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繁體
·英山畢府粉絲
·麻城市護山霧毫
·麻城優質黑木耳
·麻城野生茶油
·麻城野生葛粉
·麻城市龜山岩綠
·紅安花生
·紅安綠豆丸子
·紅安綠豆粑
·紅安花生脆脆香
·紅安臭皮子
·龜山枸杞酒
·大別山野菜
·唐家渡舞龍
·麻城花挑
·麻城諺語集
·麻城婚俗文化
·麻城民間藝術
·打紅的來歷
·紅安繡花鞋墊
·蘄春太平森林公園及避暑山莊
·英山大別山主峰風景區
·神奇的龜峰山
·湖北省英山縣桃花衝風景區
·黃岡旅遊導旅遊圖
·名人文化導遊圖
·大別山紅色公路旅遊導遊圖
  當前位置>>說禪宗
張仁初將軍略傳(四)
2013-12-24 15:05:24    華夏經緯網

  緊急北上抗美援朝 二次戰役殲敵未果

  1950年6月,美國唆使李承晚傀儡集團對北韓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發動了大規模的吞併戰爭,並派第七艦隊進駐台灣海峽。9月15日,美國及其仆從國軍隊7萬多人在北韓仁川登陸,大舉北犯,戰火燒到了鴨綠江邊,並派飛機肆意轟炸、掃射我東北邊境地區。中共中央毅然作出“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戰略決策。組成中國人民志願軍,在彭德懷司令員率領下于1950年10月19日跨過鴨綠江,開始了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

  1950年11月5日,我發起的第一次戰役勝利結束,粉碎了敵人在“感恩節”前佔領北韓全境的神話,但敵人仍繼續北犯。

  1950年10月8日,二十六軍奉命編為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二十六軍,由上海緊急北上山東滕縣集結,進行政治思想動員,堅定敢打必勝的信心。各部先後舉行了誓師大會,擴充了兵員。11月5日,軍長張仁初,政委李耀文奉命率部進至遼寧撫順地區待命,並召開全軍團以上幹部會議,部署了入朝作戰的政治工作。張仁初、李耀文、副軍長張銍秀、參謀長馮鼎三、政治部主任王直反復研究入朝作戰的準備工作和北韓戰場的形勢。北韓,對於張仁初來說,是一片從未涉足的陌生之地;美軍及其仆從軍,對於張仁初軍長來說,是一個從未交過鋒的作戰對手。他在北韓地圖前凝視著、沉思著,從放牛娃到我軍高級指揮員的戰鬥經歷從他腦海中掠過......平型關與日寇浴血拼殺的情景浮現在眼前,他堅定地說:“蔣介石的屁股我們摸得,小日本的屁股我們也摸得,他是個老虎我們也不怕,我們就是要摸老虎的屁股。”張仁初在團以上幹部會上再次作了戰前動員。他說:“志願軍入朝第一次戰役的勝利,打破了美軍不可戰勝的神話。”1950年11月16日,二十六軍由撫順進至吉林臨江地區。19日夜,在軍長張仁初,政委李耀文率領下,二十六軍從臨江越過鴨綠江挺進北韓。22日23時進至集結地,張仁初將軍指揮部設于北韓中江鎮。

  11月24日,聯合國軍雖然遭到第一次戰役的沉重打擊,仍然試圖迫我退出北韓,集中20萬兵力分東西兩線向被進攻,企圖將志願軍消滅在安州、江界地區。為了粉碎敵人的進攻,把戰線推至平攘元山一線,志願軍在1950年11月下旬發起第二次戰役。

