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遂台資訊 | 招商項目 | 台資企業 | 優惠政策 | 產業園區
  招商項目
·西南電路板(PCB)產業製造基地
·5000萬隻/年大功率白光LED封裝線項
·蓬溪縣微電子產業園項目
·2萬噸/年亞氨基二乙晴項目
·汽車零部件製造基地
·中國西部門業基地二期建設項目
·合成氨搬遷技改項目
·觀音湖休閒度假旅遊區水上項目
·四川富士電機增資擴股項目
·蓬溪縣石馬古寨農業體驗觀光園項目
  台資企業
·四川曜楊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遂寧欣儀電子有限公司
·遂寧照豐光電有限公司
·志超科技(遂寧)有限公司
  優惠政策
·保障政策
·獎勵政策
·財稅政策
·金融政策
·土地政策
  開發園區
·遂寧市臺商工業園簡介
·創新工業園:打造工業發
·河東新區:著力打造以文
·遂寧經濟開發區:加速邁
·遂寧市重點產業園區產業
·中國西部現代物流港:發
觸摸遂寧歷史文化名人
2011-11-24 12:57:03     華夏經緯網

  唐朝進士張九宗 中國創建書院第一人 

  在四川省遂寧市市區城南開善路,凡50歲以上的男女都知道開善河畔山上曾有一座有5個天井、40多間房的大型廟宇——開善寺,說:開善寺是廣德寺的山門,山上古樹參天,三四個人牽手都不能合抱樹身。過去開善寺叫滴油寺,最早是叫碧遊寺。

  原來,一千三百多年前,此山叫梵宇山,後名梵雲山。廣德寺道圓大師(為克幽禪師衣缽弟子,克幽圓寂,道圓即法席住持廣德寺)來到此處“九思山房”做客,見山綠水清仙氣繚繞,異鳥珍禽飛翔林間、九思山房書聲朗朗,不禁合掌禮佛,在九思山房前結廬建寺,命名為“碧遊寺”。而九思山房的主人,就是我國創建書院的第一人——唐朝進士張九宗。

  張九宗,生卒年不詳,遂寧人,自幼聰穎好學,文思過人。貞元十一年(795年)九宗中進士,出任戎州(今四川宜賓)刺史,注意民風,著重教化,治理有方,政績顯著。後歷任同州(今陜西大荔縣等地)、華州(今陜西華縣)、普州(今四川安岳)、遂州(今四川遂寧)、邛州(今四川邛崍)等五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後持節封侯,歸曲鄉郡(資料來自市檔案館《遂寧縣誌》)。

  張九宗在任遂州刺史時,見遂寧學宮廢圮,於是致力恢復,親自主講,大力提倡教育,使遂寧文風日盛。這就是我國歷史上第一個有文字記載的書院——九宗書院。書院是中國古代特有的一種教育組織形式,萌芽于唐代,興盛于宋代,是中國乃至世界最早的大學雛形。

  “九宗書院”是歷史上最早的書院,建於唐貞觀九年(635年),距今有一千三百六十多年的歷史。據志書記載,岳麓書院創辦于西元976年,距今一千零二十多年。世界建立最早的大學是埃及的“愛資哈爾大學”,創辦于西元983年,比岳麓書院創立晚了七年。而遂寧的“九宗書院”,比著名的岳麓書院早創建三百多年。九宗書院的創建,標誌著中國教育體制中一種新的辦學形式的誕生。

  張九宗在遂寧城南原廢圮學宮舊基建書院,名“九宗書院”。張九宗講學其中,親植柏樟,《通志》稱:“遂寧文學,自九宗倡焉。”

  張九宗在梵雲山遍植佳木奇花異草畜養鳥獸,取山莊名“九思山房”。“九思”取自《論語•季氏》:“君子有九思:視思明,聽思聰,色思溫,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問,忿思難,見得思義。”其含義是:勤於思考,時時思考,每事思考。另外, “九”在中國傳統文化堙A表示“最大”的含義,“九思”也可理解為“思考到極限”。而這,孕育著中國書院作為聚徒講學的教學機構特質:以私人講學為主,學子讀書求學,自由研究學問,傳播學術主張及思想觀點。

  九思山房大門楹聯:“欲藉水山來養性,更憑花鳥去偷春。”張九宗的《榮祿詩》:“牛羊銜草窺環佩,鳥雀離花聽管弦。”可看出書院的景致與詩人的另一種閒情逸韻。詩人吟詩:“梵雲春曉畫圖間。”自此,“梵雲春曉”成為遂寧名勝景觀之一。

