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政務要聞 | 臺辦動態 | 湘臺交流快訊 | 招商政策 | 經濟園區 | 知名景點 | 湖南特產 | 湖南美食 | 精品線路
/
 
當前位置: 湘臺首頁 >>> 湘女在台灣
我在台灣當媳婦的日子
2011-12-02 13:52:53     華夏經緯網

  來源:CCTV.com 

  湖南姑娘徐敏嫁給台灣小夥陳文達,成了一名大陸新娘。嫁到台灣的七年間,她有哪些不為人知的煩惱?孩子出生後,為什麼要一次次經受骨肉分離的痛苦?大陸新娘徐敏做客《緣分》,講述她和台灣丈夫陳文達的故事。 

  湖南省長沙市中心的賀龍體育廣場,是當地市民業餘時間休閒的一個場所,每逢週末,來自台灣的陳文達和他的湖南太太徐敏,會帶著兩個上小學的兒子到這裡鍛鍊身體,同時也享受一下天倫之樂。 

  小哥倆在人少的時候,喜歡撒一會歡兒,人多起來的時候,則喜歡圍著媽媽兜圈子,炫耀一下車技。從這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場景看,人們很難想到,他們還曾經有過一段骨肉分離的日子。 

  13年前,台灣小夥子陳文達被公司派到長沙工作, 剛剛大學畢業的湖南姑娘徐敏,恰好是這家公司的會計。陳文達穩重,徐敏開朗,一來二往,兩個人產生了感情。1995年初,陳文達和徐敏正式登記結婚。 

  徐敏同期:我們是三月份領結婚證,四月份辦的酒,那時候他對我,就是說雖然嘴巴上面可能不是很會表達了,但是說行動啊,心堶情A從他們台灣的那種大男人主義來看的話,已經是做得蠻不錯的,我記得我那時候剛剛懷孕,就特別喜歡睡覺,我記得我有一次睡午覺起來,他把稀飯煮好了,然後弄了肉松,煎了蛋,然後就叫我起來吃,我覺得挺高興的,他會做飯,後來他跟我說,他這是已經煮的第三鍋稀飯了,前面兩鍋都已經倒掉了,因為全部都煮糊了。 

  陳文達同期:我們一般台灣男孩子是不能下廚房的,我爸媽就這種觀念,做家務事,洗衣服,洗碗,都是我姐姐和妹妹她們去做,結婚以後,當時就是說還是有點不適應了。 

  徐敏同期:又不像這邊的,因為這邊男孩子會做家事的人很多,而且可能做得比女孩子還好,菜燒的比女孩子還好吃,但是他們不一樣,我記得有一次我在台灣嘛,然後我做完飯,吃完飯之後,他正好去洗碗,他洗完碗出來說,他爸爸很感慨說,我養你養到三十歲,第一次看到你洗碗,我都不敢做聲了。 

  半年後,已經懷孕的徐敏離開在長沙工作的丈夫,獨自一人來到丈夫的家鄉——台北縣三峽鎮待產。此時的徐敏,真正成為一位名副其實的大陸新娘。 

  然而徐敏初到台灣,畢竟人生地不熟,加上懷孕期間又有強烈的生理反應,儘管公婆待她不錯,徐敏幾乎每天都要打電話,向遠在長沙的丈夫訴說相思之苦。 

  主持人同期:那段日子可能對你來講,特別不容易挨,因為每一個女人懷孕的時候,可能都希望得到更多丈夫的關懷。 

  徐敏同期:對,所以那時候電話費高嘛, 

  陳文達同期:我記得長沙打台灣,一分鐘是23塊錢,我記得有一次跑到外面去打磁卡,一百塊錢,就講了三句話,咚咚咚,時間就到了,就沒了,沒辦法又去買卡,高到我一個月的電話費都要一萬多塊人民幣。她那堨x幣也是一萬多塊。 

  徐敏同期:我覺得還是很省著打的,都打了那麼多。因為我每天在家堥S什麼事,懷著孕的話,你想你一個人在一個很陌生的環境堶情A無所事事,真的很難受。 

  陳文達同期:本來很小的一件事情可能五分鐘就講完,可能變成講一個小時,兩個小時的,她有時候還不準我挂電話。 

  主持人同期:為什麼不準人家挂電話呢? 