  1950年11月25日,張仁初奉命率二十六軍急速南下參戰,星夜兼程,急行軍6晝夜,進至西德里、袂物埵a區。兵團命二十六軍于12月3日夜向下碣隅堛漪陸戰一師師部及其第五、七、十一團各一部發起總攻。命令七十六、七十七師北東西三面進攻,八十八師在下碣隅堳n面邊警戒邊向北進攻。當時二十六軍各部均在距離攻擊出發位置100-150公里以外,面對這一情況張仁初要通總部電話,直接向彭德懷總司令報告部隊地形不熟,距離太遠,開進不及。彭總同意延遲總攻時間。隨後,張仁初下達命令,要部隊迅速到達進攻出發地域,準備4日夜準時發動進攻。但是,部隊入朝後因冰天雪地,連續行軍,補給中斷,糧食已盡,饑寒交迫,地形生疏。又因部隊從南方急速入朝,無禦寒衣物,一些戰士凍死在戰場。八十八師路程最遠行軍路線又發生了錯誤,七十七師也未能趕到,因此未能按時發起進攻。至6日,七十七、八十八師仍未能趕到出發位置。下碣隅堛獐臚H在在飛機和坦克的掩護下向我七十六師扼守的上碣隅堛F北山大舉進攻,戰至下午,我陣地失守。7日,美陸戰一師企圖突圍,出動60多架飛機,大量坦克掩護3000多兵力向南突圍,我八十八師奮力阻擊,斃傷敵200余人。因我傷亡過大,敵再次突圍,我陣地被突破。我七十六、七十七師在各戰場英勇奮戰,給敵以重創,但在敵空、坦、炮火力密集支援下,傷亡較大,使敵南逃古土水。

  張仁初見在下碣隅媊頛艦憐芋A決心在古土水集全力殲敵。下令“部隊要不顧一切追殲敵人”,8日,七十六師不顧疲勞,連夜追擊,9日拂曉,到達古土水以南地區,與七十七師形成南北夾擊之勢。但是,由於這時的部隊凍餓嚴重,體力不支,經激烈戰鬥,未能達到圍殲目的。敵人南逃至五老堙C張仁初見兩次圍殲未能成功,決心殲滅南逃之敵。遂令七十八師及八十八師一個團繼續追擊。12月13日拂曉進至直興堙A當晚,對五老媦臚H發起進攻,二三四團二營迅速攻入五老堙A敵驚慌失措,該營誤判為敵對我迂迴包圍,未能擴大戰果。14日,張仁初急電七十八師殲滅五老堣尬纂A是日晚部隊開始行動時,敵已向南逃竄,部隊連續追擊,直至24日,敵從西湖津海上撤走。第二次戰役,志願軍取得了勝利,將敵人趕至“三八”線以南。二十六軍共殲敵2000余人,繳獲一批軍用物資,解放鹹興、西湖津。但是付出了巨大代價,減員1.5萬人,其中僅凍餓減員就達9000余人。

  第二次戰役後,二十六軍進至永興地區休整,總結經驗教訓。此役是二十六軍倉促入朝首戰,未能圓滿完成殲敵任務,有主觀原因,也有客觀原因。從自身檢查有如下原因:一,思想準備不足,一些同志存在盲目輕敵思想,對高度現代化裝備的敵人估計不足;二,後方供應脫節,二十六軍入朝參戰,糧食、禦寒裝備、彈藥均未能供應,凍餓減員大增;三,作戰待機位置過遠,“兩條腿”追不上“四個輪子”,地理不熟,戰前未能獲准偵察敵情,敵情不明;四,有的部隊組織紀律性差,執行命令不堅決,貽誤戰機。

  在認真的總結了經驗教訓之後,軍領導提出了“打翻身仗”的響亮口號,號召全軍“打一仗,進一步”,決心打好下一仗,滿懷信心準備迎接新的戰鬥。

  張仁初這位馳騁沙場,屢建戰功,善打硬仗,殲滅戰的想起入朝第一仗,讓敵人坐著“四個輪子”從自己的槍口下跑掉,這在他的戰鬥生涯中還是第一次,想到這裡心堳雂ㄛO滋味......他狠狠地罵了一句:“美國鬼子,你躲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咱們走著瞧!”

  參加第四次戰役 運動防禦三十八天

  1950年12月31日,中國人民志願軍發起第三次戰役,經7天激戰,進到“三、八線”,佔領漢城、水原、橫城、原州等地。美軍乘我補充間歇,集中大量兵力、火器,以漢城為主要方向,于1951年1月25日向我軍發起全線進攻,企圖將我推回“三八線”以北。為此。我軍發起第四次戰役,對進攻之敵實施運動防禦作戰。

  1951年2月7日,張仁初奉命率部連續八個夜行軍由永興急進至議政府,抱川、漣川地區,當面之敵是美軍第三、第二十五師、二十四師之第五團、空降兵一八七團、土耳其旅、英軍第二十七旅兩個營共3萬餘人。配置重炮400門,坦克300多輛。

