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繁體
·英山畢府粉絲
·麻城市護山霧毫
·麻城優質黑木耳
·麻城野生茶油
·麻城野生葛粉
·麻城市龜山岩綠
·紅安花生
·紅安綠豆丸子
·紅安綠豆粑
·紅安花生脆脆香
·紅安臭皮子
·龜山枸杞酒
·大別山野菜
·唐家渡舞龍
·麻城花挑
·麻城諺語集
·麻城婚俗文化
·麻城民間藝術
·打紅的來歷
·紅安繡花鞋墊
·蘄春太平森林公園及避暑山莊
·英山大別山主峰風景區
·神奇的龜峰山
·湖北省英山縣桃花衝風景區
·黃岡旅遊導旅遊圖
·名人文化導遊圖
·大別山紅色公路旅遊導遊圖
  當前位置>>說禪宗
周希漢:神頭揚威
2014-01-03 09:08:51    華夏經緯網

  在太行山上,八路軍第129師部隊以頻頻的戰鬥捷報,迎來了抗戰開始後的第l 個春天。

  當時,侵入山西的日軍,一面積極攻奪晉東南城鎮要地,以摧毀我太行根據地;一面沿邯長大道長驅突進,進攻臨汾,並且企圖西渡黃河,凱覷西安和陜甘寧邊區。為了鉗制向黃河河防進攻的敵人和策應第115 師、1 20 師在晉西、晉西北作戰,保衛陜甘寧邊區,並進一步鞏固太行根據地,以及配合國民黨正面戰場作戰,我129 師積極作戰,連續給敵人以沉重打擊,2 月22 日,我們386 旅在井陘西南的長生口設伏,擊斃日軍警備隊長荒井豐吉少佐以下130 余人,擊毀汽車5 輛,繳獲槍、炮一部。3 月5 日,劉伯承師長、鄧小平政委和徐向前副師長來到386 旅駐地,和陳賡旅長、王新亭政委商討作戰計劃,打算在邯長大道上的黎城、東陽關、涉縣一線,尋找敵人弱點或誘其暴露弱點而予以痛擊,破壞日軍向晉南、晉西進犯的交通運輸線。邯長公路東起河北邯鄲,向西橫貫太行山脈,與臨屯公路相接,是晉西南的日軍從平漢線取得補給的主要交通線。因此,日軍在沿線各縣城都有重兵駐守。涉縣駐敵400 余人,黎城駐1 000 余人,該城是敵第108 師團的重要兵站基地;潞城駐2000 余人。沿線往來的日軍運輸車輛日益頻繁。3 月14 日,師首長根據上述敵情及其一處受襲他處必援的規律,運用《孫子兵法》中關於“攻其所必救,殲其救者”的戰法,決定以385 旅的769 團為左翼隊襲擊黎城,引誘潞城的敵人來援,以我386 旅為右翼隊,在潞城與濁漳河畔的潞河村之間設伏,迎擊增援黎城的日軍.

  這天,命令傳下來後,大家便開始了戰前的各種準備工作。整個旅部呈現出緊張、繁忙的景象。新的戰鬥,即將到來的勝利,使同志們異常興奮。

  然而,事情並不那麼簡單。

  一整天,陳賡旅長都在聚精會神地思考著。從地圖上劃著的各種紅色、藍色的符號中可以看出,一連串問題正使他費著苦心。而當前首要的問題是;伏擊戰場選在哪?

  當時,旅堶閬言艉Fl 個補充團,準備南下林縣、輝縣,開闢豫北根據地。我當時任386 旅作戰股長,被調到補充團任參謀長。為了鍛鍊部隊,旅長要我們打了這一仗再走。同時,因為旅部人手不夠,旅長又要我等部隊進入伏擊地區後再去就職。

  下午,我把潞城敵人的情況向旅長作了彙報。根據最新的偵察報告,敵人兵力已增至3000 多人。

  旅長仔細聽著,等我說完了,才點了點頭,緩慢地說:“唔,饅頭大了,我們兵力不足,要沒有個好地方,就更不好吃哇。”說罷,目光又凝集到地圖上去了。第2 夭上午,各團的領導千部都趕到了旅部,在磨坊邊一間敞亮的屋子媮|行了戰前的第l 次準備會,陳旅長和王政委向大家講述了當前山西戰場的形勢和劉鄧首長的意圖後,會議的中心很快就轉到了伏擊場地的選擇上來。同志們圍在地圖前你一言我一語,議論紛紛。10 多雙眼睛,都不約而同地集中到了地圖上的一個地方:神頭嶺。

