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 簡體
當前位置:首頁 > 印象廣東 > 民俗民風
 
南澳島是鄭成功發祥地 驅荷復臺彪炳中國青史——寫在國姓爺收復台灣勝利355週年之際
2017-03-29 11:40:14    華夏經緯網

2017年2月1日,是偉大民族英雄鄭成功(1624·7·14—1662·5·8),勝利驅逐荷蘭入侵者,收復台灣355週年。粵東南澳島,是他一生光輝的發祥地。他驅荷復臺的壯舉,為中華民族立下豐功偉績,很值得華夏子孫敬仰。

一、鄭成功在南澳島開始了抗清復臺的光輝歷程

鄭成功,福建泉州南安縣石井鄉人,因被隆武帝朱聿鍵賜姓朱,而世稱國姓爺。據清康熙四十五年阮旻錫《海上見聞錄》等史書所記,清順治三年(1646)冬,他滿懷國恨家仇,乘二艦到閩粵之交、其父鄭芝龍(1604—1661)任過副總兵的南澳島,招兵舉義,遠近聞風歸附共數千人。其中,有不少來自饒平、澄海、潮陽等縣粵東漁民。十二月一日,又在南澳鎮總兵府附近海面的獵嶼點會文武大臣“定盟復明”,越月奔向鼓浪嶼,從此開始了抗清復臺的光輝歷程。

為建立強有力的後方基地,他決定東渡收復被荷夷所侵佔38年之台灣。永歷十五年(1661)三月初十日,東征船隊集結于金門料羅灣待風。二十三日午,他親率十二鎮2.5萬人、戰船400余艘出發徵臺。四天后,艦隊駛至澎湖列島的柑桔嶼,遇狂風暴雨,仍冒險起航,四月初一日駛抵鹿耳門,午時潮水大漲,在何斌(鄭芝龍舊部,從臺逃廈門倡鄭復臺者)及數漁民引航下,駛進至禾寮港(今台南忠義路)登岸,包圍了赤坎城,控制了赤坎城與熱蘭遮城(即台灣城)之間海域。歷經九個月的交戰、圍困,荷蘭台灣總督揆一被迫在十二月初三日(1662年2月1日)簽訂了投降條約,台灣回到祖國懷抱,台灣人民歡欣鼓舞。

徵台中官兵以閩人為主力,粵東也有大批潮州人參戰。據康熙四十三年(1704)江日升撰《台灣外記》第158頁載,隨徵27員大將中,第8名便是饒平縣海山島人右協水師提督朱堯。康熙約十九年(1680)楊英《先王實錄》第257頁,載圍攻台灣時,“甲板船來犯,被藩令宣毅前鎮陳澤並戎旗左右協、水師陳繼美、朱堯、羅蘊章等擊敗之,奪獲甲板二隻、小艇三隻。”又相傳南澳一支水師、“南風鵝”等漁夫,和饒平縣大澳島鄭氏一批健兒,也參加徵臺。據台灣宜蘭縣冬山鄉得安村得安路98號振安宮(媽廟)負責人所說,該宮是隨鄭成功復臺的38位潮州人,勝利後定居於該地所創建的,今香火興旺。

