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店楚簡
·明顯陵
·屈家嶺文化
·陽春白雪•下
 
·婚俗
·節俗
·居俗
·喪俗
·生辰
 
當前位置>>荊楚文化
 
屈家嶺文化
2017-01-12 11:10:34     華夏經緯網
  屈家嶺文化年代約為西元前3300-前2600年。屈家嶺文化因1955-1957年發現于湖北京山屈家嶺而得名。主要分佈在湖北,北抵河南省西南部,南界到湖南澧縣夢溪三元宮,西面在四川巫山大溪文化遺址也發現了個別屈家嶺文化的典型器高圈足杯碎片。分為早、晚兩大時期。早期有斧、錛、鑿和穿孔石耜等器,磨制一般比較粗糙。黑陶多,灰陶次之,黃陶和紅陶較少。陶器表面多數為素面磨光。晚期磨光石器增加,雙肩石鋤是屈家嶺文化常用農具之一。以種植水稻為主,家畜以豬和狗為主。出現了彩陶絲輪。
  中國長江中游地區的新石器文化。因首先發現于湖北京山屈家嶺遺址而得名。其年代上承大溪文化末期,下接石家河早期,相當於西元前3500年至屈家嶺古代城址前2600年之間。分佈地區以江漢平原為中心,西至三峽,東到武漢一帶,北達豫南,南抵洞庭湖區並局部深入到湘西沅水中下游。稻作農業是主要經濟部門,在建築遺跡的紅燒土中發現有稻殼印痕,經鑒定為人工栽培的粳稻。居民還飼養家畜,兼事漁獵。生產工具有磨制的石斧、石錛、石鐮、石鏃和打制的凹腰石鋤及彩陶紡輪等。陶器中有一種施彩紋具有暈染風格的薄胎彩陶器,精美而富有特色。已發現數處城址,其中湖南澧縣城頭山的圓形城址,直徑約310米,外側有護城河。當時居民的房屋大多是方形、長方形的地面建築,有紅燒土居住面,木骨泥朁峈蔣等挋艉g混合燒土渣壘成椈嚏C既有單間的,也有套間或各開屋門的雙間屋。多間式房屋的出現,顯示出建築技術的進步,同時可能反映了父系家族實行小家庭分居生活的情景。在建房過程中,有時還把整條豬、狗埋在房基下作為奠基犧牲。成年死者多采用土坑葬,兒童用甕棺葬。安鄉劃城崗遺址的90多座墓分南北兩區,居首並列的3座墓各有隨葬品數十件,包括朱繪陶器和朱繪卷雲紋石鉞等,墓主當是氏族中的上層人物。
  關於屈家嶺文化的來源,一種意見認為,屈家嶺文化與大溪文化在部分地區互相重合,有明確的地層疊壓關係,陶器有承襲、演變的因素,因而是直接繼承大溪文化發展來的。另一種意見認為,大溪文化和屈家嶺文化屬於不同的文化系統,湖北黃岡螺螄山遺址為代表的一類遺存,應是探索屈家嶺文化淵源的線索。有的更進一步提出,由螺螄山遺存直接演變為典型屈家嶺文化,而大溪文化則發展成具有地區特徵的屈家嶺文化。這一問題有待於通過積累更多資料和深入研究來解決。屈家嶺文化的發展去向現已明確,是鄖縣青龍泉上層(即第三期文化)、房縣七里河、天門石家河、當陽季家湖下層、松滋桂花樹上層一類文化遺存,目前暫統稱為“青龍泉三期文化”。青龍泉遺址上層出土的小口高領罐、圈足盆形甑、直口缸、喇叭口杯等器形,都直接繼承晚期的屈家嶺文化而來;仍然沿用的少量彩陶,特別如彩陶紡輪、外表涂飾紅衣後施以錯亂黑彩的陶器等,也都與其前身屈家嶺文化有密切聯繫。暫歸入“青龍泉三期文化”範疇的遺存,分佈地域較廣,延續時間較長,其年代大體與中原的龍山文化相當,部分器物上也有若干相似之處,尤其是在南北相毗連的鄂西北、豫西南兩地區,關係更為密切。因此,有人把江漢地區繼屈家嶺文化之後的這類遺存,稱作“湖北龍山文化”。也有人把湖南地區與之相當的遺存都包括在內,泛稱為“長江中游龍山文化”。應通過發掘有代表性的遺址和深入分析研究,將此類遺存作為獨立的考古學文化,另行正式命名。