  徐敏同期:覺得沒講完,沒講清楚。 

  主持人同期:那個時候你有沒有不耐煩的時候,哎呀,這個太太怎麼這麼任性。 

  陳文達同期:不會,因為畢竟還是說兩邊分開嘛,我那時候也很體諒她。 

  主持人同期:還記得打電話都說了什麼嗎? 

  陳文達同期:她一到台灣去,那時候懷孕嘛,就把我的抽屜堶悸漯F西全部翻出來了,所有的東西,我自己的東西全部都過了一遍,看到以前那些女孩子寫給我的,或者我跟人家通信的那些記錄都還在堶情A她當時好氣的,就打電話,你為什麼要跟這個人是有什麼關係,因為她懷孕嘛,懷孕的話,情緒就很暴躁嘛,我記得這個事情講了幾個小時,三個小時的電話費。 

  主持人同期:那後來怎麼能夠把她哄好的呢? 

  陳文達同期:後來還是我媽媽,我媽媽就跟她講,就安慰她,說這已經過去的事情了,每個人都有過去。 

  主持人同期:然後婆婆來安慰你,就把你哄好了? 

  陳文達同期:我們家大大小小的事情,只要發生矛盾的話,最後不對的都是我,最後都說算我不對了。 

  1995年11月,陳文達和徐敏的大兒子陳孟翔出生了。孩子出生後,徐敏為了在台灣順利拿到身份證,每年只能回長沙和丈夫團聚半年,另外半年時間則要帶著孩子在台灣生活。 

  這期間,因為孩子小,需要比較多的照顧,徐敏生活的重心也從丈夫轉移到了孩子身上。俗話說,養兒方知父母恩,徐敏一個人在台灣獨自撫養大兒子的時候,真正體會了當媽的不易,好在有公婆幫著照看,徐敏肩頭的擔子才有所減輕。 

  孩子的出生,給這個家庭帶來了歡笑,也增添了煩惱。因為成長環境不同,撫養孩子的方式也有差別,心直口快的徐敏和婆婆之間難免會有摩擦。 

  徐敏同期:我記得台灣有一次刮颱風,那天刮蠻大颱風的,她妹妹是等於頭一天回來的,帶著孩子回來住,第二天他妹夫沒有來接她,冒著很大很大的颱風,公公婆婆就開車送他妹妹回去了,到了晚上的時候,我就發現我那個老大,好像有點發燒,我就跟我婆婆講,我說去看一下醫生,我說他好像在發燒,拖到明天的話,怕會嚴重,家堣S沒有藥,然後我公公在睡覺,他每天都睡得很早,我婆婆就說,中午回去的時候,很大的雨,那個車子都打滑了,不要出去了。明天再去就好了,當時我聽了心堳雈肸臐A送你女兒回去就可以,帶你孫子看病就不行。我就自己一個人帶著一個人衝出去了。 

  主持人同期:那還是覺得很無助,很淒涼。 

  陳文達同期:回來就打電話給我 ,那時候鬧得全家要吵得要離婚,要怎麼樣,馬上要我滾回台灣,她不敢帶著小孩回來了,她認為說我爸媽對她不好怎麼樣。 

  這樣的委屈,陳文達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太太向自己傾訴了,但過去每次婆媳出現矛盾,陳文達都能通過電話化險為夷。而這一次,陳文達發現太太和母親之間的矛盾通過電話已經不能化解了。 

