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繁體
·英山畢府粉絲
·麻城市護山霧毫
·麻城優質黑木耳
·麻城野生茶油
·麻城野生葛粉
·麻城市龜山岩綠
·紅安花生
·紅安綠豆丸子
·紅安綠豆粑
·紅安花生脆脆香
·紅安臭皮子
·龜山枸杞酒
·大別山野菜
·唐家渡舞龍
·麻城花挑
·麻城諺語集
·麻城婚俗文化
·麻城民間藝術
·打紅的來歷
·紅安繡花鞋墊
·蘄春太平森林公園及避暑山莊
·英山大別山主峰風景區
·神奇的龜峰山
·湖北省英山縣桃花衝風景區
·黃岡旅遊導旅遊圖
·名人文化導遊圖
·大別山紅色公路旅遊導遊圖
  當前位置>>說禪宗
張仁初將軍略傳(一)
2013-12-24 15:07:03    華夏經緯網

  張仁初中將,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優秀的高級指揮員,從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到抗美援朝戰爭,他身經百戰,出生入死,曾負戰傷十一次。他參加過我黨我軍歷史上許多著名的戰役和戰鬥,為共和國的建立和我軍的建設創建了不朽的功勳。他波瀾壯闊的戰鬥生涯,即充滿了革命英雄主義的戰鬥詩篇;又不乏膾炙人口的傳奇故事。他忠於人民,忠於黨,是堅定的無產階級革命戰士。

  倔強的山堳

  1909年,進入二十世紀初葉的中國人民飽受帝國主義列強的欺淩和掠奪,遭受著清王朝的剝削和壓迫,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病入膏肓的晚清,社會矛盾尖銳,各種思潮紛紛亮相:革命的、保皇的、崇洋的、立憲的,種種思潮交織著、鬥爭著。軍閥稱霸、天天肆虐,此起彼伏;工人起義、農民抗租、風起雲湧。中國正處在最黑暗、最動蕩的時期。就在這年的12月,張仁初誕生在湖北省黃安(今紅安)縣桃花(今高橋)區張家灣的一個貧苦農民的家庭。張仁初有兩個哥哥,兩個姐姐,雖然排行老小,但是在貧寒的家堨L沒有“條件”享受父母的什麼特殊待遇。

  他的父親是一個勤勞樸實的農民,幹的一手好莊稼活。但是仍不能養家糊口,不得不租地主的田種。他為人正直,嫉惡如仇,喜歡幫助窮人,鄰里鄉親遇到什麼事都願意找他,請他出個主意想個辦法。他家堭`常坐滿了鄉親們,侃著社會上的不平事。張仁初在他剛剛懂事的時候,常常聽到爹爹說:“地主老財什麼活也不幹,吃的好穿的好。咱們整天頂著日頭為他們種田,到頭來還是沒得吃沒得穿。這是什麼世道呀!窮人沒法子活了!”樸實的階級仇從小就深深的烙在他的心上。他的母親是個賢惠善操持家務的婦女,心地善良,遇到鄰里家揭不開鍋了,自己家埵A難也要一碗紅薯飯分開吃。張仁初來到世上,母親很疼愛他,可是家堥S有好吃的給他,也沒有好衣服給他穿,直到他三、四歲還沒有一條褲子。

  張仁初三歲那年,家鄉又遭了災,有一天,母親從山上挖野菜回來,臉上沒有血色,頭疼的象炸開一樣。她躺在床上不停的呻吟,張仁初守在阿媽身邊,父親急的轉來轉去。哥哥姐姐請父親找個醫生來,父親知道,家埵抭ㄗS有,哪來的錢請醫生啊!幾天下來,母親漸漸不喊了,從此,張仁初再也聽不到阿媽親切的叫他“幺娃”的聲音了。大病奪去了阿媽的生命,使他早早地失去了母愛,父親整日勞作無暇照顧他,他的姐姐就挑起了母親的重擔,把他一天天帶大。張仁初非常感激姐姐的養育之恩,直到後來參加革命,還始終對姐姐懷著一份割捨不下的親情。