  二十六軍的任務是在正面40公里,縱深55公里的地域內,阻擊至3月底。最後堅守“三八”線以北之葛末面、高臺山一線。依此,張仁初和軍指揮部決定構築四層防禦陣地。

  張仁初率各級幹部勘察地形,研究方案,落實保障,抓緊練兵,進行戰前動員,全軍上下士氣高昂,信心百倍,決心打好翻身仗。

  3月16日戰鬥開始,前線只與敵人發生小規模戰鬥,接著美軍進攻規模不斷升級,在飛機、坦克、火炮的支援下,以連、營、團等規模不停的向我衝擊。一次進攻被打退,又一批敵人衝上來,我志願軍勇士在敵人的衝擊下,傷亡不斷增加,陣地被炸塌,子彈打完了,就同敵人展開白刃格鬥,發揚了大無畏的革命精神。有的戰士胳膊被打斷就用另一支胳膊射擊投彈,有的肚子被打破,就用槍托頂住腸子繼續射擊,戰鬥異常殘酷。議政府—祝靈山一線阻擊戰厲時20天,完成了任務,張仁初下令于3月25日撤出戰鬥,進入七峰山至抱川一線第二防禦地帶。

  25日,美空降兵一八七團在我防禦側翼空降,與北韓人民軍激戰一天后,友軍未向我通報即撤離,美軍向我暴露的側翼發起進攻。張仁初及時調整部署,予以堅決阻擊。美軍在空、坦、炮掩護下,向我第二防禦陣地倡狂進攻,我堅守七峰山、海龍山的部隊與敵人展開殊死爭奪達11次,陣地前留下敵人大量屍體,我方傷亡也不斷增加,至31日,二十六軍完成了阻敵至3月底的任務,隧撤離第二防禦地帶。

  為爭取第五次戰役有更多的準備時間,張仁初奉命在“三、八”線以北的種子山、釜谷堙B君子山一帶部署了第三防禦地帶,下達了堅守10—15天的命令。自4月1日起,敵人在飛機、坦克和火炮的掩護下發動了連、營直至三個團的進攻,我軍陣地上山石橫飛,硝煙瀰漫,炮彈炸出的岩石碎末在我陣地上落下了厚厚的一層。我軍指戰員英勇阻擊14天,完成了任務,奉兵團命令撤出陣地。在玉女峰、185高地、忠細堙B亭浦堬捰迆艦|防禦地帶,繼續阻擊敵人前進。

  彭德懷總司令在4月中旬召開的記者招待會上,對20多位戰地記者說:“黨的記者是政治和思想指導者......要歌頌革命英雄主義和國際主義,重點表揚士兵群眾,也聯繫表揚軍事指揮員。比如張仁初和李耀文指揮二十六軍在扼守七峰山、海龍山的戰鬥中,與敵軍反復爭奪11次,代價小,殺傷1000多名敵人,還創造了一個班(雷保森班—作者)用反坦克手榴彈擊毀美軍9輛坦克的戰例,這就要寫,既寫戰士的英勇,又寫指揮員善於開動腦筋和靈活指揮。”

  4月15日,敵軍又向我第四防禦地帶發動大規模進攻,16日晚,我為誘敵深入,主動撤至高臺山和葛末面一線防守。此時彭德懷司令員親自打電話給張仁初,指示要堅守陣地,再接再厲,阻止敵人的進攻。張仁初深知,戰役的每一個環節都關係到全局,關係到為第五次戰役爭取到寶貴的準備時間,面對現代化裝備的強大敵人的輪番攻擊,我武器處於劣勢,幾經戰鬥損毀,彈藥不足,糧食缺乏,後勤供應不上,戰士守凍挨餓,挖野菜充饑,戰鬥力受到很大影響。張仁初要通防守陣地的七十八師的電話,要求他們咬緊牙關,堅持到底,減少不必要的傷亡,可以誘敵深入,逐步消滅。在敵人強大火力轟擊下,我陣地被炸塌、損壞,我指戰員與陣地共存亡,浴血奮戰,陣地幾經爭奪,始終牢牢的控制在我軍手中。

  4月22日,志司發起第五次戰役,我二十六軍第四次運動防禦勝利完成任務,打了一場硬仗,一場殊死爭奪的拉鋸戰,美軍體驗到二十六軍是一塊啃不動的硬骨頭。張仁初指揮二十六軍與美軍激戰38晝夜,阻擊了西線敵人的主攻集團,殲敵15000余人,擊毀坦克76輛,使敵人平均每天只推進1.5公里,付出了極慘重的代價。特別是通過此戰,二十六軍贏得了上級的表揚和廣泛的讚譽。