  一千三百多年來,“九宗書院”隨滄海桑田而變遷:毀於五代末孟知祥之戰 。宋慶曆四年蕾陝砭郭釵~瞻茼u廖詢復建於郡城東,後被江水沖毀。嘉泰二年蕾陝悻砭惘~舊鉆B史王勳、知州趙善宣遷建於書檯山麓,易名“書檯”。嘉定年間書檯山附近有二雁塔,刻錄唐、宋以來科甲名士。殿廊有石刻《考經》,傳為宋徽宗親書。唐、 宋迄元,擢第者為蜀書院之冠。明洪武四年蕾陝甜閒隻~穠Q江儒士錢恕知遂寧,與州同陳善授捐俸重修。“新繪七十二賢及歷代道學宗儒”奉祀其中。嘉靖九年蕾陝揣甜祕~穠噶冗G重威重建,二十一年擴大規模。崇禎末毀於兵火。清乾隆四十三年蕾陝閒閒椰~臏|人席有源、李晉陽集資呈準知府汪世椿,仍于書檯山舊址重建。講堂名“擷秀”,廳堂匾“學生”,書齋7間東名“明志”,西為“致遠”。

  嘉慶、道光年間三次重修、補修,院內“嵐光翠柏,蔚然深秀”“歷代鴻儒各臣,蟬聯輩出”。清末改為天臺寺初級小學。

  據《遂寧縣誌》:在城南開善寺,明正德十四年(1519年)鄉試解元,後曾任興平縣令的章評,建“梵雲山書院”並在此講學。現在,梵雲山上卻不留書院一絲痕跡,但道圓大師建的碧遊寺(即開善寺),晨鐘暮鼓、僧侶誦經卻延續至遂寧破 “四舊”時方寂滅無聲。

  (羅桂蘭) 

  風華絕代說黃峨

  明嘉靖三年(1524年),“議大禮”事起,席書揣摩帝意被皇帝倚為重臣。在這起政治事件中,同樣也牽扯著另一個四川遂寧文人的命運,那就是風華絕代的巾幗詩人黃峨。

  黃峨的丈夫是明代文學家楊慎(1488∼1559),他兩次上疏議大禮,又“跪門哭諫”,聚眾請願,竭力反對將皇帝亡故的父親興獻王尊為“皇考”,享祀太廟。帝大怒,兩次廷杖楊慎,後謫戍雲南永昌衛。黃峨從無憂無慮的幸福生活中跌入苦難的深淵,開始了與丈夫分別達30年之久的辛酸人生。

  黃峨(1498——1569),字秀眉,遂寧西眉鄉皇榜石人,工部尚書黃珂之女,自幼聰明好學,博覽群書,通經史,擅書札,工詩文,少時就以詩曲名滿京城。

  琴瑟和諧流佳韻

  在《遂寧縣誌》中,保留了一首黃峨的處女作《閨中即事》:

  金釵笑刺紅窗紙,引入梅花一線香;螻蟻也憐春色早,倒拖花瓣上東晼C

  這首情趣盎然的玲瓏小詩,表現了這位天真少女嚮往春日美景的爛漫情懷;觀察生活細緻,寫作技巧高明。因此,長輩們十分器重她,將她比喻為東漢時的女才子班昭。

  狀元郎楊慎讀到此曲,對黃峨的才情讚嘆不已,傾慕之心油然而生,元配亡故後迎娶黃峨過門。

  一對才子佳人在桂湖畔吟詩論文,彈琴作畫。中秋之夜,夫妻二人在桂湖賞月。黃峨輕吟友人瀘雍所作的《桂湖夜月》:“月白湖光凈,波寒桂影繁,人間與天上,兩樹本同根”,表達與丈夫天上人間永不離分的願望。楊慎摘一枝金桂花插上黃峨烏黑的發髻,隨即口占道:“銀漢無聲下玉霜,素娥青女鬥新菕F折來金粟枝枝艷,插上烏雲朵朵香”。黃峨高興地將此詩記下,題為《桂林一枝》……

  然而,他們並沒有沉溺于小家的安樂,兩人常談論政體,憂國憂民。在京城的官邸堙A黃峨成為楊慎的賢內助。

  江陵古渡恨別離

  嘉靖三年“議大禮”事起,楊慎被謫戍雲南永昌衛(今保山市),且“永遠充軍”。黃峨聽到這不幸消息,肝腸寸斷,急忙收拾行裝,率仆趕到渡口,誓與丈夫同生死共患難。黃峨、楊慎乘船沿北運河南駛,在黃峨的精心護理下,楊慎的杖傷逐漸好轉。可是,楊慎被害充軍,朝廷中的姦佞們還不善罷甘休他們又派遣刺客,伺機暗害楊慎。黃峨早有提防,加意保護,刺客們從京城跟到千里以外的山東臨清,一直沒有下手的機會,只好悻悻離去。

  船行至江陵(今湖北省江陵縣),便是去滇入川的分道處了。按照規定,罪犯不能帶家眷至戍所。黃峨只得忍痛惜別,在朔風飛雪中,這對江陵古渡邊的恩愛夫妻難分難捨,悲淚縱橫。紅顏一曲《羅江怨》,讓人讀後九回腸:

  空庭月影斜,東方亮也。金雞驚散枕邊蝶。長亭十里、陽關三疊,相思相見何年月。淚流襟上血,愁穿心上結,鴛鴦被冷雕鞍熱。

  寄情滇南空斷腸

  江陵一別,黃峨回到新都。此後,她與楊慎雖關山萬里,但情深意篤,年復一年,寫下許多膾炙人口的詞曲,抒發自己惆悵思念之情,如著名詩篇《寄外》:

  雁飛曾不度衡陽,錦字何由寄永昌?三朝花柳妾薄命,六詔風煙君斷腸。

  曰歸曰歸愁歲暮,其雨其雨怨朝陽。相聞空有刀環約,何日金雞下夜郎?