  張仁初從學步起就跟著父親和母親下田。大人幹活,他就在田邊一邊玩耍一邊看著大人幹農活。到了七八歲,有一天父親把一根放牛的鞭子交給了他,摸著他的頭說:“娃兒,你長大了,往後就放牛吧。”張仁初接過牛鞭子,突然間感到自己好象是真的長大了,能為爹爹分擔一些家務了。其實七、八歲正是開始讀書的年齡,可是張仁初小小年紀就挑起了一份家庭的擔子。他看到有錢人家的孩子都去讀書,心堳頇O羨慕。常常把牛放去吃草,自己卻偷偷地趴在學堂的窗外聽先生講課。“人之初,性本善......”朗朗的讀書聲從學堂飛向山野,象陣陣清風撥動著他的心弦。從他的內心深處奏出了“我要讀書,我要讀書......”的回聲。爹爹看出了他的心思,咬了咬牙,背了些稻穀,送張仁初去讀私塾。夢想實現了,張仁初高興的跳了起來。

  小山村的塾堂,既沒有今天的黑板,也沒有像樣的課桌,十來個學生中數他穿的差。哥哥穿剩下的衣服補了又補,穿在他身上既不合體也不漂亮,地主家的孩子穿著洋布褂子,常常嘲笑他。有一天剛剛下課,地主家的孩子拿著竹棍一邊捅著他衣服上的洞一邊嘲笑著:“看嘍,看嘍,開花嘍,開花嘍!”張仁初從小倔強,不畏強暴,他猛的衝過去奪過竹棍一掄,正好打在地主娃的帽子上,他挑著帽子使勁一甩,帽子飛到了樹梢上。他也學著地主娃的腔調喊了起來:“看嘍,看嘍!樹上開花嘍!”引起周圍的孩子一片哄笑。後來,幾個有錢人家的孩子合夥揍他,雖然他的臉上,身上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但是張仁初最後還是把他們一個一個地放倒。從此,他們都知道這個新同學雖然個子不高,但胳膊很有勁,打起架來從不服輸。以後,他們再也不敢隨便欺侮他了。

  張仁初在私塾媥Дo很認真,短短的幾個月很快就過去了,家堛漱擗l也更難熬了。一天,爹爹拉著張仁初的手說:“娃兒,爹爹實在拿不出錢來給你讀書了,你還是去給地主家放牛吧。今後過日子咱們還得靠種田呀。”生活的艱難,張仁初早已看在眼堙A他眼塈t著淚,用力點點頭說:“爹爹,我去放牛。”於是,張仁初又拿起了牛鞭子。他的心媢翵漕レa主充滿了恨,充滿了不平。從此,張仁初除了給地主放牛,還要給他們種田,農閒季節給地主打短工、推車、挑擔,就這樣一直幹到十六歲。地主豪紳對窮人的剝削壓迫,激起了他深深的階級仇恨,地主老財欺壓百姓,不勞而獲的醜惡面目,使他從小就在心堮I下了打倒土毫劣紳的種子。

  踏上革命征程

  張家灣是一個貧困的小山村,雖然交通不便,但是離工農運動蓬勃發展的武漢並不遠。從而使這個小山村時時感受到外界革命的清風。1925年,在黃安、麻城地區建立了中共特別支部,組織秘密農會,舉辦貧民夜校,宣傳革命思想,發動群眾。農民中孕育著的革命激情就像即將爆發的火山岩漿在積聚、在翻騰。1926年,湘、鄂、贛的農民不堪忍受土豪劣紳的壓榨,紛紛揭竿而起,轟轟烈烈地農民運動,像一聲春雷也傳到了張家灣,小山村沸騰了!有一天,張仁初的父親從外面風塵僕僕的回來,一進門就高興的喊起來:“娃子!娃子!”張仁初和他哥哥很少見到爹爹這麼高興,只見爹爹那張飽經風霜的臉上泛著紅光,一道到聚集的皺紋深深的刻出了他心中的喜悅。爹爹還未坐定就說:“縣娷薋堛熄m親都組織起來了,大家捆在一起同地主老財鬥,把他們的糧食都分了!地主嚇的跑球嘍!咱們的苦日子熬到頭嘍!”爹爹激動的一口氣說了下來,張仁初和他的哥哥聽得都入了神。張仁初高興的抓住爹爹的衣服說:“咱們也跟地主老財鬥!”他的二哥也緊跟著說:“對,咱們鄉親們也捆起來和他們鬥!”這些天他們家特別熱鬧,鄉親們進進出出,在一起合計著,組織起來鬥土豪分田地。不久,在共產黨的領導下,農民協會建立起來了。就在這年的冬天,圍壩娷\上了一張八仙桌,鄉親們爭相上去控訴地主老財的罪惡,個個聲淚俱下,群情激憤。張仁初的二哥張仁麟喊了一聲:“找地主老財算帳去”“走啊!”忽地一下鄉親們浩浩蕩蕩的向地主家奔去。誰知地主早已聞風逃走。張仁初和張仁麟和鄉親們衝進地主的糧倉,分了地主的糧食。

