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繁體
·英山畢府粉絲
·麻城市護山霧毫
·麻城優質黑木耳
·麻城野生茶油
·麻城野生葛粉
·麻城市龜山岩綠
·紅安花生
·紅安綠豆丸子
·紅安綠豆粑
·紅安花生脆脆香
·紅安臭皮子
·龜山枸杞酒
·大別山野菜
·唐家渡舞龍
·麻城花挑
·麻城諺語集
·麻城婚俗文化
·麻城民間藝術
·打紅的來歷
·紅安繡花鞋墊
·蘄春太平森林公園及避暑山莊
·英山大別山主峰風景區
·神奇的龜峰山
·湖北省英山縣桃花衝風景區
·黃岡旅遊導旅遊圖
·名人文化導遊圖
·大別山紅色公路旅遊導遊圖
  當前位置>>說禪宗
張仁初將軍略傳(二)
2013-12-24 15:06:36    華夏經緯網

  血戰平型關

  1937年7月,爆發了震驚中外的“蘆溝橋事變”。日本帝國主義發動了全面的侵華戰爭,在我黨積極抗日主張的號召下,全國人民掀起了抗日救國運動。1937年8月中共與國民黨達成了團結抗日的協議。中國工農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張仁初任一一五師三四三旅六八六團三營營長。團長李天佑,副團長楊勇。1937年8月22日,一一五師在陜西省三原縣雲陽鎮舉行了出征誓師大會。8月30日到達黃河西岸的韓城。31日東渡黃河,9月7日,部隊由候馬乘火場沿同蒲路北上。此時,國民黨軍隊節節敗退,已退到平型關、雁門關內長城一線,企圖重點防守太原,八路軍為配合友軍固守平型關,我一一五師奉命急進至平型關以西大營鎮待敵。

  平型關位於山西東北古長城上,從平型關山口到靈丘縣東河南鎮,是一條由東北向西南走向的狹窄谷道,道路兩側壁壘溝深。八路軍總部決定在此地狠狠打擊日寇的囂張氣焰。

  9月22日,日軍第五師團第二十一旅團一部由靈丘向平型關進犯。23日,八路軍總部令一一五師向平型關、靈丘間運動,側擊該敵。24日,一一五師命令六八六團佔領小寨到老爺廟以東高地,實施中間突擊,分割殲敵後向東跑池方向發展。當夜部隊冒雨進入陣地。25日拂曉完成戰鬥準備。雨後的淩晨,空氣格外清新,張仁初和三營的指戰員個個精神振奮,摩拳擦掌,注視著靈丘方向,決心打好這對日軍的第一仗。在東方露出曙光的時候,日軍第二十一旅團100余輛汽車,大車200余輛從靈丘方向過來了。雨後的泥濘和公路的狹窄使人、車、馬非常擁擠,行進緩慢。等敵人完全進入了伏擊地域,埋伏在兩側高地上的我軍居高臨下一齊開火,打的敵人亂作一團,暈頭轉向。我六八六團迅即發起衝鋒,張仁初率三營指戰員勇猛衝向公路,六八五團、六八七團分別斷敵頭截敵尾,使敵陷入我軍包圍之中。在混亂過後,敵迅速組織火力利用車輛掩護,佔據有利地形進行頑抗,張仁初帶領三營戰士同一、二營的同志一起,在公路上,山溝堙B石坎上同日寇展開白刃格鬥,戰場上喊殺聲,刀槍撞擊聲和槍聲響成一片。日軍死傷慘重,屍橫遍地。在六八五團的協助下,至13時,六八六團全殲被圍之敵。此役一一五師全殲日軍第五師團二十一旅團1000余人,繳獲大量槍支彈藥、車馬和軍用物資。戰後,六八六團隨三四三旅轉戰正太路。

  11月初,六八六團和六八五團三營在廣陽鎮南夾溝大道上,伏擊日軍第二十旅團輜重部隊。張仁初率三營作為旅的主要突擊隊衝入敵陣,將敵分割成數段,與敵近戰拼刺刀。激戰中,突然他頭覺得轟得一聲,眼前一黑倒了下去。當他醒來時已經躺在我軍醫院堙C醫務人員告訴他:當時,他滿臉鮮血,躺在那堣ˋ穭H事。衛生隊長張步峰和指導員孫根華奮勇衝上去將他背了下來。是一顆子彈擊中了頭部,在頭骨上劃了一道溝又飛走了,未進入腦內,真是萬幸呀!當時張仁初說:“有我們醫務人員在,打起仗來什麼也不怕嘍!”他搬著手指默默地數了數說:“這大概是第七次負傷嘍,馬克思還是不想讓我去,要我多消滅幾個鬼子喲!”醫務人員無不佩服他作戰勇敢不怕犧牲的精神,部隊堿y傳著不少有關他英勇善戰的故事:那是在直羅鎮戰役中,戰士們被敵人的火力壓制久攻不下,張仁初氣得發了脾氣,把衣服一脫光著膀子,提著槍一躍跳上戰馬,兩腿一夾就帶領戰士衝了上去......冒著敵人的槍林彈雨,他大聲怒吼著向前猛衝,很快就消滅了敵人的火力點。大家說他打起仗來簡直就像是瘋了一樣,天不怕地不怕,戰士們看到他也馬上精神振奮,勇氣倍增。就這樣,不知是什麼時候同志們就給張仁初起了個很特別的昵稱“張瘋子”,形容他在戰鬥中威風八面的樣子。但是他打仗並不莽撞,特別是隨著他戰鬥經驗的增多,職位的提高,他開始每仗都深思熟慮,認真研究,仔細部署。可一旦戰鬥打響,他就兩眼一瞪,吼聲如雷,全身充滿著一種無往不勝的英雄氣概。於是,他的戰士們在背後都敬佩而又自豪的稱他為“張瘋子”。