  全詩用典貼切巧妙,感情真摯動人,表達含蓄婉轉,讀來催人淚下。

  嘉靖五年(1526),楊慎乞假回蜀探望病重的父親楊廷和。楊廷和痊癒後,黃峨便隨同楊慎,跋山涉水赴雲南戍所,在雲南生活三年。直到1529年8月,楊廷和病故,黃峨回蜀挑起了家庭重擔。

  根據明朝的律例,罪犯年滿70即可歸休,不再服役。可當70歲的楊慎老人歸蜀不久,卻被明世宗的鷹犬派遣四名指揮將他抓回雲南。悲憤至極的楊慎不到半年即含恨死在一座古廟中。

  噩耗傳來,黃峨不惜以花甲之年徒步赴雲南奔喪。靈柩運抵新都,家庭中人和親戚朋友都主張厚葬楊慎。黃峨強忍悲慟,力排眾議,以簡單喪儀裝斂楊慎遺體。不久,明世宗果然派人來查驗,見死去的楊慎穿戴著戍卒的衣帽靜躺棺內,一副服罪的樣子,找不到藉口刁難,免去大禍。眾人從心堥堛A和讚賞黃峨有先見之明。

  嘉靖四十五年(1566)十二月,明世宗死,穆宗即位。已死7年的楊慎恢復原官職,追贈光祿寺少卿,後謚文憲公。黃峨也由安人晉封為宜人。隆慶三年(1569),黃峨病故。

  黃峨的著作十分豐富,《四川總志》記載她“有文集傳於世”,而她一生所寫的詩、詞、曲則更多。但她不願子侄輩看到自己情意纏綿、悲憤哀思的文字,隨寫隨毀,多不存稿,因而能夠得以留傳下來的並不多。明隆慶以來所刊行的《楊狀元妻詩集》、《楊夫人樂府詞余》、《楊夫人曲》、《黃夫人樂府》、《榴閣偶存》等乃是黃峨著作中的倖存者,是我國婦女文學著作的珍貴遺產。

  明代賢相席書

  四川省蓬溪縣有“三鳳”鄉,其名便來源於明代“三鳳”:席書、席春、席彖三兄弟。席氏三兄弟都以進士為明朝名臣,世稱“三鳳”。其中尤以席書最為著名。

  席書(1461—1527)字文同,號元山,謚文襄,蓬溪縣吉祥鎮席家溝人,明弘治二年(1489)中舉人,次年中進士,歷任明代工部尚書、左副都御史、禮部尚書、少保兼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學士等職。

  弘治五年(1492),席書任山東郯縣知縣,郯縣地廣人稀,旱澇不斷,民多困苦。席書任知縣三年,開發農田,大興水利,興教化,辦學校,育人才,成效顯著,郯地人民以“前有席(書),後有唐”諺語讚揚他,併為他立祠樹碑紀念。

  弘治十六年(1503),雲南白天似黑夜達七晝夜,地震、火災不斷,朝廷命侍郎樊瑩巡視,樊瑩視察後上表請罷黜雲南監司以下官員三百餘人。席書上疏言:“災異係朝廷,不係雲南。”慷慨陳辭:“今內府供應數倍往年,冗食官數千,投充校尉數萬,齋醮寺觀無停日,織造頻繁,賞賚逾度;皇親奪民田,宦官增遣不已;大獄據招詞不敢辯,刑官亦不敢伸;大臣賢者未起用,小臣言事謫者未復;文武官傳升,名器大濫。”指出朝廷不懲治朝綱、革除時弊,只是追究地方責任,實為“舍本而治末。”提出整治朝綱的七條建議,表現了席書的正直與真知灼見。

  武宗繼位後,席書任貴州提學副使。歷來以學問為根本的席書,為振興貴州的落後文化,整頓全省書院,嚴選教官,親自給書院學生講學,並冒著被當權宦官瑾遷怒之險,拜訪延請曾因抗疏忤旨,觸怒亂政權閹劉瑾的著名教育家、哲學家王守仁到貴州省立文明書院執教。《中國書院辭典》席書條謂:席書“性嗜靜養,學問以周程二子為宗。正德初,提學貴州,悉心文教,與毛科同修書院,課士‘先德行,後文藝’。時王守仁謫龍場,親致書聘請主貴陽文明書院,‘身率貴陽諸生,以所事師之禮事之’。‘親問朱陸同異之辨’,守仁‘舉知行本體,證之五經諸子’,使豁然大悟,從此常‘公余則往見,論學或至夜分,諸生環而聽者以數百,自是貴人士始知有心性之學’。”在貴州文化現象與教育設施方面,席書在歷史上功不可沒,影響至為深遠。

