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台灣大健康產業(雲錦)示範
·貴州正安:用吉他連接貴州與世界
·貴陽清鎮市召開會議審議王莊台灣產業園區規劃
·遵義市湄潭縣台灣人參首烏種植基地建設有序推進
·貴州開陽台灣產業園簡介
·關於促進黔臺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實施意見
·全省臺辦系統臺胞臺企服務熱線一覽表
·擴大內需促進經濟增長十大措施
·取消49項行政事業性收費項目
·西南地區最大的土特優農產品博覽城
·貴州省交通運輸網路加快形成
·關於支援台資企業登記註冊的措施
·《關於進一步支援台資企業發展的意見》
·貴陽孔學堂簡介
 
  當前位置>>貴州要聞
貴州來信:大山深處,那些最可敬的人
2020-10-23 13:19:32    華夏經緯網

朋友:

  給你寫這封信時,窗外飄來了陣陣桂花香味,沁人心脾。

  9月的貴州,是豐收的貴州,千山萬嶺都飄蕩著果實的香味。這些果實大多是特色扶貧產業。在全省海拔最高縣畢節市威寧彝族回族苗族自治縣,顏色深紅、甜酸適口的高山蘋果熟了。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望謨縣,農民們開始用鐮刀將板栗的刺猬式外殼剝掉。而在貴陽街頭的水果店、路邊攤,紛紛擺出“赫章核桃”的牌子,店老闆將青色果皮去掉,露出堶掙C色褐灰、外殼清潤的核桃。聽說赫章縣的核桃已經發展160多萬畝,今年進入挂果期的已超過30萬畝。

  貴州農民把腰包稱為“包包”。我第一次在黔北大婁山聽到這個詞時迷糊了,對面農民微笑著拍了拍自己的口袋。因為這些收穫的果實,有多少農民的“包包”因此可以鼓起,多少貧困農民因此可以脫貧,多少已脫貧的農民因此可以鞏固生計?想到這裡,路過街頭門店的我,看到這些果實不由心生歡喜,甚至心生謝意,掏錢買來品嘗。

  你曾經問過我,作為一名新聞工作者,到貴州工作一年多來,哪些人和事讓我感受最深。我坦言過自己眼中“最可愛的人”,是那些長年駐紮山村的一線扶貧工作人員,堅守鄉村的教師、醫生,從遠方來的對口協作扶貧、公益支教者,以及一切為了“三農”揮灑汗水的人。

  ——比如,劍河縣6位駐翁座村扶貧工作隊員,“眾籌”買了臺車便於開展扶貧工作;比如赫章縣那位彝族女鄉長,向我們坦言把生日願望獻給了“高品質脫貧”;比如威寧縣觀風海鎮那位深受農民歡迎的民營醫院院長,多年前把貧困農民看病的欠賬本丟掉……他們,都是我心中“最可愛的人”。

  身在貴陽城堙A心在黔山貴水。其實,在我腦海婺g常浮現的,還有另外一個群體的圖像。他們,就是那些在貧困面前永不低頭的人了——“最可敬的人”,我把這個稱號送給他們吧。

  我敬他們的勇敢。“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安土重遷是中國人的傳統心理。朋友,假如你大部分時間住在深山,你不認識字或者幾乎只會寫自己的姓名,小區單元樓的棟數樓號你也分辨不出來;你不會手機,沒坐過公交車。除了臉朝黃土背朝天,會種一點地,沒有其他職業技能。有一天,你接到動員,告別故土,搬遷到山下陌生的城鎮。對未知的新生活,你是否會恐懼害怕,是否會望而卻步?