  張仁初對醫務人員有著很深的感情,直到後來他到了很高的領導崗位,仍然經常教育子女們說:“他們是救命恩人呀!莫忘了他們喲!”他有七個子女,先後有四個學了醫。

  這次廣陽鎮伏擊戰,激戰四小時,殲滅日軍近千人,繳獲騾馬700多匹和大量槍支彈藥和軍用物資。有力的遏制了日軍進攻,迫其改道西犯。

  1937年12月,張仁初傷癒返回六八六團改任一營營長。

  轉戰晉西南

  自1937年10月起,沿平綏鐵路西犯,沿平漢和同蒲鐵路南侵之日寇沒有受到國民黨軍隊的有效阻滯,日軍長驅直入,使冀、察兩省,晉綏大部及山東黃河以北地區淪陷,在華北的正規戰已經結束。黨中央要求八路軍發揮獨立自主的原則,發動群眾創建根據地,展開遊擊戰爭,以實現全面抗戰的新局面。一一五師奉命兵分三路抗擊日軍。11月初,師部率三四三旅由正太路南移,挺進呂梁山區,創建晉西南根據地。轉移途中受到閻錫山部隊阻撓,在洪洞地區發動群眾和擴軍。1938年2月,進到靈石、孝文以西地區,在川口附近襲擊由雙池鎮西犯之敵。斃傷200余人。4月,張仁初升任六八六團副團長,團長兼政委楊勇。

  1938年9月14日,一一五師警衛連在午城以東殲滅日軍100余人。3月16日,日軍第二十師團輜重部隊200余人,又被六八五團殲滅于羅曲村。17日,蒲縣日軍出動汽車60余輛進到井溝以西,被我六八六團伏擊,死傷200余人。當日夜,六八六團在六八五團協助下襲擊午城。午城在呂梁山脈中南部,聽水河從城邊繞過,是臨汾至隰縣---大寧公路的交匯點。駐有一支日軍守備部隊。六八六團與六八五團一部對午城形成夾擊之勢。

  日軍午城失利後,于1938年3月18日以第一零八師團步騎兵800余人,一個炮兵中隊,在飛機掩護下自臨汾撲向午城,尋機報復。六八六團奉師部命令,在井溝至張莊公路兩側高地設伏。當日下午當敵人全部進入伏擊地域時,六八六團自公路兩側高地同時開火,突然襲擊使日軍陷入混亂狀態。日軍負隅頑抗,六架飛機向我輪番轟炸,六八六團壓縮包圍圈,敵人瘋狂反撲,均被我擊退。張仁初協助團長楊勇指揮部隊向敵人發起衝鋒,將敵分割,除逃走百餘人外,其餘均被殲滅。午城、井溝之戰共殲敵1000多人,毀敵汽車79輛,繳獲騾馬100余匹及其他大批軍用物資。給日蔻西犯以迎頭痛擊,使大寧之敵東撤,遲滯了敵人進犯陜甘寧邊區的行動,穩當了晉西南的局勢。一一五師進入晉西南,連續作戰,平均每天打一仗,有時一天打兩仗,部隊每到一地,即發動群眾,組織群眾武裝,晉西南根據地逐步形成。

  汾離公路三戰三捷

  1938年7月8日,毛澤東電示,一一五師以大力破襲同蒲鐵路,太原到離石縣軍渡之公路,阻敵西渡黃河為主要任務。代師長陳光,政委羅榮桓率部向汾{陽}離(石)公路,介休至靈石鐵路方向開進,展開交通破襲戰。

  9月,日軍為配合武漢作戰,圍攻晉察冀抗日根據地,以一零八師團沿汾離公路西犯。敵為避免再遭我軍打擊,行動更為謹慎,前以尖兵開路,公路兩側設據點,後有部隊掩護。陳光、羅榮桓決定在汾離公路上伏擊日軍輜重部隊。

  9月14日拂曉,六八六團在日軍必經之路——薛公嶺設伏,該地山高林密,公路蜿蜒,便於隱蔽。戰前張仁初協助楊勇團長週密部署,制定作戰方案,並到任務較重的二營陣地具體指揮。10時,敵汽車20余輛載敵200余人與輜重進入伏擊區。六八六團立即開火,頓時槍聲在山谷中響成一片,我炮兵連首發命中敵在公路北側制高點上的碉堡,遭到我突然襲擊的日軍車隊在巡邏中隊掩護下拼命突圍,張仁初果斷率領五連、六連的勇士以迅猛的衝擊攻入敵陣,與敵展開近戰,將日軍巡邏中隊全殲,使敵輜重車隊失去保護,此戰六八六團將敵200余人全部擊斃,繳獲汽車20輛。汾陽之敵懾于被我伏擊未敢增援,只向薛公嶺盲目炮擊數小時。至15日才將200多具屍體運回。

  敵輜重被我繳獲後,補給困難。在此9月16日又以100多人押送一車糧食試探前進,一一五師首長欲擒故縱,為麻痹敵人未對該敵採取行動。17日敵趁拂曉將大批糧食運出,三四三旅在吳城鎮至離石之間的油坊坪設伏,給日軍輜重部隊以重創,斃敵100余人,毀汽車9輛,繳獲大批槍支和軍用物資。

