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 簡體
當前位置:首頁 > 臺海瞭望
 
關於汕頭推進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的思考
2009-04-24 14:34:33    華夏經緯網

汕頭臺辦經濟科  姚佩英

    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海峽西岸經濟區等關於區域發展的話題引起了眾多業內專家的關注。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政府工作報告中三次提到“支援海峽西岸和其他臺商投資較為集中地區的經濟發展”,中央的意圖是明顯的,大力發展區域經濟既是保增長的需要,也是提升我國的區域經濟競爭力的需要。作為海峽西岸經濟區中心城市的汕頭,無疑應當在區域內兄弟城市的競爭與合作中找準自己的優勢和產業分工,又快又好地推進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才能把自身的發展潛力發揮到最大。

一、“海峽西岸經濟區”的概念與範圍

    “海峽西岸經濟區”的概念在2004年1月初舉行的福建省十屆人大二次會議上首次被完整、公開地提出,初衷旨在改變該省過去20多年“行政區自我崛起”的發展路線,致力於走省際區域對接和區域整合為內容的“經濟區戰略崛起”的發展路線。

    2006年全國兩會期間,支援海峽西岸經濟發展的字樣出現在《政府工作報告》和“十一五”規劃綱要中,計劃通過10年∼15年的努力,海峽西岸將形成規模產業群、港口群、城市群,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發達區域,成為服務祖國統一大業的前沿平臺。黨的十七大報告提出,支援海峽西岸和其他臺商投資相對集中地區經濟發展。這是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首次被寫入中共黨代會報告。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溫家寶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要“抓住兩岸關係改善的歷史機遇,建立具有兩岸特色的經濟合作機制,開展經濟合作,擴大兩岸直接‘三通’,支援海峽西岸和其他臺商投資相對集中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這是繼中共十七大報告和“十一五”規劃綱要之後的最近一次重申,說明中央非常重視兩岸經貿的合作,也非常重視海峽西岸經濟區的建設和發展。

    海峽西岸經濟區是以福建為主體,面對台灣,鄰近港澳,範圍涵蓋台灣海峽西岸,包括浙江南部、廣東北部、東部和江西部分地區,與珠江三角洲和長江三角洲兩個經濟區銜接,依託沿海核心區福州、廈門、泉州、溫州、汕頭五大中心城市及其以五大中心城市為中心所形成的經濟圈構築地域分工明確、市場體系統一、經濟聯繫緊密的對外開放、協調發展、全面繁榮的經濟綜合體,它是一個不同於行政區劃的具有地緣經濟利益的區域經濟共同體,它面對台灣,毗鄰台灣海峽,地處海峽西岸,是一個肩任重要歷史使命的特殊地域經濟綜合體,推進海峽西岸經濟區的建設有著重要的意義。

    汕頭地處我國東南沿海黃金海岸,是連接長三角、珠三角兩大經濟區的重要城市,又處於海峽西岸經濟帶,是廣東距離台灣最近的城市,具有良好的區位優勢,完全可以在長三角、珠三角,乃至泛珠三角的發展中,在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中起到橋梁紐帶作用。如今,汕頭港對台灣高雄港海上貨運直航航線開通,營運順利,成為全省首條兩岸直航定期集裝箱班輪航線;潮南區井都片區獲批設立台灣農民創業園;汕頭市旅遊集團獲批汕頭市赴臺旅遊組團社資格該航線的;參與海峽西岸地區經濟協作列入市委、市政府重要議事日程,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視和支援,今年省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支援粵東北地區參與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為汕頭特區謀劃新發展提供了難得的機遇。

二、推進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機不可失

    一方面,2008年以來,由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金融危機從美洲大陸迅速向周邊蔓延,演變成全球金融危機。作為世貿組織成員國之一的中國,近幾十年來,我國經濟的開放程度不斷加大,與世界經濟一體化的融合程度相應提高,對世界經濟格局的依賴也不可避免的增強,金融危機同樣使我國的實體經濟受到了嚴重的影響。而在大陸落戶的台資企業,由於其自身“兩頭在外”的特點,更是不可避免地遭受重創。另一方面,2008年是兩岸關係的轉折年,臺海局勢發生重大積極變化,兩岸關係迎來難得發展機遇。當前兩岸雙方已經初步形成良性互動態勢,兩岸關係開始步入和平發展軌道。在這樣的時代大背景下,我市推進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更顯得機不可失。

1、政策機遇。兩岸關係呈現良性互動的發展態勢,兩岸的直接“三通”,突破了多年來兩岸之間經貿交流合作的瓶頸,相互開放旅遊觀光等諸多實實在在的措施,更為兩岸人民增進了解、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實現突破性發展提供了客觀的便利。