  從地圖上看,位於潞城縣城東北12 . 5 公里處的神頭嶺確實是個好地方。那埵1 條深溝,公路正從溝底通過,兩旁山勢陡險,既便於隱蔽部隊,也便於出擊。看來,整個邯長線上,再也沒有比這更理想的伏擊場地了。大家議論了一陣,最後都望著陳旅長,等著他作結論。但是,旅長沒有馬上作結論,卻向道:“神頭嶺的地形誰看過了”

  會場沉默。大家都還沒有顧上去看地形。

  “這不是紙上談兵嗎了”旅長笑了起來,“劉師長常講:‘五行不定,輸得乾乾淨淨。’靠國民黨的老地圖吃飯,要餓肚子啊!我看,會暫時開到這裡,先去看看地形好不好?"

  於是,在派出偵察警戒小組之後,我們川多個人立刻跨上馬,隨同旅長離開駐地,向南馳去。旅長穿著在長生口戰鬥中繳獲的呢大衣,騎著大洋馬,走在最前面。他一向談笑風生,可是,今夭卻不象平時那麼愛說愛笑了,一路上,總在考慮著什麼,只偶爾回過頭來和大家研究一下沿途值得注意的地形。

  到達潞河村附近後,我們下了馬,隱蔽地沿公路北面的山梁西行。只見邯長大道跨過濁漳河蜿蜒而來,一會跌落深谷,一會又爬上山腰、穿過山坳。公路上,不時有三五輛敵人的汽車東奔西馳,揚起陣陣黃土。這一段,正如地圖所表明的,有幾處地形還算險要,但對於這樣一個用幾個團兵力的伏擊戰來說,卻遠不是適合的。因此,大家都很自然地把希望寄託到神頭嶺上。

  翻過l 座山,神頭嶺在望了。眼前的景象使我們不禁大吃一驚:實際地形和地圖上標示的根本是兩回事,公路不在山溝堙A而在山樑上。

  我們仔細地觀察著。公路鋪在l 條幾公里長的光禿禿的山樑上,山梁寬度不過一二百米。路兩邊,地勢比公路略高,但沒有任何隱蔽物,只緊貼著路邊,過去國民黨部隊構築了些工事。山梁北側是l 條大山溝,溝對面是申家山。山梁西部有個10 多戶人家的小村子,那就是神頭村,再往西,便是微子鎮、潞城了。顯然,這樣的地形,是不大適合於埋伏的,因為部隊既不好隱蔽,也難於展開;北面又是深溝,預備隊運動不便,搞不好,還可能使自己陷於困境。10 多個人一時都愣住了。旅長用鞭梢朝公路指了指說:“怎麼樣,這一趟沒有白跑吧?粗枝大葉要害死人哪r "

  原來的希望落空了,現在,眼看這加多公里的地段上再沒有什麼理想的地方了,怎麼辦呢?同志們有的在議論著,有的忍不住罵起國民黨那地圖來。772 團肖永智政委說.“差點上了地圖的當!" 771 團吳富善政委說:“那些傢夥,只吃飯不辦好事。打仗要靠那些地圖,不打敗仗才見鬼! "

  旅長仍在繼續觀察著,好象要把那些報廢了的工事全都數遍。過了好久,才轉身一揮手呵呵笑著說:“走,回去討論好啦,地形是死的,人是活的,想吃肉,還怕找不到個殺豬的地方麼?"

  回到旅部時,天已經黑了。吃過飯,會議繼續舉行。會場的氣氛更熱烈了。有的主張在這裡打,有的主張在那堨插A種種分析,各有利弊。討論了很久,還是難於得出結論。

  旅長一直在仔細聽著大家的發言,一直到討論告一段落,才掃視了一下會場,用洪亮而堅定的聲音說;

  “我看,這一仗還是在神頭嶺打好。,

  “神頭嶺了”有人驚異地問。

  “是的,神頭嶺。”旅長看了看王政委說.“看問題要從全面看,不要只看一面,

  對不對?”