  日寇輜重部隊連遭我兩次伏擊,損失慘重,供應線被我切斷。被迫於19日由離石東撤。三四三旅奉命在薛公嶺東南之王家池附近三設埋伏,從公路兩側形成夾擊之勢。20日9時許,日軍800余人進入伏擊區,張仁初協助楊勇團長指揮六八六團,同六八五團、特務團密切配合,向被圍之敵發起猛攻,日軍未料再遭伏擊。車馬亂作一團,瘋狂抵抗。我軍指戰員奮勇殺敵,將敵分割成數段,經一小時激戰,殲滅敵人大部,繳獲軍馬百餘匹,槍400余支。前來增援的日軍也被六八六團擊退。

  一一五師在汾離公路三次設伏三戰三捷,粉碎了敵人進攻黃河河防,染指陜甘寧邊區的圖謀,給西犯之敵以沉重打擊。

  挺進魯西 鏖戰陸房

  1938年9月,中共中央在延安召開了擴大的六屆六中全會,會議要求黨的主要工作放在戰區和敵後,大力鞏固華北,發展華中和華南。為貫徹鞏固華北的戰略決策,中央軍委命令一一五師主力挺進冀魯邊平原和山東。六八六團在一一五師代師長陳光、政委羅榮桓的率領下1938年12月20日從晉西南出發,于1939年3月1日進入山東,到達鄄城、鄆城地區。受到當地群眾的熱烈歡迎。群眾紛紛要求剷除駐樊壩的作惡多端地偽軍據點。3月3日晚,六八六團對後樊壩發起攻擊,全殲一個連,隨後迅速包圍前樊壩。當晚23時,在炮火掩護下,炸藥包炸開圍堰,張仁初親率突擊營衝進圍子,與敵展開巷戰,粉碎敵人層層抵抗,直插偽團部,活捉偽團長劉玉勝,殲敵800余人,繳獲大批槍支。一一五師入魯首戰告捷,群情振奮,極大地鼓舞了群眾的抗日熱情,擴大了我黨我軍的影響。

  此役後,師部決定楊勇率六八六團三營、師直兩個連和教導大隊稱東進支隊第一團,留運(河)西戰區,開闢抗日根據地。張仁初升任六八六團團長,政委劉西元。

  3月7日,師部率六八六團挺進泰西地區,14日,在東平與山東縱隊六支隊會合。3月16日,六八六團在汶河以南,拔除寧陽縣葛石店,東平縣圍媯札睌I,殲滅偽軍1000多人。

  3月20日,羅榮桓在常莊召開泰西地區抗日活動積極分子代表大會,六八六團按會議精神投入創建泰西地區抗日根據地的鬥爭。

  我軍主力進入泰西,直接威脅濟南、兗州及日軍津浦路中段的交通,引起了敵人的恐慌。3月22日,東平、汶上敵人出動300多人向我進攻,六八六團在鄭海村擊退敵人多次進攻,迫使其撤退。

  4月2日,日軍又從泰安、肥城、寧陽、東平及汶上等地調集兵力合擊泰肥山區。4月3日,日軍500多人在陸房一帶與六支隊二團遭遇,戰鬥中二團損失較大,敵得意忘形,繼續進犯。張仁初決心狠狠打擊敵人的囂張氣焰,作了週密部署,給進犯之敵以迎頭痛擊,並在敵後撤途中設伏,再次痛擊敵軍,敵狼狽逃回東平。日軍不甘心失敗,遂于4月5日及4月18日糾集力量多次進犯,均被一一五師師直部隊和六八六團擊退。

  日軍連續遭我打擊,面對泰肥山區如坐針氈。于5月上旬,糾集兗州、東阿、汶上、泰安和肥城等14個縣的日軍5000人、偽軍3000多人,汽車100余輛、火炮100多門,兵分九路向我泰肥山區合擊,尋我軍主力決戰。

  5月2日至8日,日軍對東平、汶上地區掃蕩。5月10日陳光師長命六八六團二營護送師直屬隊和津浦支隊一起越過泰肥公路,進至大峰山地區活動。5月11日,師直在牛家莊、東峪以北和敵人遭遇,津浦支隊搶佔鳳凰山,師直屬隊向陸房撤退。清晨,四面槍聲大作,一一五師師部、六八六團、中共魯西區委、泰西特委及津浦支隊共3000余人,被日軍包圍在肥城東南陸房一帶。陸房地形像個銅盆,縱橫不到10公里,南北西三面環山,東面是丘陵。陸房距日軍尾高龜藏司令官的指揮部駐地演馬莊僅10公里,形勢十分危急。張仁初和政委劉西元臨危不懼,再三研究部署後,對六八六團作了緊急動員。張仁初堅定地說:“我們是久經考驗地部隊,兩萬五千里長征都走過來了,我們一定要守住陣地,堅持到天黑,打到一人一槍,也要保衛師部,保衛地方黨組織的安全!”劉西元政委接著說:“六八六團是主力部隊,不是第一次和鬼子打交道了,平型關咱們打過殲滅戰,義陽鎮阻擊,我們一個連掩護過友軍撤退!同志們,共產黨員們!挺起胸膛來,打垮敵人的包圍。”隨後,按陳光師長部署一營搶佔最高點---陸房西側的肥豬山,特務連、偵察連佔領牙山、磨盤嶺。撤回到陸房的二營搶佔南邊的鳩山、橫山。敵人越來越近了,日軍在炮火掩護下發動了全面進攻,並集中兵力進攻肥豬山。戰鬥爆發以後,張仁初帶著警衛班跑到一營陣地肥豬山直接指揮。敵人的炮彈射向肥豬山,山上彈片橫飛、碎石滾滾、硝煙瀰漫。一營戰士個個沉著勇敢,面對數倍于己的日寇,打退了敵人一次又一次的進攻,陣地前日軍屍體橫躺豎臥。直到黃昏,六八六團共擊退了日寇九次衝鋒,我軍陣地巋然不動。堅守牙山、鳩山、橫山和鳳凰山的我軍將士也將敵人的進攻一次次擊退。11日夜,敵人在各道路關口燃起篝火,不時打炮射擊,防我突圍。師部決定連夜突圍。六八六團的官兵用布條和草團包住鍋碗瓢勺,騎兵用布裹住馬蹄防止發出聲響,戰士胳膊上扎著白毛巾作為聯絡記號。是夜22點,張仁初指揮六八六團在夜幕下掩護師部和地方黨政機關沿牙山莊,劉皮莊之間的山溝向西南疾進,在敵人的眼皮底下越過了封鎖線。