  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荔波縣瑤山瑤族鄉的高山堙A居住著頑強保存著鮮明民族特色的瑤族分支“白褲瑤”。他們的祖先因為躲避戰亂,不斷地遷徙,定居於此。兩年多前,何國強帶著全家下山,搬遷到縣城的移民安置社區。“自己沒文化,一大家子人進城了怎麼養活?”雖然他有這個擔心,但是擺脫貧困的勇氣使他戰勝了恐懼。妻子剛開始跟著瑤山瑤族鄉的女幹部去找工作時,要緊緊抓著她的衣角。如今,在養老院從事照顧老人工作的她,與人打交道大方、自信,今年年初當地發動抗疫捐款,她也主動捐錢,讓人刮目相看。

  瑤山鄉還有一部分山民,通過易地扶貧搬遷,下山住到了山腳下的拉片社區,如今他們當中很多人通過旅遊就業。正在織布、穿著傳統民族服裝的老人韋水妹,回答該如何面對搬遷後新生活困難時,她一邊搖動紡車,一邊堅定有力地吐出三個字:“不要怕!”她說,只要“大家努力”,生活就會“越來越好”。我每每耳畔回想起這個鄉村高齡老人的“不要怕”3字,就覺得字字千鈞,就感受到巨大信心、無窮力量。其實,何嘗她是英雄呢?貴州188萬人享受了易地扶貧搬遷政策,人數為全國之最、也超過了三峽移民人數。188萬人移民,是一場經歷千辛萬苦、艱苦卓絕的遷徙;188萬移民,何嘗不是188萬敢於斬斷過去、追求新生活的英雄!

  我敬他們的拼搏。朋友,請你設想一下,如果有一個人,接連遭遇生活的厄運,人世間的種種苦難,好像傾盆大雨,都潑在他頭上,他會否跌倒,他如何面對人生?他是一位農民,家中的頂梁柱,在外打工,38歲時一隻手被機器絞斷,成了獨臂人。禍不單行,自己成為獨臂人的一年時間,父親腦梗,母親躺倒在床上,妻子帕金森病發作失去勞動能力,家中三個孩子正在讀書,全家人眼巴巴望著他。

  他是赤水市農民劉青平。家在赤水河邊山坡上,房子被竹林掩映著。我們前來尋訪時,陽光灑到的屋檐下,正相鄰坐著生病的父親、妻子。家中堂屋的一面暀W,整齊地貼著孩子們眾多的獎狀。他光頭,衣褲上沾著泥土,談吐沒有一點自卑。憑著一隻手,種石斛、栽竹子,他獨自撐起一個7口之家,全家退出了脫貧戶。

  石斛種在房屋背後的山上,我們跟隨他上了一塊山勢陡峭、密布竹林的山坡,他順著梯子爬上幾乎90度垂直的石壁,將旁邊的草拔掉,竹葉清理乾淨。看到我們臉緊張變色了,他回頭笑著說,旁邊的竹子都可以用來保護,放心!石壁上生長出一節節青色石斛,都是他一棵一棵用線扣釘後生長出來的。為了節省成本,他還成功地學會育苗技術,在家門口的菜園搭建了石斛苗棚。

  10多畝石斛、20多畝竹林,加上扶貧產業分紅等收入,他說全家生活沒問題。“生存就是一種磨煉,遇著了就要面對,不能低下去”,劉青平說,孩子們上學、家人看病,先後得到了扶貧政策的資助和社會的關心,他感受到了前行背後,有“後盾”在支援,自己“什麼困難都不怕”。

  像劉青平一樣,我在貴州,遇到過很多不屈服於命運、靠自己雙手去與貧困較量的農民。畢節市納雍縣羊場鄉曾底壩村穆華奎,古銅色的臉龐,在山鄉蜿蜒的水泥路騎一輛摩托而來,外貌就是常見的山區中年農民。然而他停穩摩托下車後,我們才發現他走路一瘸一拐。原來,在24歲時,他到山上採石建豬圈,石頭滾下砸斷了一條腿。妻子患有癲癇生病,女兒得了先天性心臟病。為了賺錢養家,他裝了假肢前往浙江打工,一去多年。

  當聽到家鄉出臺產業扶貧政策後,2016年他轉頭回鄉,先是養雞,然後在扶貧“特惠貸”支援下,辦起了養豬場。當他帶我們走進養豬場內,一隻只豬看見他,就“嗷嗷”鬧開了,有的還雙腳搭起趴在豬圈上,他就像對待寵物一樣,咧嘴笑著撫摸著它們。他告訴我們:“今年我家脫貧沒問題。”