  席書“遇事敢為,性頗偏愎”,知人愛才,堪稱伯樂,多次向朝廷舉薦德才兼備、能“定亂濟時”的人才。如王守仁、楊一清因反對宦官亂朝而遭貶黜,席書卻冒險力薦二人入閣。後來劉、楊二人皆任朝中重臣,成為輔佐江山的棟樑。

  嘉靖三年(1522),“議大禮”之事起,嘉靖帝欲尊生父母為“皇帝”、“皇太后”尊號。席書揣摩帝意,議言以宋英宗入承大統為例,宜稱皇帝的父親為“皇考興獻王”,甚合帝意。席書以其淵博的學識,在朝廷幾次重大的議禮(給皇帝尊號、建祀祠廟等)中,旁徵博引,力排眾議,深得皇帝的器重,史稱“書以議禮受帝知,倚為親臣。初進《大禮集議》,加太子太保,尋以《獻帝實錄》成,進少保。眷顧隆異,雖諸輔臣莫敢望。”

  席書著作有《漕船志》、《春秋論》、《大禮集議》、《救荒策文集》、《元山文集》《廣德寺記》等。歿後歸葬故鄉,擇地紅江鎮文武村。墓經皇帝敕名牛眠佳城,地面配建旌表坊、碑、亭,設翁仲、祭牲、鼎爐、拜臺、幢柱、禦馬,並建有文襄公祠。現仍可見墓瑩圓丘形封土。《明史》有《席書傳》。

  (羅桂蘭)

  清代名相張鵬翮

  張鵬翮,字運清,號寬宇,四川省遂寧黑白溝人(現蓬溪金橋鄉),生於清順治六年(1649),卒于雍正三年(1725),終年76歲,葬于遂寧慶元山(現潼南縣小渡鄉)。 張鵬翮22歲中進士,為官50餘年,歷任清總督、三部(刑、戶、禮)尚書,文華殿大學士,加太子太保太子太傅等,幾乎擔任過清王朝從統一走向鼎盛時期內政、外交的各種重要職務,具有非凡的才能和高尚的品格。康熙帝以他為當代名臣的楷模。生前,康熙對他的評語是“天下廉吏無出其右”;死後,雍正帝讚譽他是“卓然一代完人”,並加少保,謚“文端”。張鵬翮早年讀書的赤崖山亦被賜為“第一山”。

  為官清廉 一生正氣

  張鵬翮為官重民生疾苦,深受百姓愛戴。1683年擔任兗州知府三年,清正廉潔,查判昔日積壓疑難案件,昭雪許多冤案,釋放冤民30人;重視農桑,舉辦教育,百姓安居樂業,民風大變,離任時官吏百姓攔路哭留。1689年,張鵬翮任浙江巡撫,抵任後即退還室內華麗陳設,生活儉樸,勤理政務,革除陋規惡習,嚴懲貪官污吏。重視教化以正民風,禁止攤派減免賦稅,賑濟災民保其生活穩定。社會穩定,百姓豐足。1694年,張鵬翮升兵部右侍郎,離浙時,感恩戴德,攔路阻轎涕泣挽留,後繪其像于竹閣之上,要子孫後代“勿忘我公之惠政”。

  1694年,張鵬翮任江南學政,當時科舉考試營私舞弊甚重,因鐵面無私,公正嚴明,使一些考生雖持有京城權貴的親筆推薦信卻不敢呈交。他秉公主持科考,所選之才不少為貧寒有識之士。康熙褒獎他為“天下第一等人”。江南士子亦深念其節操,“每言及輒欷噓流涕”。

  1713年至1722年,張鵬翮任吏部尚書近10年。在清代,吏部居六部之首。凡全國官吏的任免、考課、升降、調動等事務,均歸吏部負責。為了對付有人來說情、請托,張鵬翮在府邸的廳堂上,樹了一尊關聖帝君塑像,周倉持刀威嚴旁立。神座的側面,擺一書案。每逢親朋好友有私事請托時,他便指著塑像說:“關帝君在上,豈敢營私徇隱}”有些交誼甚篤的人,硬要求得一好的差使,張鵬翮微微一笑,詼諧地說:“周將軍手中的青龍偃月刀很鋒利,你不懼怕嗎﹖” 打消登門請托者的邪念妄想。

  公直廉明 不避權貴

  1698年張鵬翮任刑部尚書,由於他公直廉明,“不避權貴,人皆憚之”,凡有重大的案件,總是派他去處理。他就任刑部尚書不久,總督噶禮誣告蘇州知府陳鵬年,說陳所作《重遊虎丘詩》是反詩,康熙帝派張鵬翮查處此事。當時張鵬翮的兒子係噶禮的部下,專橫暴戾的噶禮揚言:“張鵬翮若整到我的頭上,我就殺了他的兒子。” 但剛正不阿的張鵬翮並沒有被噶的威脅所嚇倒,照樣作出“直鵬年而曲噶禮”的實事求是的結論。