  12日東方露出魚肚白色,我軍已在距陸房六七十里路的無鹽村安然宿營了。天大亮時,日軍向肥豬山和陸房村猛烈炮擊,等日軍衝進村堳廘o現空空蕩蕩,驚呼:“八路的天上飛去了?!”後來,六八六團回來時,老鄉說:“那天我們都急哭了,眼看你們被困在壇子堙A鬼子就要按壇口了,你們卻長了翅膀飛走了,真不愧是共產黨的隊伍!”陸房突圍的勝利,保衛了一一五師領導機關和地方黨委的安全,並使國民黨實際上承認了一一五師入魯的合法地位,對我黨領導的獨立自主的山東抗日根據地的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魯南討頑 喜獲良駒

  1939年8月,六八六團奉命向魯南地區轉移,于9月初抵達抱犢崮山區,與相繼到達的一一五師師部,師直、冀魯邊七團、津浦支隊、蘇魯豫支隊等部會合,創建了以抱犢崮山區為中心的抗日根據地,使當地抗日民主政權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

  一一五師到達魯南後,加強軍政建設,整編地方武裝。1940年初,六八六團與參加八路軍的國民黨暫編第六師第二旅董堯卿旅長率領的部隊合編為一一五師魯南支隊,張仁初任支隊長兼六八六團團長,董堯卿任副支隊長。張仁初率六八六團在當地軍民的配合下,向盤踞在馮卯、山亭、文王峪等地的頑軍發起一連串進攻,拔除了一些日偽據點。開闢了臨(沂)費(縣)嶧(縣)滕(縣)邊區。魯南各縣紛紛成立抗日民主政府,抗日根據地初步形成。圍殲頑匪王學禮的戰鬥,就是魯南抗日根據地軍民協作的範例。

  1939年12月28日,國民黨費縣縣長李長勝等人尋機槍殺我抗日自衛團幹部、戰士,製造了駭人聽聞的官堬羉G案。廣大抗日群眾義憤填膺。根據羅榮桓政委的指示,1940年初地方黨政組織成立前線委員會準備討伐李長勝。而國民黨山東臨沂保安司令部暫編第九旅旅長王學禮帶領三個營,進入我根據地腹地車輞以南,企圖夾擊抗日自衛團。接到這一可靠情報,地方黨政領導當機立斷決定先打王學禮。張仁初率領部隊于次日拂曉前進入指定地點。第二天早上,王學禮果然帶著隊伍進入我伏擊圈。張仁初一聲令下,四面八方響起激烈的槍聲和衝殺聲,打的敵人亂作一團。王學禮的三個營幾乎全軍覆沒。魯南軍民繳獲了機槍四挺,步槍數百支,匪首王學禮的坐驥“花斑豹”也成了我軍的戰利品。幾天以後,部隊又包圍了李長勝駐地崮口,持久圍困使其堅持不住而在一個夜晚狼狽逃走,崮口被我軍民解放,討李戰役取得了勝利。

  戰後,徵得羅政委同意,地方黨政領導特將繳獲的“花斑豹”配發給張仁初,作為對他指揮果斷,作戰有功的獎賞。張仁初騎上這匹寶馬良駒真是如虎添翼。“花斑豹”載著這位勇猛的戰將馳騁在山東抗日戰場,屢建奇功。那是在190年魯南天寶山根據地反“掃蕩”時,一個日軍頭目駕著汽車突圍逃跑,時任魯南支隊支隊長兼六八六團團長的張仁初飛身上馬衝了上去,“花斑豹”四蹄騰空,如離弦之箭,緊追不捨。敵人向他開火,他伏在馬上,手握兩把匣槍,左右開弓,車上的幾個鬼子全被擊斃。他看著緊追而來的警衛員和騎兵班,一手勒著“花斑豹”,一手用力拍著汽車頂蓬笑著說:“哈哈,日本小娃娃,走山路看你快還是我快,看到底誰厲害!”張仁初格外愛護這匹馬,五年以後馬老了,張仁初雖然不騎它了,但仍讓馬伕好好餵養,捨不得殺掉。又過了兩年,這匹曾經馳騁沙場的戰馬終因年老體衰,幾天不吃不喝病死了。張仁初知道後很難過,吩咐部下將他好好掩埋。