  參加第五次戰役 反復爭奪雞雄山

  志司發起第五次戰役,敵人全線後撤。4月23日,奉九兵團命令,二十六軍由防禦轉入進攻,軍長張仁初和政委李耀文召開軍黨委擴大會議,張仁初對追擊南撤之敵作了部署,七十七師直插抱川斷敵退路,七十八師沿漢灘江向永平方向追擊。途中與敵人遭遇,擊退敵人多次反衝擊,斃傷一批敵人,由於敵軍乘汽車南逃,我軍是步行追擊,未能圍殲敵人。4月26日我軍停止追擊。4天戰鬥,殲敵600余人,俘敵40人。

  4月28日,張仁初率部進到平康地區集結,補充人員裝備,對第四次戰役的運動防禦的勝利總結了經驗。5月15日,奉命開到東海岸通川、淮陽、新高山地區布設海防陣地,準備迎擊可能由通川、元山登陸之敵,從而保證第五次戰役第二階段勝利進行。至5月21日,五次戰役第二階段以我軍勝利告終。進入第三階段時,敵軍乘我軍調整部署向我反撲,軍情緊急。28日,志司命令二十六軍轉隸第二十兵團指揮,張仁初率部急赴五聖山、平康、新岱媟巨銗H北地區組織陣地防禦。張仁初派出偵查分隊警戒,組織師、團幹部勘察地形,派出二三O、二三三團冒雨前進,將陣地前伸至鞍岩山及鐵原以北地區。根據兵團部署,二十六軍的最後防禦陣地設在兩雙嶺、、長岩山、劍布堣@線,任務是堅守兩個月。

  6月6日,張仁初主持召開了作戰會議,對戰役部署,各項準備工作反復研究和準備。張仁初要求部隊于6月9日前一切部署必須準備完畢。

  6月8日,軍下達書面作戰命令。按作戰要求,成立了軍、師、團的前線指揮所,炮兵指揮所,戰勤機構,統一後勤保障,構築堅固工事和坑道,制定作戰方案,預定反擊區,儲備作戰物資,唯糧食供應不足。部隊進入全面備戰狀態,面對美三、二十五師,偽九師,指戰員們充滿了必勝的信心。

  6月10日展開對敵偵察,多處伏擊,殺傷敵70余人。13日,敵人以140輛坦克開路,在飛機掩護下向鬥流峰、嶺尾北471.7高地進攻,以20輛坦克和炮火掩護向雞雄山進攻,以13架飛機輪番轟炸赤山、虎岩山地區,在我有力的阻擊下敵軍南撤。14日後,敵晝攻夜縮,我以伏擊、阻擊、夜襲、地雷等給敵以殺傷。

  自6月24日晨起,敵偽九師在坦克掩護下,向我雞雄山的地區發起輪番進攻,展開了空前激烈的陣地爭奪戰,我指戰員發揚不怕死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浴血拼殺,有的陣地在只剩一個人的情況下仍誓死戰鬥到底。至28日,雞雄山陣地14次被敵佔領,我軍勇士又14次將陣地奪回。直至雞雄山兩翼被敵佔領,我軍才奉命主動撤出該陣地。

  浴血奮戰西鬥二峰 完成使命凱旋回國

  西方山、鬥流峰是鐵原、金華、平康鐵三角的主要制高點,控制南北交通。是敵人進攻和改善防禦態勢的必爭之地。面對美軍第三師。1951年6月23日,美軍一個營的兵力對西方山南側高地進行試探性進攻,反復衝擊6次,均被我打退。至黃昏敵加強了對高地的炮擊,為減少傷亡,我主動撤出陣地。當夜我組織了3次衝擊,奪回了陣地,敵後退。