  王政委微笑著點了點頭:“應該有辯證觀點。”

  會場又沉默了,看來,很多同志對這一意見都感到有點奇怪,我也覺得有些茫然。神頭嶺,怎麼會是一個好伏擊戰場呢?

  旅長好象看出了我們的心思,離開座位走到地圖前說.“不要一說伏擊就只想到深溝陡崖,天底下哪有那麼多深溝陡崖?沒有它,仗還是要打。”接著,他分析說,一般講,神頭嶺打伏擊的確不太理想,但是,現在卻正是我們出其不意地打擊敵人的好地方。正因為地形不險要,敵人必然麻痹,而且那些工事離公路最遠的不過百來米,最近的只有20 來米,敵人早已司空見慣。如果我們把部隊隱蔽到工事堙A隱蔽到敵人鼻子底下,切實偽裝好,敵人是很難發覺的;山梁狹窄,兵力確實不易展開,但敵人更難展開。說到這裡,旅長把手杖在兩張桌子上一架,間道:“獨木橋上打架,對誰有利呢?"

  771 團徐深吉團長笑道:“我看是誰先下手誰佔便宜。”

  “對哇,只要我們做到突然、勇猛,這不利條件就只對敵人不利而對我們有利了!"

  談到預備隊的運動,旅長問772 團葉成煥團長,如果把2 營(2 營一向以快速著稱)放在申家山,能不能在40分鐘內衝上公路?葉成煥團長滿有把握地說:“半個小時保證衝到!我覺得預備隊運動問題不大。”

  聽了這些分析,我們好象從狹窄溝堣@下走到了平原上,視野突然開闊,心媮霾M亮堂了。但是,又有人問.“這樣是不是有點冒險?"

  “那得看怎麼說呀,”王政委說,“看來最危險的地方,實際卻最安全,這樣的事還少麼廣”

  “打仗,本來就是有幾分冒險的事嘛了”旅長詼諧地說,“有的險冒不得,有的險卻非冒不可。諸葛亮的空城計不也是冒險嗎?如果一點險也不敢冒,他只好當司馬豁的俘虜,還有什麼戲好看了”

  幾句話,說得滿屋子的人都笑了起來。

  根據旅長的意見,大家又展開付論,最後,終於統一了認識。計劃就這樣確定了:仗,就在神頭嶺打。具體部署是771 團在左,772 團在右都埋伏在路北;補充團設伏于對面的鞋底村一帶,並確定由771 團抽出1 支小部隊向潞河村方向遊擊警戒,相機炸毀濁漳河上的大橋,切斷兩岸敵人的聯繫:由772 閉3 昔相懷潞城方面的警戒,斷敵退路。 最聽,旅長又向我潞城敵人有沒有什麼變化,我回答說:還是3000 多人,沒有大變化。

  " 3000 多一我們兵力是有點不足。”旅長沉思了一會兒,突然扭頭對葉成煥團長說:“你們再抽1 個連出來,撤到潞城背後打遊擊去堙

  葉成煥團長先愣了一下,接著便高興地連連點頭,笑了起來。

  會一開完,我們就把戰鬥計劃向師部報告。計劃很快得到了師首長的批准。從師部來的電報中可以看出,旅的這些決心和部署,正符合師首長的意圖。3 月15 日,預定的時刻到來了。

  天擦黑,部隊就出發了。長長的行列,由上遙村向南,沿著山間小道,伸向漫流嶺、申家山、神頭村。部隊經過深入動員,情緒極高,說說笑笑,熱鬧異常。補充團的大部分戰士,幾關以前都還是遼縣、黎城、涉縣一帶的遊擊隊員和民兵,參加這樣大的戰鬥還是第l 次,但勁頭卻很足。大清早,大家就把紅纓槍磨得亮亮的,把鞋子綁扎得好好的,作好了一切準備。看到他們那一躥一躥的樣子,使人好象能夠聽到那一顆顆興奮而激動的心,是在怎樣劇烈地跳動。