  陳文達同期:我打電話我媽也不接我電話了,我就覺得這個事情鬧大了,因為我中間又沒有辦法協調,我媽又不接電話,跟她講嘛,她電話又打不通,因為我們樓上樓下各有一部電話嘛,兩邊都協調不了,我又怕她到時候真的跑回來了,那事情跟家堻B不好,事情又鬧大了。 

  然後我就打電話給我大姐,我姐一聽,我說家堛犒q話都打不通,媽跟爸都不接電話,我說這為這個事情趕緊過去一下,後來我大姐跟我姐夫就趕緊開車到我們家去。去的時候,那時候她自己打電話給我小妹,就把這個事情跟她講講,我小妹就安慰她嘛,她那時候心情就好一點了,我大姐去的時候,她的心情就好一點了。 

  主持人同期:但是可能還是有一點隔閡,就是你跟公婆畢竟在一個屋檐下嘛,有了這樣的事情,你可能叫她一聲媽媽,都會覺得好像心堙H 

  徐敏同期:不過我的心堿O不記隔夜仇的。 

  陳文達同期:她來得快,去得開。 

  徐敏同期:我過去就算了。我就是那種過去了就算了,我也不會說,把這個事情我就一直放在心上,一直記著,就是跟父母相處在一起,總會有隔閡,有摩擦,這是肯定會有的,但是總體來說,我覺得他父母對我還是蠻好的,因為那時候第一次回去的時候,生老大的時候,坐月子都是他媽媽照顧的,他媽媽等於白天要上班,晚上下班回來就要做飯給我們吃,要給小孩洗澡,要給我們洗衣服,因為她也是帶頭一個孫子,可能當時看著又很重,又不敢把他抱到樓下來,把熱水提到二樓去,幫小孩洗澡,那也是很辛苦,晚上就跟我睡,小孩子有點什麼動靜,就起來。其實那陣子,說句實話,我看著,我也蠻心疼的,我記得那時候,我月子坐完了,我還打了一個紅包給她,我覺得她蠻辛苦的,然後她又包了一個更大的回來給我們。 

  主持人同期:不愧是學會計的。 

  徐敏同期:然後後來我要走了嘛,第二天要走了,小孩子那是第一次老大沒有帶回來,留在台灣,給他媽媽帶,他媽媽放在舅媽家堶控a,因為她要上班,我走的時候,媽媽都哭了,捨不得,所以當時其實人還是有感情的了,雖然有那種不愉快的事情,但是總體來說我是覺得對我還算是蠻好的。 

  1998年8月,二兒子陳孟帆出生了。二兒子一歲零四個月的時候,徐敏獲得了台灣的“永久居留證”,這意味著徐敏終於可以在台灣找工作了。 

  徐敏1994年大學畢業後,只在長沙工作了一年,就來到了台灣的婆家做起了家庭婦女。這期間,徐敏一直渴望出去工作,當一名職業婦女,如今機會來了,徐敏的心頭卻喜憂參半:老二年紀太小,留在身邊,自己就不能出去工作;而一旦讓丈夫把只有一歲多的老二帶回長沙,自己就要忍受骨肉分離的痛苦。徐敏該怎樣選擇呢? 

  陳文達同期:我是希望說小的跟她在一起,當時也是為了這個事情爭執,在台灣兩個也吵起來了,她當時也是出於,因為她可能沒有經過分離,她不曉得說會有痛苦或傷心嘛,她說我要去上班,你把小孩丟在這裡,兩個都我帶,我可能不能出去了,經過溝通,那我辛苦一點,我把小孩帶回來嘛,我就把小的帶回來,老大就送去讀幼兒園。 

  主持人同期:把老二扔給她的時候,你可能也是特別難受? 