2、市場機遇。在美國次貸危機引發金融動蕩以來,世界政治經濟秩序遭受了重大打擊,珠三角製造業受到嚴重衝擊,而恰在此時,汕頭卻在逆境中發現了一絲復蘇的曙光。許多投資商在“主戰場”遇挫之後,也將眼光轉向了二三線週邊城市,尋求新的發展契機。至今汕頭未出現受金融危機影響而停產、倒閉的台資企業,不少企業的訂單甚至不減反增。而更令汕頭備受鼓舞的是,2008年汕頭全市生產總值和地方財政一般預算收入增幅十年來首次超過全國和廣東省平均水準。隨著我省促進“雙轉移”和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落實,作為海峽西岸經濟區與珠三角最佳接點的汕頭,必然對大批有意轉移的台資企業具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3、成本機遇。建設以汕頭為中心的粵東城鎮群,是國家和廣東省對整個粵東地區發展的長遠規劃。目前東部城市經濟帶用海總體規劃已通過國家海洋局批准,項目正式轉入實質性實施階段;工業經濟帶已啟動深圳龍崗(汕頭潮南)產業轉移園建設;生態經濟帶前期工作正在加快推進。汕頭三大經濟帶將在今後的發展中,將城市經濟帶逐漸延伸至潮州饒平,工業經濟帶逐漸延伸到揭陽的惠來,生態經濟帶則逐漸與揭陽的揭東、普寧貫通,形成一小時經濟生活圈,把整個潮汕地區連接起來。而汕頭港對台灣高雄港海上貨運直航航線開通,無疑又為地理優勢本就得天獨厚的汕頭對臺經貿發展提供了良機,迎合了台資企業對物流成本的需求。

    一旦將汕頭港打造成為東南沿海外向型深水大港,推進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全面鋪開,汕頭在廣東乃至整個沿海地區的地位將不可同日而語。

三、推進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的藍海策略

    從2004年“海峽西岸經濟區”概念的第一次提出至今,海西建設已整整5年。隨著國際經濟形勢的變化、海峽兩岸“大三通”的實現,海峽區域合作正向縱深發展。汕頭應當如何推進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相比與周邊城市惡性競爭、產業同構的紅海策略,不妨借鑒為企業開創藍海商機的藍海策略(Blue Ocean Strategy),打破傳統思維,追求“價值創新”。

    創建藍海成敗關鍵並非尖端科技的創新,也不是“進入市場的時機”,而是“創新”和“實用”、“售價”和“成本”兩組的密切配合。其特點包括:開創沒有競爭的“新市場”,不與對手競爭,使“競爭”變得不相干;創造出新的需求,並透過成本控制,追求持續領先;調整整個政府的作業系統,給以完全的配合等。

    推進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藍海策略的“四項行動架構”:

1、“消除”兄弟城市間的不信任。

    目前,學術界達成共識,從大的“海峽西岸經濟區”概念上講,它涵蓋浙江溫州、麗水、衢州、金華、台州;江西上饒、鷹潭、撫州、贛州;廣東梅州、潮州、汕頭、汕尾、揭陽以及福建福州、廈門、泉州、漳州、龍岩、莆田、三明、南平、寧德共計4省23市。“海峽西岸經濟區”絕不是福建省的代名詞或別稱,其範圍也絕不僅限于福建省,而汕頭更是其理所當然的組成部分。作為海峽西岸經濟區內僅有的兩個經濟特區之一,汕頭應當發揮更大的核心作用,在先試先行方面做出表率。可以通過組織城市交流,參與海西協作事務積極消除海峽西岸經濟區各兄弟城市間的不信任,合力營造共贏氛圍,為未來建設“環台灣海峽經濟圈”奠定基礎。此外,還要消除兄弟城市間的政策不平衡,國家各部委以“支援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名義賦予福建省的優惠政策理應給予其他3省的相關城市,使區域發展呈現一體化態勢。

2、“降低”汕臺交流的成本。

    目前,由於國際航班班輪絕大多數為方便旗船,不能在大陸與台灣港口間進行集裝箱捎帶,兩岸間的集裝箱航運仍將以大陸與台灣之間的專門航線經營為主,而台灣與大陸的集裝箱貨物貿易量畢竟有限,大陸許多開放對臺直航的港口的集裝箱量不足以支撐一條對臺專門航線的開闢,因此只有少數幾個港口會成為對臺集裝箱直航樞紐港,周邊的其他港口與台灣港口間的集裝箱貨物可能通過這些港口進行中轉。福州、泉州、汕頭、溫州甚至廈門由於距離高雄港比較近,可能成為高雄港提供中轉集裝箱的支線。不管是成為對臺集裝箱直航樞紐港還是支線港,汕頭都面臨著機遇與挑戰,要降低對臺交流成本,除了海上集裝箱貨運直航外,尚亟需開放空中直航,開通郵輪客運直航,推動對臺小額貿易和散雜貨船直航,同時還要加強區域重大基礎設施對接,發展區域綜合交通運輸體系,構建和發展區域共同市場,為區域產業發展提供便捷和低成本的物流保障。

