(1866—1916)起。洪先生是當時潮州一代音樂名師,善琵琶、三弦、笙、琴、瑟等多種樂器。他在潮州開一間古董店,經常走南闖北,國內許多地方以及東南亞他都走過。他平生善樂好樂,以樂會友,比他強的,他拜為師;比他差的,他收為徒,師、徒與友之間沒有嚴格的界限,終以合樂傳播音樂為樂趣。他常自己彈琵琶,鄭祝三彈箏,陳子栗彈三弦,三人合奏古調勁套、軟套和潮州弦詩樂曲。各人按照自己樂器的演奏特點、音型句法,依據同一旋律,各自發揮,既能和音律,又各不盡相同,相互襯托,相得益彰,投情入韻,深得其趣。鄭祝三在他抄傳的詩譜中序道:“余自此得與洪沛臣、陳子栗二君合樂,常以琵琶、古箏、三弦合奏古調,箏與琵琶工尺號雖然不同,合奏竟能協律和聲,三弦則照箏譜工尺彈之,亦得音韻和合,每彈入神,確有妙趣,實與尋常樂譜大有天淵之別。”“在場觀眾無不鼓掌稱善,從稱為三友。”

  三友不僅指三個人,也指三件樂器,他們的創造性的合樂,形成了獨具一格的三弦、琵琶、古箏的合奏形式。他們還把古調勁套、軟套和其他一些潮州弦詩樂曲,記寫出琵琶和箏各自的分譜,並且各自廣收徒弟,傳播發揚。

  潮州細樂能夠形成一個人民群眾和音樂工作者普遍認可的樂種,其中有這三位先輩不可磨滅的功勞。

  其一,洪沛臣三友能身體力行,經常合樂,精益求精,形成了獨具一格的、比較定型化的三友合奏形式;

  其二,他們能及時制訂琵琶、古箏的分譜,使這種形式更趨穩定,並有傳播的可能:

  其三,他們各自廣收門徒,傳授技藝,代代相傳,蔚為大觀;

  大凡一個新的種屬的產生,須要三個基本條件:一為本體創造,沒有創造出獨具風格特點的具體形式,就成不了新的種屬;二為傳繼,只有本體創造而沒有傳播繼承,猶如曇花一現,屬於奇物偶得,不能成為種屬;三為取得社會認可。潮州細樂正是具備了這三個條件,才能流傳至今,被列為潮州器樂演奏形式的一個種屬。

  潮州細樂的傳譜,有古調勁套、古調軟套和一些潮州弦詩樂曲,分有琵琶和箏兩種專用譜,都注為洪沛臣所傳。因為有“三弦則照箏譜工尺彈之”的說法,所以這古調勁軟套未見有三弦分譜,只見有弦詩《雙飛燕》、《柳青娘》(頭板、拷打、三板分譜)共四首,分別注有“三弦勁套”、“三弦軟套”字樣,並特別標明“以上三弦譜乃潮安陳子栗先生特別指法”。

  古調勁套,是潮州細樂的首本傳譜,原為琵琶譜,全套曲旋律線條清晰,結構嚴謹,指法嚴格清楚,是潮州琵琶的簡練而完備的全科教材。潮汕地方,凡習琵琶而不懂古調勁套者,不可稱為“潮州琵琶”。

  由於三友各自授徒,代代相傳而渠道分岐,造成現在這套譜的傳抄本有些大同小異。全套大概有:《寡婦訴冤》、《頭板》、《二板》、《北打》、《十八打》、《矮子登樓》、《錦輪》、《全輪》、《半輪》、《不斷流》、《雙催》、《單催》等十二首。由於套曲的前六首是不同樂曲聯接來的,所以這六首比較固定。其中《寡婦訴冤》之後段可用不同演奏技法進行反復,為此有從中衍生出《驚跑》、《半跑》兩首曲名來,而後六首是由《老八板》變化彈奏技法而形成的,所以各抄本有些出入。《不斷流》實是《不斷六》,演奏法是用“企六”奏法,全曲的主旋律在纏弦和老弦上奏出,用子弦空弦音作襯托基音。有人把此曲變成三首:第一首主旋律在品位上彈出;第二首主旋律在相位上彈出;第三首主旋律用泛音。現在見到的傳抄本,這套曲有十二首。演奏起來最多可有十六首。後六首的曲名,各抄本也常有對錯號的,在這個抄本叫《全輪》,在另一抄本卻叫《半輪》或《錦輪》,他們的次序也常不同。

