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繁體
·英山畢府粉絲
·麻城市護山霧毫
·麻城優質黑木耳
·麻城野生茶油
·麻城野生葛粉
·麻城市龜山岩綠
·紅安花生
·紅安綠豆丸子
·紅安綠豆粑
·紅安花生脆脆香
·紅安臭皮子
·龜山枸杞酒
·大別山野菜
·唐家渡舞龍
·麻城花挑
·麻城諺語集
·麻城婚俗文化
·麻城民間藝術
·打紅的來歷
·紅安繡花鞋墊
·蘄春太平森林公園及避暑山莊
·英山大別山主峰風景區
·神奇的龜峰山
·湖北省英山縣桃花衝風景區
·黃岡旅遊導旅遊圖
·名人文化導遊圖
·大別山紅色公路旅遊導遊圖
  當前位置>>說禪宗
張仁初將軍略傳(三)
2013-12-24 15:06:01    華夏經緯網

  內戰爆發 膠濟路阻擊戰

  日本投降後,蔣介石在“和平”的幌子下,積極準備內戰。我黨“以革命的兩手反對反革命的兩手”,作出發展、控制東北的指示。1945年9月24日至11月底,羅榮桓率山東軍區部隊由海、陸兩路分批奔赴東北。留在山東的部隊組建了野戰兵團。10月20日,中央任命陳毅為山東軍區司令員。新四軍軍部與山東軍區領導機關合併,原山東軍區所屬的濱海、膠東、渤海、魯中、魯南五個軍區繼續保留。1946年初,張仁初調任魯中軍區參謀長,司令員王建安、政治委員向明、政治部主任王一平。

  蔣介石在美國支援下,一面于1946年1月13日與中共簽訂停戰協定,一面派遣國民黨軍隊佔領大城市及交通要道,進攻和蠶食解放區。當時,部隊埵釭漱H產生了和平麻痹思想,想馬放南山、刀槍入庫,可以解甲歸田了。魯中軍區針對這種情況在一天早操後,在操場上集合全體機關幹部聽參謀長兼機關黨委書記張仁初講話。他身穿洗的泛白的軍裝,腰間扎著皮帶,配著短槍,綁腿打到膝蓋處,表情威嚴,精神抖擻。他在隊列前喊了一聲:“立正!”後說:“大家把帽子脫下來!”聲如洪鐘。他也摘下了自己的帽子,接著又說:“從今天起,除了文工團和敵工部門為了工作需要以外,其他人都要把留的洋頭(指長髮)剃掉,我們要準備打仗。這樣萬一負了傷,好得快些!”大家向他望去,只見他的頭頂青光一片。大家都向他看齊,準備迎接新的戰鬥。

  我軍在中共中央領導下,堅決保衛抗日勝利果實。反擊國民黨的倒行逆施,實行寸土必爭,針鋒相對的鬥爭方針。1946年6月6日,山東軍區下達討逆作戰命令,魯中軍區奉命向張店、周村的偽軍發起進攻,指戰員發揚英勇頑強地戰鬥作風,一舉攻佔張店、周村。同時,膠東、渤海、魯南軍區部隊也向敵人發起進攻,使山東除濟南、青島、兗州和濰縣的大中城市以外,全部成為解放區。

  1946年6月底,蔣介石徹底撕毀停戰協議,向解放區發動全面進攻,內戰全面爆發。在山東境內,國民黨第二綏靖區司令王耀武指揮5個軍15個師的兵力,來勢洶洶,分別由濟南、青島沿膠濟路東西對進,企圖用半個月打通全線,控制淄博,分割我魯中、渤海、膠東各解放區,逼我退入山區,然後各個擊破。張仁初協助王建安司令員部署阻敵計劃,指揮第九師在煥山、天台山、崑崙山等地以少數兵力抗擊優勢敵人的進攻,殲敵近千人。使國民黨軍在張店、博山一線遲滯7天。8月,魯中軍區向侵佔淄博之敵發起反擊作戰,上旬,張仁初根據王建安司令員指示,親自到第九師二十五團指揮部隊攻佔橫山東北的黃崖頂、西坡地,全殲敵人一個美械裝備的加強營,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鼓舞了我軍士氣。

  8月22日,張仁初協助司令員王建安發起了文祖、埠村進攻戰,魯中軍區以第四師主力發起進攻,頓時槍聲大作,炮聲隆隆,東南和西南炮樓被攻下,頑抗的敵人被壓縮在文昌閣內,沖天的大火把夜空照得通紅。23日拂曉,在連續的爆破下,徹底摧毀了敵核心工事文昌閣。第四師從北門突破防禦,向埠村縱深發展。14時,向敵團指揮部發起進攻,敵急電王耀武求援,王耀武派飛機空中支援也未能挽救其失敗的命運。16時殘敵繳械投降,敵團長劉士珍自殺。此役殲敵一個建制團又一個半營,首創我軍一舉殲滅國民黨正軌軍一個建制團的範例。毛主席致電陳毅等,對指戰員傳令嘉獎:“即便是小勝,亦足以漲人民之志氣,滅敵人之威風.....”

  1946年9月,魯中軍區部隊在北風莊,尾子山又殲敵軍隊700余人。10月上旬,魯中、渤海、膠東軍區的部隊撤離膠濟線,國民黨軍才佔領了膠濟線。11月上旬,國民黨軍向膠東解放區進犯,魯中軍區以突然動作襲擊並包圍了膠濟路南側敵佔重鎮——安丘,守敵4000多人大部被殲,一小股敵人趁夜幕突圍,卻竄至軍區前線指揮所附近,頓時周圍響起密集的槍聲,張仁初聞訊迅速帶領警衛連前去阻擊,經過激烈地戰鬥力,張仁初帶著部隊押著俘虜勝利返回,大家開玩笑說:“參謀長讓司令員唱了空城記了。”

  魯南大捷 激戰太子堂

  1946年12月18日,中央軍委致電陳毅、粟裕,指示華東戰場下一步集中主力殲滅魯南之敵。其後又指出魯南戰役關係全局,回師魯南可解除國民黨軍對山東解放區首府臨沂的威脅和後顧之憂。12月27日,華野指揮部作出魯南戰役部署,求殲敵整編二十六師和第一快速縱隊。而後殲敵第三十三軍或整編第五十一師。以魯中軍區第八、第九師、第四師一個團和魯南第十師、濱海警備旅為右縱隊,由魯中軍區司令員王建安、魯南軍區政委傅秋濤、魯中軍區參謀長張仁初、政治部主任王一平等指揮,任務是切斷敵二十六師與五十一師的聯繫,殲滅石城崮、太子堂守敵之第四十四旅。魯南地區連日風雪,寒氣襲人。魯中軍區參謀長張仁初協助王建安司令員制定了先奪取太子堂制高點石城崮,青山和北大窯,在攻佔失去屏障的太子堂的作戰計劃。

