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簡體
·交通概況
·保亭縣農業概況
·保亭縣旅遊資源
·保亭寧遠高爾夫球會
·保亭經濟
·自然資源
·保亭人口
·行政區劃
·海南保亭兩鄉鎮獲批設立海峽兩岸民
·海南島台灣島保亭響水鎮手牽手
·台灣屏東縣獅子鄉參訪團到海南交流
·海南省保亭縣舉辦“軍民共建海峽兩
·海南島台灣島保亭響水鎮手牽手
·海南保亭縣響水鎮
·海南保亭縣三道鎮
·台灣原住民攜文化美食投資海南檳榔
·海南保亭檳榔谷將建台灣民俗文化館
·台資農業企業居於海南台資主導地位
·臺商林文定:為瓊臺農業合作搭建一
·海峽兩岸農業合作試驗區示範基地授
·海南台資農業企業創新發展情況淺析
·海南首個海峽兩岸交流示範基地項目
  當前位置>>保亭名人
海南的“王洛賓”——保亭黎族音樂癡人王文華
2014-08-14 14:51:57    華夏經緯網

2001年,王文華在保亭什秀村蒐集歌謠《甘工鳥》。  

青年王文華  

王文華在廣州南方歌舞團前留影。

  王文華(1944-2004) ,海南保亭人,著名黎族音樂家。他畢生致力於黎族音樂創作、學術理論、民間音樂採集等,創作出膾炙人口的《海南島,我可愛的家鄉》、《歡迎您到五指山》、《甘工鳥》等歌曲、歌謠,被稱為海南的“王洛賓”。

  從1959年至2004年45年間,王文華採錄了黎族5大方言區民歌1000多首,蒐集了器樂曲3百多首,並創造性地以國際音標注音,標注黎族民歌,為瀕臨失傳的黎族音樂保護與傳承做出巨大貢獻,其音樂建樹和個人事跡被收入《中國當代音樂名人大辭典》、《中外名人辭典·共和國卷》、《海南名人傳略》等。

  2004年5月30日,被譽為黎族音樂“王洛賓”的王文華在五指山家堹f逝,年僅60歲。在去世前一天,王文華還在筆耕不綴,準備將蒐集整理的黎族5大方言民歌整理成文稿,猝然離世,讓人無不惋惜。

  日前,海南日報記者拜訪王文華家屬和生前好友。回憶起王文華,他們無不用“癡迷”二字形容這位音樂家。青年時代,王文華為音樂夢想掙脫家庭束縛走出大山,中年又捨棄城市繁華返回山區,奔走在鄉間村落,蒐集、整理和創作瀕臨失傳的黎族民歌樂曲,被眾多黎族音樂界權威人士視為黎族音樂傳承的“奧雅”(頭人、長老)。

  大山媟R音樂的孩子

  1944年的清明節,王文華出生於保亭什玲界村一個普通農民家庭。什玲坐落在雲霧繚繞、山水迤邐的七仙嶺腳下,地處黎族和漢族居住區的分界,在保亭享有“民歌之鄉”美稱。王文華在黎歌苗韻的耳濡目染中長大,6歲起就向村堛漸褻 ̄壑H王亞華學吹嗩吶,很快就顯露出音樂天賦,跟隨村堛熄Е峇K音隊走街串巷,參加各種紅白喜事演奏。

  小學畢業後,王文華考上了保亭中學實驗班,這對於世代以打獵務農為生的農民家庭堙A是天大的喜事,他也被村堳臚l視為讀書榜樣。離開家鄉到縣城後,繁重的學業和陌生的學習環境也讓他對家鄉的黎歌苗韻倍感懷念。

  1957年,剛成立不久的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民族歌舞團決定招聘一批民族文藝人才,深入到各縣學校進行招考。由當時的歌舞團骨幹,漢族音樂家謝文經帶隊來到保亭中學招考2名樂手。

  據王文華生前好友、黎族樂器傳承人黃照安回憶,當時的王文華剛好上初二,聽聞自己仰慕已久的音樂家謝文經來招考,天性活潑的王文華也跟隨同學去湊熱鬧。報考教室媕蝶﹞F報名的學生,王文華從人群中貓著腰擠進去。坐在教室堛瑭瞻撣g一眼看中了這個機靈的少年,把他叫過來問他會不會拉二胡。王文華給謝文經吹了一首嗩吶曲,謝文經大為讚賞,當場拍定王文華通過考試。從此,這兩名相差十多歲的青年,結下長達40多年的友誼。

  懷揣著歌舞團寄來的通知書,王文華陷入了矛盾之中。原來,王文華父母早早為他訂了一門婚事,希望他完成學業後就回家成婚生子。而此時,對外面世界的嚮往讓他堅定了自己的音樂夢想,他瞞著家人,偷偷在學校辦好手續,帶著行李獨自坐車到歌舞團所在地通什報到。

  在歌舞團,王文華先後跟從歌舞團樂師學習三弦琴和曼陀林演奏,並跟隨歌舞團巡迴演出,走遍海南島的山山水水。黎族民歌、樂曲猶如浩瀚南海盛產的珍珠,熠熠生輝,採之不盡,讓這個山區少年大開眼界。

  1959年,15歲的王文華被選送至廣州音樂學院(後改為星海音樂學院)進修三弦專業,經過一年半的學習,又返回海口跟隨歌舞團赴越南訪問演出,期間應邀在越南傳授三弦琴演奏技藝。

  1963年,王文華被選送至上海音樂學院,師從著名三弦演奏家李乙教授,經過一年的學習,王文華演奏技藝突飛猛進。19歲的王文華正自信躊躇,準備返回歌舞團幹出一番事業時,突如其來的“文化大革命”打亂了這位年輕人的計劃。