二、驅荷復臺的重大歷史意義

1、收回祖國的神聖寶島

台灣自古屬於中國。它古稱夷洲、流求。1700多年前的三國吳人沈瑩《臨海水土志》中,就記述中國的台灣。西元3世紀和7世紀,三國孫吳政權和隋朝政府先後派萬餘人赴臺。明嘉靖四十五年(1566)粵東潮州澄海縣蘇灣都蓮下程洋崗人林道乾,率戰船50余艘遁台灣北港住下。隆慶二年(1568)十月,潮州饒平縣人林鳳,帶船隊到台灣雞籠(今基隆)駐紮。天啟四年(1624)八月,鄭芝龍跟漳州人顏思齊帶領13艘船赴台灣,在諸羅山(今嘉義市)一帶安設寮寨,邊耕獵邊海上貿易,漳泉3000余人聞風而至,居民分為十寨。崇禎元年(1628)福建大旱,餓殍遍野,鄭芝龍向福建巡撫熊文燦提議,“乃招饑民數萬人,人給銀三兩,三人給牛一頭,用海舶載至台灣。”(見清黃宗羲《賜姓始末》)“使墾荒島,漸成邑聚。”(見清魏源《聖武記》)。此後移居台灣者不斷增多。天啟四年(1624),荷蘭軍隊侵佔了台灣,對臺胞大加剝削。順治九年(1652),台灣爆發了以鄭芝龍舊部郭懷一為首1.6萬多人,反對荷夷起義,可惜因荷夷槍、炮火兇猛失敗。

鄭成功在台灣、澎湖人民支援下,克服了船隊遇狂風,荷夷負隅頑抗,從巴達維亞前來荷蘭10艘夾板船載700多人援軍,圍攻時軍糧告急種種艱難險阻,英勇圍攻荷蘭侵略者。

鄭成功對頑抗的荷夷寫勸降書中說:“台灣者,中國之土地也,久為貴國所踞,今余既來索,則地當歸我。”義正祠嚴。他斷然拒絕荷首揆一提出的以年年納貢並送勞師銀十萬兩的議和條件,堅持荷夷非滾回荷蘭國不可。“功遣通事李仲入城,說揆一王曰:‘此地非爾所有,乃前太師練兵之所,今藩主前來,是復其故土。此所離爾國遙遠,安能久乎?點’”

歷經長達9個月圍攻,終於迫使侵略者投降,使祖國的神聖領土回到中國人手堙A立下了不朽的歷史大功!正始他的《復臺》詩云:

  開闢荊榛逐荷夷,十年點始剋復先基。

田橫尚有三千客,茹苦間關不忍離。

鄭成功復臺後,康熙二十二年(1683)六月,施瑯進軍台灣,先破澎湖,進逼台灣,鄭成功之孫鄭克爽(左加王)率官兵投降,台灣列入清朝版圖,後建省。這是對當今“台獨”勢力的有力批駁。

2、大滅西方殖民主義者侵略的囂張氣焰

荷蘭殖民主義者霸佔台灣前後,正處於其不可一世的時期。為了和勁敵葡萄牙、西班牙、英國爭奪東方的殖民霸權,荷蘭于1602年成立了荷蘭東印度公司,取得了太平洋與印度洋航行與海貿的壟斷權。1619年又佔領了印度尼西亞的咬留吧,改其名為巴達維亞,作為侵略印尼、遠東各國的大本營,取葡萄牙而代之,成為海霸王,是最強大的殖民勢力。

荷蘭殖民主義者,對中國也伸出侵略魔爪。從1603年起,就不斷派出先進的夾板船隊,用先進的洋炮洋槍,到中國沿海威脅,要求貿易特權。不能得逞後,武裝騷擾粵閩沿海,燒村搶劫,打沉船隻,掠中國人為奴。據清乾隆《台灣府志》載,荷夷假稱借“一牛皮地”,賴著不走,築城佔據。1642年武力奪取西班牙在1626年所霸佔的雞籠,和1628年所佔淡水,把全臺佔為荷蘭帝國一部分。荷夷以台灣為中心,操縱台灣至巴達維亞,台灣至中國大陸,台灣至日本的三角貿易而獲取暴利,並對台灣實行苛捐雜稅,橫徵暴斂。

鄭成功驅荷復臺的勝利,大滅了殖民主義者侵略掠奪的囂張氣焰,阻滯了他們對中國的侵襲,又使荷蘭失去了一個向日本活動的基地,失去了海上三角貿易的控制中心,海權回到中國人手中。自此,荷蘭海上勢力逐漸削弱。

