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正安:用吉他連接貴州與世界
·貴陽清鎮市召開會議審議王莊台灣產業園區規劃
·遵義市湄潭縣台灣人參首烏種植基地建設有序推進
·“貴州•台灣大健康產業(雲錦)示範
·貴州開陽台灣產業園簡介
·關於促進黔臺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實施意見
·全省臺辦系統臺胞臺企服務熱線一覽表
·擴大內需促進經濟增長十大措施
·取消49項行政事業性收費項目
·西南地區最大的土特優農產品博覽城
·貴州省交通運輸網路加快形成
·關於支援台資企業登記註冊的措施
·《關於進一步支援台資企業發展的意見》
·貴陽孔學堂簡介
 
  當前位置>>貴州要聞
憶往昔,懸崖峭壁建天渠
2020-09-18 13:16:39    華夏經緯網

  新華網貴陽9月17日電 左邊是懸崖,右邊是峭壁,這是畢節市七星關區生機鎮高流村高流天渠的真實寫照。沒有水,就開渠,當時年僅22歲的劉明昌跟著村堭N近100個村民來到百丈懸岩的山腰上,用鑿子和錘子開始了開山鑿渠的生涯。前後歷經8年,終於挖出12公里的水渠,其中,有2.48公里的水渠是建在懸崖峭壁上。

  “當年全村的男人都去鑿渠了,38個人擠一個山洞,白天鑿渠,晚上住山洞,一年365天,就放春節下半天的假。”提到當年的鑿渠過程,如今84歲高齡的劉明昌瞬間來了精神,將他的鑿渠經歷娓娓道來……

  “高流大隊山連山,眼望泉水喊口乾,缸堥S有三碗水,家中缺糧又少穿。”在高流天渠未建成之前,高流村村民要吃水得跑半個山,吃水十分困難。為了吃上水,以高流村村民劉新榮、高鐵貴為領隊,自發組織去山上挖水,劉明昌也加入鑿渠隊伍中。

  修建高流天渠時大家分成了兩個隊,一個是長修隊,負責修建渠道;一個則是突擊隊,負責糧食生產,供應長修隊的口糧。“我們沒有錢,沒辦法買炸藥,我們就自己制,修這條渠還真沒花什麼錢。”劉明昌笑著說。因為沒有資金,開山的火藥就用鞭炮、硫磺和硝來混合,被人們稱作“黑火藥”,威力不大,一次開山僅能炸出10余公分的炸眼,剩下的全靠人鑿。繩子拴在腰間,從岩頂上吊到岩中間,腳踏懸壁,手持鋼釬,就這樣一錘一錘地鑿出了一條水渠。

  在鑿渠期間,劉明昌的堂兄劉明志,還有其他兩名隊員許光美、陸正華犧牲了,犧牲時劉明志30歲,許光美23歲,陸正華27歲;同時,還有60多個隊員不同程度受傷,劉明昌也在其中。

  當時劉明昌吊在山腰正在鑿渠,突然頭頂掉下一塊石頭,剛好砸在頭部,石頭將他的頭皮揭了下來,頭皮從後往前翻遮住了臉,隊友幫他把掉了的2/3頭皮又翻了回去,當年受傷的那塊頭皮至今仍未長出頭髮,所幸撿回了一條命。

  提及受傷過程,劉明昌現在還心有餘悸。受傷過後,劉明昌在家養了42天傷,家人都不太願意讓他繼續鑿渠,但劉明昌想著:都這樣了,怎麼著也得鑿出一條渠來,地堥S有水怎麼種糧食?憑著這股拼勁,傷未痊癒的劉明昌毅然回到山上,再次加入鑿渠的隊伍中。他說:“雖然受傷了,但還是要挖溝,要吃水,我回去就是給同伴們加油打氣的。”

  知道有人犧牲,有人受傷,長修隊隊員們一度打“退堂鼓”。主持修建工作的高鐵貴挨家挨戶去做思想工作,安撫人心。為了吃水,村民最後又陸陸續續回到鑿渠的崗位上。

  長修隊在前“開路”,突擊隊保障後勤。在突擊隊隊伍中有兩個人顯得十分特別,一個叫高學明,一個叫劉顯秀,兩個皆是盲人。因為眼睛看不見,無法加入修建渠道的隊伍中,但又想為開鑿水渠出一份力,高學明開始了4年的磨面之路。一開始只有他一個人,為趕上供應口糧的進度,原本在生產隊做鞋的盲人劉顯秀也加入突擊隊後勤保障的隊伍中,跟高學明一起推磨玉米麵。

  歷經8年時間,12公里的高流天渠修建成功,村堣H終於吃上了水,再也不用過著隔山望著河、有水吃不到的日子。現在,高流天渠灌溉的農田面積達3215畝,解決了2100人的飲水問題,受益3200人。“鑿渠日子苦不苦?苦!值不值得?值得!”劉明昌挺直了腰桿響亮回答。

  如今,當年參與建設高流天渠的那批人中尚在人世的僅剩6人,但高流天渠從建成到現在依然執行著它的“使命”——灌溉高流地、養育高流人。(楊盼)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