  三打白彥 聲威大振

  1940年春天,為鞏固抱犢崮根據地,一一五師決定攻打白彥,挺進天寶山,打通與魯中的聯繫。

  費西重鎮白彥,位於抱犢崮與天寶山之間,是魯南通往沂蒙山區的必經之路。當地地主民團勾結日偽,斷絕交通,阻擋我軍北上。1940年2月14日,六八六團、特務團等向白彥反動武裝發起進攻,激戰兩晝夜,摧毀白彥及周圍據點,切斷費滕公路,殲敵1000多人。開倉濟民,建立了白彥抗日民主政府。

  3月7日,日軍100余人向白彥進攻,被我特務團擊退。12日,日軍調集700多人分三路向白彥進攻,張仁初指揮六八六團與特務團、蘇魯支隊一起奮力抗擊,日軍損失慘重。下午,我軍主動撤離百彥。是日夜,六八六團趁敵立足未穩,以小分隊化裝進入百彥,媕野~合,一舉攻入鎮內,張仁初率部與日軍白刃格鬥,殲敵200余人。13日拂曉,日軍倉惶逃跑,張仁初率部與特務團急追又殲敵一部。

  3月19日,日偽軍出動3000多人向我進攻,于21日再次佔領白彥。當日晚,張仁初指揮六八六團與特務團,蘇魯支隊一大隊在夜幕掩護下從西北,東南方再次攻入白彥,與敵展開激烈巷戰、白刃戰,敵節節敗退,至22日晨,日軍被我擊退,殘敵卑鄙地借施放毒氣方才逃脫。

  三打白彥,共殲日軍800余人,偽軍千余人,繳槍數百支,解放了費西廣大地區,使魯南和魯中、魯中南根據地連接起來了。

  抗日力量的發展,使日寇坐臥不安,急於尋找我主力決戰,摧毀抗日根據地。自1940年4月14日起,日軍糾集了獨立混成第六、第十旅團的部隊及偽軍共8000余人,多路出動,由外向內,步步為營,向我抱犢崮山區掃蕩。張仁初遵照一一五師首長的指揮意圖,率六八六團採取機動靈活的戰術,與其他部隊一起轉至外線,內外結合作戰,粉碎了敵人歷時20天的“掃蕩”,共斃傷日偽軍1000余人。

  5月中旬,張仁初率六八六團給配合日軍“掃蕩”的偽第三十六師劉桂棠部以重創。1940年5月4日,一一五師決定將六八六團、六支隊第七團合編為魯南支隊,張仁初任支隊長兼六八六團團長;劉西元任政委兼六八六團團政委。六八六團下轄六八六團、第七團。

  1940年5月24日,一一五師向費北天寶山區開進。天寶山封建武裝頭目廉德三在我感召下接受改編。不久又率部叛變,殘害我抗日幹部和群眾。9月,六八六團與特務團、蘇魯支隊等部將廉部反動武裝全殲,天寶山獲得解放,打通了魯南與魯中根據地的聯繫。

  1940年10月,根據八路軍第四期整軍訓令,魯南支隊與獨立支隊第一團、蘇魯支隊合編為第一一五師教導第二旅,張仁初擔任副旅長,旅長曾國華,政委符竹庭。

  10月下旬,正當魯南抗日運動日益深入,根據地建設不斷發展的時候,日本侵略軍糾集了近千人,從臨沂出動,對郯城的重坊一帶進行瘋狂掃蕩。我黨政機關被迫轉移,群眾也在我部隊掩護下向安全地帶轉移。駐守在重坊的教導二旅指戰員目睹此情,對侵略者展開奮勇回擊,著名的重坊戰鬥打響了。

  戰鬥進行的是十分激烈,日寇動用了坦克和裝甲車,在密集炮火的掩護下,一次又一次地衝鋒。在敵人的瘋狂炮擊下,我軍不少指戰員倒下了。擔任指揮戰鬥的教二旅副旅長張仁初見此情景怒火萬丈,他高聲呼喊著:“同志們,是共產黨員的跟我來!堅決和鬼子血戰到底,衝啊!”接著,他跨上戰馬“花斑豹”,像利箭一般帶頭衝進了彈雨火海之中。張旅長“馬踏坦克”的奇勇,成為無聲的命令,鼓舞著戰士們奮力衝殺,打得鬼子人仰馬翻,取得了斃敵300多名的勝利戰果。日寇狼狽潰退,敵人“奔襲合擊”的陰謀破產了。重坊戰鬥的勝利,人民群眾歡欣鼓舞,八路軍在臨郯一帶的聲威大振!