  1699年,陜西巡撫布喀彈劾四川陜西總督吳赫等侵蝕挪用百姓的糧食和銀兩。康熙帝又命張鵬翮等前往陜西查處此案。張鵬翮秉公執法,嚴懲貪污,督撫以下有違法都皆按法律治罪。康熙帝對此很賞識,諭大學士曰:“鵬翮往陜西,朕留心訪察,一介不取,天下廉吏無出其右。”

  水利專家 功高垂世

  1700年,張鵬翮任河道總督,正值黃河氾濫,水患連年。張鵬翮鑽研治河理論,總結前人經驗,博考輿圖,仔細勘察,提出“開海口,塞六壩”的治河主張和“借黃以濟運,借淮以刷黃”的治河設想,採取“築堤束水,借水攻沙”的作法。康熙倚重張鵬翮治河,稱他得治河秘要,諭大學士曰:“鵬翮自到河工,日乘馬巡視堤岸,不憚勞苦。居官如鵬翮,更有何議?”

  張鵬翮按治河方案指揮數十萬民工治河,歷時8年,黃淮大治,漕運通達,下河連年大熟,人民安居樂業。他將治河經驗寫成《治河書》10卷,《中國水利史》列專章介紹,高度評價“這不僅于國計民生貢獻巨大,而且就其科學水準,也居當時世界水利工程最先進行列”。

  以身許國 膽識超人

  1688年5月,張鵬翮奉命為副使,隨索額圖所率使團到俄商定中俄邊界。一行人進入荒漠時,常遇風暴,滴水皆無,有人渴死途中,張鵬翮兩腿被馬鞍磨得血肉模糊,仍艱難前行。他在家書中寫道:“願效張騫,以身許國,予之志也。”經過克魯倫河時,恰遇兩個少數民族部落髮生戰事,張鵬翮主張派使者前去說明路過原因,以免誤會,但未被採納。結果遭襲擊被俘去先鋒。使團眾人驚惶欲退,張鵬翮厲聲阻止說:“事出危險,正臣子捐軀效命之時,公等皆怯,某獨當之!”後按張鵬翮意見派人前往解釋原委,方消除誤會,額諾德認錯謝罪,放了先鋒,讓出通道。同行者無不嘆服張鵬翮的義勇和膽識。這次深入漠北,顯示了清王朝捍衛邊疆的決心,為次年中俄簽定《尼布楚條約》作出了積極貢獻。張鵬翮更是“揚名中外,以清節著”。

  《辭海》評價 有失公允

  張鵬翮一生公清節儉,“終身一繭衾,食無兼味。御書樓數間,荒田數畝而已。” 1725年2月19日逝世時,家中無多餘財物,其子懋誠“四顧茫然,無法舉喪”。雍正賜白銀千兩,才得奉喪回遂寧安葬。雍正悲悼減膳,兩次禦制祭文悼念,讚他“秉性貞介,特身廉潔”,“志行修潔,風度端凝……流芳竹帛,卓然一代完人”。

  但在1989年上海辭書出版社出版的《辭海》中,張鵬翮條說他“赴陜西辦理賑災,專事敲詐勒索,時人謂其患更甚于旱災。”具有權威性的《辭海》為何如此說張鵬翮,蓬溪研究文史的學者胡傳淮認為:此評價是受浙江錢塘人汪景祺《讀書堂西征隨筆》書中的影響所致。《讀書堂西征隨筆.遂寧人品》中,約有1500余字對張鵬翮進行全面污衊攻擊,說張鵬翮:“齷齪鄙穢,無志下材,刻薄寡恩,頑鈍無恥”,“其家富可敵國”,“不學無術”等等。

  汪景祺為什麼會污張鵬翮呢?其原因有四:命運所致,汪景祺與仕途無緣與張鵬翮有直接關係,他兩次參加會試均沒有中進士,而主考官均是張鵬翮;人品所致,汪景祺做幕僚為生,專幹拉關係走後門向人求取財物。他在陜西布政使胡期垣處為幕僚,張鵬翮曾到陜西賑災;受年羹堯的唆使。胡期垣是年羹堯的死黨,汪景祺通過胡期垣這層關係成為年羹堯的幕僚。當時年羹堯的權勢正炙手可熱,不但任川陜總督,且佩撫遠大將軍印,職高權重,妄自尊大,違法亂紀,不守臣道,每次進京師百官均跪迎,唯張鵬翮不予理會。年羹堯對時任吏部尚書的張鵬翮敢怒不敢言,借汪景祺之筆攻擊張鵬翮。