  徐敏同期:但是他那時候過完春節,把老二帶回來的時候,那時候就挺想那個孩子的我就覺得那時候就開始後悔,後悔把他讓他爸爸帶回來嘛,他那時候很喜歡皮卡球,講話講不清楚,那個皮字就講不清楚,只會卡球卡球這樣叫,然後他就買了很多那種像氣球一樣的放在家堶情A然後他走的時候,那個氣球還在,還在那邊飄,我那時候看了就很傷心。 

  陳文達同期:沒有,那時候老二要帶回來的時候,我就跟她講說。 

  主持人同期:可能把老二扔給她的時候,你可能也是特別難受。 

  陳文達同期:我那時候本來不想帶他回來的。 

  徐敏同期:他就是他帶他坐飛機走的。 

  主持人同期:當時是你帶著老二自己走了? 

  陳文達同期:對。 

  主持人同期:那怎麼走,捨不得呀。 

  徐敏同期:其實送走的時候,當時感覺並不深。其實我覺得最難受的是我爸爸打電話跟我講這個事情的時候。 

  主持人同期:爸爸怎麼跟你講的? 

  陳文達同期:他說小的就。 

  徐敏同期:我爸爸說打電話給我嘛,他說你走了,帆帆在這裡真的很可憐,他說早上一起來就找媽媽,找哥哥,他一天都扒在窗臺上沒有松手。 

  每當深夜來臨, 公公婆婆睡了,徐敏都會偷偷流淚,雖然二兒子在長沙有丈夫和父親幫著照看,但兩個大男人能照顧好還不到一歲半的小不點嗎?徐敏在一封信堛竁F了自己的擔憂: 

  親愛的老公:你和寶寶都好嗎?我每次在電話媗巨鴢臚l咿咿呀呀的說話聲,我的鼻子都忍不住一陣陣發酸,看到孩子玩過的玩具,我都忍不住流淚,一家人,為什麼一定要骨肉分離呢,真想早點結束這種兩地分居的日子。天氣逐漸涼了,晚上睡覺的時候給孩子蓋好被子,別感冒著涼。另外,我沒有當著媽媽的面流過淚,你不要擔心。 

  身在長沙的陳文達也能體會徐敏對孩子的思念之情,他也經常在信埵w慰妻子。 

  親愛的老婆:我白天我上班的時候,姥爺會帶著他到樓下的花園玩,他已經認識好幾個新朋友了;晚上一般都是我陪他睡,老二睡覺的時候喜歡踢被子,每天我都要起來好幾次給他蓋上。我也很想你和老大,我已經向公司提出申請,希望早一點把我調回台灣,一家人團圓的日子也許不遠了,我們不要放棄。 

  主持人同期:其實我想這種骨肉分離的這種感覺,雖然是沒有辦法,但是你肯定心堹S別惦記,你一個人帶著孩子在台灣,那個時候的日子怎麼過? 

  徐敏同期:那時候脾氣真的在台灣的時候,脾氣不好,然後老大那時候也是被修理得很多,因為就心情不好嘛。所以老大那時候被打得很多。 

  主持人同期:經常會為什麼事情打他? 

  徐敏同期:有時候想那麼了大,還尿尿在床上,有時候要上廁所,上廁所拉著褲子上面,這種肯定是會被修理的,然後就他小時候特別喜歡玩獅子王,他也很倔強,我把它洗了,它了就放樓上曬,沒有幹,他中午睡覺,他一定要抱著睡,我就不讓他抱,因為是濕的嘛,他就一個人抱著那只玩具,坐在太陽底下把它曬乾。所以老大那個時候被修理得很多。 

  主持人同期:其實你做媽媽的也特別心疼,那段時間你特別勞累,你心情特別不好,脾氣也特別大。 

  陳文達同期:對,她把宣泄對象發泄在老大身上。 

  主持人同期:陳先生肯定那時候既心疼孩子,又心疼自己的老婆。 

  陳文達同期:我帶小孩三個月回去一次,我帶他回去的時候,小孩不認識她了,喊她叫阿姨。 

  主持人同期:多難過啊。 

  陳文達同期:對呀。 

  徐敏同期:記得我把他放到二樓嘛,然後我到三樓去收衣服,收了衣服下來,他就一直在樓梯那面看著我,叫阿姨。我當時只是說小孩沒有哭,當時聽了心堶惘n酸啊,他後來他哥哥叫媽媽,他後來就跟著叫媽媽,那時候他搞不太清,他聽著誰叫媽媽,就跟著別人叫,他到我姐姐家,叫我姐姐是叫媽媽。 