  1947年1月2日晚,華東野戰軍對魯南之敵發起攻擊。魯中軍區部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攻佔了石城崮、青山和北大窯。3日,進攻太子堂的部隊遇到敵人頑抗,我進攻部隊傷亡很大,進展緩慢。如果天亮前拿不下太子堂,卞莊、向城的敵人就會和他們連成一片,造成我軍無法將其殲滅。山東軍區首長電令右縱隊一定要儘快攻佔太子堂。王建安、傅秋濤、張仁初和王一平迅速研究戰況。決定由張仁初參謀長和王一平主任親自去九師指揮戰鬥。此時,張仁初右臂傷口復發,活動不便。他用左手抓住韁繩和馬鬃,縱身一躍跳上了高大的戰馬,這是他前些天剛換的坐驥,他那匹心愛的“花斑豹”已經年來退役。張仁初和王一平快馬奔向九師指揮部,與錢均師長和李耀文政委研究敵情,調整部署,貫徹指揮部意圖,組織新的攻擊。隨後,張仁初指揮部隊以爆破和突擊相結合的戰法,分三路向太子堂發起進攻。張仁初命令進攻部隊攻擊動作要快、狠、猛。要向敵人縱深猛插,把敵人分成小塊後殲滅掉。淩晨3時整,組織炮團向太子堂轟擊,部隊發起猛烈進攻,太子堂上空火光閃爍,槍炮聲震耳欲聾。指戰員衝進城門,與敵人逐屋爭奪,短兵相接,戰鬥達到白熱化。6時整,全殲敵四十四旅,擊斃敵旅長。4日清晨,張仁初率部同友鄰部隊追擊由向城突圍逃跑之敵,國民黨第一快速縱隊在泥濘的路上與南逃之敵擠在一起,亂作一團。在“漏汁湖”以西,將敵整編二十六師和全部美式裝備的第一快速縱隊全部殲滅。9日,魯中軍區和友鄰部隊一舉攻佔嶧縣,殲滅整編五十一師和五十二師各一個團,活捉在此渡歲的敵整編二十六師師長馬勵武。繳獲的美式坦克、榴彈炮裝備了人民解放軍第一支機械化部隊——華東野戰軍特種兵縱隊。為此陳毅提筆命詩:

  快速縱隊走如飛,印緬歸來自鼓吹,

  魯南泥濘行不得,坦克都成廢鐵堆。

  快速縱隊今已矣,二十六師汝何為?

  徐州薛岳掩面哭,南京蔣賊應垂淚。

  萊蕪戰役 活捉李仙洲

  魯南戰役以後,魯中軍區在萊蕪地區休整待命。1947年1月23日,魯中軍區奉命改編為華東野戰軍第八縱隊,張仁初仍然擔任參謀長,其他領導人員未變。縱隊下轄第二十二、第二十三、第二十四師。魯南戰役的勝利,給國民黨以有力打擊。但國民黨根據錯誤情報判斷華野“傷亡慘重、續戰能力不強”。燧于己于1947年1月,調集19個整編師(軍),近31萬人,北線以第二綏靖區副司令李仙洲率領8個整編師(軍),南北夾擊,企圖在臨沂與我決戰。華東野戰軍根據中央軍委的指示,於是月中旬發起萊蕪戰役求殲李仙洲集團。華野以第八、第九縱隊組成右路軍,其他兄弟部隊組成中、左路軍。2月10晚華野分三路大踏步分三路隱蔽北上,山東人民組成支前大軍,肩挑畜馱,獨輪小車滾滾向前,糧草彈藥跟隨北進。我未作大的抵抗即讓出臨沂,使敵人陶醉在“臨沂大捷”中。根據華野要求八縱、九縱殲滅敵七十七師的命令,張仁初協助王建安司令員進行作戰部署,部隊進入預置陣地。2月20日,戰鬥打響,歸八縱指揮的魯中警備五團佔領青石關,斷敵七十七師後路,我第二十二、二十三師迅速攻佔不動鎮週邊陣地,當夜攻入鎮內,與敵展開激烈地巷戰,21日佔領該鎮。並追擊逃敵,在青石關將敵七十七師師長田君健擊斃。全殲敵七十七師,首戰告捷,切斷了李仙洲集團北逃博山的退路。22日,八縱佔領萊蕪東北地區,23日,龜縮在萊蕪的李仙州在20余架飛機的掩護下分三路向被突圍,我軍“網開一面”待敵尾巴脫離萊蕪後,八縱在山頭店一帶圍殲了敵四十六軍,友鄰部隊也從萊蕪到張家洼一線從四面八方發起攻擊。戰至下午,國民黨第二綏靖區副司令李仙洲被八縱第二十二師生俘。至此,萊蕪戰役全殲敵5個軍部,7個師,56000人。其中八縱殲敵13000人。粟裕司令員在華野幹部會上表揚八縱“功勞不小”。而王耀武給敵整編八十三師師長李天霞的信中悲嘆:“萊蕪戰役損失慘重,百年教訓,刻骨銘心。”

  蒙陰阻擊戰 殲敵孟良崮

  我軍在魯南戰役,萊蕪戰役和全國戰場的勝利,給國民黨軍以沉重打擊,使其在全國已無力進行全面進攻。自1947年3月起,改為重點進攻,既集中兵力進攻陜北和山東根據地。國民黨又調集了二十四個整編師六十個旅,採用密集靠攏,逐步推進的戰法,在山東發起重點進攻。4月初打通津浦路濟南到兗州段,4月上旬佔領魯南山區,欲對華野形成包圍之勢。華東野戰軍在魯南、魯中地區,實行高度機動迴旋,以求調動敵人,捕捉戰機。

  4月中旬,敵人主力向蒙陰、新泰一線進犯,華野決定發起泰(安)蒙(陰)戰役。令八縱阻敵于蒙陰,以主要力量打擊泰安、大汶口之敵。

  4月22日晨,八縱二十四師在龍雨莊至聶家溝一帶與敵第二十五師遭遇,將敵擊退。第二十二師在杏山擲馬頭崮一線頑強阻擊敵第六十五師、七十四師的進攻,將其擊退。23至26日,我阻擊部隊面對敵軍飛機、坦克和大炮的轟擊,英勇頑強地阻擊了三倍于己的敵軍的輪番進攻,往返衝殺,陣地得而復失,失而復得。與九縱共同血戰七晝夜,阻擋了10萬敵軍的瘋狂進攻,八縱殲敵5000余人。26日12時,兄弟部隊殲滅了泰安之敵,八縱勝利完成了阻擊任務,于27日撤出戰鬥。

  5月,按中央常委指示,華東野戰軍進到萊蕪、新泰以東地區隱蔽,待機殲敵。蔣介石令3個兵團北進,第一兵團湯恩伯在右翼搶先行動,其第七十四師美式裝備、美國施訓,師長張嶺甫驕橫拔扈,氣焰囂張。自恃裝備先進,率部急進前突。5月12日,華東野戰軍發出作戰命令,決心以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的氣概殲滅國民黨的“王牌軍”第七十四師,打擊敵人的囂張氣焰。決定以第一、四、六、八、九縱隊擔任圍殲任務,另以四個縱隊阻援。八縱的任務是隔斷敵七十四師與八十三師的聯繫,阻止敵八十三師北援,切斷七十四師向青駝寺的退路,參加圍殲七十四師。