  在打土豪分田地的鬥爭中,張仁初、張仁麟立場堅定,勇於鬥爭,不顧個人安危,總是衝在前面,被吸收為農民協會會員和赤衛隊員,這年張仁初十七歲。各地農民組織起來了,都成立了農會。黃安縣農民運動搞的紅紅火火,農民從來沒有象今天這樣揚眉吐氣,村堛漕ヾA農會說了算。張仁初感到當家作主人了,身上有使不完的勁,他每天扛著梭標為農會站崗放哨。地主老財們不甘心他們的失敗,組織了反動民團、大刀會進行搗亂。每次打民團,張仁初都英勇鬥爭,衝在前面,深得鄉親們的好評。張仁初的二哥張仁麟1927年參加了黃麻起義,後來在和反動民團的戰鬥中負傷回到家堙C黃安反動勢力復辟後,民團來抓他,張仁麟出逃。民團便將他父親抓去,押了兩個月,逼他說出張仁麟的去向,父親堅決不說,受到嚴刑拷打,家中借了一百塊銀元,才托保贖出。張仁麟流落到武漢靠打工度日,直到1932年才回家。

  1927年,蔣介石在上海發動了震驚中外的“四、一二”大屠殺,向共產黨員和工農群眾舉起了屠刀。7月15日,汪精衛背叛共產黨,下令清黨,解散農會,撲殺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土豪劣紳向革命群眾反攻倒算,革命運動處於危急關頭。中國共產黨人聯合國民黨左派發起了聯合討蔣運動。8月7日,中共中央召開了具有歷史意義的“八、七”會議,提出了“現時最主要的任務是舉行秋收暴動”。武裝起來奪取政權。接著黨在湘、鄂、贛、粵先後發動了武裝起義。

  11月13日,在中共黃麻特委的領導下發動了黃安、麻城農民和農軍起義。隊伍集合的時間到了,爹爹和姐姐拉著張仁初和二哥張仁麟的手說:“娃兒,去吧!莫丟窮人的臉,不打倒土豪莫回來!”張仁初身背大刀,望著爹爹和姐姐激動的點點頭。張仁麟也緊緊地拉著爹爹的手。張仁初說:“爹爹,放心吧,不打倒土豪不回返!”他感到全身的熱血在沸騰,揮淚告別了親人,和二哥毅然參加了武裝起義。13日夜,起義隊伍向黃安縣城進發,打響了攻城戰鬥,守城的反動警察拼命頑抗,槍聲響成一片。張仁初揮著大刀勇猛的向前衝著,子彈在耳邊嗖嗖地飛過。到14日淩晨,攻下縣城,活捉縣長賀守忠,打垮了反動武裝,建立了黃安工農民主政權。工農群眾敲鑼打鼓,鞭炮齊鳴。在這次起義中,張仁初抱著“打倒壓迫者,求解放。”的堅定信念,英勇奮戰,不怕犧牲,參加了工農革命軍。被編在遊擊一大隊一小隊當戰士。在張仁初的人生歷程中,從此開始了新的篇章。

  反“圍剿”血灑疆場

  黃麻起義的勝利震驚了反動勢力,國民黨中央社稱:“黃安自被農軍盤鋸,其勢力更比前蔓延....組織工農政府,大倡土地革命,貧苦農民附從者已達萬人云。”1927年12月5日,國民黨12軍一個師突襲黃安縣城,戰鬥激烈殘酷,縣城被攻佔,起義軍衝出包圍,傷亡慘重。黃安縣又陷入白色恐怖之中。張仁初在共產黨的領導下,隨部隊轉戰黃陂、黃崗、麻城和孝感等地,部隊風餐露宿,饑寒交迫,輾轉遊擊,與敵週旋,經歷了十分艱難的歷程。張仁初抱定打倒土豪的堅定決心,經受了紅軍初創時期艱難困苦的生死考驗。革命力量的發展使反動派十分恐懼,從1929年6月起,蔣介石對鄂豫皖發動了三次“會剿”,張仁初隨部隊在黃安、黃陂、白沙關、天台山、陡沙河等地區與國民黨軍和地主武裝英勇鬥爭,粉碎了敵人的“會剿”。

