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 簡體
當前位置:首頁 > 廣東要聞 > 媒體頭條
 
外賣小哥成交通事故高發群體!“合理”的演算法為何“失控”?
2020-09-15 13:29:58    華夏經緯網

  新華社廣州9月14日電題:外賣小哥成交通事故高發群體!“合理”的演算法為何“失控”?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王攀、馬曉澄、胡林果

  近日,一些網路平臺外賣小哥的職業困境,讓外賣平臺與演算法系統頗受關注。

  “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外賣小哥成為交通事故高發群體,曾以精準、合理、優化為標簽的演算法,引發業內廣泛討論。

  “撞車爬起來想到的第一件事是不能超時”

  近年來,蓬勃發展的外賣產業重塑人們日常生活,也成為各地發展經濟和解決就業的重要抓手。美團發佈的報告顯示,2019年,通過該平臺獲得收入的外賣騎手總數達到398.7萬人,比2018年增長23.3%;今年上半年,在美團平臺上獲得收入的騎手總數達295.2萬人,同比再度大幅增長16.4%。

  收入相對較高、薪酬支付穩定、工作時間靈活,是吸引眾多勞動者投身外賣行業的原因。35歲的廣州外賣小哥伍召雲說,他曾在工廠、酒店、物業公司工作,2017年加入外賣隊伍至今,“覺得這個職業是很有奔頭的”。

  在外賣騎手數量持續增長的同時,外賣小哥成為交通事故高發群體。近年來,國內多地都發生過外賣小哥因闖紅燈、違規並道導致人員死亡的惡性交通事故。

  記者從深圳交警部門獲悉,僅今年8月,深圳全市就查處快遞、外賣送餐行業交通違法1.2萬宗,佔非機動車違法案例總數的10%以上。上海市醫療急救中心醫護人員說,8月的每週都會遇到與騎手相關的單子。

  “趕時間”是核心原因。一位騎手說,2018年前後平臺給他的每單送餐時間是40分鐘,但後來被壓縮到30分鐘。“有時候從商家拿到外賣都過去20分鐘了,剩下的10分鐘我要騎行3公里、跑進小區、等電梯上樓。”他說。

  平臺壓縮時間的主要依據是建立在大數據和人工智慧基礎上的演算法系統。與演算法系統相配合的還有一整套嚴格的考核機制:一方面,外賣平臺以“按單計價”激勵外賣騎手盡可能多接單送單;另一方面,平臺通過準時率、差評率、配送原因取消單量等考核嚴格約束騎手。準時率的降低,意味著外賣騎手在平臺的演算法中失去了“接單優勢”,也會在內部排名中降低名次,無緣各類獎勵。

  這種“演算法加考核”的機制,令從業者心理壓力倍增。一位騎手說,有一次他與電動車相撞,“當時爬起來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能超時,都顧不上想對方和自己傷得怎麼樣,現在想起來覺得很荒唐。”

  演算法為何會“失控”?

  多位業內人士認為,“演算法困境”背後的深層問題值得關注。

  一方面是平臺“逐底競爭”,導致演算法“失衡”。

  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美團外賣、餓了麼兩家已包攬了外賣行業近95%的市場份額。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馬亮認為,外賣行業高峰期短且集中的特點,決定了企業之間的競爭越來越集中在送餐速度上,導致原本應該綜合多種指標的演算法,忽略了騎手的安全和壓力狀況。

  “外賣行業實際上已經形成了‘逐底競爭’,即不斷試探送達時間的底線指標。把所有的競爭參數窮盡了後,壓力就被推到騎手那堙A導致騎手處於極限和超負荷的工作狀態。”他說。

  另一方面是複雜用工關係令風險轉移,導致演算法“失責”。

  記者在調研中了解到,多數外賣騎手和外賣平臺之間形成了複雜的雇傭關係。很多外賣騎手往往不跟平臺直接簽約,而是通過一些App跟第三方勞務公司簽約,且勞務公司頻繁更換。當出現事故的時候,容易導致多方相互踢皮球。

  在一起外賣騎手撞傷行人案件中,騎手稱2018年9月加入某外賣平臺,剛開始App上的勞務協議顯示僱主為寧波裕米公司;2019年8月App上的協議又變更為杭州邦芒公司,他搞不清楚僱主究竟是誰。在出事後的庭審過程中,寧波裕米與杭州邦芒均不承認黃某是自己的僱員。

  負責審理該案的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法官劉波說,從合同上看,騎手和勞務公司之間是勞務關係,但實際上勞務公司與騎手的關係十分鬆散。平臺用接單量、客戶投訴情況考核騎手,充當了“僱主”的角色。而一旦交通事故發生,平臺卻躲在勞務公司背後,不用承擔任何責任。

  在現行法律法規下,交警沒辦法處罰企業,只能處罰騎手。出了交通事故,是騎手個人而不是企業需要承擔違規違法成本以及傷殘死亡風險等。

  僅有演算法是不夠的

  面對社會質疑,餓了麼稱將儘快推出新功能——“我願意多等5分鐘/10分鐘”按鈕,供消費者選擇。美團則稱將改進調度系統,給騎手留出8分鐘彈性時間。

  有受訪人士認為,解決外賣騎手面臨的困境,最重要的是平臺企業能夠正視、尊重和真正保障勞動者權益,而不是讓演算法成為只會為企業賺錢的冰冷工具。

  近年來,面對新興業態的挑戰,多地已開始加大管理力度。比如,廣東佛山已建成89個固定交通安全教育點,加大對外賣快遞騎手等群體的交通安全教育;對於員工交通違法較多、交通安全管理薄弱的外賣企業,佛山公安交警組織約談企業負責人。

  馬亮建議,新興業態必然會對現有的法律法規構成衝擊和挑戰,涉及勞動者權益保護、職業安全、安全生產等的通用性法律,需要及時修訂。跟某個行業直接相關的問題,也需要新的法規及時回應。

  此外,外賣行業的問題牽涉多個部門,應進一步明確主要監管部門,對失序的競爭行為進行糾偏。馬亮還建議,外賣騎手屬於“流動中的安全生產問題”,也應該納入地方政府的考核體系,壓實地方政府監管和執法責任。(參與采寫:毛一竹、毛鑫)

發表感言 關閉窗口
    相關新聞
  ·風勁揚帆譜新篇——創新強區的南山樣本
  ·告別“攤大餅” 城市發展開啟“存量更新”模式
  ·25萬人直播觀賞河源龍
  ·同心戰“疫”紀實影像展開展
  ·廣東惠東:推進創文建設 走出“惠東經驗”
  ·首屆深圳(羅湖)科普月活動啟動儀式在深舉行
廣東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郵箱:gdytsc@163.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