  在 這樣的時刻,作指揮員的人,心情總是又興奮又緊張。因為戰前的一切準備工作,都要接受最嚴酷的考驗了。戰爭的突然性,往往使計劃與現實形成很大的距離。敵人會不會如我們預料的那樣行動?計劃實施中還會碰到些什麼問題?… … 這些都不免使人擔心。

  但是,旅長卻非常愉快和輕鬆,一會兒在隊伍堜M戰士們拉呱,鼓勵大家樹立信心,一會兒又和王政委開玩笑,走著走著,突然喊道:

  “瞎子當心,下坡了!” ,

  王政委是近視眼,平時戴著高度數的眼鏡看書,還要湊到眼邊才能看得見。這會兒聽見喊聲,便急佗蹲下來,伸手去摸地,引得大家哈哈大笑。“唉,你這痛子… … ”王政委自己也止不住笑了起來。但他也不示弱,看清是平路以後,立即連連催促:“快走、快走,”旅長腿上負過傷,有點拐,走不快,只好認輸。

  過河了,旅長停住步子,伸出手杖說,“來哇,讓我這瘸子來牽你這瞎子。”然後小心翼翼地把王政委攙扶過河。

  路過申家山時,旅部的同志都留下來了,旅長則仍拄著手杖,和我們一起繼續前進。一齣村,他就對我說:“周希漢,作戰股長的任務完成啦.當你的參謀子”並要我立即通知部隊,保持肅靜,不許再說話。於是,隊伍立即肅穆起來,浴著月光,悄悄地沿著山崗,狹谷急進。

  爬上神頭嶺後,我回到補充團,向韓東山團長、丁先國政委傳達了旅長的指示。團首長研究了一下,決定他們帶1 營在左邊,我帶2 營在右邊,第3 營作預備隊,並按照旅長的指示,讓部隊儘量向前推進,靠近公路。

  旅長先在神頭村堿搕F看,又到各團親自督促大家進人陣地,進行偽裝。當他由771 團來到我們陣地上時,5 連的一群戰士正圍在一起研究如何偽裝,如何保持地形的本來面貌。旅長表揚了大家幾句,接著說:“日本鬼子沒有什麼了不起,不怕他氣勢洶洶,只怕我們滿不在乎,驕傲麻痹。”又具體指示大家不要隨便動工事上的舊土,踩倒了的草,一定要順著風向扶起來。

  這時,丘個戰士突然問道:“旅長,這地方怎麼好打埋伏?離路這麼近,可不要給鬼子踩到頭上發現了啊!"

  旅長笑道:“這地方,我看是不錯。只要偽裝得好,敵人踩到了也不會發現。要是發現了,你們開我的鬥爭會好不好?’

  戰士們都嘿嘿笑了起來。

  “可是,你們要不好好偽裝,暴露了目標,或者打不好,吃不掉敵人,怎麼辦呢?"

  “你處分我們!"

  書處分你們幹什麼?”旅長說,“暴露了目標,還當什麼八路軍,都回家去當老百姓算了。”

  正說著,遠處突然傳來了一陣沉悶的轟隆聲,那是擔負“釣魚”任務的陳錫聯同志率領的左翼隊的769團對黎城的襲擊開始了。該團1 營于16 日0點30 分一舉攻入城堙A消滅日軍100 多名。由於當時天還不亮,正睡著覺的日軍被從天而降的我勇士們打得暈頭轉向,一時摸不清情況,只好龜縮在房子媢x抗,同時,拚命地向潞城、涉縣等地呼救。隨著黎城方向越來越密的槍炮聲,我們的心情也越來越緊張了。戰士們加快速度,作好偽裝,隱蔽起來。

  4 時30 分,一切都已就緒,旅長再一次交代我們:每個營只許留1 個幹部值班,在外邊觀察,別的人誰也不許露面,然後才離開陣地,回旅指揮所去。我們靜靜地伏在工事堙A等待著東方慢慢發白。黎城方面,槍炮聲仍不斷傳來,時緊時慢,時疏時密。我暗想「這時候,也許敵人正聲嘶力蝎她向潞城求救呢!