  1930年1月,部隊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一軍,張仁初被編在第一師第一團第一營第一連當戰士。此間,蔣馮閻軍閥正在中原混戰,國民黨軍和反動民團都龜縮在縣城和寨堡,時局對紅軍的發展很有利。紅軍決定打擊反動勢力,發展革命運動。從6月底起,紅一師在平漢路南段發起了進攻戰役。張仁初參加了奔襲楊家寨車站、陽平區東區伏擊戰、花園車站戰鬥,取得了三戰三捷,極大的鼓舞了士氣,繳獲了槍支彈藥,壯大了部隊。接著紅軍北上豫南作戰,在進攻潢川的戰鬥中,張仁初衝在前面,正在拼殺中他突然感到胳膊被什麼猛擊了一下,活動不得。他顧不得這些,繼續向前衝去,直到佔領敵人的陣地,他才發現袖子已被鮮血染紅,胳膊的陣痛使他知道自己負傷了,雖然這是他第一次負傷,但是他很鎮靜。經過治療傷癒以後,他回到部隊擔任了班長。

  國民黨的三次“會剿”遭到失敗,紅軍的力量不斷發展壯大,蔣介石如刺在喉,下決心要消滅紅軍,又發動了第四次“會剿”,向紅軍發起了新的進攻。1930年11月,張仁初參加了鄂豫皖蘇區第一次反“圍剿”鬥爭。他作戰英勇頑強,猛打猛衝,在進攻黃安的戰鬥中他第二次負傷。此間,紅一軍與紅十五軍合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張仁初傷癒回到原部隊,張仁初擔任了第十師二十八團三營九連排長。

  1931年2月中旬,紅四軍向平漢路信陽至廣水段出擊。3月8日奔襲已佔領廣水以東雙橋陣之敵第三十四師,當攻擊部隊佔領週邊向鎮內擴展時,敵人居高臨下瘋狂射擊,使我前進受阻。張仁初所在的第二十八團和三十三團奉命出擊,部隊以勇猛的衝擊和一往無前的大無畏精神迅速推進,一舉攻入雙橋鎮,直插敵人指揮部,全殲敵三十四師,俘虜敵師長岳維峻以下官兵5000余人,繳槍6000余支,炮14門。鄂豫皖紅軍取得空前大捷。這次勝利給張仁初極大的鼓舞,更加堅定了必勝的信心。

  那時,紅四軍戰鬥的地區處在國民黨統治的咽喉,嚴重的威脅著蔣家王朝的統治。成為敵人投入重兵反復圍攻的一個主要目標。敵我力量相差懸殊,敵人的“會剿”“圍剿”一次比一次規模大,後來張仁初在回憶這段戰鬥經歷時感慨的說:那時打仗真要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的氣概,是要“硬著頭皮打硬仗啊!”

  1931年3月下旬,敵人開始組織對鄂豫皖蘇區的第二次“圍剿”。特委和軍委為鞏固根據地爭取更大的勝利,在集結紅軍主力向長江沿岸發展的同時,特命二十八團攻擊光山縣陡山河以南的“九里十八寨”中最大的兩個地主山寨---銀尖和大山寨。銀尖和大山寨的反動民團足有一個團的兵力,憑藉險要的地勢,武器精良。誓與紅軍不共戴天,氣焰非常囂張!戰鬥打響後,地主山寨前的兩挺機關槍不停的掃射,壓的我軍抬不起頭來。張仁初帶領的突擊隊也無法前進。這時,他把突擊隊分成兩路,從兩側迂迴匍匐前進,在挨近到敵機槍陣地二十米處,一躍而起,向敵人投出一排手榴彈,趁著爆炸的煙霧,突擊隊開始衝鋒。張仁初衝在最前面,子彈嗖嗖地從身邊穿過,他全然不顧,大聲喊著:“同志們!跟我衝啊!”他挽著袖子,端著槍,帶領突擊隊衝了上去。敵人的機槍很快就被打啞了。接著另一股敵人又壓了上來。張仁初從背後嗖的一聲抽出了大刀,喊著:“同志們,上大刀!殺啊!”突擊隊員們掄起大刀向敵人砍去,殺得敵人血肉橫飛,哭爹叫娘,很快又退了下去。突擊隊衝上去又下來,反復衝鋒了四次,兩個山寨整整打了一天才攻下來。等戰鬥勝利結束時,張仁初才感到自己的左肩和小腿疼痛難忍,原來不知何時被子彈擊中了。他隨後住院治療,出院後提升為紅十二師警衛連副連長。