  戰地姻緣 羅帥主婚

  1940年10月,張仁初已經30歲了。還是孑然一身,羅榮桓看在眼堙A記在心上。他對張仁初可說是嚴厲有餘,關愛有加。

  張仁初認識羅政委是在紅軍長征到陜北的時候。當時他已由紅四方面軍的團長編入紅一軍團二師四團任二營營長。由於紅四方面軍的領導張國燾犯了分裂中央的嚴重錯誤,在和一軍團第四團合併以後,張仁初覺得臉上無光,有點抬不起頭。這時,羅榮桓同志找他談話,安慰他說:“張國燾犯錯誤,是他政治上的錯誤,四方面軍的廣大指戰員都是革命的好同志。你放心工作,大膽負責,誰不服從領導,你找我來。”一席話給了張仁初莫大的鼓舞和幫助。抗日戰爭開始,紅軍改編為八路軍,收了蔣介石的限制,只編了三個師,許多幹部都降級使用,師長當旅長,團長當營長,營長當連長。羅榮桓同志當過軍團政治部主任,降為一一五師的政治部主任。1938年4月張仁初由營長提升為副團長。他心堣ㄕw,跑去找羅榮桓,說道:“羅主任,我幹不了哇!下面三個營長原來都是團長,我反而升副團長,怎麼領導得了?”羅榮桓同志回答道:“組織上決定你當副團長,就是看你領導得了,你放手幹吧!該管就大膽管,不要束手束腳有顧慮。不過要注意:凡事依靠組織,依靠群眾,多和大家商量,不要個人說了算。特別要記住,不要髮發脾氣,動不動罵娘!”

  羅榮桓的諄諄教誨成為張仁初戰勝困難不斷前進的巨大動力。張仁初非常尊敬和愛戴羅榮桓同志,羅政委也最了解張仁初,他為張仁初的進步和成績高興,一發現他有點毛病也會毫不留情,這體現了老一代革命家的博大胸懷。這次,羅政委對張仁初的個人生活問題關心備至,特地找了魯南區黨委書記趙镈商量,幫助張副旅長找個對象。張仁初英勇善戰,屢打勝仗的故事在魯南抗日軍民中已傳為美談,從地方女同志中找個對象並不困難。但因張仁初連年征戰,無暇顧及,況且抗日戰爭正處在非常艱苦的時期,從沒提及此事。羅政委的關心使張仁初非常感動,經過趙書記及夫人李琰(時任魯南區黨委婦女委員會主任)的熱心幫助,1940年12月,張仁初與在魯南區黨委婦女委員會負責宣傳工作的劉浩同志結婚。劉浩,原名劉瑞徵,山東沂水人,生於1916年5月,在濟南讀高中一年級時因家境貧寒而輟學,後在沂水瑞麟小學教書。思想進步,經常在課堂上宣傳革命道理,曾勇敢地掩護我省黨的領導人之一——邵德浮同志,在邵老被捕以後,轉移並銷毀黨的秘密材料,使敵人未能取得證據,為保護黨的組織作出了貢獻。事後邵老等人在回憶錄中還特地指出“劉浩立了大功”。劉浩1938年5月參加八路軍二支隊,同年7月入黨。曾任中共山東分局岸堤幹校宣傳科長,山東魯南區黨委臨郯費沂四縣工作團副團長,一一五師教導第二旅宣教幹事,魯中軍區司令部協理員,二十六軍政治部宣傳科副科長,軍後方留守處辦公室主任,青島市人民廣播電臺臺長等職。1989年7月病故于濟南。

  當時八路軍及地方黨組織中,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很少,女同志中更上是鳳毛麟角。劉浩工作積極,朝氣蓬勃,只見她穿一身可體的灰布軍裝,腰間束著黃皮帶,勻稱的身材,留著齊耳短髮,臉色白堻z紅,明亮的雙眼不時閃動著熱情聰慧的目光,真是才貌雙全,颯爽英姿。劉浩的上級和同級幹部中,不少男同志傾慕她,但她覺得自己正值青春年華,好學上進,不想過早談婚論嫁。當李琰同志給她介紹張仁初時,她開始也不同意。李琰說:“張副旅長是紅軍老大哥,參加過長征,是打臘子口的英雄,是咱們學習的榜樣,這樣的人不找,要找什麼樣的呢!”又說:“這也是組織和領導的意見。”劉浩仍然想不通。數天后,劉浩參加一個抗戰形勢報告會,只見主席臺上一個軍人正在作報告,洪亮的南方口音,風趣幽默的談吐,加上形象的手勢和動作,使大家聽的聚精會神,還不時引發出會心的笑聲。劉浩入神的聽著,不由的讚嘆:“這個首長報告太生動了,他是誰呀?”“他就是張仁初副旅長,有名的戰鬥英雄。作戰勇猛頑強,敵人聽見都嚇破膽,外號“張瘋子”,你還不知道嘛!”鄰座的同志迫不及待地一口氣告訴她。劉浩“哦”了一聲,眼前一亮,臉上現出微微紅暈。

  第二天晚飯後,李琰約劉浩散步,迎面走來一位軍人,“李大姐,吃過晚飯羅?”又是那洪亮的南方口音。“我來介紹一下,”李琰對張仁初說:“張副旅長,這是劉浩同志。”又對劉浩說:“這就是張仁初副旅長。”面前的張仁初中等偏高身材,穿一身草綠色軍裝,隨已褪色卻是乾乾淨淨,打著整齊的綁腿,面貌清秀,目光深邃,儼然一名標準的軍人,略高的顴骨帶著南方人的特徵。劉浩很難把眼前這位清秀幹練甚至有點文靜的人與在戰場上敢打敢拼的“張瘋子”聯繫起來。“來到家門口了,走,到我那塈中@哈。”張仁初的話打斷了劉浩的思路。他兩人走進了一間不大的磚房。“這就是我的辦公室兼宿舍。”張仁初說著端來兩杯開水。“請喝杯水,休息一下。”他們環顧四週,頓感耳目一新,東西不多,卻非常整齊、乾淨,正面暀W挂著大幅軍用地圖,一張鋪板上,草綠色棉被疊的方方正正,剛從腰間解下的駁殼槍挂在床頭,長條桌上放著一部手搖軍用電話機。劉浩心媢黿i仁初的敬慕之情油然而生。1940年12月,張仁初與劉浩結婚,羅榮桓政委、趙镈和李琰夫婦都來參加婚禮。在簡單的酒席宴上,羅政委舉杯祝賀說:“這一杯,祝你們夫妻團結一心,白頭偕老,革命到底。”大家喝完酒,羅政委單獨給新娘子斟酒,舉起酒杯,風趣地笑著說:“新娘子,以前我是張副旅長的文化教員,從今天起,我辭職嘍。往後你就是他的老師了。給你一個任務,在一年之內,你包教他能讀書看報,能寫簡單的文章。這個艱巨的任務,你同意嗎?同意,就請幹這一杯。”劉浩羞答答地站起來,和羅政委碰杯,一口把酒喝了下去。以後張仁初和劉浩互相幫助,張仁初不但仗打得更好,文化水準也明顯提高。