  古調套的名稱,後來有人用《胡笳十八拍》名之。套曲中有《北打》(有的抄本叫做《北斗》)、《十八打》兩曲,“打”與“拍”潮語同音,所以也有寫《十八拍》,有人因此把這套曲叫做《胡笳十八拍》,附會為寫蔡文姬的。其實並沒有任何資料佐證。許多抄本都是標注“古調勁套”而已。

  潮州細樂的“古調勁套”除上述套曲外,還有《錦上添花》、《春晴烏語》、《金龍吐珠》、《倒插花》、《蜻蜓點水》、《平沙落雁》、《雙嬌娥》、《雙蝴蝶》、《十八菩薩》、《混江龍》十曲連成一套;《秋山調》、《玉連環》、《中八板》、《小八板》、《八板催》五曲連成一套。

  “勁”字在潮州與“硬”通,所以也寫成“硬套”,與之相對為“軟套”。“古調軟套”有《小桃花》、《昭君怨》、《月兒高》、《寒鴉戲水》、《黃鸝詞》、《思釵》、《美女思情》、《串珠簾》、《秋聲怨》、《出水蓮》、《北雁思歸》十一曲連成一套;《小桃花》、《昭君怨》、《月兒高》、《寒鴉戲水》、《黃鸝詞》、《北雁思歸》六曲連成一套。除了上述套曲之外,潮州細樂還將潮州弦詩樂曲和一些外江曲作為演奏內容。常用的如《十八板》、《千家燈》、《鳳求凰》、《玉壺春》、《浪淘沙》、《柳青娘》、《粉紅蓮》、《西江月》、《春串》、《思春》、《五月五》、《中秋月》、《負米》、《蟲絲》、《一點金》、《小粱州》、《千里緣》、《南正宮》、《北正宮》、《到春來》、《柳搖金》等等。

  “勁套”和“軟套”的“勁”和“軟”,原指樂器定弦的高低,定弦較高,弦線繃得緊叫“硬線”,由“硬線”曲聯成套,是為“硬套”;定弦較低,弦線比較鬆軟,叫做“軟線”,由“軟線”曲聯成的套曲,叫做“軟套”。

  “硬線”曲後來演繹為“輕三輕六”調體,其音階為5612356,這個音階結構的樂曲在63定弦上比較適合演奏。“軟線”曲後來演繹為“重三重六”調體,其音價為5712456,這個音階結構的樂曲,在52定弦上比較適合演奏。對於同一高度的調門來說,一把弦定為63自然比定為52其線要硬些。在外江曲中,軟線52也被稱為“南路”,硬線63也被稱為“北路”。

  潮州細樂之能成為樂種,與三友的創造性合奏分不開的。“箏與琵琶工尺號雖然不同,合奏竟能協律和聲,三弦則照箏譜工尺彈之,亦得音韻和合,每彈入神,確有妙趣,實與尋常樂譜大有天淵之別”。他們把其合奏特點結為兩句形象的話:“始則江河各流,既則大海同歸。”如果把潮州細樂之“能協律和聲”歸結成為一門學問,那麼這兩句話就是這門學問的真諦。音樂是通諸天地萬物的語言,音樂自身的規律通諸天地的自然規律,這個“江河各流”、“大海同歸”就是自然規律。三友不知西洋和聲為何物,但憑他們的合奏實踐,“每彈入神,確有妙趣”。於是“江河各流,大海同歸”的規律就從其實踐中產生出來了。

  潮州細樂的琵琶有一個獨特的指法,叫做“企六催”。其法以右手無名指頂在復指上,用食指不斷抹、彈子弦,連續發出子弦空弦(5)音,作為襯托基音,再用拇指在纏弦或老弦上勾奏出主旋律音。

  限于篇幅關係,不能多舉譜例。然而譜是死的,演奏是活的,遵照“江河各流,大海同歸”的原則,依據樂器的指法特點,樂曲入心,投情入曲,情之所至,得靈於心,寓曲于手,“每彈入神,確有妙趣”,可謂言有盡而意無窮。

  (陳天國•廣州星海音樂學院教授)

來源:潮人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