  1931年11月7日,紅四方面軍成立。1932年6月,蔣介石坐鎮武漢,親任總司令。調集30萬大軍對鄂豫皖蘇區進行第四次“圍剿”。張國燾此時被勝利衝昏了頭腦,提出一套左傾冒險主義的戰略方針,堅持要紅軍實施不停頓的進攻。7月初,紅軍南下攻打麻城。7月18日第十二師奉命攻佔倉子埠,這一仗打的很殘酷。戰鬥剛打響,敵人出動了飛機和大炮,炮聲隆隆,槍聲大作。敵機在頭頂盤旋,輪番俯衝轟炸。我們的部隊在槍林彈雨中進攻。這次張仁初還是帶領突擊隊上陣,儘管突擊隊員們個個神勇無比,以一當十,但在敵人的猛烈炮火下死傷慘重。張仁初也在戰鬥結束前被子彈打中腹部而昏死過去。他醒來時已是星斗滿天,夜幕下只見周圍全是屍體,突擊隊員們幾乎全都犧牲了。突然腹部一陣劇痛襲來使他全身顫慄,鄂北的夏夜卻使他感到全身發冷,口又幹又渴,嗓子媔H含了個火球。他喘息著,喃喃地自語著,冰冷的手順著疼痛處慢慢摸去,只覺得摸到的是濕漉漉的、粘糊糊的、還有點溫熱的東西,稍稍一動就象有上千根鋼針紮在心窩上,疼的他倒吸著氣。星光下他看看手,手上沾滿鮮血。他意識到,是自己的腸子被打出來了,這該是第四次負傷了。“狗日的,白鬼子,老子以後饒不了你們......”他狠狠地在心婼|著,“革命還沒有成功,不能去見馬克思......”他一邊想一邊咬緊牙關把腸子往肚子媔......他吃力地解開綁腿纏住肚子向駐地方向艱難的爬去,沒爬出多遠,就被在戰地巡迴的我軍醫務人員發現......等他再次醒來時,看到眼前站著醫護人員,大家驚喜地告訴他,他已經高燒昏迷了四天四夜之久,大家都擔心他醒不了啦。當時缺醫少藥,腹部的傷口只能用鹽水沖洗乾淨,便縫上了。事後,醫務人員都讚嘆他的生命力強,張仁初笑著說:“我從來不用藥,馬克思還讓我繼續打白軍嘍。”這一次他傷得很重,住院時間很長。第四次反“圍剿”之後,紅軍被迫向西進行戰略轉移。

  巍巍雪山同志情深

  1932年10月,張仁初傷癒出院。因多次負傷,身體較弱,被領導安排到四方面軍保衛局通江分局保衛隊任隊長。不久,經保衛局局長周公凱和王法城兩位同志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隨後,張仁初同志接受了徐向前總指揮交給的護送曾中生同志的任務。曾中生同志時任中共鄂豫皖特委書記兼軍委主席、紅四軍政委。因對張國燾的錯誤進行過鬥爭而受到打擊和排斥。在第四次反“圍剿”中,腿部受了重傷,行動十分困難。徐向前同志很尊重和關心他,親自安排張仁初和其他幾個同志護送他過大巴山。張仁初等用擔架晝夜抬著曾中生隨隊轉移。12月中旬,部隊到達大巴山,進軍川北。行軍路線是一條十分險峻的山間小路,時值寒冬,風雪交加,冷風刺骨,山上積雪很厚。山路崎嶇難行,部隊物資匱乏,沒有過冬的棉衣,就每人帶一捆稻草,用來防寒、防滑和休息用。張仁初等抬著曾中生更加困難,走一步滑倒,爬起來再走。出院不到兩個月的張仁初喘著粗氣,身上出著虛汗,吃力的向前行進著。看到這種情景,曾中生同志在擔架上感動的直流淚。翻越大巴山頂時,山勢陡峭,曾中生見張仁初他們幾乎是趴在地上抬擔架,就自個翻下擔架要爬著走幾步,張仁初和同志們趕忙撲上去將他扶上擔架。張仁初俯下身對曾中生同志深情的說:“首長的傷動不得嘍,我們就是累死也要把首長抬過大巴山!”同志們齊聲說:“首長動不得呀。”曾中生緊緊地握著張仁初和同志們的手,激動的點了點頭。就這樣,經過數天艱苦地行軍,終於翻過大巴山到達了川北,圓滿地完成了這次護送任務。