  “文革”期間,我國文藝事業遭受到嚴重摧殘,黎族民間音樂也難逃厄運,一時間萬花凋謝,只能傳唱、演奏革命樣板歌曲。當時,王文華被下放到屯昌楓木幹校勞動改造。艱苦的勞動生活並沒有讓這位文藝青年失去生活信心,反而是黎族民間藝術文化活力的消逝讓王文華最為痛惜。  立志傳承民族文化

  1979年,十年寒冬過去,春風吹拂,民族藝術文化又開始萌出新芽。但此前十年,很多民間流傳的黎族歌謠、樂曲隨著老一輩民間藝人的去世,逐漸消失在跌宕歲月中,往常每到傍晚、清晨閒暇時分,篝火通明,歌謠環繞的黎苗山寨堣]逐漸沉寂。

  “當年為了振興黎樂,我哥哥把自己的積蓄拿出來支援村堣K音隊,至今每當回老家還有很多人會提起此事。”王文華弟弟王文京回憶道,為搶救在十年動亂中瀕臨失傳的八音隊,王文華把積攢下來的工資買了一批黎族竹木樂器帶回村堙A組織起一支新的傳統八音隊,寂靜的小山村又重新熱鬧起來。

  1983年,廣東民族歌舞團將遷至廣州,王文華再一次站在人生抉擇的路口上。隨歌舞團到廣州,將有利於孩子教育和未來事業的發展,選擇留守海南就得到五指山去工作,意味著要堅守山區生活的清苦和與親人離別之苦。

  經過一番激烈思想鬥爭,王文華選擇了留下來,立志駐紮家鄉,將畢生精力專注在黎族民族文化的保護傳承上。1985年,他回到駐守在五指山的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民族歌舞團,成為一名專職的黎族音樂作曲家。

  此時的王文華利用跟團下鄉巡迴演出的機會,深入到黎族山區蒐集整理黎族民歌和器樂,人們又可以看到王文華拿著筆記本,扛著錄音機奔走在黎苗山寨的熟悉身影。

  由於沒有文字,黎族民歌、樂曲向來是以口耳相傳的形式流傳,雖隨意自然,但也容易斷層消逝。王文華嘗試利用國際音標注音,標注、採錄民歌,並在蒐集整理基礎上先後創作了《海南島,我可愛的家鄉》、《開荒歌》、《歡迎您到五指山來》等300多首黎族民歌、樂曲,並參與編著了黎族民間敘事歌謠《甘工鳥》、《黎族音樂史》、《通什文史》等書。

  在王文華所創作的眾多作品中,代表作《甘工鳥》將民間代代流傳的愛情故事,以四句式歌謠形式重新演繹,朗朗上口,受到了很多讀者的喜愛。《黎族音樂史》以生動、精確的語言將黎族音樂文化的起源、發展和分佈特點都進行了追溯與總結。

  癡迷終生遺願未了

  在王文華短暫的45年職業生涯中,他的足跡踏遍了全島的黎村苗寨,走千家訪萬戶,靠著一個本子和一台錄音機,把上千首民歌蒐集整理成文字。

  大兒子王汗印象中的王文華,總是一副戴著眼鏡,扛著錄音機上路風塵僕僕的樣子。“父親每次出去采風歸來,總為蒐集到新的民歌而興奮不已,常常一回到家就把同事、學生們召集起來,唱新學來的曲調,講各種新蒐集的民間俗語笑話,逗得大家樂不可支。”

  “他脾氣謙和,從來不講究論資排輩,只要你對音樂感興趣,無論工人、農民,他都會把你當朋友。”黃照安,在上初二時自學製作木琴,因缺少琴弦無法製作完成,他鼓起勇氣向當時已經名聲在外的王文華寫信求助,王文華特意託人從上海帶回弦線送給這位15歲少年,從此兩人結下深厚友誼,成為忘年之交。

  黎族作曲家王兆京是王文華在海南省民族歌舞團的同事,曾多次與王文華下鄉巡迴演出和調研。當時鄉下條件簡陋,他們經常是帶著簡單的行李下鄉,到村莊夜晚演出如果趕不回縣城,就在野外駐紮,以天為被,以地為床。

  每到一個村莊,王文華都能與當地百姓打成一片,和村民們你一句我一句的對唱交流。每當采風時蒐集到新歌謠王文華就會興奮得徹夜不眠,忘我整理創作,有時甚至半夜爬起來,寫到天亮。“正是這種對音樂的執著癡迷,才讓他從一個小樂手錘煉成為黎族文化大家。”王兆京說。

  由於常年下鄉勞累成疾,王文華患有哮喘病和高血壓,儘管家人一再勸說讓他留家休息,但他仍堅持拖著病體下鄉。他一直有一個心願,就是將黎族民歌按照5大方言區進行蒐集整理,編纂成書,直至去世前一天,仍在為此文稿筆耕不綴。

  黃照安記得,在去世前一週,王文華還帶著文稿特意從五指山趕到保亭,和他交流關於黎族打柴舞的創作者來源,兩人同寢徹夜長談。“沒想到此次徹夜長談,竟成了最後一別!”

  2004年5月30日,王文華在五指山家中突發心肌梗塞去世,享年60歲。

  “音樂癡人”,是眾多親友對王文華一生的總結。他給世人留下的不僅是那上千首流傳民間的優秀音樂作品,還有為黎族音樂守護與傳承嘔心瀝血的赤子情懷。

  相關文章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