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正安:用吉他連接貴州與世界
·貴陽清鎮市召開會議審議王莊台灣產業園區規劃
·遵義市湄潭縣台灣人參首烏種植基地建設有序推進
·“貴州•台灣大健康產業(雲錦)示範
·貴州開陽台灣產業園簡介
·關於促進黔臺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實施意見
·全省臺辦系統臺胞臺企服務熱線一覽表
·擴大內需促進經濟增長十大措施
·取消49項行政事業性收費項目
·西南地區最大的土特優農產品博覽城
·貴州省交通運輸網路加快形成
·關於支援台資企業登記註冊的措施
·《關於進一步支援台資企業發展的意見》
·貴陽孔學堂簡介
 
  當前位置>>黔臺交流
畢節市臺屬曾慶仙堅守七十四年的悲喜人生故事
2020-08-19 16:48:56    華夏經緯網

  悠悠半世遠天涯 兩岸白首盼統一

  ——畢節市臺屬曾慶仙堅守七十四年的悲喜人生故事

  巍巍大婁山,悠悠赤水河,連綿紅土地。在黔西北大地山川秀麗、風景優美的中國貢茶之鄉貴州畢節金沙縣,在那古韻茶香的清水塘,流傳著一對年近百歲老人用七十四年的悲喜人生書寫的一段聚散傳奇故事。

  7月的一天,我們走近金沙縣清池鎮清橋村的一戶臨街農家小院,見一位老奶奶手扶門框,兩眼目不轉睛地向大山望去,好像在遠望山堛爾穭f,等著什麼人回來;嘴唇蠕動,又好像是對著天邊在與什麼人對話。她就是我們故事堛漸D角之一,現年95歲高齡的曾慶仙老人。

  妻守望一生 夫出走半世

  那是1946年的9月,正是稻穀飄香的時節,雙十年華的曾慶仙嫁給了比自己小5歲、幼時便定下婚約的萬興華。她以為從此自己便可以過上相夫教子的美好生活,夫妻間將彼此相濡以沫、直至終老。然而,1947年2月的一天清晨,16歲的萬興華與往常一樣,背起桐油出外推銷,不曾想這一走從此渺無音訊。年僅21歲的曾慶仙就這樣在家悉心地侍奉公婆,操持家務,等丈夫歸來。進入不惑之年的公婆思兒心切,每每半夜夢醒呼喚萬興華的乳名,曾慶仙聽在耳堙B痛在心間。每當上山割草、採茶,望著通往山外的小路,她多希望那個身影能在她的欣喜中邁著急切的腳步出現在眼前;每當夜半醒來,多希望身邊被褥的余溫能告訴她,丈夫只是晨起外出,去賣桐油養家。一次又一次的幻覺破滅,帶給她的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為了不增添兩位老人的煩惱,她極力掩去心中的淒苦,任勞任怨地替丈夫盡著為人子女的孝道。

  1948年,曾慶仙的公公去四川成都、重慶一帶找尋萬興華未果,回來後,因兒子的失蹤使他的精神遭到沉重打擊,不久便撒手人寰。此時,婆婆的身體不好,大姐萬興容已經外嫁他鄉,弟弟萬興祥只有10歲,妹妹萬興英5歲,在親朋好友的幫助下,曾慶仙才勉強安葬了公公。望著悽慘的病母弱弟,面對家徒四壁的萬家,她拒絕了好心人的勸說,哪怕是膝下無子,也沒有獨自離開萬家,咬著牙一肩扛起生活的重擔。從此,山間小路上她背著柴草步履維艱;驕陽似火下她採著茶葉汗淚齊流。1957年,婆婆去世了,在舉目無親的絕境下,曾慶仙貸款10元,安葬了婆婆。不久,弟弟因與他人發生口角遠走他鄉。近10年間,親人們走的走、離的離,接連不斷的打擊令曾慶仙苦不堪言。儘管當時僅有她與小妹兩人相依為命,也沒有摧毀她支撐這個家的信念。因為她堅信,總有一天萬興華會回來,她要為他守住這個家,也為自己守住一個信念。這個信念讓她把幼小的妹妹養成新嫁娘,讓她把妹妹、妹夫的五個子女視若親生。一個曾經鮮亮的女子,歷經了長年的風霜洗禮,用一頭如銀髮絲、滿面歲月刻痕,在遠眺的山崖上豎起一道盼夫回家的路標。

  痛骨肉分離 怨世事難平

  遠在寶島台灣的萬興華,在繁忙公務和生活瑣事後的寧靜片刻,不時會有一個情結縈繞心間。自從那次離家後,他就到貴陽,通過考試加入了國民黨青年軍隊伍,1949年隨國民黨軍隊到了台灣,不曾想,這一走就註定了他歸期無望。在他鄉的深夜,思念故鄉的父母泣不成聲、愧疚髮妻悔斷肝腸。他不敢回憶愁容滿面的父母,也不敢想像淚眼哀怨的妻子,更不敢去想他們失去依靠後的艱難。即便望穿那一灣淺淺的海峽,卻也難見故鄉那千里紅土與鹽茶古道傍的古茶樹。