  茫茫草地打先鋒

  1935年六月,紅四方面軍和一方面軍的先頭部隊,在四川懋功地區勝利會師。7月中旬,為充實一方面軍的戰鬥人員,黨中央決定從四方面軍調三個團和一個師直屬隊給一方面軍。此時,張仁初已是紅三十三軍九十八師二九四團團長。他的這個團這次奉命調入紅一軍團二師四團編為二營(原該團所轄三個營縮編為二營的三個連),張仁初任二營營長。紅四團團長王開湘,政委楊成武。

  8月下旬,黨中央決定紅四團為右路軍過草地的先遣團。過草地,是紅軍長征中最艱苦的一段行軍。紅軍長征經過的川西北草地,位於長江和黃河分水嶺之間海拔3600多米的高原上,是一個內陸藻海。毛澤東親自為先遣團下達了任務:“要知道草地是陰霧騰騰,水草叢生,方向莫辯的一片澤國。你們必須從茫茫草地上走出一片北上的行軍路線來。”要求他們多做一些“由此前進”並附有箭頭的路標。每逢岔路就插上一個,好讓後面的部隊按路標前進。8月21日清晨,先遣隊開始向草地進軍了。張仁初牢記毛主席的指示:“四方面軍二九四團已編入四團了,團結是黨的事業勝利的保證,你們搞好了整編後的團結,就是一、四方面軍親密團結的標誌。”他主動把二營帶來的糧食和衣物抽出一部分來分給一營和三營。大家表示,要以高度的階級友愛和鋼鐵般的團結去戰勝一切困難。

  舉目望去,茫茫草地使人觸目驚心,草叢上籠罩著陰森瀰漫的濃霧,分不清東南西北。草叢堛e溝交錯,積水呈淤黑色。散發著腐臭的氣息,無邊的沼澤上,幾乎找不到能走的路。腳下是一片草莖和腐草結成的泥潭,踩上去軟綿綿地,稍一用力就會陷下去。部隊只能跟著藏族嚮導的擔架,一個跟著一個,小心翼翼地踏著密集的草根,一步一步地艱難的前進著。風雨、泥濘、寒冷的折磨和饑餓的煎熬,使同志們的身體明顯的衰弱下去,戰士們的臉色蒼白臘黃,有的感到兩腿酸軟,舉不起步,身上衣服破了,有的只剩下一縷縷的布條。張仁初十分關心戰士,團堛漫狾陸角ヲ馱f抽出來組成收容隊用以輪流運送傷病員。傷病員乾糧吃完了,張仁初讓警衛員把自己的乾糧送給他們,警衛員不肯,他指著茫茫草地說:“我餓不死,你看這不有的是野菜嗎?”陰涼潮濕的草地,找不到可以生火的幹柴,更談不上煮野菜了。部隊半數以上的人染上了痢疾,有不少同志就長眠在了草地上。

  經過六天的艱苦跋涉,他們終於用生命在草地上為大部隊趟開了一條前進的道路。緊隨其後的是右路軍司令部和毛澤東、張聞天、博古及紅星縱隊的一部、紅軍大學等。然後是四軍和三十軍,最後是正在病中六天沒有進食的周恩來帶著三軍團殿後。他們在草地上走了六天到達班佑。