  陳文達同期:對,後來是說經過這一年多,還是覺得小孩子要帶回去跟他媽媽。 

  2001年夏天,陳文達把老二送回台灣上幼兒園,母子三人重新團聚,徐敏心頭的一塊石頭終於落了地。不久,徐敏也拿到了台灣身份證,滿心期待著在大陸工作的丈夫能夠早點調回台灣,全家團聚。 

  可這時,回台灣探親的陳文達卻告訴妻子,自己已經向公司提出辭職,準備趁著還年輕,在長沙幹一番事業。對於丈夫的這種舉動,徐敏表示堅決反對。 

  陳文達同期:她就一直反對,她跟我媽,我媽也不贊成, 

  主持人同期:自己創業雖然這次太太反對,你也沒聽太太的? 

  陳文達同期:這件事情我一比較堅持的,第一我認為說,我在大陸這麼多年了,我也看到這裡的市場在蓬勃發展,因為畢竟也三十幾歲了,那時候三十多歲了,你人生再創業的機會已經不多了,後來我跟她講,我說人總不能一輩子給人家打工,要給我一次機會嘛。 

  雖然開始的時候徐敏不同意,但是自己在台灣多年當家庭婦女的經歷,最終還是讓徐敏理解了了丈夫的心。2002年夏天,在台灣生活了七個年頭的徐敏,為了支援丈夫的事業,帶著兩個孩子回到了自己的故鄉——湖南長沙。 

  夫妻倆看到長沙隨著經濟的發展,酒吧逐漸增多,就投資創辦了一家貿易公司,專門出售洋酒,幾年下來在長沙已經小有名氣。 

  人們常說,相愛容易相處難。陳文達和徐敏分離7年的日子堙A曾經飽嘗相思之苦,可好不容易團聚了,夫妻之間卻因為性格不合,頻頻爆發衝突。 

  徐敏同期:那是結婚紀念日,我就跟他講好的,那天晚上去看電影,然後吃完飯,我就覺得保姆已經洗好碗我就說那我們倆走吧,他就不動,就一直在那邊房間堶惕豸p孩玩,就不把小孩交給保姆,我說你不走,我就自己走了,他真的還不走,就自己走了。我就跑到電影院去了。 

  陳文達同期:哪,後來就吵起來了,吵起來,她就不曉得莫名其妙衝出去了,衝出去以後,那時候也沒有電話,也沒有手機,什麼都沒有,她跑出去我就很擔心,晚上七八點鐘的時候,那時候小孩子很小,在長沙這裡,天氣又冷,又是冬天,然後我就以為她應該是在樓下,不會走遠,那我就抱著小孩子然後就在外面走了一兩個小時,找她,她老人家自己去跑到電影院去看電影去了。後來是她同學打電話給我,打到家堥荂A他說你跟徐敏怎麼樣,徐敏在這裡。 

  主持人同期:你不知道自己的先生會著急呀? 

