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湖北台灣 ----交流合作----海峽隨筆
 
·湖北概況
·地理位置
·三峽工程
·主要資源
·主要城市
·基礎設施
·觀光旅遊
·金融機構
 
 
·梅花品種資源最多的園圃
·世界唯一人工飼養的白鰭
·楚天第一奇洞--太乙洞
·長江天塹第一座大橋--
·花木蘭家鄉--木蘭山
·獨具特色的天然洞穴--
 
 
·在希望田野上
·台灣醫療保健發展見聞錄
·體驗創意台北
·台灣與釣魚島(五)
·古柏樹下的兩岸親情
·沔牯佬
·台灣與釣魚島(四)
·大味必淡 再讀孫犁
 
·用中華傳統文化引領企業
·輪椅上的兩岸情
·四年創業發展路 一曲兩
·用心 真心 貼心
·我是來自台灣的襄陽人
·襄陽人的熱忱打動了我
·漢江是我的牽掛
·吳禮淦:黃石發展好前途
 
 
大味必淡 再讀孫犁
2012-10-09 15:47:45    華夏經緯網

    我決定再讀孫犁。重溫孫犁的清高風骨與豐贍文格。經過11個月的努力,我終於逐字逐句讀完了307萬字的《孫犁全集》11卷。我之所以要重讀孫犁,是敬重於他的“淡”:為人淡定如水,履職淡泊名利,為文風淡雲輕。 

  多年間,我已購買了孫犁的大作12本,剪貼了孫犁發表在報刊上的文稿400多件,閱讀了有關孫犁的傳記3本。1994年,我在鄉鎮工作,基層工作的繁雜常常弄得人夜不能寐,通讀孫犁的作品,就成了靜心治躁的良藥,還有感而發寫成了短文《讀孫犁》,刊在《中國文化報》副刊頭條上,被幾家報刊轉載。2011年10月,我又購買了《孫犁全集》,決計要重讀一遍,再一次和孫犁老人作心靈交流。 

  再讀《孫犁全集》,讀孫犁淡定如水的人生。孫犁一生深居簡出,低調為人,愛憎分明。在生活上,他十分樸素,少有要求。孫犁在《鋼筆的故事》婸﹛G“我這個人小氣,不大方,有什麼好東西,總是放著,捨不得用。”他在《談贈書》堙圻蛩J”道:“我不是一個慷慨的人,是一個吝嗇的人。”他女兒孫曉玲在記述孫犁時說:“一條肥皂使成片,一條毛巾用得透了亮,他也捨不得扔。一件衣服穿多少年,衣袖、襪子打補丁。”但是,他在有些方面卻出奇地大方:上世紀60年代,孫犁連續出版了幾部作品,積攢了2.7萬元稿費,他將其中大部分交了黨費。這在當時是筆鉅款,足以買下一、兩所四合院。後來孫犁的稿費都很微薄,他也將其中的大部分用來幫助親友或者捐出,他還用一本書的稿費支援老家翻修了小學,自己卻用得很少。 

  在外人眼堙A孫犁不近人情,熟悉他的朋友都了解,他比常人心更熱、情更真。孫犁在《近作散文的後記》婸﹛G“我所尊重的同志,都是純樸和誠實的人。他們的心,對我來說,都是敞開的大門,清澈的潭水。”1992年,孫犁寫了一篇意味淡遠的《扁豆》,回憶了他1939年與一個遊擊隊員共同生活的時光。“每天天晚,我從山下歸來,就坐在他的已燒熱的小炕上,吃他做的玉米麵餅子,和炒扁豆。灶上還烤好了一片綠色的煙葉,他在手心奡|碎了,我倆吸煙閒話,聽著外面呼嘯的山風。”由物及人,小中見大,戰友情、兄弟情躍然紙上。 

  在兒女眼中,孫犁是位慈愛的父親,他的點點滴滴都飽含深情。孫犁曾用過筆名“石紡”,這是他大女兒曾經工作的廠名簡稱;也用過“紀普”,“普”,是他早喪愛子的名字。孫犁去世前5天,最後一次對看護他的兩個兒女說話,可能覺得孩子們在病床前太辛苦又走得太晚,便說:“回去吧,兩人一塊兒走!”他“最後的話”,滿是舔犢之情。 