  紅旗插上臘子口

  9月上旬,黨中央察覺到張國燾的分裂活動,為貫徹北上抗日方針,毅然率紅一方面軍一、三軍團和中央直屬隊離開班佑、巴西地區先行北上,。紅四團仍為先頭團,並接受了中央“三天內奪取天險臘子口,掃除前進途中抗阻之敵”的命令。臘子口是紅軍北上途中最後最險要的一道關口。突破了臘子口,國民黨反動派企圖阻擋紅軍北上抗日的陰謀就徹底破產了。臘子口是四川北進甘南的咽喉,是古今兵家必爭之地,雖然地勢險要,敵人仍設第十四師重兵把守。紅四團日夜兼程途中擊潰敵人一個團,于9月16日逼近臘子口。部隊決定當夜發動攻擊,團長和政委研究決定,由張仁初的二營為突擊營,六連為主攻連。他們認為二營為紅四方面軍二九四團,過去開闢四川“通、南、巴”根據地,進軍川西北,打過許多勝仗。有過光榮的歷史。編入四團以後,表現一直很好,特別是與原四團的同志團結的非常好。二營營長張仁初、副營長魏大全做出了表率。二營一定能夠在巍巍地臘子山麓,洶湧的臘子溝畔續寫他們的歷史豐碑。

  天險臘子口真是名不虛傳,口子很窄,只有三十來米寬,仿佛是一座大山被利斧劈作兩半,兩邊都是懸崖峭壁,中間一條臘子河,河深流急,只有一座木橋橫架其間,橋頭築有碉堡。這是突破臘子口的唯一通道。突擊營的任務是從正面進攻,奪取木橋、猛攻隘口。當夜,張仁初和突擊隊員們身背大刀,腰插手榴彈,手持長短槍,趁著夜色開始了進攻。敵人死守橋頭堡,右岸石壁上的敵人傾瀉下大量的手榴彈。在橋頭堡前50米內構成一片火力網。突擊隊員們勇猛頑強殺了個幾進幾齣,也沒能突破敵陣。

  張仁初見強攻不行,便在火線上召開了黨員會議。他作了戰地動員並決定組成四個隊分兩路奪取木橋。第一隊由六連長楊信義帶領;第二隊是六連指導員胡炳雲帶領;第三隊是四連葉副連長和英雄排長陳國厚帶領;第四隊由張仁初親自率營直通信班組成。所有突擊隊員重新披掛上陣,一部分突擊隊員秘密爬上了左側懸崖,一部分仍隱蔽在出發地的溝沿堙A等待著從側翼包抄的一營的信號。夜堥熆I鐘的時候,一發搖著尾巴的信號彈升上夜空,猛然間衝鋒號響起來了,迫擊炮和所有的機槍都一齊射向敵人的火力點。剎那間,從正面突擊的隊員猛地跳出溝沿衝上去了,六連長彎著腰和四、五個隊員跑在最前面,第二隊緊跟其後。他們靈活的跑著、爬著、跳著。刀柄上的紅布隨著他們的前進,在硝煙火光中抖動。炮兵連趙章成連長一面狠狠地打炮,一面大聲地朝著突擊隊員們喊著:“衝啊!同志們,我給你們開路!”踞守在碉堡堛獐臚H被這突如其來的攻勢嚇壞了。拼命往下扔手榴彈,一會功夫,碎彈片、半拉半拉的彈殼和沒有爆炸的手榴彈,在大路上鋪滿了一層。一挺機槍打啞了,另一挺又接著響起來。敵人憑藉著有利地形實行火力封鎖,給二營的正面突擊造成了很大困難。

  為了減少傷亡,張仁初和魏大全商議後決定從兩側組織連續進攻,不給敵人喘息的機會。六連的戰士們按照命令迅速向左側懸崖上攀登。有的沿踏腳窩向上爬,有的順著抬桿和綁腿扎成的顫悠悠的梯子往上爬,一些體力較強的戰士就把綁腿栓在矮樹楂子上,手抓綁腿腳蹬岩石往上攀登。幾挺機槍也用綁腿吊了上去。接著五連也上去了一部分戰士。張仁初又命令葉副連長和陳國厚帶領四連的戰士攀登右側懸崖,配合進攻。隘口大路上,由魏大全副營長帶著部分戰士牽制敵人火力,伺機進攻。