  張仁初協助王建安司令員指揮部隊于5月13日黃昏向七十四師與八十三師之間勇猛穿插。黃百韜電示張靈甫,共軍不顧一切穿插分割像是要孤立七十四師,令其後撤。張靈甫自負的說,我這支孤軍恐怕陳毅他啃不下來。在黃百韜嚴令下張靈甫向界牌移動。遭我一縱阻擊未能與敵二十五師靠攏,而撤至孟良崮、蘆山地區固守,不得不把美式重炮等裝備丟棄在山下。敵八十三師一個營又一個炮連撤至萬泉山。5月14日,八縱向萬泉山進攻切斷敵七十四師退路。經連續爆破衝入敵陣,與敵肉博,佔領萬泉山,于兄弟部隊最後完成了對七十四師的徹底包圍。

  張靈甫一面固守待遇,一面調整部署。蔣介石急令十個整編師從東西南北向孟良崮急進增援。形成我五個縱隊包圍七十四師,敵十個整編師包圍華東野戰軍的局面。八縱堅決貫徹華野首長堅決阻援,迅速殲滅七十四師的作戰方案,于15日對蘆山發起進攻,至16日未能突破敵防線。張仁初以三個團的兵力多路衝擊,始突破敵人陣地,于敵展開激烈的白刃格鬥,到16日13時佔領蘆山,俘敵3000多人。八縱二十三師與兄弟部隊于15日向孟良崮發起總攻,敵被圍困,吃喝均靠空投,杯水車薪,空投又多落入我軍陣地。在我各部強攻下,敵節節敗退。16日17時攻佔七十四師師部,敵師長張靈甫自殺。孟良崮戰役,華野共殲敵32000人,八縱就殲敵7000余人,生俘敵七十四師五十一旅少將副旅長皮宣猷。七十四師被殲,蔣介石哀嘆是“最可痛心,最可惋惜地一件事”。是“無可補償的損失!”

  沂源阻敵 外線出擊

  1947年5月28日至6月2日,華野在沂水縣坡莊召開團以上幹部會議。會上陳毅就徹底粉碎敵人的重地進攻,作了《關於目前的形勢和任務的報告》,八縱與其他縱隊同時進行了休整。

  敵人經過一個多月的準備,又集中了5個整編師25個旅的兵力,于19476月25日,向我沂蒙山區發起第三次全面進攻。

  八縱奉命以三個師同時展開于寬大的正門,阻擊來勢洶洶的之敵,為華野主力爭取時間集結,尋機殲敵。張仁初協助王建安司令員將第二十二師、二十三師、二十三師分別部署于東南頂至刁莊一線、高莊至馬王谷一線、老峰山至岳莊一線,準備阻敵。

  28日上午,敵整編十一師、六十四師、新五軍在飛機、坦克掩護下向八縱發起猛烈的全線進攻。八縱各阻擊部隊與敵展開激戰,打退敵人多次進攻,給敵以大量殺傷,使其未能取得進展。

  29日,敵發動更大規模的進攻,敵整編十一師以三個團的兵力,在空軍和炮兵的支援下,分三路向我七十二團三營的陣地進攻,我指戰員與十幾倍于我之敵展開殊死搏鬥,打退敵人多次攻擊,堅持7個小時,撤出陣地。當晚我向敵發起反擊,與敵反復爭奪,但未能恢復陣地。30日,八縱奉命撤出戰鬥。此次阻擊戰持續兩晝夜殲敵3000多人,完成了華野賦予的任務。

  經過解放戰爭一年來的較量,國民黨總兵力由430萬人減少到373萬人,正規軍由200萬人減少到150萬人。矛盾重重,士氣低落。為扭轉山東戰局,起用崗村寧次為顧問,提出:“並進不如重疊,分進不如合擊,以三、四個師重疊交互前進”的作戰方針,以防我軍殲滅。而我軍由127萬人增至195萬人,作戰部隊由65萬人增加到100萬人以上,士氣高漲,軍事素質明顯提高。中央決定於1947年7月至8月轉入戰略進攻。中央軍委指示華野,以小部兵力堅持內線作戰,以大部兵力向外線出擊,配合晉冀魯豫野戰軍南渡黃河躍進大別山的攻勢,將敵吸引到魯西和魯西南地區伺機殲滅。華野決定立即執行中央軍委提出的三路分兵的方針。其中八縱與三縱、十縱由陳士榘、唐亮指揮組成北路兵團;另兩個兵團分外南路和內線兵團。7月7日起,第八縱隊轉入外線作戰,參加了向津浦路萬德至大汶口段發起的進攻。攻克泰安,取得了外線作戰的第一個勝仗。接著參加了收復界首、萬德、大汶口、平陰、肥城的戰鬥,圍攻曲阜、濟寧、汶上的戰鬥。7月下旬,北、南兩兵團在大運河西會合,合編為華野外線兵團(西兵團),粟裕兼任司令員和政委。在以上戰鬥中,張仁初協助王建安司令在北線向敵頻繁發起進攻,牽制敵人南下,有力地支援了劉鄧進軍和鞏固大別山地區。

  1947年9月5日,八縱與兄弟部隊集結于沙土集東南地區,國民黨整編五十七師等三個師在我縱隊正面展開。八縱奉命與第三、第六縱隊殲滅呈孤軍突入的敵五十七師。張仁初協助王建安司令指揮部隊在沙土集向敵發起進攻。6日下午,敵五十七師遭八縱痛擊退入沙土集附近。沙土集東西上一公里多,南北寬0.5公里,外有土圍朁M水壕保護,村內、村外築有地堡群。18時,八縱從東、北、西三個方向進攻,與三縱將敵五十七師包圍于沙土集附近狹小地域。7日,向沙土集週邊發起進攻。8日下午,八縱與三、六縱同時向沙土集發起總攻,八縱指戰員奮勇衝擊,掃清週邊據點,于9日一時衝入城內,與敵展開激烈巷戰,至拂曉與三、六縱將敵五十七師全殲。生俘中將師長段霖茂。沙土集戰役是外線兵團轉入進攻後取得的第一個大勝利,打開了魯西南的戰局。

  沙土集戰役後,敵整編十一師由商丘北犯,于9月21日進至曹縣,企圖于北路新五軍、整編七十五師南北夾擊在曹縣以西集結的第八縱隊。22日,敵整編十一師佔領土山集,大義集地區並繼續北犯,遭八縱打擊後敵退縮固守。華野決心殲滅敵整編第十一師,當晚,八縱協同三縱將敵師部、一個旅又一個團包圍于土山集,當即發起攻擊。由於我軍在運動中投入戰鬥,攻擊點較為分散,整編第十一師又是國民黨“五大主力”之一,戰鬥力較強。加之對地形和敵情不夠了解,雖反復衝殺亦未能突破。24日晨,敵三個師的援軍趕到,八縱奉命撤出戰鬥。此役雖痛擊敵整編十一師,我方亦遭受較大傷亡。