  天大亮了。我輕輕撥開那黃了一冬剛剛發綠的篙草,向外觀察。四週很靜,看不到一絲人跡。神頭村離我們只有一兩婺禲A沒有雞叫,也不見炊煙。公路橫躺在我們面前,由於長時間沒有下雨,加上敵人送輸部隊往來頻繁,路面已經形成了一層很厚的灰土。北面和我們相對的地方,是772 團!營的陣地。他們隱蔽得很好,我極力搜尋,也很難發現一點痕跡.

  一會兒,電話鈴響了,耳機媔ルX了旅長洪亮的聲音。他問了問我們隱蔽的情況,要我們沉住氣,又告訴我們,敵人來到時,一定要等772 團打響後再下手。9點鐘左右,旅長又來電話說.潞城出來了1500 多敵人,已經到了微子鎮。我高興得趕緊告訴了營長和教導員。同時心媟Q,好啊,來少了不夠吃,來多了一口吃不下,1500 人,正合適!潞城有3000 多敵人,為什麼只出來15OO 呢?原來正是我們派出去打遊擊的那l 個連發揮了作用,他們在潞城背後乒乒乓乓一打,敵人害怕我們乘虛攻城,便不敢傾巢出援了。

  “準備戰鬥!”工事堸角W緊張地傳開了命令。又過了一會兒,敵人的隊伍就在微子鎮方向露頭了,前面是步兵、騎兵,中間是大車隊,後面又是步兵、騎兵,一拉幾里長。先頭到達神頭村後,突然停下來,過了很久,才出來了l 個30 多名騎兵的搜索分隊。

  敵人發現了什麼?我正在懷疑,只見搜索隊突然沿著一條放羊小道,徑直朝77 湘執營的陣地走去。“糟了… … ,眼看敵人一步步接近土事,獸蹄馬上就要踩到我們戰士的頭上了,我的心象一下子被倒提了起來,手心都被汗濕遍了• 一但是,我的擔心多餘了。正如旅長預料的,敵人只注意了遠處,注意了溝對面的申家山,對於鼻子底下那些見慣了的工事,卻根本沒放在眼堙C看到申家山上沒有動靜,便繼續前進了。後面的大隊,隨即沿公路跟了上來。

  原來,這是敵人16 師團的部隊,敵人滿以為這樣大的部隊行動,我們根本不敢惹,因此,又帶上了108 師團部隊的l 個輜重隊,妄想救援黎城、護送車隊一舉兩得。

  敵人大搖大擺地來到了我們面前,步兵、騎兵過來了,大車隊過來了,後衛跟著也進了我們的伏擊圈,於是,772 團指揮所發出了攻擊的信號。彈指間,這平靜的山梁好象變成了一座火山,成百成千的手榴彈驀地在敵人腳下齊聲爆炸。橫飛的彈片、閃閃的火光,連同那滾騰的硝煙與黃土,匯成了一條憤怒的火龍,一下把那長長的日軍隊伍和公路都吞沒了。

  “衝啊!殺啊!”沒等再下命令,戰士們便從工事堙B草叢堶萱b出來,仲進敵群,用刺刀、大刀、長矛奮勇砍殺。我們補充團除l 、4 連裝備較好外,其他連隊都還是清一色的紅纓槍。在這“獨水橋”上短兵相接的戰鬥中,被日軍稱為“長劍”的紅纓槍顯出了它特有的威力。長長的公路上,只見到處是白光閃爍,紅纓翻舞。許多敵人還沒有辨清方向就被打死,剩下的企圖組織頑抗,但在這狹窄的地形上,根本排不成個戰鬥隊形。既沒有地形地物可利用,火力又無法發揚,只得在路上來回奔跑。

  但是,這些日本兵畢竟是深受武士道精神的麻醉,加上在長驅突進中,國民黨軍隊抗擊不力,這就更助長了他們的瘋狂氣焰。因此,他們死將臨頭,還在垂死掙扎:有的滾進了水溝,有的趴在死馬後邊朝我們射擊;有的則端起刺刀和我們肉搏。許多地方在激戰。我們的戰士打得很頑強,無數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跡在這裡涌現出來了:772 團8 連連長鄧世松胸部負重傷,在臨棲牲前的一剎那,仍揮著手榴彈指揮戰士們向敵人衝擊;l 營1 個戰士負傷4 處,用毛巾扎住傷口後,又一口氣刺死了3 個敵人,當他停止呼吸時,手堛滿G刺刀還深深地插在敵人的肚子堙A司號員杜旺保抱著塊大石頭衝上公路,把l 個日軍砸得腦漿進裂,炊事員老蔡也用扁擔劈死了l 個敵人,奪來了l 支38 式槍… …