  歸期無望的他,在好友的多次勸說下,于1955年元月,在臺與胡錦治女士結婚,共育兩男兩女。1975年,他將自己的名字由萬興華改為萬定一,其含義是台灣一定回歸大陸、自己總有一天一定能回家,一定能親眼目睹祖國的統一。在台灣,他曾先後任國民黨裝甲兵旅分隊長,屏東縣、高雄縣、台中縣黨部主任委員,台灣省黨部委員,國民黨中央選舉委員會委員,黨部組織工作會副委員等職。在數十年的政治生涯中,見到兩岸分離造成的民生疾苦,他從個人骨肉離散的痛楚,漸漸淤積成對祖國被分裂的極大不滿。

  係桑梓情懷 助家鄉發展

  1980年,萬定一通過書信,終於聯繫上了故鄉的親人和兒時的夥伴。當得知父母的離世和髮妻的堅守,遠在寶島的他老淚縱橫、久久無言。人未歸,家猶在。這是怎樣一種夾雜著悲傷的欣慰,讓壓抑多年的男兒淚得以釋放、並肆意的流淌。拿什麼奉獻給你,我的我的故鄉、我的父老鄉親?扶助教育,解決飲水,造福鄉里,這是他拳拳赤子心的夙願所在。1986年,他為清池助學基金會捐資400美元;1992年,捐資6000美元興建清池中學圖書館,併為家庭貧寒、追求上進的清池學子李家春、李洪勇捐資各100美元,鼓勵他們認真學習、造福桑梓,後來又陸續捐資幫扶他們完成大學學業;1994年,捐資8500元人民幣為清池鎮清橋村安裝自來水。2002年,捐資6000元人民幣為清池小學創辦圖書閱覽室。人在海峽彼岸,心意已飛躍萬里關山。

  萬定一還為母校清池小學題寫一聯:“觀我鎮石塔穿空清池映月,願諸生文章濟世道德揚芬”。此聯雕刻鑲嵌在校門兩邊,稱為“定一文章忠國字”,成為清池小學校園文化的一道亮麗景觀,更是感恩教育的一項重要內容。他從小刻苦讀書,愛好寫作,幾十年筆耕不輟。曾以自己四十年來的心路歷程編著了《山海心聲》《回首來時路》《早夜以思錄》《瀚海希聲》等書籍,並捐獻給清池小學和清池中學收藏。每每翻閱,都能從字埵瘨﹞仄P受他思鄉情切,渴望祖國統一的“定一”之心。

  願團圓美滿 祈再無離散

  即使書信往來頻繁,可沒有親眼看到故鄉的古茶樹,沒有真實踏上故鄉的紅土地,萬定一的內心終究是鬱結難平。

  2011年5月,萬定一第一次將返鄉計劃付諸行動,他帶9名臺胞回貴州金沙探親和進行投資考察,一路難抑激動,一路心緒紛亂。可到達貴陽後,因突發急症、加之年事已高,不能按原定計劃到金沙,故土在望卻無法走近的失落讓他沮喪不已。中共金沙縣委了解這一情況後,立即安排前往貴陽看望,當他握著縣委領導的手,拖著病體的萬老先生那顆漂泊幾十年的遊子之心感受到了無比的溫暖和寬慰。

  第一次返鄉的失敗,自己年齡與身體的狀況,都讓萬定一產生了一種時不我待的緊迫感。此時的他已沒有了第一次近鄉情怯的顧慮,在病體初愈後,迅速開始籌備第二次返鄉的計劃。

  2012年7月的一天,藍藍的天空,懸著火球似的太陽顯得格外耀眼,遠處不時飄來朵朵雲彩,好像要爭著看這一幕世紀團圓。這天,萬定一終於回家了,回貴州金沙清池老家了,淚眼相顧中已難尋少年意氣,故鄉的山水是否還記得你漂流半生的遊子模樣?六十六年的離愁,六十六年的牽絆,在兩雙蒼老的手緊緊握在一起的那一刻,讓一句彼此的問候哽在喉間,無以言說……你的堅守,你的付出,我拿什麼感謝你,我的“大姐”!

  黨和政府非常重視臺胞臺屬的關心工作,竭盡全力幫助他們解決生活中遇到的實際困難。每逢佳節,金沙縣委、政府領導都要親自去看望曾慶仙老人,與她交流,了解她的健康狀況和生活情況,並送去慰問金和慰問品。而此時的她依然守著這個家,過著淡然滿足的農家生活。她只希望海峽彼岸的萬定一能夠安康幸福,祈願世間多些團圓美滿,再沒有骨肉離散。

  結夙願於心 盼家國一統

  2019年1月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上指出:“祖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這是70載兩岸關係發展歷程的歷史定論,也是新時代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 “我們真誠希望所有台灣同胞,像珍視自己的眼睛一樣珍視和平,像追求人生的幸福一樣追求統一,積極參與到推進祖國和平統一的正義事業中來。”這時代的強音,吶喊出海峽兩岸兩位年近百歲老人的強烈心聲。親人的傷痛已無法彌補,歷史的傷痛亟需為鑒。骨肉分離的淚水已填滿一灣淺淺的海峽,祖國統一的呼聲已響徹貢茶之鄉的大茶園,回蕩在寶島台灣的日月潭。(金沙縣臺辦楊遠寬)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