  挺進豫皖蘇 破襲隴海路

  1947年9月26日,第八縱隊向南越過隴海路,揮師向豫皖蘇地區挺進。“專打分散薄弱之敵”,以殲滅小股國民黨軍隊和地方反動武裝為主,摧毀國民黨政權,建立人民政權。10月上旬,第八縱隊攻佔扶溝、鄢陵。10月中旬,攻克通許、尉氏。10月21日,八縱進至週口以北地區,奉命殲滅週口守敵。週口為豫東重鎮,位於沙河中游。24日4時,八縱向敵發起進攻,迅速攻入城內將敵分割包圍,實施了猛烈地打擊。7時,全殲守敵1200余人,生俘敵第六綏靖區參謀長馬吉遠,河南偽自衛辦參謀長王士元等一批軍官。商水來援之敵騎兵旅兩個團也被我殲滅。25日晚,八縱又向開封週邊陳留守敵發起進攻,殲敵1000人。隨後,乘勝前進,相繼解放消川和朱仙鎮。張仁初協助王建安司令員率部在豫東橫掃數百里,攻佔城鎮八座。八縱所到之處,訪貧問苦,鬥惡霸,分浮財,建立人民政權。使群眾的支前工作轟轟烈烈的開展起來了。11月,張仁初被任命為八縱副司令員兼參謀長。

  華野外線兵團在豫皖蘇邊區的勝利,給蔣介石震動很大。蔣利用平漢、隴海、津浦鐵路新五軍,整編十一師尋機與我較量。中央軍委指示外線兵團大破平漢、隴海鐵路,尋機殲敵。

  1947年11月上旬,華野組織了隴海路破襲戰,八縱首先向民權以西的野雞崗發起攻擊。11月7日23時,八縱群炮齊鳴,敵人陣地頃刻硝煙瀰漫,亂石橫飛。我軍迅速發起衝鋒,敵人不堪一擊逃向民權,八縱佔領野雞崗。這時,粟裕要通八縱指揮部電話,向張仁初下達指示:“打下野雞崗,很好!你和王建安、王一平組織一部分人員破路,另一部分兵力組織防禦,保障大破襲任務的完成。”粟裕又說:“不管八縱過去功勞有多大,這事做不好,要打你們的板子。”張仁初在電話中堅定地說:“是,我們敢立軍令狀,保證完成任務!”

  11月8日淩晨,七十一團及9000民工將黃集至野雞崗鐵路掀反路軌,炸毀橋梁、車廂,同時二十二師、二十三師分別向孫六口、桃花關、林土口、魯莊、大樊集、李壩集至朱集段沿路敵人進攻,將敵擊潰並佔領上述地區。

  11月9日上午,敵新五軍二OO旅由民權沿鐵路向柳河攻擊前進,被我擊退。11日敵二OO旅及九十六旅聯合東援,被我二十二師阻于柳河集、李壩集地區;整編十一師由蘭封沿鐵路東援,被我二十四師阻於人和集,尹店地區。

  11月12日,我部又對柳河至蘭封鐵路大破襲,敵50公里鐵路癱瘓。13日,八縱勝利完成任務,撤出戰鬥。

  12月,華野又組織第二階段平漢、隴海鐵路破襲戰,為保障戰役的順利進行,八縱于晉冀魯豫野戰軍第十一縱隊組織了荷(澤)考(城)戰役。八縱奉命攻殲荷澤守敵。荷澤位於冀魯豫三省交界處,扼黃海南北交通,有敵經營多年的基礎,城高棓p城外兩道外壕,另有護城堤和三層防禦工事。敵整編五十五師第一八一旅和地方武裝守城。

  八縱奉命于己于1947年12月28日發起進攻,荷澤週邊敵人陣地當晚全部被我佔領。29日晚,八縱三個師向東、南、西、北門同時發起進攻,敵人龜縮城內,憑藉工事堅固,火力兇猛,使我進攻部隊受到敵炮火壓制,未能突破城垣。30日17時,我再次發起衝擊,因敵城堅壕深,炮火密集,我軍攻城之橋、梯均遭敵炮火破壞,激戰到31日4時,我仍未能突破敵城垣。此時敵援軍八十四師已至曹縣,鋻於荷考戰役的目的已基本達到,華野令八縱撤出戰鬥。戰後八縱進行了認真的總結,敵城垣未能攻破,其原因:一是對敵情掌握不透;二是攻城器材準備不足;三是部隊連續作戰、疲勞、減員都影響了戰鬥力。

  攻克洛陽打阻擊 轉戰宛西克許昌

  1948年初,遵照中央軍委和華野前委的指示,第八縱隊利用戰鬥間隙進行了“訴苦”“三查”“三整”運動,通過訴舊社會和反動派強加給勞動人民的苦,查階級、查鬥志、查工作,使廣大指戰員上了一堂極其深刻的階級教育課,極大地激發了革命鬥志,整頓了思想和組織、作風,提高了戰鬥力。

  至1948年初,經過半年戰略進攻作戰,戰爭形勢發生了有利於人民的重大變化,國民黨為扭轉敗局,變全面防禦為分區防禦,集中主要兵力進剿中原。

  1948年3月,西北野戰軍宜川大捷後,國民黨急調扼守隴海路洛陽到潼關的守軍西援,駐洛陽的守軍僅剩青年軍第二O六師,中共中央決定發起洛陽戰役,消滅敵二O六師,將重點放在打援上,並把這個任務交給八縱去完成。張仁初深知打援對攻佔洛陽的重要性。在作戰地圖前沉思長考,通信員三次送飯他都滴水未進。最後,他提出的作戰方案得到孫繼先副司令員、王一平副政委的同意。張仁初部署二十二師六十五團及縱隊偵察營首先襲佔登封縣城,爾後攻佔黑石關,炸毀洛陽鐵橋;二十三師由回廊強渡黃河,佔領偃師,在洛陽以北、黑石關以西設防。二十二師主力攻佔芝田鎮、回廊、烏羅地區,協同二十三師防禦。

  1948年3月5日,八縱由禹縣開進,3月6日,六十五團攻佔登封。7日,國民黨孫元良部一個營先我佔領黑石關。8日,我六十五團拿下芝田鎮。于9日向黑石關發起進攻,激戰一夜未能攻佔之。張仁初命令六十五團要不惜一切代價攻佔黑石關,並令我六十四、七十團阻擊由鞏縣增援黑石關之敵。10日淩晨,我六十五團經過殊死拼殺,攻克黑石關,並連續打退敵人四次進攻。7時,敵一二四旅主力突破七十團防禦,撲向黑石關,我六十五團奉命撤出。我二十二師在衣架窩、堤東地區構築陣地阻敵西援。