  陳文達同期:她那時候好任性,已經離家出走好幾次了。她任性的時候,就一定要我跟吵,反正這個事情絕對不能留到第二天,以後我有時候就很累,有時候出差回來,或者有時候工作上很累,我就說好好,都算我不對,我不跟你吵,不對,你要把事情講清楚。 

  那我們遇到事情,我們都一定會,第一就是會溝通,然後幸虧太太的性格是比較直的,而且我的性格是比較柔和一點的,剛好也是我們這麼長時間能夠,或者是將來一生一世在一起的一個基礎,我們等於說是互補吧,有時候她一衝動起來,我就會讓她,慢慢的她年紀大了,她也在成長嘛,她慢慢個性也改過來了。她現在脾氣也比較好了,也不會說動不動發脾氣或者怎麼樣, 

  徐敏同期:可能那時候年輕不懂事,是比較任性,因為我在家堣S是最小的,我記得我在長沙的時候,也是懷孕,我記得我吃完飯,我去洗碗,然後他就在那邊吃西瓜,然後本來半個西瓜,就這樣用勺子吃嘛,你最少應該留一半給我嘛,我還懷孕呢,他把它吃完了,就剩了一口給我,我就哭了一個晚上。 

  陳文達同期:沒有,那不是,她那天就是為了那西瓜,她的脾氣那時候好暴躁的,年輕嘛,那時候脾氣很暴躁的,西瓜沒吃到嘛,在我認為就是西瓜沒吃到嘛,然後她就跟我吵起來了, 

  主持人同期:是怎樣哄好的? 

  徐敏同期:我晚上在那邊哭,哭了就沒睡覺,他就睡著了,所以我就很醒。 

  主持人同期:把他打醒了? 

  徐敏同期:對呀,就把他弄起來了。 

  主持人同期:弄起來怎麼辦? 

  徐敏同期:就沒有讓他睡覺啊。 

  陳文達同期:發生這件事情以後,她一定要讓你跟她說對不起,或是怎麼樣,你絕對不可以說,那天晚上沒睡到。第二天? 

  徐敏同期:所以後來就西瓜先讓我吃,我吃完了才給他吃。 

  徐敏是急脾氣,陳文達是慢性子,夫妻倆在長沙團聚的這5年時間堙A雖然爭吵不斷,但因為能夠互相包容,感情反倒越來越穩固。 

  這期間,大兒子陳孟翔和二兒子陳孟帆分別從頑皮的兒童成長為懂事的少年。目前,小哥倆在長沙市同一所小學就讀,哥哥讀五年級,弟弟讀三年級,學習成績都不錯。業餘時間,弟弟孟帆學習鋼琴,哥哥孟翔學習長笛。看著兩個孩子健康成長,夫妻倆都很欣慰。 

  主持人同期:其實你們兩個人從1995年結婚到現在已經有十多年了。 

  陳文達同期:對。 

  主持人同期:12年的共同生活,你們彼此最感激對方什麼? 

  陳文達同期:我是認為說,他幫我生了一對好兒子,這一點是我最感激的,所以說我經常對人家講,我說我來大陸12年,我沒有什麼很大的收穫,我最大的收穫就是我娶了一個好老婆,生了一對好兒子是這樣子的。 

  主持人同期:很實際,你呢? 

  徐敏同期:最感謝他就是說他比較能夠包容我,像我以前那種脾氣的話,能夠容下來的人應該不多吧。 

  (編導:楊華 攝像:徐朋 雷昊) 

 
友情
鏈結
    中國政府網 | 國新辦 | 國臺辦 | 海協會 | 外交部 | 海峽兩岸互聯網交流委員會 | 中國台灣網 | 海峽之聲 | 你好台灣網 | 中新網 | 華夏經緯網
    湖南省政府網 | 長沙 | 株洲 | 湘潭 | 衡陽 | 益陽 | 常德 | 岳陽 | 邵陽 | 郴州 | 婁底 | 永州 | 懷化 | 張家界 | 湘西自治州
    新華網 | 人民網 | 中國網路電視臺 | 中國網 | 鳳凰網 | 環球網 | 搜狐 | 網易 | 新浪 | 騰訊 | 雅虎 | 谷歌
    中華軍事網 | 新浪軍事 | 鐵血軍事 | 鳳凰網軍事 | 西路軍事 | 米爾軍事 | 環球軍事
湖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