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湖北台灣 ----交流合作----海峽隨筆
 
·湖北概況
·地理位置
·三峽工程
·主要資源
·主要城市
·基礎設施
·觀光旅遊
·金融機構
 
 
·梅花品種資源最多的園圃
·世界唯一人工飼養的白鰭
·楚天第一奇洞--太乙洞
·長江天塹第一座大橋--
·花木蘭家鄉--木蘭山
·獨具特色的天然洞穴--
 
 
·在希望田野上
·台灣醫療保健發展見聞錄
·體驗創意台北
·台灣與釣魚島(五)
·古柏樹下的兩岸親情
·沔牯佬
·台灣與釣魚島(四)
·大味必淡 再讀孫犁
 
·用中華傳統文化引領企業
·輪椅上的兩岸情
·四年創業發展路 一曲兩
·用心 真心 貼心
·我是來自台灣的襄陽人
·襄陽人的熱忱打動了我
·漢江是我的牽掛
·吳禮淦:黃石發展好前途
 
 
古柏樹下的兩岸親情
----彭善家史鉤沉
2012-10-15 16:18:37    華夏經緯網

  今年5月上旬,由湖北省省長王國生率團赴臺舉辦的“台灣.湖北(武漢)周”一系列經貿洽談和文化交流活動,在寶島引起強烈反響。其間,專場湖北同鄉會盪漾濃郁親情。倘若在史冊上各有褒貶的旅臺軍政要員彭善天上有靈,這位百歲世紀老人定會隨之“葉落歸根”。 

  古柏樹見證人脈傳承 

  黃陂橫店彭鬱灣有棵數百年的古柏樹,已被編為武漢名樹1016號。相傳此樹是從江西移民過來的彭氏,共有老祖宗所栽。到上世紀初,衍生於三大房和三小房的後裔按“文、人、正、啟、光、榮、顯、大”等論資排輩。 

  彭善屬正字輩,1901年出生,字楚琚C1947年,升任國民黨武漢警備區總司令,當年又因武漢大學“六一慘案”被撤職查辦,1949年在漢乘“最後一趟飛機”赴臺。因解放前後彭鬱灣鄉親與其“榮辱與共”牽扯不開,故其家史和村史,頗不一般。 

  彭善父輩兄弟五人,他是四房老大,母親早逝;其父先在河南煙廠當煙絲整理工,續娶河南繼母再生一女一子:女雙英嫁當地楊家務農,併為父送終;子鴻運後居香港。其父攜家回漢後,在江岸永生娷\水果攤,愛打麻將,總叫“會算賬”的大兒子在放學後邊做作業邊照看生意。 

  當年,橫店王子寅田灣王老闆在漢口做買辦生意,路過時一眼相中勤奮聰慧的彭善當女兒王素琴的未來女婿,從此資助他相繼上武昌聖約瑟教會中學、武昌私立法政專門學校。1924年春季,他報考被錄取到廣州黃埔軍校第一期第四隊。 

  王素琴與彭善共生六男三女,前後六子均早夭。大女兒啟皖解放前後一直生活在武漢,退休前在武漢毛巾廠,積玉橋的老住房被拆後,這十幾年都住在廣州小兒家。二女啟熒,三女啟瑾,現都在重慶安度晚年。 

  日前,83歲的啟皖阿姨在電話埵^憶:“媽媽比爸爸還要大一歲!那時我們在重慶,確實對爸爸的事情一無所知;臨解放前,媽媽堅決不要那張派人專送的赴臺飛機票;解放後,政府安排媽媽帶我們三個到漢源縣做財會工作,屢被抄家、批鬥,1969年媽媽病逝時還不到60歲......” 