  正殺得難解難分,一陣喊殺聲自天而降,這是遠在申家山的772 團2 營衝上來了。這支生力軍的到來,馬上使戰鬥局面起了變化,中段的敵人完全失去了戰鬥力,除少數竄向東面的張莊和西面的神頭村方向外,絕大部分都成了我們的刀下鬼。

  誰知就在這時候,出現了一個意外的情況。殘余的敵人都集中到了東西兩頭,東頭的敵人是擂翅也難逃的,因為771 團早防備了這一手,戰鬥一開始即炸毀了河上的大橋。但西頭的300 多敵人乘隙佔領了神頭村,企圖依據房屋、窯洞固守待援,伺機接引東頭的敵人一起向潞城逃跑。顯然,讓敵人在村堣@站穩腳,就等於讓敵人佔領“橋頭堡,,形勢對我們將極為不利。現在,戰鬥能否取得全勝,關鍵完全係在對這個只有10 余戶人家的神頭村的爭奪戰上了!

  2 營營長和教導員急得直跺腳,連聲問我:“怎麼辦?怎麼辦了,我喊道,“向村婼蘆熙▲五霅n運動,村堿藒M槍聲大作,只見日軍亂得象一窩蜂,稀哩嘩啦逃了出來。同志們高興得大叫大喊:“老大哥幹得好啊.幹得好啊! ,

  這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當敵人衝進神頭村時,旅長剛好由申家山下來,到了772 陰指揮所。旅長問道:

  “村邊是哪個排?"

  " 7 連1 排。”葉成煥團長回答。

  “是蒲達義那個排嗎?"

  “是 "

  蒲達義排一貫勇猛頑強,能打硬仗,曾多次受到旅長的表揚。這時,旅比點了點頭,突然把手杖一揮,靳釘截鐵地吼道:“命令1 排,不惜一切,把村子拿回來I "

  1排沒有辜負旅長的信任,出色地完成了任務,20 多個人在蒲達義排長的率領下,一個猛衝,僅以傷亡5 人的代價就把敵人趕出了村子,並用猛烈的火力打死打傷了好幾十個日本兵。然而,力量畢竟懸殊太大,敵人一齣村,馬上又蜂擁上來,情況真是危急萬分。幸好,就在這千鈞一髮的關頭,葉成煥團長親自率8 連趕到了村堙A鞏固了陣地。

  敵人還不甘休,又連續組織反撲,機槍、步槍、小炮,集中向村堭蔭g、轟擊。村口展開了空前激烈的拉鋸戰。

  正在激戰的時候,旅長拄著拐杖來到了神頭村堙A一邊觀察村外的情況,一邊揮著手杖向衝過身邊的戰士們喊:“快上,把敵人給我趕到山樑上去!”正喊著,1 顆炮彈在附近轟然炸裂,1 間小草屋立即熊熊地燃燒起來。旅長的手杖也被爆炸的氣浪震落,飛出去很遠。警衛員急得大喊:“旅長,這裡危險”旅長抖了抖身上的泥土,取下眼鏡一邊擦著一邊說:祥你老跟著我幹什麼?快上去告訴大家,決不能再讓敵人佔l 個窯洞,1 棟房子!"

  旅長到了村堛漁灡均A立刻在部隊中傳開了。正在前沿的葉成煥團長擔心旅長的安全,急得滿頭大汗。此刻,最好的辦法只有l 個:把敵人重新通上“獨木橋”,徹底殲滅!他把盒子槍一舉,大喊一聲.“消滅敵人婼襤!”便衝了出去。戰士們立即大喊著,不顧一切地撲向敵人。我們補充團的于部戰士也好象憑添了千百倍的勇氣與力量,振臂一呼便狂風般向敵人卷去。幾面一夾,如雷霆萬鈞,殘余的敵人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很快就全部被消滅了。