  7月1日,美軍以一個團的兵力,在100余輛坦克,飛機和火炮的掩護下,向我西方山、鬥流峰發起全面進攻,激戰一天,我陣地落彈萬餘發,工事基本被毀,武器損毀一半。我戰士英勇阻擊,擊退敵人7次衝鋒。美軍不甘罷休,于2日以飛機、炮火向我陣地狂轟濫炸,企圖徹底破壞我防禦工事,殺傷我人員。3日,震天動地的炮聲伴隨著飛機的轟炸和掃射,敵人的40多輛坦克從正面和兩側壓過來。但是我軍指戰員毫不畏懼,又連續擊退敵人6次衝鋒。夕陽西下,西方山、鬥流峰沉浸在血紅的晚霞中,部隊傷亡嚴重。鬥流峰、發利峰等陣地相繼被敵佔領,西方山主陣地和西北的王在峰仍在我軍手中。入夜,二十六軍以四個連的兵力向鬥流峰極其以北的高地反衝擊,但因各連未能協調行動,未達目的。張仁初考慮到西方山主峰工事已大部被毀壞,決定轉守二線陣地。敵我形成對峙狀態。

  此間中朝與美軍停戰談判也在籌備中。1951年7月10日,敵我雙方在開城開始了停戰談判。這時,張仁初和李耀文主持召開了軍黨委會,張仁初要求全軍在談判期間要保持高度的警惕,組織小部隊以優勢火力向敵人薄弱點進攻。以配合談判,並做好反擊的準備。張仁初調整了部隊的防禦部署,談判期間,美軍組織小股力量在飛機和坦克的掩護下向我發動小規模進攻,共達169次,偽軍也蠢蠢欲動,均被我堅決擊退。

  7月下旬,北韓進入多雨季節,連日陰雨,山洪暴發,交通中斷。部分工事倒塌,掩體漏水,後勤補給中斷,給部隊帶來極大的困難。有的部隊斷了口糧,靠挖野菜維持。張仁初見此情況心中很是著急,提出二線部隊以野菜代糧,糧食儘量保證一線作戰需要。他深入部隊鼓勵大家克服困難,保持戰鬥力。

  8月2日,美二十五師接替偽九師防務,向我陣地發動1-2個連規模的進攻8次,均被我軍擊退。

  在談判桌上美軍得不到的東西,就趁志願軍遭受特大洪水的困難時期,發動逐段進攻以逐段進取的方式,企圖攫取地盤,遭到中朝軍隊的有力打擊。張仁初和李耀文決定抽調部分兵力於9月5日對西方山、鬥流峰發起攻擊,張仁初和軍指徹夜未眠,研究方案、指揮戰鬥。由於敵人工事堅固,火力猛烈,雖經多次衝擊激戰至拂曉未能佔領主峰。但西方山和鬥流峰的敵人在我連續進攻下,已傷亡過半。9月7日13時,張仁初組織炮兵對西方山、鬥流峰之敵進行密集射擊,暫態敵軍陣地硝煙瀰漫,張仁初對軍指領導說:“讓美國鬼子嘗嘗我們的炮彈吧。”在我猛烈連續炮擊下,美軍支援不住,向南突圍,我軍收復西方山、鬥流峰,斃傷敵570人,俘29人。

  9月9日,敵不甘心失敗,又糾集一個團的兵力在20余輛坦克的掩護下向我反撲,由於我接收陣地未及部署完畢,西方山重又失守,為減少在鬥流峰的傷亡,我主動撤離該陣地。

  9月11日晚,張仁初指揮部隊再次向西方山、鬥流峰發起進攻,戰至12日2時,西方山和鬥流峰再次被我收復,並向南延伸到527.7高地。

  張仁初率部在金化、平康地區防禦作戰10個月,大小戰鬥565次,以劣勢裝備共斃傷敵人2萬餘人,擊落擊傷敵機242架,給美第二、三、二十五師,土耳其旅,偽第二、九師,敵空軍以重大殺傷,敵我傷亡對比為5:2。

  1951年12月至1952年1月26日,根據中央指示部隊開展了“三反”運動。

  1952年3月,二十六軍奉命將防衛移交給十五軍,到4月22日交接完畢,張仁初率部進到德川地區休整。6月5日奉命返回祖國。張仁初在北韓戰場上,面對裝備現代化的美國及仆從國軍隊,發揚了我軍敢於鬥爭敢於勝利的優良傳統,指揮部隊用劣勢裝備與敵人展開了殊死戰鬥,完成了任務,忠誠的履行了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義務,經受了現代化戰爭的考驗和鍛鍊,提高了領導水準和指揮藝術。為表彰他的功績,北韓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兩次授予他二級國旗勳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