  3月11日,攻擊洛陽的兄弟部隊發起攻城戰鬥。國民黨孫元良部每日組織2-4個團向我二十二師陣地輪番衝擊,企圖打通增援洛陽之路。二十二師指戰員發揮英勇頑強地戰鬥作風,粉碎了敵人的瘋狂進攻,完成了阻擊任務,保證攻城部隊于14日攻克洛陽。黑石關阻援,八縱奮戰8晝夜,殲敵2000余人,勝利完成任務。洛陽戰役後王建安司令員奉命上調,張仁初接任第八縱隊司令員,王一平任政治委員。

  為了在長江以北更多的殲滅國民黨軍,中共中央、中央軍委于1948年5月9日,決定重建中原軍區,陳唐兵團暫歸中原野戰軍指揮。此時國民黨在中原地區的兵力除保安隊以外,有白崇禧、顧祝同指揮的25個整編師57個旅。意圖是控制隴海路東段,津浦路和平漢路南段。

  1948年4月下旬,中原野戰軍司令員劉伯承、政委鄧小平決定發起宛西戰役。張仁初奉命率八縱南下,協同三縱在象河關地區阻擊由駐馬店西援之敵,遲滯了敵西援行動。戰鬥任務完成後,張仁初了解到許昌守敵新編獨立二十一旅兵力較弱,遂命令第二十二師奔襲攻佔許昌。5月14日淩晨發起進攻,激戰5個小時,殲敵1200余人,生俘敵二十一旅旅長兼第5專員公署專員,創造了以奔襲手段攻克城市的範例。

  1948年產5月29日,中原野戰軍發起宛東戰役,八縱奉命與三縱阻擊敵整編十一師增援。5月30日,張仁初率八縱進到西平,令二十二師為第一梯隊、二十三師為第二梯隊,組成防禦陣地。6月2日13時,敵整編十一師在坦克、炮火掩護下向我陣地輪番衝擊,均被我擊退,我陣地巋然不動。經兩天激戰,八縱完成了阻擊任務,殲敵1000多人,取得了沿河川陣地防禦阻擊的經驗。

  挺進豫東 攻克開封

  1948年6月4日,陳唐兵團(三、八縱)歸建華東野戰軍西線兵團。此時陳唐兵團正從臨穎地區向通許、杞縣推進,距開封僅一日行程。粟裕當夜改變在魯西南尋殲邱清泉兵團的計劃,定下以“第三、第八縱隊攻下開封,調敵西援”的方針和部署,以打敵措手不及。

  開封是河南省會,中原重鎮,守敵3萬餘人,指揮不統一,戰鬥力不強。援軍在100公里以外。在研究作戰部署中,張仁初說:“攻打開封,更重要的是逼蔣介石分兵馳援。破壞敵人在魯西南與我決戰的企圖,實現我軍運動中殲敵的計劃。”張仁初要求6月16日八縱佔領護城大堤,與三縱形成對開封的合圍。八縱官兵快速推進,按時佔領護城大堤。6月17日,八縱對開封週邊陣地發起進攻,指戰員勇猛衝擊,迅速佔領機場、車站。在我聯繫爆破作業、攻擊下,全殲頑守郵局的敵保二旅旅部和保二團主力。18日23時,向開封城發起進攻,攻城部隊與敵展開激烈爭奪,打退敵人多次反衝擊,經一天浴血奮戰,于19日24時,八縱突破小南門、大南門和西門,全部攻入城內,與敵展開巷戰。20日晚,八縱向據守省府之敵發起強攻,敵邊打邊退。蔣介石下令拼死抵抗,並乘飛機親臨開封上空督戰,但最終還是挽救不了失敗的命運。21日19時,張仁初下令向頑敵發起最後的攻擊,我八縱指戰員同三縱一起,奮不顧身地衝向敵人。龍亭以及華北運動場內的守敵相繼被殲,開封守敵六十六師中將師長李仲辛被擊斃。至此,開封守敵被全殲。

  八縱與三縱攻克開封,是解放戰爭以來我軍攻佔的第一座省會城市,速戰速決,給蔣軍以沉重打擊。開封解放,蔣介石極為震驚,急令邱清泉兵團,劉汝明兵團向開封進擊,令新建的區壽年第七兵團向開封迂迴。為求殲區壽年兵團,八縱奉命于1948年6月26日撤出開封,向通許方向轉移。邱清泉部隨後進佔開封,並尾隨八縱。此時區壽年兵團進抵睢縣西北,與邱兵團相距40公里。我西線兵團抓住戰機,決定由第八縱隊阻擊強敵邱兵團,兄弟部隊圍殲弱旅區部。6月27日,華野在睢(縣)杞(縣)地區向區兵團發起突然進攻,敵驚魂稍定,邱清泉急忙率部東援,被八縱阻滯。6月28日,敵新五軍二OO旅向八縱六十五團陣地發起輪番猛攻,均被我擊退。30日,區兵團在我兄弟部隊的殲擊下遭到沉重打擊,邱部遂對八縱發動更大規模的進攻,企圖挽救區兵團。至7月1日,邱兵團發動的3次進攻,遭到八縱官兵的堅決阻擊,始終未能前進。邱清泉部眼睜睜地看著相距僅10公里的區壽年兵團被我軍殲滅,而連續進攻四晝夜,只前進了不足5公里。戰後,敵哀嘆:“排炮打不動,一定是八縱。”

  7月2日,張仁初奉命率二十三師、二十二師一部發揚連續作戰的作風急速東進,于3日晚與六縱十七師一起向何旗屯進攻。到4日晨,將敵十六旅旅部,兩個步兵營,一個炮兵營全殲。八縱另一部向榆廂鋪進攻,經激烈巷戰,殲敵十六旅四十七團及一個營。

  睢杞戰役的炮聲,令蔣介石驚慌萬狀,急令黃百韜兵團由滕縣南援,八縱奉命進到滕縣以東地區,殲滅黃兵團一部。7日,張仁初率八縱撤出戰鬥。轉至安徽渦陽至義門集地區休整。

  在豫東戰役的攻佔開封、睢杞阻擊的兩個階段中,八縱攻的勇猛,守得堅決,打出了威風。張仁初率部在義門集地區整頓恢復行政建制,召開英模大會,整頓紀律,總結戰鬥經驗,調整了各級領導,歷時一個月余,滿懷信心地迎接戰略決戰的時刻的到來。

  決戰淮海擺戰場 碾莊圍殲黃百韜

  1948年9月16日,華野山東兵團發起濟南戰役,張仁初率八縱赴魯西巨野地區阻援,防禦北援之敵。後我軍攻克濟南,給國民黨統治以沉重打擊,濟南戰役的勝利揭開了戰略決戰的序幕。內戰的車輪剛進入第三年,國民黨在戰場上即已失去優勢,人民解放軍已掌握了主動權。黨中央、毛澤東抓住時機,及時果斷地決定與國民黨展開空前規模的戰略決戰。華野經過充分準備,決定發起淮海戰役。

