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兩地往來
兩岸文創再度握手
2016-11-21 16:08:54    華夏經緯網
 

台灣學者薛良凱應邀來瓊講“文創”。海南日報記者 張茂 攝

台灣高雄美濃,一家賣油紙傘的店,店家婆婆在給傘繪圖。海南日報記者 張惠寧 攝  

台灣一家小店堛漱撜訄茷~。海南日報記者 張惠寧 攝 

 

  文\海南日報記者 郭暢

  深耕海南文化,怎樣“耕”,首先要不計成本地付出“文化教育成本”。如果可以,我們願意去聽一場交響樂、看一次黎錦的編織過程、品一次高山雲霧茶,這些可以激發我們“文創”靈感的因子,終有一天它們將厚積薄發,成為海南一張文創名片。 ——台灣創意學講師薛良凱

 

  繞點彎子使點勁,“匠心”就可以“獨運”。這句話可以確切地形容當下大熱的“文創”話題。

 

  他一天最高可讀四十本書,曾任台灣誠品書店的事業部營運長和台北故宮博物院顧問,目前是普拉爵文創的創辦人,他就是台灣博學派的創意學講師薛良凱。

 

  近日,海南拾貝文化傳媒有限公司邀請薛良凱老師來到海南,為海南地區對“文創”感興趣的朋友開啟了一場“兩岸文創交流之旅”。

 

  “透過文化的價值,與創意的力量,產生新的呈現,這樣的呈現可以幫助生產者和消費者,從原本的狀態提升到更好的境界。”

 

  作為兩個環境風貌、人文情懷相似的海島,海南能向台灣文創的先進理念中汲取哪些養分,這一次兩岸文創的交流“握手”,為海南文創發展帶來了一陣清涼之風。

 

  深耕海南文化

 

  “文化教育”先於文化創意

 

  “文創”一詞,“文”在先“創”在後,有一定的邏輯關係。

 

  薛良凱老師在創意課上拋出的問題引人深思,“這裡為什麼叫海口?誰能脫口而出,告訴我答案。”課堂上出現了片刻的寂靜,薛老師接著發問:“在大家的血脈堙A有沒有樹立對文化的光榮感呢?”在台灣,老師會佈置給一年級的學生一項家庭作業:介紹自己家鄉的故事。無論你用拼音也好,畫圖也罷,老師要培養的就是孩子們從小對台灣“土文化”的根基性。

 

  走進台灣的田間鄉野,正在耕種的阿婆看到有客人到訪,很有可能會放下手中的農活帶你遊覽全村,邊走邊講述這裡的歷史文化,從她的言談舉止中,你可以看出她對家鄉文化的自豪感,這種感受,源於生活,更源於基礎教育。

 

  薛良凱說,文創不僅僅局限在城市媮|辦一場大型文博會,幾場小打小鬧的文創集市。來到這個城市,你是否被街頭的特色建築所吸引,想停下車來駐足留念。基礎性的文化教育不是三五年就可看到“質變”,而是一種漸入佳境的長線模式,為了營造一種教育氛圍,你是否會選擇在週末,帶孩子到海南的少數民族地區體驗黎苗風情故事;是否會稍顯強硬地收起家堛漸酊O電腦,帶孩子到當地博物館、圖書館去切身感受文化的力量。

 

  文化的熏陶,才是創意的源泉。文化有豐富的內涵,創意是開發它的工具。深耕海南文化,怎樣“耕”,首先要不計成本地付出“文化教育成本”。如果可以,我們願意去聽一場交響樂、看一次黎錦的編織過程、品一次高山雲霧茶,這些可以激發我們“文創”靈感的因子,終有一天它們將厚積薄發,成為海南一張文創名片:這個充滿文創氣質的海島,歡迎各位到來,每個海南人都是您的好嚮導。

 

  文化創意堿O否有

 

  “海南好故事”

 