  朋友,現實生活中確實存在“人窮志短”現象。在貴州,曾經有人編了順口溜嘲諷:“年輕力壯吃低保、靠著椪硠峇荈均B等著別人送小康;”有的農民,三兄弟都成家立業,牛高馬大,卻想著法兒要為父母爭取貧困戶、低保戶,把贍養責任推給政府。有的村,村民評議出本村需解決“五鬼”現象:懶、酒、賭、吸毒、扯皮。

  為了轉化引導他們,貴州有的縣修訂村規民約,評“懶漢”、治“懶漢”;有的縣開出“三轉”幫扶“套餐”:懶轉勤、勤轉能、能轉富。但是,以我一年多來走村串戶了解,“懶漢”是極少數的,經過教育後,內生動力也在增強。他們有的紮根鄉土,不怕日曬雨淋,靠種養脫貧;有的遠走外省他鄉,忍受家庭分離和勞累之苦,打工掙錢;有的不但自立,還創業辦起了工廠,帶動鄉親們脫貧致富。他們會讓你肅然起敬,讓你精神振奮!

  我敬他們的感恩。在貴州山鄉走訪,不止一次碰到一線扶貧工作人員展示他們精心珍藏的“禮品”。它們都不是工廠的機器生產,而是來自村民的雙手;都不貴重,但在受贈者心中卻價值連城。受贈者們都用適當的物品,想方設法變相“還禮”,儘管他們認為,這份真情是無法用物質來回報的。

  在常年雲霧繚繞的烏蒙山區威寧縣石門鄉,駐村的青年鄉幹部何平家中“二寶”出生時,收到了苗族婦女王智英贈送的背扇。我們眼前的這幅背扇呈長方形,上面有圖案、花紋,鮮艷漂亮,使用傳統苗繡手法,一針一線透露著編織心思。

  背扇是貴州母親常用的襁褓與搖籃。這是王智英花了一個多月業餘時間完成的。她想用此表達自己的心意:“看我們白天經常不在家,他就晚上來,幫助我們商量怎樣賺錢脫貧。”如今,全家摘掉“貧困帽”,日子越來越踏實。“何平這個人不只是對我家,他對每一家都很關心。”王智英對小夥子一陣猛誇。

  六盤水市水城縣阿戛鎮松綠村,當我們見到駐村扶貧的縣文旅局幹部杜昌麗時,她為了手頭的扶貧工作,剛剛放棄了送孩子到大學報到的心願。孩子在海邊的大學門口,用手機錄了報到視頻發來。提起這事略有傷感的她,轉過來開心地拿出手機給我們看,相冊埵野|雙色彩豐富、圖案精巧的鞋墊。它們來自曾幫扶的貧困村民甘白琴。

  她忍不住在微信朋友圈曬出來,向大家分享喜悅:“再到杜興喬家走訪,沖洗得發亮的水泥地板、整齊擺放的傢具,看到這些改變,心埵釣リp歡喜。最感動的是杜興喬妻子甘白琴一針一線為我縫製的鞋墊,收下了,一份深厚的情誼。”

  朋友,此時,窗外又透進一陣陣桂花香。在這豐收的季節,我在猜想、掛念信中這些打過交道的農民,這些最可敬的人,今年的收成、收入如何:何國強一家縣城生活越來越紅火吧?劉青平家石斛、竹子賣得如何?穆華奎的養豬場辦得怎樣?王智英在成都打工的工作穩定吧?有著這樣勇敢、勵志、感恩的人民,怎能不讓人對戰勝貧困信心十足!

  以擺脫絕對貧困“一個都不能少”為目標,一場人類歷史上規模空前的脫貧攻堅行動,正在中國大地上演,業已進入衝刺階段。貴州是貧困人口最多的省份,也是近年來減貧人口最多的省份。貴州脫貧故事深厚精彩,我在貴州常常因此心潮澎湃。朋友,期待下次與你分享在貴州的感受吧,就此擱筆。

段羨菊

2020年9月10日

  (此文原題《貴州來信:誰是最可敬的人》,為最近揭曉的“我所經歷的脫貧攻堅故事”文字類優秀作品獎篇目,徵文由國務院扶貧辦政策法規司和全國扶貧宣傳教育中心指導,《中國扶貧》雜誌社和新華網聯合主辦)

 

來源:新華網   來源:半月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