3、“提升”汕頭在兩岸交流中的地位。

    汕頭作為海峽西岸經濟區沿海核心區的中心城市和經濟特區,應當通過打造潮汕文化與台灣文化間的文化創意產業,在兩岸交流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其中包括利用南澳、潮汕旅遊美食文化、潮汕民間藝術、蘭花、“媽祖”和“三山國王”的宗教信仰等對臺交流品牌,爭取國臺辦、省臺辦在汕舉辦大型涉臺經貿文化活動項目,擦亮汕頭特區建設“海西”的招牌。其次,提升“南澳論壇”的層次,使其升格成為廣東省乃至國家聯繫兩岸工商企業界、學術界的一個固定平臺,成為加強兩岸對臺研究交流與合作的重要載體,長遠目標是爭取成為“海西論壇”的一個分論壇。再次,爭取省和國家支援,利用廣澳港與台灣直航的機會推進港區建設,加快港區聯動建設,充分發揮廣澳港的對外(對臺)窗口作用,將保稅港區建成港區合一的台灣保稅加工貿易區,乃至建成對臺自由貿易港區,試行臺貨零關稅、投資自由化等相關政策。

4、“創造”多形式的對臺交流合作渠道。

    一是將“客滾渡輪”的概念引入汕頭與台灣地區的交通運輸概念中來。所謂“客滾渡輪”是指採用特殊的運輸船隻來裝卸貨物和人員,其船尾和船頭都可以打開;船體艙室內是空的,可容納車輛、集裝箱或其他貨物;上層建築可用於載人,是客、貨兩用的船體。我國的環渤海地區就經常採用這樣的方式與南韓進行運輸商貿往來,貨物、車輛和客人都可以直接通關,在手續上非常便捷。不過這種方式在對臺交流中尚未被使用,如果打算採用客滾渡輪的話,在向上爭取政策的同時,也要提前在碼頭功能上進行規劃,早做準備。

    二是利用特色產業主動承接台資製造業及研發機構。充分把握省委省政府出臺產業、勞動力“雙轉移”政策的有利契機,加快推動汕頭市臺商投資工業園區建設,並在產業轉移工業園區的輔導資源中結台資企業的實際需要留出相應比例,主動對台資先進製造業、光電產業、金融保險業、外包服務業、旅遊業、航運業、生物醫藥產業、商貿業、物流業、農業種苗加工業等進行產業對接,加強汕臺經貿交流與合作。例如,借助汕頭在化工製劑等已經初具規模的上游產業,有針對性地對東莞等地乃至島內的電子、化工、醫藥企業進行招商引資,發揮產業關聯效應的優勢,提高汕頭產業配套能力。

    三是建設區域性物流中心和兩岸商品集散地。利用開通並順利運營的汕頭至高雄集裝箱班輪航線,以及業已掛牌招商的汕頭台灣農產品集散中心市場,構建大型“台灣城”物流園區,集娛樂、購物、旅遊、住宿為一體,成為海峽西岸經濟區內較大型的台灣貨品批發、零售和展示中心。另者,爭取在南澳島設立對臺小額商品交易市場,將其建設成為粵東地區的特色台灣商品總匯。

    四是發展針對海峽西岸經濟區及台灣消費群體的觀光農業。為提升我市潮南區井都片區台灣農民創業園的品牌,按照把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成兩岸人民交流合作的先行區的要求,要發揮對臺優勢,把創業園建設成為特色農作物基地、新農村建設示範基地、鄉村旅遊觀光休閒基地,加強休閒觀光農業的開發,宣傳、推廣,通過休閒觀光農業,在帶動旅遊業的同時,帶動對當地農產品如蔬菜、水果、食品等需要,促進當地農業的發展。

    五是爭取國家商務部、科技部、農業部等支援,提升汕臺技術交流水準,構建海峽西岸經濟區對臺經濟技術合作新平臺,扶持建設台灣學者創業園、科技合作示範基地、農業科技園區等,促進汕臺兩地科技合作和產業互動。增強科技創新能力和科技成果轉化能力,爭取國家在科技政策和重點項目方面給予傾斜,結合科技基礎特色建立若干國家重點試驗室和工程中心,逐步形成以企業為主體的技術創新體系,增強自主研發能力、消化吸收再創新能力和集成創新能力,將其建成海峽西岸經濟區重要的對臺產業技術轉移園區。

    在兩岸經濟關係逐漸走向正常化的今天,海西未來將走一條怎樣的發展道路?如果有新的發展規劃提出,對於海西區域產生怎樣的提升和帶動?這些問題的答案即將一一呈現,已經推進5年的海峽西岸經濟區政策有望再度提速,涉及閩、浙、贛、粵四省20市在內的海峽西岸城市群最新發展佈局即將浮出水面。有專家預測,海西建設的前5年處於呼籲、準備階段,下一個5年將進入實質性運作階段。在科學發展觀的指導下,汕頭特區應當優先地在推進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方面做一些試驗,積極參與區域分工合作,避免碎片化、孤城化,同構化的惡性競爭,進一步探索走向更加開放的方式方法。

發表感言 關閉窗口
    相關新聞
廣東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網路資訊中心電話:020 83275102 郵箱:gdytsc@163.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