  張仁初檢查了正面和右側的準備情況,規定了聯絡信號後,帶著突擊隊到了左側懸崖上面,和六連長楊信義、指導員胡炳雲爬到各處檢查情況,戰士們在低聲的互相挑戰:“是英雄,是好漢,臘子口上見!”天還是黑沉沉的,敵人的碉堡斷斷續續的吐著火舌。約定攻擊的時間到了,司號員猛吹起了衝鋒號,隘口下面和右側也響起了震撼山谷的號聲。突擊隊員和戰士們隨即從那崎嶇的山岩間猛撲了上去,他們高喊著:“衝啊!打下臘子口去見毛主席!”“和一營比賽,看誰先上臘子口!”。一個戰士倒下了,馬上又有一個戰士衝上去,負了傷的戰士連血也顧不得擦就又衝了上去。

  敵人從碉堡堨等X來的手榴彈,象許多火球在山岩間翻滾爆炸,子彈尖叫著打在岩石上,迸出閃閃的火星,爆炸聲震的耳朵嗡嗡直響。在硝煙和火光堙A戰士們在坑坑凹凹地山石間向前艱難的躍進。突然,在爆炸的火光堙A一個弓著腰正向上爬的戰士一個踉蹌倒下了,但他馬上又爬起來,右臂向前猛的一揮,手榴彈的藍色火花在夜空中劃出一道弧線,飛向敵陣。這時,他旁邊又爆起一團火光,他微微抬起頭看了看臘子口,接著就倒在了岩石上......

  就在這時,突然從敵人的側後升起了一紅一綠兩顆信號彈,緊接著響起了一陣熟悉的軍號聲和手榴彈的爆炸聲。這是王開湘團長指揮的迂迴部隊攀上了敵人右側峭壁的後坡。突擊隊員們高興的喊著:“一營的同志們打響了,咱們衝啊!”每個隊員都瞪著血紅的眼睛,揮舞著閃亮的大刀向前猛衝。一個叫楊瑞金的四川小鬼緊跟在張仁初右邊向前衝去,在離碉堡50多米時,一顆冒煙的手榴彈落在張仁初的面前,小楊一個箭步搶上去,抓起來向敵人扔了回去。這時又有一顆手榴彈在左前方爆炸,炸傷了張仁初的右臂。可是他不顧傷痛和小楊的勸阻,顧不上包紮傷口就衝了上去。這樣前後夾擊,敵人死的死,傷的傷,剩下的就繳槍投降了。9月17日拂曉,紅四團終於攻克了臘子口。在這次戰鬥中,張仁初機智果斷,身先士卒的英勇行為,受到了上級的通令嘉獎。戰後,毛主席高度評價這一仗打得好。在一次幹部會議上,四團的很多同志實現了自己的夢想,真的見到了毛主席。他們早就盼望著這一天了,在草地上盼過;在臘子口的槍林彈雨堣]盼過。望著毛主席,每個人的心都在飛快地跳動,臉上泛起紅光。

  勝利完成長征

  1935年9月18日紅軍進駐哈達堡休整,紅一方面軍和中央直屬部隊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陜甘支隊,紅四團被編為第一縱隊第四大隊,張仁初任副大隊長。部隊休整後越過渭河,翻越六盤山,10月19日到達吳起鎮。至此,張仁初隨中央紅軍走完了長征的最後一段路程。

  11月初,陜甘支隊與紅十五軍團會合,又恢復了紅一方面軍的番號。紅四團仍為一軍團二師四團,張仁初任副團長,隨後,參加了直羅陣戰役。

  1936年2月,張仁初參加了東征戰役。在山西關上村、兌九峪地區痛擊了國民黨閻錫山的部隊。並乘勝南下,佔領了從霍縣到曲沃的廣大農村,破壞同蒲鐵路一萬多公里,殲滅了大量敵人。4月1日參加襄陵進攻戰。在這些戰鬥中,張仁初堅決執行命令,英勇善戰,身先士卒,積極協助團長陳正湘和政委指揮部隊,出色地完成了戰鬥任務。

  1936年6月,張仁初調紅軍大學學習。在學習中,他刻苦學習政治理論,結合自己的戰鬥實踐總結經驗教訓,短短的半年時間,使他的政治理論和軍事指揮水準都有了很大的提高,這年底張仁初從紅大畢業。

  1937年1月張仁初被派到第二師五團任團長。政委王麓水。部隊在三原地區駐訓。張仁初根據上級指示領導部隊進行軍事訓練,他嚴格要求,以身示範,具體指導,使全團軍事素質提高很快,各團都組織幹部到五團參觀學習。在隨後進行的全師比武運動大會上,五團取得了總優勝的佳績。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