  第八縱隊的任務是與四縱協同,攻佔運河車站、炮車站,阻擊徐州援敵,配合兄弟部隊圍殲新安鎮的黃百韜兵團。任務重大,時間緊迫。張仁初和王一平政委率八縱急行軍六晝夜到達卞莊集結。

  1948年11月6日,淮海戰役的炮聲響起,我軍各部以雷霆萬鈞之勢從四面八方向徐州迫近。重兵指向隴海路東段,圍殲新安鎮的黃百韜兵團。張仁初率八縱于7日徒涉沂河,二十三師進至張莊、西竇莊、後朱家集結。二十二師佔領石霸窩、溝上集。當我各部向隴海路進逼時,黃百韜察覺我圍殲意圖,沿鐵路向徐州倉惶撤退。

  八縱在開進中奉命迅速佔領運河車站和炮車車站,此時指戰員員們已連續20多個小時沒有吃飯,為了鼓舞士氣,張仁初和其他縱隊首長深入部隊進行動員,號召全縱將士發揚連續作戰的頑強作風,奮勇追擊。黃兵團大隊人馬混亂不堪,撤至運河鐵橋,各爭退路,擁擠不堪。直至11月9日,主力才通過運河。八縱二十二師、二十三師在追擊過程中殲敵2000余人,至9日21時,我二十三師六十九團追至運河橋東,迅速殲滅橋東敵守軍四十四軍的兩個團,敵人放火燒橋被我撲滅。八縱跨橋繼續尾隨追擊。黃百韜兵團竄至曹八集,前鋒被我山東兵團阻截,至此,我軍形成前後夾擊之勢,黃百韜兵團被我軍圍困在碾莊周圍地區,固守待援。

  六十九團搶佔運河橋,為大部隊西進圍殲黃百韜兵團贏得了時間,新華社以:“運河橋頭爭奪戰,圍殲黃匪立首功”為專題,播發了他們的事跡。

  11月10日,張仁初率部與友鄰部隊向碾莊週邊發起進攻,指揮二十二師從東北方向,二十三師從東南和正南方向夾擊敵人,敵人負隅頑抗,陣地幾經爭奪,至13日黃昏,將敵壓縮在以碾莊圩為中心的16平方公里的狹長地帶,黃百韜已成甕中之鱉。碾莊週邊有兩道6——10米寬,齊腰深的水壕,有200多戶人家,李彌兵團曾築有工事,易守難攻。

  11月19日報21時15分,向碾莊發起總攻,頃刻間萬炮轟鳴,大地震撼,火光沖天。張仁初命令縱隊炮團摧毀敵人火力點,45分鐘內向敵人發射炮彈4600發,給敵人以重大殺傷。22時,炮火延伸,八縱指戰員向敵人陣地發起猛烈進攻。幹部和黨員衝在前面,半個小時衝破敵人第一道圍晼A敵人用炮火和火焰噴射器也未能阻止我進攻的決心。20日3點30分,八縱突破敵人最後一道圍晼A衝入內圩與敵展開白刃戰,血戰2小時將敵兵團部,二十五軍大部、一OO軍、四十四軍殘部殲滅,生俘一萬餘人。黃百韜率小部分兵力逃向小費莊。八縱協同友鄰部隊圍殲黃兵團殘部,22日,逃至小費莊、吳莊的黃百韜殘部被八縱二十二師包圍。黃率部突圍,我軍在追擊中將黃百韜擊斃。至此,黃百韜兵團被八縱和友鄰部隊全部殲滅,淮海戰役第一季度勝利結束。10晝夜戰鬥,八縱殲敵12500人,第六十七團三營九連被授予“碾莊突擊模範連”。

  追擊合圍杜聿明 阻擊圍殲孫元良

  我軍圍殲黃百韜兵團時,蔣介石急調黃維兵團由平漢路南段緊急北援,于11月25日被我中原野戰軍包圍于徐州西南雙堆集地區。徐州剿總杜聿明急調徐州的邱清泉、孫元良兵團沿津浦路兩側南下救援黃維兵團。為保障圍殲黃維兵團,第八縱隊奉命歸山東兵團指揮阻擊南下的邱、孫兵團。

  1948年11月23日,張仁初率八縱由碾莊出發,天空飛舞著鵝毛大雪,敵機尾隨部隊狂轟濫炸,八縱星夜兼程插向西南。至29日八縱佔領寶光寺、劉莊、官莊、前鐵營一線。邱、孫兵團在我阻擊下,南下遲緩。蔣介石命駐守蚌埠的李延年、劉汝明兩兵團北上救援黃維,與邱、孫形成南北對接,打通津浦路,在我方打擊下未能實現。11月30日,杜聿明懾于被殲,率30萬大軍撤離徐州,沿蕭縣至永城的公路西退,企圖繞過我阻擊正面去解救黃維兵團。

  12月2日晨,八縱奉命與九縱追擊杜聿明,張仁初率部搶佔永城,迎頭阻截西進之敵,指戰員冒著敵機轟炸,發揚不怕死、不怕苦的革命精神將敵壓縮至李氏林、孟集、陳莊地區

  杜聿明採取“三面掩護,一面攻擊”的戰法,向西南突擊,我軍則以“三面突擊,一面阻擊”緊縮包圍圈。八縱位於杜集團突擊的西南方向,首當敵人奪路逃跑只要衝,據此,張仁初司令員立即下令在魏小窯、左砦、劉集、郭營一線構築縱深陣地斷敵逃路。

  6日20時左右,敵炮火向八縱陣地實施壓制射擊,並向八縱陣地發起衝擊,張仁初立即命令第一線阻擊部隊以猛烈火力和縱深炮火急襲射擊,敵人頓時陷入混亂。杜聿明下令三個兵團向西、南、東三個方向突圍,然後在阜陽集中,邱、李兩兵團按兵未動,而孫元良兵團向西南方向涌去,一部分經過新五軍二OO師警戒線時,被誤認遭其炮火打擊而留在包圍圈內,余部進入八縱包圍圈內,八縱指戰員人人奮勇殺敵,槍聲、炮聲、喊殺聲響成一片,激戰兩小時,孫部傷亡慘遭,生俘敵四十六軍副軍長孫元湘以下6000余人,少數敵人突圍後也被我地方武裝部消滅。孫元良化裝潛逃。至此,孫元良兵團被我全殲。

  張仁初司令員率八縱乘勝追擊。壓縮對杜聿明的包圍圈,至12月15日,八縱和友鄰部隊把杜聿明集團壓縮在東西長10公里,南北寬5公里的陳官莊地區。此間中原野戰軍在華野三個縱隊的配合下,在雙堆集地區全殲了黃維兵團。

