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店楚簡
·明顯陵
·屈家嶺文化
·陽春白雪•下
 
·婚俗
·節俗
·居俗
·喪俗
·生辰
 
當前位置>>荊門名人
 
聶紺弩
2017-01-12 11:15:43     華夏經緯網
  聶紺弩(1903年1月28日-1986年3月26日),湖北京山人,新中國著名詩人、散文家、編輯家、古典文學研究家,周恩來戲稱其為“20世紀最大的自由主義者”。曾用筆名紺弩、悍膂、臧其人、史青文、甘努、二鴉、澹臺滅闇、簫今度、邁斯耳耶等。
  其作品《我若為王》選入人教版語文七年級課本。他是中國現代雜文史上繼魯迅、瞿秋白之後,在雜文創作上成績卓著、影響很大的戰鬥雜文大家。在雜文寫作上,細紋恣肆、用筆酣暢、反復駁難、淋漓盡致,在雄辯中時時呈現出俏皮的風格,被稱作“獨具一格的散宜生體”。
  聶紺弩少年時代就開始寫詩,在《大漢報》上發表詩作。1921年,考入上海高等英文學校。1922年,參加國民黨,到福建泉州國民革命軍“東路討賊軍”前敵總指揮部任文書;後出國到馬來亞吉隆坡,在任運懷義學擔任教員。1923年,到緬甸仰光任《覺民日報》、《緬甸晨報》編輯。1924年,回國考入廣州陸軍軍官學校(黃埔軍校)第二期。1926年初,受國民黨派遣入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次年蔣介石“四一二政變”後,作為國民黨員被遣送回國,在南京國民黨中央黨務學校任訓育員。1928年,任國民黨中央通訊社副主任,後兼任《新京日報》副刊《雨花》編輯,同年與周穎結婚。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因組織“文藝青年反日會”為當局不滿,為避免被捕棄職逃亡日本,與在東京帝國大學留學的周穎團聚。1932年2月,經胡風介紹加入“左翼作家聯盟東京分盟。1933年2月,因參與日本左翼文化運動,聶紺弩夫婦與胡風等被捕入獄,7月一起被驅逐回國到上海,從此即參加上海“左聯”的活動,為理論研究委員會主要成員。
  1934年4月,創辦《中華日報》副刊《動向》任編輯,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5年,出版首部短篇小說集《邂逅》。1936年2月,聶紺弩和胡風、蕭軍、蕭紅等在魯迅支援下創辦文學雜誌《海燕》,6月出版論文集《從白話文到新文字》,9月將從南京逃出的丁玲送到西安。1937年9月,聶紺弩和胡風等一起到漢口創辦《七月》雜誌,同年出版論文集《語言•文字•思想》。1938年8月,到皖南任新四軍文化委員會委員兼秘書、軍部刊物《抗敵》文藝編輯,同年出版雜文集《關於知識分子問題》。1939年,到浙江金華,先參與中共浙江省委文化工作委員會機關刊物《東南戰線》,6月起任替代它的半月刊《文化戰士》主編。
  1940年5月,到桂林出任《力報》副刊《新墾地》編輯,八月參與創辦雜文月刊《野草》任編輯,同年出版短篇小說集《風塵》和《夜戲》。1941年,創辦《半月文藝》,同年和次年相繼出版雜文集《歷史的奧秘》、《蛇與塔》、《范蠡與西施》、《女權論辯白》、《早醒記》。1943年到重慶,直至1947年先後擔任《藝文志》、《真報》、《客觀》、《商務日報》、《新民日報》等報刊編輯及西南學院教授,出版劇本、小說雜文集《嬋娟》和小說《姐姐》。
  1947年6月,聶紺弩被中共派到香港,擔任《文匯報》主編,直到1951年被調到北京。1949月7月,他應邀參加中華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大會,10月1日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開國大典”,任中南區文教委員會委員,不久回港。在港四年期間,先後出版散文集《沉吟》、《巨象》,雜文集《追悼》、《二鴉雜文》、《血書》、《海外奇談》、《寸磔紙老虎》,詩集《元旦》、劇本小說集《天亮了》、短篇小說集《兩條路》、劇本《小鬼鳳兒》等。
  1951年聶紺弩回北京,先後任中國作家協會理事兼古典文學研究部副部長,人民文學出版社副總編輯兼古典部主任,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委員,光明日報社編委等職。
  1979年9月任人民文學出版社顧問,11月當選為中國文聯委員、中國作家協會常務理事,此後又任全國政協委員。1986年3月26日,聶紺弩病逝于北京,享年83歲。
  聶紺弩的著作還有:《聶紺弩雜文集》(1981),《紺弩散文》(1981),詩集《三草》(1981)、《中國古典小說論集》(1981)、《散宜生詩》(1982),魯迅評論集《高山仰止》(1984)、回憶錄《腳印》(1986),《聶紺弩舊體詩全編》(1990),十卷本《聶紺弩全集》(2004)等。
  聶紺弩一生落拓不羈,我行我素,不拘小節。當年《申報》的《自由談》上,有兩個人的雜文與魯迅神似,一是刻意學魯的唐弢,一是隨意為之的聶紺弩,他被認為是魯迅之後的雜文第一人。晚年,聶紺弩又寫起舊體詩來,古怪而又美妙,實為文壇一絕,堪稱“我國千年傳統詩歌堛漱悒~彗星”。有人稱聶紺弩為“才子”,也有人說他是典型的“文人氣質”,還有人以為他是“名士派作風”。在現代中國,魯迅那種“樂則大笑,悲則大叫,憤則大罵”的境界,罕有企及者,聶紺弩庶幾近之。鐘敬文《懷聶紺弩》有詩:“憐君地獄都遊遍,成就人間一鬼才。”
  聶紺弩的文采風流,聶紺弩的精神深度,聶紺弩的人格境界,已近乎絕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