  在海南,“稻夢梯田”是很多人嚮往的地方,我們驅車幾小時,希望能一睹“金黃稻田”的風采。那麼,你會捲起褲腳,下去和田地來一場“親密接觸”嗎?大概很少有人這樣嘗試過。

 

  在台灣,許多鄉村生態農場都推出“種田體驗遊”,來到這裡的遊客,會在農場主的帶領下,參與田地除草、插秧、施肥的全過程,最後遊客會滿心歡喜地拿到一包稻米,自信滿滿地說:“這是我親手播種的糧食”。正是因為台灣生態農場抓住了都市人對於田園牧歌心存嚮往的心理 ,才能將那原生態的田地賦予“體驗遊”的價值能量。

 

  很多遊客都感慨道:“在台灣,我們在嚮導的指引下,會捧起一把泥土去聞嗅,去感受土地的神奇力量,崇敬之情也會油然而生。”所以,面對相似的優質旅遊資源,海南是否也做到了善用“當地文化”,給它加上“創意之翅”。

 

  薛良凱老師表示:“台灣鄉村創意遊不勝枚舉,這就說明,我們海南島在發掘在地文化時,也要學會順水推舟‘講故事’,這個故事不是憑空設想,而是在理解本地文化的基礎上,達到感同身受的目的。”

 

  說到如何講好“海南文創故事”,海南拾貝文化傳媒公司負責人張馨月也有自己的見解:“海南與其他地區相比,優勢在於更加原生態,我們的有機農產品、富硒農產品,是在凈土上生長起來的,我們應該講好它們的品牌故事。”

 

  如果說文化是土壤,創意是種子,產業是果實。台灣的農戶會將自己的“果實”拿到城市中的集市上出售,一直從台北賣到高雄,甚至去參加深圳、杭州等地的文博會。所有人都感嘆他們承載了更多的責任,另一方面也表明,他們更善於不斷地創造商機,也一次次用自己的力量打響“台灣文創”的品牌。

 

  深耕海南文化,講好文創故事。“基於文化的故事必定具有高度的感染力,因為它的DNA跟我們一樣,所以接受者會在無形之中接納它,甚至樂於去傳播這個故事。”薛良凱表示。

 

  海南農產品需要

 

  步入“創意時代”

 

  目前,海南農產品包裝創意時代剛剛起步,離不開優秀“文創人”的積極加入。“一定要注重海南地域象徵、人文情懷、品牌符號與產品的關聯,只有通過品牌原創、包裝設計和市場行銷的理念創意,才能促進海南農產品品牌建設工作具體化。”薛良凱老師表示。

 

  “政策的配套才能鼓勵文創經濟發展;文創發展需要提升民眾的美學欣賞水準及文化素養”,“海南文創發展和閒置人員再利用有必要關聯嗎?”

 

  面對記者的問題,薛老師思索了一會,說道:“看似關係不大,實則他們卻是創造文創產值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海南要實現‘百鎮千村’‘一村一品’的構想,離不開當地村民的錦上添花,在台灣,村民今天下田耕種,明天帶遊客去玩,因為他們是最熟悉當地情況的人。”

 

  不僅是鄉村文創品牌旅遊需要建設,在農業產品包裝創意上,如果優質產品能加上創意設計,就能真正讓遊客願意把這份特色農產品作為一份伴手禮帶回內地,送給親朋好友。”薛良凱老師表示。也就是說,目前海南農產品發展已經到達了需要提升附加值、步入創意時代的最佳時期。好的包裝設計不僅能最有效地傳播產品資訊,更能提升產品的品牌形象。

 

  目前,海南農產品包裝創意時代剛剛起步,離不開優秀文創人的積極加入。“一定要注重海南地域象徵、人文情懷、品牌符號與產品的關聯,只有通過品牌原創、包裝設計和市場行銷的理念創意,才能促進海南農產品品牌建設工作具體化。”薛良凱老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