  蜀中詩人之冠——張船山

  張船山(1964——1814),名問陶,字仲冶,因四川省遂寧城西有船山,故號“船山”,也稱“老船”,又因貌似猿,自稱“蜀山老猿”。張船山少年時就嶄露才華,被喻為“青蓮再世”。他一生致力於詩、書、畫,造詣頗深,詩名滿天下,被譽為“蜀中詩人之冠”。

  張船山出生世代書香名宦之家,高祖即是康熙、雍正兩代名臣張鵬翮,自幼受到良好教育,飽覽群書,志趣高雅。乾隆43年(1778)其父升雲南開化知府,張船山隨母及全家留漢陽,不久父因荊門“失出”案受牽連去職,家產殆盡,住房被奪,全家生活陷入困境,“睄々擗舉火”。但張船山仍然“布衣不合饑寒死,一寸雄心敵萬夫。”乾隆49年(1784)在京與四川涪陵周東屏之長女結婚,次年回川省親,夫人與小女留涪陵娘家,張船山隻身回遂寧老家。乾隆52年(1787),張船山夫人與小女相繼在涪陵病逝,家境更貧。同年秋與兄問安同去成都參加鄉試,成都鹽茶道林西崖愛慕其文才,將女韻徵許配與他。韻徵是能詩善畫的才女,婚後二人夫唱婦和。韻徵有“愛君筆底有煙霞,自撥金釵付酒家。修到人間才子婦,不辭清瘦似梅花”之句。其傾倒之心,愛才而兼鍾情,凸現無遺。張船山和之:“妻梅許我癖煙霞,仿佛孤山處士家。畫意詩情兩清絕,夜窗同夢筆生花。”夫妻情篤,傳詩壇佳話。

  乾隆54年(1789)張船山鄉試中舉,次年中進士,點翰林院庶吉士,這段時期是其創作高峰期。他遊歷名山大川,行萬里路,吟興甚豪,大量名篇出世,顯示其卓絕才華,翰林同年中的名士石韞玉、洪亮吉等對張船山的詩非常佩服。

  嘉慶15年(1810),張船山任山東萊州知府,赴任後跋山涉水,深入所轄七縣了解民情,同時清理積案,考試童生,獎掖後俊。他為官清正廉潔,審案及時,不徇情枉法,深得民心。其斷案所下判詞簡切透辟,後人奉為典範,曾多次編選印行。萊州所轄掖縣、即墨兩縣農業減產,平度、昌邑、高密、濰、膠五州遭嚴重水災,民生困苦。張船山具據請予減免緩交稅租,發放積谷以賑濟饑民,為此與上司意見不合。張船山難有作為,內心鬱鬱,次年得大病,病中見“哀鴻集野”,“撫衷內愧”無法排解,于嘉慶17年(1812)辭官西歸,行前將自己歷年積蓄捐谷700石賑濟饑民。張船山離萊州時寫詩自白:“絕口不談官堥ヾA頭銜重整舊詩狂。”到吳門時病情加重,便留虎丘寓所養病,不久逝世,年50歲,兩年後妻女將其歸葬遂寧兩河口。

  張船山在官場鬱鬱不得志,但詩名滿天下,是略晚于清代性靈派鼻祖袁枚的性靈派詩人,在中國文學史上有一定地位,一生詩作約4000首,現存3000余首,寫日常生活,則清麗流暢,情真意切;記遊詩篇含蓄深沉,氣勢雄邁;反映當時政治的詩作,敢於觸及時弊,斥責墨吏;寫農民戰爭的作品,敢於正面生動地表現農民軍的浩大聲勢。清人評其詩:“生氣涌出、沉鬱空靈,於以前諸名家外,又辟一境,”有《船山詩草》二十卷及《船山詩草補遺》六卷。張船山的書畫也極有名,書畫手跡省、市博物館都有收藏。

  張船山一家三兄弟、三妯娌均是詩人,兄張問安曾主掌華陽潛溪書院,有《小瑯環詩集》等存世;弟張問萊的詩意境淡遠,惜遺存不多;張船山妻林韻徵、兄嫂陳慧姝、弟媳楊古雪亦為當時有名的女詩人,稱“三才女”;妹問筠亦善詩,為高鄂妻。

  (羅桂蘭)

  宋代文學評論家、音樂家——王灼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此《一剪梅》詞為世人盡知,其作者李清照被後人譽為北宋第一詞人、婉約派之宗。宋代詞學批評的第一部專書《碧雞漫志》對她的評價是“少年便有詩名,才力華瞻,逼近前輩”。而《碧雞漫志》一書的作者,即是四川遂寧人王灼。

  據《中華百科全書》:碧雞漫志,宋王灼撰。王灼,字晦叔,號頤堂,遂寧人。宋高宗紹興年末在世(約西元一一六二年前後),嘗任為幕官。灼能詞,有頤堂集一卷(見「疆村叢書」),又有糖霜譜、碧雞漫志,全書一卷,敘述其對於詞曲歌詩之見解。作者時適居唐薛濤所住之碧雞坊(四川成都西南),故以此取為書名。