  淮海戰役第二階段勝利結束。

  全殲杜聿明集團 淮海戰役獲全勝

  黃維兵團被殲,李延年兵團退至淮河南岸。孤軍杜聿明被殲滅只是時間問題。這時平津戰役已開始,“為了不使蔣介石迅速決策海運平津諸敵南下”,抑留傅作義集團于華北,以利全殲平津地區之敵,中央軍委決定對平津之敵圍而不殲。部隊自1948年12月16日至1949年1月5日轉入戰地休整,八縱進行了組織整頓、政治教育,總結作戰經驗教訓,對敵展開政治攻勢,瓦解敵人。休整期間共1000余名敵人,包括中級軍官向八縱投誠。12月17日毛主席發表《敦促杜聿明投降書》,杜拒絕投降。

  1948年12月31日,華野鋻於東北野戰軍和華北軍區已對傅作義集團完成分割包圍,報請中央建議對杜聿明集團發起攻擊,奪取淮海戰役的全勝。中央軍委復電同意。華野于1949年1月6日,集中十個縱隊向杜聿明集團發起總攻。張仁初奉命率八縱與二、四縱組成南集團,由韋國清、吉洛指揮從西南向東北進攻。張仁初令二十三師向魏小窯發起進攻,令二十二師一部向部窯徉攻,掩護主力迫近作業。6日18時,八縱向敵發起進攻,在炮火掩護下迅速突破敵人陣地,至21時,將守敵第九十六團全殲,生俘副團長以下800多人。張仁初司令員、王一平政委向二十三師發去賀電祝賀:“打響了1949年的第一炮,並光榮地立下了新年勝利的第一功。“

  1月7日,第二十三師在縱隊炮兵的支援下攻克魏小窯,殲敵第九十四團1000余人,俘600人。

  經6、7兩日激戰,八縱與兄弟部隊將杜聿明集團壓縮于方圓不到5公里的狹小地域,陳官莊已暴露于華野的利劍之下。杜聿明哀嘆末日將至,頻頻發報求援,蔣介石派空軍副司令王叔銘救援,僅9日一天,王派出100架飛機向我陣地瘋狂轟炸,敵人乘機向西突圍,八縱指戰員不顧敵機轟炸和施放毒氣,與九縱堅決堵住突圍之敵,打退了敵人的輪番衝擊。

  1月10日晨,華野以排山倒海之勢發動全線攻擊,張仁初指揮八縱向敵第五軍、七十四軍五十八師殘部猛烈衝擊,杜聿明部在我打擊下如江河潰堤,四散逃竄。八縱跟進追擊,在友鄰部隊的配合下全殲五軍、五十八師。生俘第五軍副參謀長以下2300多人,擊斃邱清泉。

  偉大的淮海戰役歷時65天,以我軍的全勝而告結束。八縱隊在淮海戰役中共殲敵26000人,俘高級將領2人,校官38人,繳獲各種炮171門,坦克3輛,汽車55輛,槍9000余支。

  蔣介石拒簽和約 跨長江革命到底

  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後,中國人民解放戰爭的最後勝利已成定局。從1946年7月起,兩年半的時間,敵我力量對比發生了絕對變化,蔣介石為了爭取喘息的時間再次打出“和談“招牌,企圖組止我過長江,解放全中國。1949年1月29日,蔣介石在國民黨軍政委員會會議上哀嘆:目前軍事、政治、財經、外交皆瀕於絕境。蔣介石以“因故不能視事”為由,宣佈引退。李宗仁代“總統”職務,實際上蔣仍然操縱著黨政軍大權。李宗仁想借此取蔣而代之,或“劃江而治”,或“在平分秋色的基礎上組織民主聯合政府”。中國共產黨為使國家和人民少受損失,同意和平談判。和談成功,以和平方式渡江;和談不成功,就用戰鬥的方式渡江。1949年4月1日,在北平舉行國共歷史上第二次和談。

  淮海戰役後,八縱協同兄弟部隊向南進軍,解放淮河以南、長江以北的地區,于1949年1月23日進至蚌埠以東臨淮關地區休整。部隊進行了春季整訓。進行“將革命進行到底”的教育,積極進行向江南進軍的準備。

  1949年2月9日,遵照中央軍委統一部署,華東野戰軍改稱第三野戰軍,下轄第七、八、九、十等四個兵團。第八兵團司令員陳士榘,政治委員袁仲賢。下轄第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三十四軍。第八縱隊改稱第二十六軍,軍長張仁初,政委王一平,副軍長鐘國楚,參謀長陳宏,政治部主任李耀文。二十六軍下轄第七十六(原二十二師)、第七十七(原二十三師)、七十八(原二十四師)師,炮兵團,偵察營及警衛營,共32878人。

  1949年2月9日,第二十六軍奉八兵團命令掃清長江北岸殘敵。3月3日,張仁初率部由臨淮關地區出發,放眼望去,騎兵、汽車,車輪滾滾,步兵行列,槍林閃閃。張仁初高興的對王一平政委說:“老蔣的日子長不了啦!”王政委說:“不管他耍什麼花招,我們一定要打過長江。”7日,攻佔儀徵,俘敵300余人,控制浦口至揚州一段公路。4月13日,二十六軍接替揚中二十軍陣地,江南岸敵人四個團趁二三四團交接過程奪我高橋鎮等陣地,後將陣地交鎮江保安四團防守。16日,我全殲保四團奪回陣地。此後,張仁初組織部隊進行渡江作戰準備工作,戰鬥動員、游泳訓練、渡船駕駛、登陸演習、灘頭作戰等。部隊上上下下練得熱火朝天。他組織各部進行週密的對敵偵察,詳細查明地形、道路,敵人火力配置、登陸場等情況。

  4月20日,作為東突擊集團的二十六軍渡江作戰準備一切就緒。這一天,國共和談全面破裂了。是日20時,中突擊集團首先發起渡江進攻,揭開了渡江戰役的序幕。我軍千帆競發,萬槳擊水,劈波斬浪,衝向江南。21日,毛澤東主席,朱德總司令發佈了“向全國進軍的命令。是日夜,二十六軍開始渡江,七十七師首先攻佔江中裕龍洲、公興洲,全殲守敵。

  22日晚,軍長張仁初、政委王一平率七十六師由嘶馬、五圩渡江,佔領江中通心港。24日拂曉,在長江南岸登陸,攻佔大路鎮、埠城鎮、前沙墩、招慶寺地區。七十七師攻佔新豐鎮。七十六師登陸後進展到田家橋、徐家港、龜山地區。到此,除了三二一團配置在江北協同特縱炮三團封鎖江面外,二十六軍已全部渡過長江。

  24日,二十六軍奉命向天王寺、薛埠鎮方向追擊。14時,張仁初令二三三團警戒丹陽城,主力分兩路追擊逃敵。時之天降傾盆大雨,道路泥濘,指戰員輕裝連續追擊一夜,到25日拂曉,在天王寺地區將敵第四軍攔腰截斷,敵驚魂未定,即遭我強大火力攻擊,紛紛投降,生俘2000人,部隊繼續追擊,在上興埠以北敵攔擊四十五軍三一二師,俘敵2000多人。張仁初率第二十六軍勝利完成渡江戰役,共殲敵7300余人,蔣家王朝的末日已經到來。