  屈家嶺文化的陶器主要是泥質黑陶和泥質灰陶。圈足器發達。凹底器較多,這是同時期的其他文化所缺乏的。常飾凸弦紋和縷孔,還有少量朱繪陶和彩陶,尤其是薄胎暈染彩陶最具特色。石器習見的有斧、錛、鑿、鏃。石斧平面多呈長梯形或長方形,側邊較齊平。石鑿以方柱體的為代表。石鏃主要為兩面起脊或扁平的帶鋌柳葉形。還有少量穿孔石斧、穿孔石鏟、石鐮等。有的地點發現有較多的打制石鋤。彩陶紡輪是重要的文化特徵之一,一般先在兩面塗抹橙黃陶衣,再在單面繪以紅褐色或紅色花紋,彩紋圖案主要有同心圓紋、漩渦紋、對頂三角紋、平行的短直線或短弧線紋、卵點紋等。有為數較多的篦點紋空心陶響球和極少的彩陶球。屈家嶺文化中出現的連間式住房,既有自身的建築特點,又與同時期其他地區的同類建築形式相近似,具有一定的時代特徵。
  屈家嶺文化的住房多屬方形、長方形的地面建築。一般築晱挖基槽,立柱填土,再以粘土或草拌泥摻加燒土碎塊培築椈嚏C居住面下部鋪墊紅燒土塊或黃砂土,以利防潮,表面敷“白灰麵”或塗抹細泥並經燒烤。在室內中部或偏一角處築火塘,有的火塘附近還遺留保存火種的陶罐。室內的柱洞大體排列有序,有的洞底以碎陶片墊實,起著柱礎的作用。單間房屋的面積一般10平方米左右。出現了以隔暀懦〞爾大住房,有的是出入一個大門的堨~套間式房子;有的是長方形雙間、多間的連間式房子,各間分別開門通向戶外,其隔暀W無門或還設門相通,甚至有多達二、三十間成排相連的。青龍泉的一座雙間式大房子,南北總長14米,東西寬5.6米,室內面積合計70多平方米。這種隔棖s間式住房,形式新穎,建築結構有了明顯進步。有人認為,它可能是在父系家庭生活的背景下產生的。
  在六合、屈家嶺、關廟山等地,均發掘了屈家嶺文化的墓葬。成年死者多實行單人仰身直肢葬,也有屈肢葬,無葬具。曾盛行于大溪文化中的下肢甚為蜷曲的屈肢葬,在屈家嶺遺址也發現一例。大部分墓有數量不等的隨葬品,前期多小型明器,後期有個別墓隨葬豬頭骨。劃城崗墓地的90多座墓葬分南北兩區,土坑豎穴墓與少量的甕棺葬交錯分佈。土坑墓的墓向比較一致,大部分為東西向。隨葬品一般為4~8件,但少數墓十分豐富。位於南區墓地西端首排的3座並列土坑墓,隨葬器物分別有77、50、65件,均有多件朱繪陶器,兩座墓內各隨葬一件“風”字形穿孔石鉞,其中一件還朱繪卷雲紋。這三座墓死者生前可能在氏族中居於重要地位。關廟山遺址有專辟的兒童甕棺葬墓地,通常用大型圜底陶罐再扣一件鼎或盆、缽作為葬具,豎埋在小土坑內。一般無隨葬品。有的葬具底部中心特意鑿出一孔,可能是作為兒童靈魂出入的孔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