  1942年冬天,抗日戰爭最艱苦的時候,張仁初的第一個孩子,就是在反“掃蕩“的途中生的。是個女孩,取名康蘭。有雙重含義:在抗日戰爭中誕生,在革命軍隊的懷抱中健康成長。康蘭出生後,從不哭鬧,在挑筐堜M馬背上度過一個又一個行軍的日日夜夜,在炮火硝煙中長大。康蘭小小年紀曾經歷了一場九死一生地劫難,當時條件艱苦,部隊很多人患了瘧疾和傷寒,小康蘭也未能倖免,一場傷寒把康蘭折磨的骨瘦如柴,奄奄一息。是媽媽喂下的一匙匙糖開水才艱難地把她從死神手媢雂F回來。

  1944年,劉浩生下第二個女孩,取名叫玉蘭,因經常行軍打仗條件十分艱苦,躺在挑筐堛漱p玉蘭行軍時常常啼哭,容易暴露目標。張仁初和劉浩商量,只好把玉蘭寄養在老鄉家堙C直到4歲才從老鄉家接回來。以後,張仁初有陸續添了勝蘭、南征和海平三個女兒。這時條件比較穩定,部隊有了後方託兒所,因此生活條件比較好。這五個女兒,她們生在炮火中,長在紅旗下,從小看慣了部隊長長的行軍行列,聽慣了雄壯而嘹亮地軍歌,從小沐浴著黨的陽光雨露,在人民軍隊的大家庭中茁壯成長。建國後的1954年到1955年,兩個兒子紅軍和保軍先後出生。終於有了男孩,張仁初夫婦倍加珍愛。生活條件與戰爭年代相比已有天壤之別,紅軍和保軍在優越的生活環境中受到更好地教育,他們的童年充滿了幸福和歡樂。但是文化大革命的發生使兄弟倆小小年紀就中止了學業,參軍入伍,經歷了一場艱苦的磨煉。

  如今,張仁初的七個孩子早已長大成人,姐弟七人均已結婚生子,有了各自幸福的家庭。他們都曾子繼父業,一身戎裝。如今仍有四人穿著國防綠。現在,張仁初的孩子們中,有高、中級軍官、國家幹部,專家、教授、飛行員、經理。他們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發揮聰明才智,創造事業的輝煌。每逢節假日,姐弟七人及他們的家人常常歡聚一堂,交談生活和工作情況,享受生活樂趣,一幅歡樂興旺的景象。

  進駐濱海 開展整風運動

  1941年3月,一一五師師部和中共山東分局進駐濱海地區。濱海地區位於山東東南部,東瀕黃海,西鄰沂河,北起膠濟鐵路,南至隴海鐵路。為擴大濱海抗日根據地,一一五師決定發起青口戰役。青口在贛榆縣東南,對從海上聯繫華中和膠東非常重要。張仁初協助旅長曾國華指揮青口戰役,教導第二旅第四、六團在山縱二旅一部配合下,經過六天激戰,攻克海頭、大溝等十余處據點,一度攻下青口和下口,解放了從下口到拓汪之間的海岸線和大片地區。斃傷日偽軍800多人,俘虜偽軍800人,繳獲大批武器和軍用物資。青口戰役是一一五師教導第二旅在山東縱隊二旅配合下對日偽作戰的第一次大勝利。

  1941年至1942年,日軍增加了對山東抗日根據地的“掃蕩”次數,從開始出動上千人到後來出動萬人以上,採取“分區圍攻”“拉網合圍”“鐵壁合圍”等殘酷手段,妄想消滅日益發展的抗日力量,山東的抗日戰爭進入了艱苦的階段。一一五師採取靈活機動的戰術開展反“掃蕩”鬥爭,教導二旅活動於濱海南部,為了提高軍政素質,給日蔻以更大的打擊,于1941年下半年進行第五期整軍。1941年8月,張仁初任教導二旅副旅長兼抗大一分校校長,負責訓練班、排、連級軍政幹部。張仁初堅持從嚴治校的方針,對學員的思想教育和作風培養抓得很緊,經常深入第一線,聽取意見,指導教學。有時還親自任教,做示範。至1942年4月,培訓學員1000多人。學員回到部隊後,軍政素質都有明顯提高,各部隊對學校反映很好。