  彭善與二房太太張毓芬共生五女三男,另住成都。建國初期,張太太才攜子女轉道香港赴臺。 

  彭善在灣堨u建有一重兩廂的青磚青瓦房,從沒置地添產,解放後他家的階級成分也只劃了個“小土地出租”,舊宅一直用做生產隊庫房。1973年,這座房屋被拆掉改建集體倉庫前,還鄭重請示了有關部門。新倉庫建成後,我曾問老隊長:“如果人家回來要,麼樣賠?”大家只是哈哈一笑。 

  其實,彭善在漢口江邊置有一處大房產,他在內地的三個女兒卻從未過問。在武漢的大女兒啟皖直說:“別說要回來很麻煩,就是要回來了,台灣那些兄弟姐妹還不回來找麻煩......” 

  蓋棺論定各有褒貶 

  彭善從排長逐級累功,參加東征討伐陳炯明和北伐戰爭等,至1936年2月任陳誠係18軍11師師長兼第三十一旅旅長,1939年5月晉陞為18軍中將軍長。抗戰勝利後,調任國民黨武漢警備區副總司令、總司令。 

  老人們講述最多的,有兩件趣事:其一,他從漢口回鄉,從不穿官服而著長衫,轎車開到村前塈漈臙N棄車步行,看望窮鄉親還送一兩個銀元;1948年,橫店火車站的一個蔣軍連長率兵來砍柏樹枝祭清明,正遇到彭善回鄉掃墓,他當即命令衛兵拿扁擔“把他們往死堨插芋I 

  對彭善之褒,主要功績是奮不顧身抗戰打日寇。 

  1937年,在震驚中外的淞滬會戰中,彭善率部參加寶山、羅店、瀏河一線的防守,面對日軍3個師團的猛攻,羅店三次失守,反復爭奪,中國軍隊損失慘重;他不顧勸阻,脫去軍大衣,腰配雙槍,手端一架德制機關槍親自上陣,帶領敢死隊勇猛衝殺,終又奪回陣地。 

  此後,他又在著名的武漢會戰中兩立戰功;1940年6月初,他率部乘輪船順長江東下增援宜昌保衛戰,與日軍激戰十多天,至6月12日宜昌淪陷,麾下第十八軍再遭重創。 

  對彭善之貶,主要污點就是在1947年的武漢大學“六一”慘案中,“負有不可推卸責任”。 

  當年5月,以武漢大學為中心發起“反饑餓、反內戰”愛國學潮運動,6月1日淩晨3時,武漢國民黨當局調集全副美式裝備的軍、警、憲、特上千人,突然闖人武漢大學教職員和學生宿舍,在與師生發生激烈衝突時,警備司令部稽查處長胡孝揚下令開槍,當場打死手無寸鐵的王志德、黃鳴崗、陳如豐3位同學,打傷20多人,逮捕一批進步師生。隨即,全國各大城市師生、群眾上街遊行聲討暴行。當年,各界捐資在武漢大學建“六一慘案”紀念亭。 

  不久,老蔣和國民黨政府迫於社會輿論壓力,宣佈將胡孝揚等交付軍事法庭審判,彭善也被“撤職查辦”。他後被改任中央訓練團中將副教育長、中將參議等。他曾一度旅居美國,晚年堅決反對“台獨”,主張祖國和平統一。 

  海峽兩岸紀念辛亥革命80週年前,台灣方面曾有意安排彭善擔任回大陸參拜的代表團團長,家鄉還做了多方面準備,卻因他自己“內疚多多”而辭命。 

  “小台灣”堶瑄’h 

  抗戰期間,本灣有三位長輩女性偷去延安參加革命,但解放前夕也有幾家子弟被國民黨強抓壯丁。解放後,因彭善和有人在台灣當兵等緣由,彭鬱灣被長期稱作“小台灣”,其幾房窮親戚因此在“階級鬥爭”年代飽受牽連;到70年代初期,竟有近20名中青男因本灣“名聲不好”而難找對象。 