  激戰淞滬解放上海 組織警戒備戰舟臺 

  我軍渡過長江,向江浙地區追擊、擴展。1949年4月24日解放南京,國民黨集中20萬兵力退守上海,以爭取時間,掩護戰略撤退。渡江後,第二十六軍進到蘇州休整,為進攻上海作戰前訓練,部隊進行城市常識和政策紀律教育。開展攻堅和對鋼筋水泥工事的爆破試驗。在整頓戰鬥組織會議上,張仁初動員說:“二十六軍是一支英雄的部隊,打過很多硬仗,以攻堅戰聞名,敵軍中都流傳“排炮打不動是八縱”,參加凇滬戰役解放上海也許是打的最大的仗了,我們要發揚老傳統,在解放上海的戰鬥中打出我們的威風。”全軍上下士氣高昂,求戰心切。

  中央軍委把解放上海的任務交給了第三野戰軍,三野遵照上級指示決定以九、十兵團共八個軍攻取上海。第二十六軍歸十兵團指揮,攻佔昆山、安亭地區,策應第二十八軍。張仁初與軍直首長進行了週密的部屬,于5月11日,率部逼近昆山守敵一二三軍第一八二師,敵借水網陣地層層設防,第七十八師向敵發起猛烈攻擊,敵一八二師利用夜色掩護棄城東竄,七十八師向敵發起猛烈追擊。12日中午,七十六師乘400隻民船沿蘇州河東進,當晚攻佔西巷,恰遇東竄之敵一八二師,七十六師一營指戰員跳入齊胸的河中急涉登上對岸,向迎面竄來的敵一八二師先頭部隊猛烈開火,槍聲、手榴彈爆炸聲響成一片,敵人大亂,一營戰士如猛虎下山向敵人撲去,敵人死的死,傷的傷。一八二師部分敵人乘一列火車自昆山逃出,被先期到達的七十八師阻截,他們炸毀鐵路,打壞車頭探照燈,打的敵人暈頭轉向,跳下車的敵人瘋狂抵抗,遭我猛烈射擊。在我戰士的勇猛衝擊下,車上車下的300余人做了俘虜。這一仗殲敵一八二師師部又兩個團,裝甲列車第二縱隊第六中隊,殲敵1700多人。

  當日,二十六軍攻佔青陽港、陸家悄悖腹B切斷了滬嘉昆段幹線。

  5月14日,二十六軍進抵太倉東北、南翔鎮、方泰鎮及外崗鎮地域。17日,二二八團在黑大宅、東六院一帶與敵展開激烈爭奪,陣地得而復失、失而復得。敵人在坦克的掩護下于18日利用濃霧的掩護向我發起瘋狂的反衝擊,我于敵浴血奮戰,打退了敵人的進攻。23日,張仁初根據戰場的變化,作了重新部署,以七十六、七十七師為第一梯隊,七十八師為第二梯隊,于20時,在友鄰部隊的協同下,對淞滬週邊敵人發起總攻。一時間炮聲隆隆,火光沖天,敵人在我猛烈進攻下拼死抵抗,不斷進行反衝擊,我步炮密切配合,不斷向前推進。

  24日,十兵團葉飛司令員給張仁初打來電話,張仁初一夜未眠,仍精神抖擻,在電話堣j聲喊著:“......今天拿不下塘橋,我張仁初拿頭去見你......”他面容嚴峻,用另一部電話向七十六師高文然師長下達命令,必須組織好部隊和火力,白天實施強攻拿下塘橋,支援友鄰部隊奪取劉行、楊行據點。張仁初向上立了軍令狀,又給各師下達了督戰令。當日16時,二十六軍攻佔塘橋,直逼大場飛機場。到25日,二十六軍攻佔國際無線電臺及其周圍地區,直逼上海市區,週邊戰鬥宣告結束。

  5月25日,我第三野戰軍對上海發起總攻,張仁初指揮二十六軍迅速佔領大場鎮、大場飛機場、翟港及真如鎮。張仁初命令部隊以小群多路追擊,部隊邊追邊打向江灣方向猛插,將北關、同濟大學華豐毛紡廠的守敵逐一殲滅。到27日拂曉,上海全部解放。在上海戰役中,二十六軍共殲敵4萬3千余人,繳獲火炮550門,坦克30輛,汽車240輛,槍2萬多支。27日下午,張仁初帶著軍報記者劉慶泗乘著美式吉普車駛向江灣鎮,張仁初已經連續幾天幾夜沒睡覺了,他兩眼佈滿血絲,嗓音有些嘶啞,但仍是神采飛揚,談笑風生。他說:“我帶你去看看咱們軍的戰利品,讓你開開眼界。”江灣鎮上,只見押送西去的俘虜群望不到盡頭,繳獲的槍支彈藥堆積如山,火炮、車輛連綿數堙C張仁初在一輛嶄新的美式中吉普前停下來,他讓劉記者把這車帶回上海軍部。後來,劉慶泗在帶車時夜堥S看好車,被人偷去了。劉回到報社,大家都為他捏一把汗。劉記者想,這回挨勊是肯定的了,弄不好還要受處分。大家給他出主意,讓他先給軍長打個電話探探口氣,劉慶泗緊張的拿起了電話......張仁初在那邊講:“劉慶泗,新車帶回來了嗎?”劉慶泗一時不知如何說好,張仁初在電話堨s了起來:“喂喂,怎麼不講話?”劉慶泗鼓起勇氣口吃的說:“軍長,新車在五角場......不知被誰家拖走了!”劉記者正等著“挨勊,”電話那邊傳來一陣笑聲,在聽了劉記者把全過程說了一遍後,張仁初說:“你趕快把丟車的事寫個稿子登報,讓大家都警惕,好!就這樣!”報社的同志都在屏氣聽著,當劉慶泗放下電話後,大家都鼓起掌來。後來,張仁初又見到劉記者時說:“你丟了車,登報提醒了大家,以後再沒丟車,壞事變好事。”多少年以後,劉慶泗談起這事,還感慨萬分。

  1949年5月底,二十六軍歸建第九兵團,執行上海警戒任務。張仁初組織部隊同敵特鬥爭,維持秩序,恢復生產,嚴守三大紀律八項注意。8月3日到7日,召開第一屆英模代表大會,軍長張仁初作了報告,要求部隊戒驕戒躁,再立新功。8月,二十六軍解除警戒任務,移住市郊進行解放台灣的軍事訓練。

  1950年1月24日,第三十軍第八十八師劃歸二十六軍建制。3月,進行舟山群島的作戰訓練。直到9月,北韓戰爭爆發,26軍解除進攻台灣的任務,開始了抗美援朝的征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