  孫犁的憎也是分明的。他在《悼萬國儒》堸O述了萬國儒臨終前還在為“有人要把水攪渾”而耿耿於懷,要給上級寫信。孫犁沉鬱地寫道:“這也是國儒的忠誠老實處。如果是我,我如果是一條魚,看見有人把水攪渾了,我就趕緊躲開,遊到遠處去。如果躲不開,我就鑽到泥堹齍堨h。不然,就有可能被釣住,穿在柳條上,有被出賣的危險。我也不會給上級寫信。”他在《文藝界與官場》一文媮暀j聲疾呼:“文藝界變為官場,實在是一大悲劇。” 

  再讀《孫犁全集》,讀孫犁淡泊名利的風範。孫犁一生不慕榮華,不求聞達,淡泊名利,屬於那種特立獨行的人。他不出席各種各樣的會議,不參加名目繁多的活動,不接受各類媒體的採訪,不喝酒,不交際,沒飯局,沒應酬。1951年1月,孫犁作為中國作家代表團成員訪問蘇聯,帶回不少照片,人們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他,他說:“人家照相都靠前站,我卻總往後面躲,找不著我!” 

  孫犁的文風影響了劉紹棠、韓映山、房樹民、冉淮舟、段華等作家,在鐵凝、莫言、賈平凹的作品堙A也可以找到孫犁的影響。當有人稱他為“荷花淀派旗手”時,他卻說“不存在荷花淀文學流派之說”。他在《賈平凹散文集序》中提醒作家:“文藝之途正如人生之途,過早的金榜、駿馬、高官、高樓,過多的花紅熱鬧,鼓躁喧騰,並不一定是好事。人之一生,或是作家一生,要能經受得住清苦和寂寞,經受得住污衊和淩辱。要之,在這條道路上,冷也能安得,熱也能處得,風堣]來得,雨堣]去得。在歷史上,到頭來退卻的,或者說是銷聲斂跡的,常常不是堅定的戰士,而是那些跳梁的小丑。” 

  孫犁1937年參加革命,是典型的“老資格”,但他一輩子大部分時間是在編輯崗位上度過的。作家莫言曾說:“按照孫犁的革命資歷,他如果稍能入世一點,早就是個大文官了;不,他後半生偏偏遠離官場,恪守文人的清高與清貧。這是文壇上的一聲絕響,讓我們後來人高山仰止。”孫犁在《談名》一文婼秅F他對“名”的看法:“也有一種幸運兒,可以稱之為‘浪得名’的人。……或以虛報產量,或以假造典型,或靠造謠,或交白卷,或寫改頭換面的文章,一夜之間,揚名宇內。自然,這種浪來之名,也容易浪去。” 

  我再讀《孫犁全集》,讀孫犁雲淡風輕的傑作。孫犁在紀念契訶夫時說過一段話:“我們只能從他的作品認識他。……對於像這樣一個真誠的作家,我們只要認真地閱讀他的作品,便可以全面地理解他了。”同樣,要了解孫犁,走進孫犁,也要認真閱讀他的作品。孫犁作品清新、淡雅、明麗、純凈,雅如菊,淡如荷,是淡雅疏朗的詩情畫意與樸素清新的泥土氣息的完美結合。 

  孫犁的小說追求“散文化風格”,有清新陰柔之美,張揚的是“人性美”。同是戰爭題材,孫犁的《荷花淀》、《風雲初記》等名作,卻很少直接描寫血與火,沒有曲折的故事情節,也沒有複雜的戰爭描寫,更多地是展示戰爭中人物心靈的美,特別是描寫女性人物心靈的美,恬淡從容,別有一番韻味。他筆下的白洋淀,散發著氤氳的水腥氣,像一幅淡淡的水墨畫,瀰漫著濃郁的詩情畫意。 

  孫犁的散文樸素潔凈,是一種絢爛之極歸於平淡的“拙文”,樸實無華、平中見奇、淡而有味。無論是童年漫憶、鄉里舊聞,還是故里人物、戰爭風雲瑣憶,都融入了作者切實的生活感悟,營造了宏大深邃的藝術境界。 

  孫犁的雜記、瑣談、短簡、小品、題跋、讀書隨筆、書衣文存等“大散文”,文字瘦硬精煉,老辣精到,一針見血,有別於其他類散文的“審美”,著力於“審醜”、“審智”:或體悟人生哲理;或針砭文壇時弊;或申述美學理想;或探索藝術真諦。信手拈來,渾然天成,皆是“林中響箭”。 

  孫犁曾寫了“大道低回,大味必淡”的條幅以贈朋友。借之為題。 

  ——大味必淡。孫犁一生的真實寫照。(涂陽斌) 

發表感言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主辦單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