  此書分條詳載曲調源流。首述古初至唐、宋聲歌遞變之由,次列二十八調,溯其得名之所自,與其漸變宋調之沿革。書依時代之序,舉其所知詞曲,考其原委。書中所言,頗富見地。書有一卷本、五卷本。知不足齋叢書本、詞話叢編本、增補曲苑本五卷,說郛本、唐宋叢書本、學海類編本一卷。

  因此,王灼的《碧雞漫志》,不僅品評北宋詞人的風格與流派,還在研究音樂史方面具有重要價值。

  宋代廣為傳唱隋唐以來的曲子致宋詞繁榮,樂器和器也有重要發展。胡琴在北宋時出現,絲竹樂器合奏、管樂合奏、弦樂合奏及“小樂器”、“鼓板”等也已盛行。獨奏樂器的演奏與創作也有顯著發展,《碧雞漫志》載有一趣事:“嘉佑間,汴都三歲小兒,在母懷飲乳,聞曲皆捻手指作拍,應之不差。”一個三歲的吃奶小兒聽曲能打出準確的節拍,足見宋代音樂在民間的普及程度。

  王灼博學多聞,嫻于音律,紹興十五年(1145)冬,寄居成都碧雞坊妙勝院,常至友人家飲宴聽歌,歸則“緣是日歌曲,出所聞見,仍考歷世習俗,追思平時論說,信筆以記”。積累既多,于十九年編次成書,分為 5 卷,題為《碧雞漫志》。《四庫全書》著錄一卷本,並收入《唐宋叢書》。

  凡與宋詞接觸者,無不知曉柳永的《雨霖鈴》:“寒蟬悽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深深感受作者傾訴難以割捨的離愁、抒發生平遭遇不幸的感慨,遙想歌者在唱此詞時之心曲。王灼《碧雞漫志》卷五《雨霖鈴》條:“《明皇雜錄》及《楊妃外傳》雲:‘帝幸蜀,初入斜谷,霖雨彌旬。棧道中聞鈴聲,帝方悼念貴妃,採其聲為《雨淋鈴曲》以寄恨。’……今雙調《雨淋鈴慢》,頗極哀怨,真本曲遺聲。”

  王灼著《碧雞漫志》奠定其文學評論家及音樂家地位,而著的《糖霜譜》,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評價:“是中國古代一部比較完備、實用的關於植蔗和制糖的科技專著”全書共七篇。根據《糖霜譜》記載:“糖霜一名糖冰,福田、四明、番禺、廣漢、遂寧有之,獨遂寧為冠。”由此可見,當時遂寧制糖業相當發達。

  王灼詩、詞、文亦有留傳至今的,其中詞居多,共21首,現錄其三以餐讀者:

  水調歌頭: 長江飛鳥外,明月眾星中。今來古往如此,人事幾秋風。又對團團紅樹,獨跨蹇驢歸去,山水澹豐容。遠色動愁思,不見兩詩翁。酒如澠,談如綺,氣如虹。當時痛飲狂醉,只許賞心同。響絕光沈休問,俯仰之間陳跡,我亦老飄蓬。望久碧雲晚,一雁度寒空。

  醜奴兒/採桑子: 東風已有歸來信,先返梅魂。雪鬥紛紛。更引蟾光過璧門。綠衣小鳳枝頭語,我有嘉賓。急泛清尊。莫待江南爛漫春。

  春光好: 和醉夢,上崢嶸。憶娉婷。回首錦江煙一色,不分明。翻為離別牽情。嬌啼外、沒句丁寧。紫陌綠窗多少恨,兩難平。

  其中,《水調歌頭》作于南宋紹興五年(1135年)七月一日,王灼登妙高臺,望見長江縣(今四川遂寧市大英縣)明月山,明月山下為長江縣縣城,想起好友令狐公才、桑仲文已先後逝世,不覺悲愴,歸作此詞。

  明末兵部尚書文韜武略的呂大器

  呂大器(1586-1649),字儼若,號先自,四川省遂寧北壩人。崇禎元年(1628)進士,時年42歲,確屬“大器晚成”。崇禎十五年(1642)任兵部右侍郎。清順治二年(1645),明宗室唐王即位(隆武帝),召呂大器為兵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次年,擁戴永明王即帝位(永歷帝),以原官掌兵部,盡督西南諸軍。卒于都勻,終年63歲,謚“文肅”。著有《東川文集》等,《明史》有《呂大器傳》。

  呂大器熱愛鄉土,極重社稷安危。崇禎十年(1637),大器告假回家,見遂寧城晪C矮,且毀損嚴重,倡議修築。在他的親自督促下,遂寧軍民大興土木,修高城晼A加固城防,使古老破舊的城池煥然一新。剛剛竣工,張獻忠分兵襲攻遂寧,大器輔佐縣令任賓臣抵禦,並自捐金錢,募兵四百,協同城內兵士一意扼守,保住了川中重鎮不被攻破,受到崇禎皇帝獎賞。