  槍聲停息了。聳路上,滾滿了敵人的屍體,厚厚的灰土,幾乎都成了血的泥漿。看到那些野獸們最後遭到了應得的下場,真感到痛快、解恨。可是,我們的心情卻依然平靜不下來。旅長,旅長怎麼祥了呢?我和團長、政委急忙朝村口趕去。

  走到村口,只見旅長穿著灰棉衣,敞開前胸,正笑容滿面地和葉成煥團長站在那堙A老遠就向我們喊:“補充團,幹得不錯呀!”•

  “旅長 … … ”倪不出來是歡慰還是敬愛,這時候,一見到旅長,我們都不由得從心堹F起一股強烈的感情。我們把戰鬥情況作了彙報,又把兩架嶄新的折疊鏡箱照相機送到他面前說:“這也是剛才繳的。”

  “嗬,照相機,這是武器呀l ”旅長接過照相機說,“我們可以用敵人送來的機子拍些照片,給報紙、雜誌發表,讓全中國、全世界人民知道,這就是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下場1 ”他見機子婺辿陴{成膠片,便打開機匣,對準狼藉滿地的日本旗和橫七豎八的日軍屍體,連拍了好幾張。正好,這時旁邊1 個小上堆上,l 個戰士正踩在1面日本旗上,向東了望,旅長喊道:“別動,別動,給你照相呀!"

  戰士轉過身來,靦腆地笑了笑,立即把紅纓槍和剛剛繳獲的烏亮的3S 式步槍朝跟前一收,胸脯一挺,昂然遠望,讓旅長拍照。收進鏡頭的場景,正是整個戰場的寫照,在他後面,起伏的群山,綿延無盡,結成千屏萬障.在他前面,則是蜿蜒的邯長大道。公路上,被打得起火的軍用物資和大車,殘煙縷縷,余燼未滅。遠處,771 團那邊,槍聲還在疏疏落落地響著,殘余的敵人看來還在作垂死掙扎。但是,現在神頭村一被我們奪回,這邊的敵人一被消滅,東頭的敵人就是個個都長出三頭六臂,也別想逃脫滅亡的命運了。

  當神頭村圍殲戰激烈進行的時候,我伏擊部隊放過去的先頭之敵,一到潞河村就被771 團一個不剩地給收拾了。769 團完成“釣魚”任務後隨即撤離黎城。黎城日軍即派一部向神頭嶺疾進,企圖援救神頭被圍之敵。當其行至趙店村濁漳河畔時,突然遭到我771 團特務連的阻擊。敵人見趙店橋已被我燒燬,即刻組織炮火掩護,搶修趙店橋。特務連得知神頭圍殲戰已勝利結束,奉命撤出了戰鬥。日軍把橋修復後也退回黎城。13 時許,潞城日軍一部乘兩輛汽車馳援神頭之敵,被我772 團7 連殲滅于神頭村西南處。14 時,日軍100 余人乘7 輛汽車前來援救,又披了772 團7 、8 兩個連的勇士們在神槍手的支援下,僅用1刻鐘時間就擊毀敵汽車3 輛,殘敵見勢不好,慌忙掉過車頭,拖著4 車死屍和慘叫的傷員逃回了潞城。

  16 時,神頭嶺伏擊戰勝利結束。這次戰鬥,斃傷俘日軍1600 余人,斃傷和繳獲騾馬600 余匹,繳獲各種槍300 余支(挺)以及其他大批軍用物品。這次伏擊戰打得乾脆、利落。劉伯承師長于1939 年8 月22 日在《 對目前戰術的考察》 一文中讚揚神頭嶺伏擊戰是“吸打敵援”的一個好的戰例。就連日軍統帥部也把這次伏擊戰看成是我八路軍的“典型的遊擊戰”。一個在神頭嶺伏擊戰中逃跑的日本《東亞日報》 隨軍記者本多酒沼,寫了一篇題為《脫險記》 的報道,說神頭嶺故斗大傷皇軍元氣,八路軍的靈活戰術,實在使人難以琢磨。這次伏擊戰沉重地打擊了侵晉日軍的囂張氣焰,破壞了敵人的交通運輸線,箱制了日軍向黃河西岸和南岸的進攻,策應了1 15 師和120 師的晉西作戰,提高了我軍的聲威,增強了人民抗戰必勝的信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