  其五房侄兒啟順曾擔任團小組長等,愛好文藝,二胡拉得好。他說,“文革”不久,被召兵的連長看中,頭天已經穿上新軍裝,當晚為每家挑水以表謝意,次日臨出發前卻被人告秘而‘取消參軍資格’”。 

  親眼所見“最遭孽”的,是解放前沒跟隨彭善去台灣、而在灣媟矰F上門女婿的松滋勤務兵梁海雲。他矮小身個,略有雞胸、駝背,很像郭沫若名劇《秦始皇》堛漸D角贏政,因偷賣一點大米換錢,“破壞統購統銷政策”,被勞改一年,隨後成了挨鬥近30年的“老運動員”。他一直幹著最重、最累、最臟的農活,還自學了木匠、泥瓦匠等手藝,家家請他經常幫忙盡義務,每年周邊村子的荊棘刺棵子都被他砍光當燒柴,大半輩子在忍辱負重中艱難掙扎。 

  70年代末,縣媯飽坏|類分子”摘帽清理名單中,才發現“敵偽檔案”堥繭L此人,所謂“副官”不過就是個端茶倒尿伺候長官的苦役兵。縣奡蕭苭L出任政協委員,被婉言謝絕。 

  寄情書信留影倍思親 

  “相逢一笑泯恩仇”。1976年中美解凍後,海峽兩岸關係有所緩和。彭善思親思鄉心切,不斷托在香港的弟弟鴻運帶信,想見三個女兒。1992年春季,其幺女啟瑾終於赴臺探望,辦理了半年期護照,卻不滿半月就悻悻然回重慶,主因是“二房一家人以為大房人要去爭分財產,不太高興,搞得老人夾在中間很難堪......” 

  此後,鴻運又催啟皖赴港代見。她與父親的電話交流,還是彭善從親戚家撥出的。2000年2月14日,享年百歲的他在台灣仙逝。 

  上世紀90年代初一個星期天,我帶兒子去武昌水果湖兒童公園玩耍,與照看碰碰車遊樂場的慈祥儒雅婆婆聊天,原來彼此早已熟知,她就是小名叫做“甜甜”的啟皖阿姨! 

  今年大年初一下午,啟皖阿姨的堂弟啟順叔請我參加他家十多年來的首次團聚會。他拿出一份珍藏的彭善80歲時尋親書信,是托台灣媒體陳義民老先生轉交,另有500美金分送五家親戚。信封是彭善親筆書寫的繁體楷書,從反復斟酌的“探交”二字中,可見其百般鄉愁。他自己和台灣子女的三張闔影照片,是後來輾轉送給女兒的,都背書了拍攝時間和子女“啟”字輩名,可見其良苦用心! 

  隨即,我給啟皖阿姨打了一個拜年電話,20多年來她竟一直記得我,一口標準武漢話清脆爽朗,真不像83歲的老太太,健旺得很! 

  80年代中期以後,幾家旅臺鄉親的子女陸續返鄉尋根。經多方做工作,省媦毀睄ごU元;梁海雲的大兒子彭光才已當選副組長,他借新建繞城公路之機,請司機吃飯、給點油錢,把塘堰、公廁等修整一新。 

  進入新世紀,伴隨川龍大道和橫店亞洲最大鐵路編組站的陸續興建,原來的彭鬱灣已被整整拆掉一半多。前年夏季,已列入武漢名樹行列的那棵古柏樹,腹部中空處被人丟煙頭突然引發火災,經媒體報道後,竟有台灣鄉親打來關心電話。 

  這篇“家史、村史鉤沉”報道寫好後,我又打電話徵求啟皖阿姨的意見。她在“不想回憶往事”的心酸哽咽中,竟主動提出:“讓小兒子傳給你一幅我爸爸90年代的照片......” 

  我在想:這已經不是一位世紀老人及其親屬,以及鄉里鄉親來龍去脈的“家史、村史”,它確實牽連著海峽兩岸同胞血濃于水的無限親情...... (澎潮) 

發表感言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主辦單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