  呂大器雖為文官,卻具有卓越的政治、軍事才能。崇禎十四年(1641),大器任右僉都禦使,在巡撫甘肅時,發現總兵柴時華不法行為,果斷罷免了其職務。柴時華求助西部吐魯番出兵發動叛亂。大器運籌帷幄,令部將王世寵率兵征討,柴時華戰敗自焚。此時,塞外的爾迭尼、黃臺吉等長期窺視關內的異族首領,以乞賞為名企圖進犯肅州,大器假意答應犒賞,卻暗中部署軍隊,並在飲馬泉中投毒,趁敵不備時突然襲擊,殺死敵兵無數。又乘勝攻討塞外為首作亂者,斬700余人,征服28族,使西部邊陲得到安定。

  呂大器為官清正,嫉惡如仇。崇禎十七年(1644),李自成攻破北京,崇禎死,南京諸大臣議立國君。大器與錢謙益等主張擁立潞王,議未定,馬士英、劉澤清擁福王至。福王即位,大器受到排擠,但卻置個人安危于不顧,上表奏劾馬士英二十四大罪(為歐陽斌元草,斌元曾佐史可法幕),揭發馬士英等人結黨營私、弄權誤國的罪行。福王以“和衷體國”答之。大器憤然離位,以表氣節。

  順治二年(1645),明宗室唐王朱聿鍵在福州即位(隆武帝),為抗清,召大器為兵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這時,因道路不通,汀州失守,大器乃奔廣東。順治三年(1646),大器與兩廣總督丁魁楚等擁立永明王朱由榔即位,大器仍掌兵部,不久被封為大學士、進少傅,盡督西南諸軍。順治五年(1648),明宗室朱容藩自稱天下兵馬副元帥,據夔州。大器以大學士督徵容藩。次年至思南(今貴州境)得疾,卒于都勻。

  呂大器之子呂潛,字孔昭,號半隱,其詩書畫被譽為三絕,作品有《呂半隱先生詩集》,其行書作品被列為神品,畫被稱為逸品。( 羅桂蘭)

  王灼(1080-1160),字晦叔,號頤堂、小溪,四川遂寧人。約生於北宋神宗元豐三年(1080),卒于南宋高宗紹興三十年(1160)前後,享年約八十歲。自幼勤奮好學,興趣廣泛。及壯,漫遊各地,進行實地考察,知識更加淵博,對文學、音樂造詣益深。當時遂寧制糖技術為全國五大產糖中心之冠,王灼對制糖科學亦致力研究,論述精審。嘗為幕官,但對功名淡薄,後隱居不仕。南宋紹興十五年(1145)後寓居成都碧雞坊,從事著述,主要著作有《碧雞漫志》《糖爽譜》《頤堂詞》等。

  《碧雞漫志》共五卷,論述了上古至唐代歌曲的演變,考證了唐樂曲得名的原由及其與宋詞的關係,品評了北宋詞人的風格流派,是從音樂方面研究詞調的重要資料,是中國第一部較有系統的詞學專著,在宋人詞話中最有學術價值,不僅在我國詞學史和文學批評史上有重要意義,還提供了關於中國音樂史和戲曲史的豐富資料。

  《糖霜譜》共7卷,是中國第一部總結蔗糖的專著。王灼根據自己在遂寧和外地長期觀察總結,完整記錄了製作冰糖的自然冷卻結晶技術,詳盡記述了當時生產糖霜全套技術,包括削皮、銼蔗、入碾、蒸泊、入榨、釜煎、再蒸泊、入甕、再煎、再入甕等,無一遺漏,嚴謹而細緻。詳細而系統地總結了種蔗與制糖的全套技術,記述了當時遂寧生產糖霜及制糖專業戶的情況。本書至今被人們認為是一部“稀有的、完備的、實用的農業兼機械科學技術的專著”。《文獻通考》《四庫全書》《中國機械工程發展史》等對王灼的歷史地位和《糖霜譜》的科學價值,給予了充分的肯定和高度的評價。

  《頤堂詞》是他的詩文集,作品內容清新,文詞古雅,有其獨特的風格。論詞推崇蘇軾而譏評柳永。

  據有關史料記載,王灼現存詩180余首、詞21闋、賦5篇、佚文10余篇,以及《頤堂先生文集》五卷(五卷中,第一卷為賦,共5篇;第二至第五卷為詩,此集宋以後散佚,今存者為五卷,不到原集十分之一)、《頤堂詞》一卷、《碧雞漫志》五卷、《糖霜譜》一卷等。這五卷詩、賦,可約略見到王灼的思想與生活情形,甚為珍貴。因其著述涉及諸多領域,無論是文學、音樂、戲曲還是科技,都佔有一定的歷史地位,是宋代一個有貢獻、有影響的學者,被後人譽為宋代著名的科學家、文學家、音樂家。(記者 楊小東)

國臺辦 錦繡天府 中國台灣網 遂寧市政府網 遂寧外宣網 遂寧新聞網
遂寧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