復臺之告捷,譜寫了一曲擊敗西方強大侵略者的感天動地的凱歌。

3、轉移大批閩粵人民移居開發台灣

在荷首揆一投降後,隨鄭成功徵臺的2萬多名官兵,定居於台灣。同時,他再催促留守金門、廈門的部將黃廷、鄭泰等搬眷屬、兵士到台灣去,更鼓勵大批漢族人移居開發台灣。

鄭成功東渡台灣不久,即順治十八年(1661)八月,清政府為斷絕沿海居民對鄭軍支援,下令遷界,強迫沿海30里內居民遷至內地。“上自遼東,下至廣東,皆遷徙。築垣晼A立界石,發兵戊守,出界者死,百姓失業流離。”(見《海上見聞錄》第二卷)。還嚴厲實施“片板不許入海”措施,禁止漁船、商船出海,以使鄭成功不能從大陸取糧、軍用物資,而失去後援。清廷兵部尚書蘇納海,親自到福建沿海“勘遷”,強制居民內遷,百姓離宅棄田,怨聲載天,失去生活依託。許多人反抗遷界令。強迫內遷,令民眾流離死亡者不計其數。

鄭成功聞知大陸沿海移民慘況,在復臺勝利後,“馳令各處,收沿海之民,移我東土,開闢草萊,相助耕種。”(見《台灣外記》第170頁)福建省泉州、漳州,廣東省潮州、惠州等府人民,成批相率赴臺。潮州府饒平縣人,去者特別多。

鄭成功病故後,其子鄭經在台灣繼續執行父親政策,歡迎大陸人民移居台灣,墾荒耕種。台灣地廣人少,大陸沿海民眾大量移臺開發,有力促進了台灣的經濟發展。

4、在台灣傳播大陸先進農耕技術

台灣當時高山族,還不知道用牛耕地,也不知道用犁、鋤、鉤、鐮等農具。稻禾成熟後,逐穗採拔,一甲稻禾需採數十日才完成。楊英建議鄭成功,每一高山族村發配耕牛一頭,鐵犁、耙鋤各一付,派有經驗農民到各社傳授牛耕和使用農具方法。鄭成功接受建議,付之實施,派部將10人管“社事”,教土民牛耕犁耙方法。高山族人得到了先進的農具和農耕技術,生產效果大提高,生活大改善。

鄭成功在向高山族傳播先進農耕技術同時,為振興台灣經濟,滿足軍隊糧食需要,實行寓兵于農的屯田政策,規定“不許混圈土民及百姓現耕田地”,“使野無曠土,而軍有餘糧”(見《台灣外記》第163頁)。

鄭成功兒子鄭經繼承父親遺志,進一步開發台灣西北部,並採納部下陳永華方案,發展種庶、制糖、曬鹽、採礦、冶金的工農業生產,成效顯著。

除上述外,鄭成功驅荷復臺,還產生中國在武器落後弱勢下,打敗以洋炮洋槍強大火力,稱雄世界的海上霸王的西方殖民主義侵略者,創造了弱國打敗強國的範例,從而控制了遼闊的海權,掃除了海絲之路的邪惡勢力,使台灣海峽兩岸中國人生產、貿易、經濟發展和鞏固海防、民眾安居樂業等諸方面,都出現了嶄新局面,功垂韆鞦,恩澤長流。

 

點、獵嶼:史書諧音記成“烈嶼”。例如1959年12月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謝承仁、寧可著《戚繼光》雲:“(嘉靖四十四年)九月五日,戚軍不等廣東兵到,先抵南澳,戚用漁舟載石沉塞港口,又派兵船環烈嶼、宰豬、大沙等澳,把南澳島封鎖起來。”林俊聰《鄭成功烈嶼定盟考》,登1994年首期廈門市《鄭成功研究通訊》。

點見康熙四十三年(1704)江日升《台灣外記》第11卷。

點、十年:指10年前的1652年,台灣郭懷一率眾起義。

林俊聰

 

發表感言 關閉窗口
    相關新聞
廣東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郵箱:gdytsc@163.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