  自1942年春開始,中共在全黨進行了歷時代三年、影響深遠的整風運動。1942年2月毛主席做了《整頓黨的作風》、《反對黨八股》的報告。同年6月張仁初到山東分局高級黨校第二期學習。歷時七個月,學習整風文件,學習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進行整風。張仁初對黨記憶體在的主觀主義、宗派主義和黨八股等不正之風及其危害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對照檢查了自己存在的某些輕視知識分子的思想、經驗主義、本位主義和個人英雄主義等思想,提高了馬列主義水準,樹立了實事求是的作風。加強了團結,增強了黨性和必勝的信心。

  1942年春至1943年春,根據中共中央指示,為了實現黨的一元化領導,一一五師、山東分局和山東軍區(山東縱隊)連續進行了三次精簡,壓縮機關,加強基層。戰鬥部隊縮小編制,一一五師、山東分局和山東軍區機關合併,成立了新的山東軍區。羅榮桓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一一五師政委、代師長。主力部隊全部地方化,撤消了一一五師及山東軍區所屬各旅、各支隊的番號,部隊整編為13個兵力充實且領導堅強的主力團,實現了軍事上的統一指揮。1943年3月,張仁初調到山東軍區特務團任團長,政治委員張雄。由山東軍區直轄。

  1943年,中央制定了“十大政策”,全軍掀起了大生產運動,克服敵人“掃蕩”和破壞帶來的經濟困難。張仁初帶領特務團除完成保衛軍區首長和機關安全的任務外,還組織全團進行了一系列生產活動。張仁初率部移駐拓汪沿海地區挖鹽田,他以身作則,帶頭勞動。很快完成了挖鹽田800畝的任務,運鹽收入32.7萬元,受到軍區表揚。特務團三營開荒100多畝,打井10眼。此外,還成立合作社,創辦煙社,增加收入。解決了部隊很多困難,減輕了人民群眾的負擔。

  進入1945年,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形勢越來越好,日本法西斯在太平洋戰場上連連失敗。國民黨在美國支援下,制定了一條堅持獨裁,準備在抗戰勝利後發動內戰的路線。在決定中國命運的歷史轉折關頭,中共于4月23日至6月報1日召開了中國共產黨的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

  在“七大”精神鼓舞下,山東軍區實施了1945年夏季攻勢作戰,給日偽軍以沉重打擊。7月,根據中共中央的決定,為迎接即將到來的大反攻任務,組建野戰軍。山東軍區改稱“山東解放軍總部”,下屬五個軍區,張仁初任濱海軍區參謀處長兼警備第十旅旅長。濱海軍區司令員陳士榘,政治委員唐亮。

  日寇投降 展開大反攻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佈投降。山東軍區遵照黨中央、毛主席的指示,向未投降的日偽軍展開全面反攻。從8月中旬起,濱海軍區所屬第一、第二師、警備第十、第十一旅及濱海支隊。任務是一部分向膠濟路沿線東段進攻,配合膠東軍區奪取青島;一部分收復沿海地區,攻佔連雲港。濱海軍區組成以陳士榘司令員為首的前線指揮所,張仁初協助陳司令員制訂作戰方案,指揮部隊。8月16日,駐臨沂日軍逃向棗莊,守城偽軍憑藉日軍留下的武器、糧食及堅固的工事企圖頑抗。17日,濱海軍區與魯中軍區各一部向守城偽軍發起進攻,敵人以城堅炮利瘋狂抵抗。我以挖坑道逼近敵人,用2000公斤炸藥進行坑道爆破,炸開城晼C于9月11日佔領臨沂,殲敵2000余人,繳獲大量武器彈藥。濱海支隊和第一師于8月19日解放膠縣,殲敵張洪飛部2000余人,迫使偽軍高伯廉部700余人投降。第二師于8月21日解放石臼所、贛榆、青口,切斷隴海路東段,逼近海州和連雲港。

  9月5日,諸城日軍撤至高密,張步雲率偽軍4000余人頑抗拒不投降。是日夜,張仁初協助陳士榘冒雨發起進攻,佔領東、西關陣地。次日晚發動總攻,突破西門,經一個多小時激戰,佔領全城,斃敵400余人,生俘2100多人,繳獲武器一批。諸城解放,日照守敵懾于被殲,棄城而逃。

  1945年11月,張仁初奉命成立前線指揮部,指揮警備十旅和十一旅一部,發起泊兒鎮戰役。張仁初為前線指揮部司令員,賴可可為政委,譚士敏(警十一旅政委)為副司令員,劉偉為政治部主任。泊兒是膠南重鎮,是濱海地區敵人的最後一個據點。從11月24日起,張仁初指揮部隊拔除泊兒週邊各據點。泊兒鎮外是平原開闊地,易守難攻,為避開敵人火力,部隊實施坑道作業逼近敵陣。12月20日,在炮火掩護下發起強攻,並實施了坑道爆破。隨後我軍攻佔南門,經圍殲和追擊,于28日夜結束戰鬥,殲敵3000余人,使濱海地區除青島外完全解放。

  抗戰八年,張仁初轉戰晉、魯兩省,在一一五師首長的正確領導和指揮下,率領所屬部隊與日偽軍進行了長期的浴血奮戰,多次面臨極端的危險,與死神擦肩而過。克服了無數的艱難險阻,為創建晉西南、魯西、魯南、濱海等抗日根據地,為民族解放事業作出了巨大貢獻。在黨的培養教育下,在血與火的錘煉中,張仁初成長為一名勇敢、果斷、多謀的高級軍事指揮員。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