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簡體
·交通概況
·保亭縣農業概況
·保亭縣旅遊資源
·保亭寧遠高爾夫球會
·保亭經濟
·自然資源
·保亭人口
·行政區劃
·海南保亭兩鄉鎮獲批設立海峽兩岸民
·海南島台灣島保亭響水鎮手牽手
·台灣屏東縣獅子鄉參訪團到海南交流
·海南省保亭縣舉辦“軍民共建海峽兩
·海南島台灣島保亭響水鎮手牽手
·海南保亭縣響水鎮
·海南保亭縣三道鎮
·台灣原住民攜文化美食投資海南檳榔
·海南保亭檳榔谷將建台灣民俗文化館
·台資農業企業居於海南台資主導地位
·臺商林文定:為瓊臺農業合作搭建一
·海峽兩岸農業合作試驗區示範基地授
·海南台資農業企業創新發展情況淺析
·海南首個海峽兩岸交流示範基地項目
  當前位置>>保亭名人
海南保亭水賢小學教師王強王東35年堅守深山
2014-09-23 08:22:08    華夏經緯網

  每當山洪暴發,水賢小學王東(前)、王強兩位老師背一批又一批孩子過河。海南日報記者 蘇建強 攝

  一場颱風過後,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縣什玲鎮八村鄉的山嶺四處塌方,山洪水傾瀉而下,八村鄉下轄的抄賽村水賢村民小組,雖位處山頂,村堛漱p河水卻蹭蹭上漲。

  12月4日清晨,跟往常一樣,水賢小學教師王東和王強用粗鐵錐子敲響了校門前的大鐵槽,上課的鐘聲穿過薄霧,透著滄桑。15分鐘後,對面山嶺什東苗寨的孩子們嘰嘰喳喳跑下來,王強和王東已等在了河邊,點點人數,背起一個個“小不點”趟水過河。

  他們是水賢小學僅有的兩名老教師,在山堭衩恁A背娃娃過河,從青年到白髮,這一背,轉眼30多年。

35年的鐘聲  敲響了山寨的希望

  每天清晨6點半、中午11點、下午2點、5點,王強都會敲鐵槽叫醒兩村的孩子。

  王強王東是堂兄弟,也是自小聽著水賢小學首任教師卓育民敲鐵鍋的鐘聲長大。1960年代,學校孩子多,教師少,卓老師背稻穀滿身是泥來學校的模樣,兩個孩子一輩子忘不掉。

  水賢小學是保亭七仙嶺後山直伸進山嶺23公里處的山頂小學,貧窮、閉塞。60年代,王東和王強就是在支教老師卓育民的手下完成了小學啟蒙教育,考上了什嶺中學,高中畢業。

  生產大隊把王強留在了鎮信用社,1978年,八村鄉小教導梁明煥領著水賢什東的孩子找到了他,“你們卓老師上年紀沒法教書了,水賢小學一個老師都沒有,快散了,能不能回去當老師,全看你。”

  這個已走出了大山的小夥子,一看到可憐的孩子,眼睛就濕了,他默默地說了句“老師,我會把你的事幹下去!”就跟大隊打了報告,背著鋪蓋鏗鏗地搬回村去。

  王強第一次上“複式班”的課很“熱鬧”,在一個教室堙A他先教一年級,再教二年級,孩子有的說黎話,有的說苗語,而他用海南話教普通話的語文,急得滿頭大汗,人生的第一堂課,讓他知道了男人帶孩子是多麼不容易。

  王強第一次領工資12塊5毛,外加50斤稻穀,他興奮地跑下山去,給學生買了練習本,孩子樂得像拿著寶貝似的,5年後,他把當時那股子幸福告訴了王東,說“回學校來幫幫我吧,就算不為我,為這些孩子……”

  聽了這話,王東義無反顧地從八村農場三隊回到了水賢村,當起了老師,而他教書的心願,不光是為了上一輩的師生情,更多的是山堛漱H惦記自己的孩子,要帶著孩子闖出大山的一股心勁。

割茅草編竹蓆  黎苗鄉親注入堅守的動力

  於是,兄弟倆酸甜苦辣的教書生涯,也在鐘聲媔}啟了。

  1980年代,每學期開學,鄉親就像過“三月三”,帶著孩子來報名交學費,這學費埵酗@半是毛票子,還有一半沒錢交,用稻穀頂。王強王東每次分頭行動,一人拿錢去縣城媔R書,另一人去把收來的稻穀換成毛票。

  八村鄉到水賢的土路沒建好前,23年的時間堙A王強靠挑扁擔,把100斤的課本從縣城挑回村。大山堳B水多,小小的一場雨就會引下山洪水,山嶺滾下的石頭裹著泥漿,倒下的大樹攔住了去路,一路上,王強靠的是從小練就的好跟腱、好水性,他經抄賽村、石帶村,何留嶺,回到水賢共跨過7道山嶺,趟過兩條河流。

  有一學期挑擔子到水賢河時,山洪水已漲到了2米深,洪流讓人望而生畏。“書過不了河,可我得回去給孩子上課呀!”王強心堳璊F,砍下芭蕉葉包裹好書本藏在樹下,然後跑到100多米河流上游跳下水,順流衝下,在河口有樹藤的地方一把抓住,撐著身體遊過河去。過兩三天水退了,王強再回來把書挑走。

  這樣的日子,王強記不清有過多少次。而他每次從外頭回來,顧不得脫掉濕漉漉的衣裳,第一件事要進教室點點學生人數,誰家孩子因為下雨或洪水沒來,他要去家訪,緊繃的心才放得下來。

  王東也沒閒過,過去茅草房的教室堙A課桌椅都是他的“發明創造”。教室是紅泥地,他找了兩根木樁削尖了頭,幾錘子釘下去,上面搭起木板,課桌做好了;到山堿憭U兩根丫型的木棍當椅子腿,再把木板鑽兩個洞敲上去,榫卯結構的小板凳也完成了。

  鄉親們心媟P激兩兄弟,風雨天茅草房的教室被吹破了,村民會自發上山砍竹子,家家戶戶分任務,編竹蓆補晼C有一次,王東回到家,發現自家床上也多了鄉親偷偷給編的新竹蓆,他哽著喉嚨,淚忍不住掉下來。

  兄弟倆一輩子沒怎麼走出過大山,去年11月有生以來第一次輪著出了島,去了武漢,看到湖北省會小學的教學條件,王強笑著自嘲說,“就像青蛙跳出了井。”

  30多年來,兄弟倆的同學有的當了副縣長,有的當了縣教育局長,要是開開口,很容易到山外謀個好學校、好職位,可是,兩兄弟一被問到這問題就會反問到,“要是走了,山堛澈臚l誰來教?娃娃們的前程誰管?”

  大山媥仃畯]族孩子們的笑臉已化成了兄弟倆生命的心弦,他們捨不得這裡,多少艱辛釀成的快樂與幸福,都融在了這半畝校園。

背孩子過河  貧窮的大山充滿愛的力量

  記者去的這天下午,王強正教二年級語文,他讓孩子們認真跟他念:“人心齊,泰山移,人多計謀廣……”而在隔壁,王東正給學前班的7個小朋友上數學課,一年級學生王佳怡光腳丫跑進來問問題,“老師,14的後邊是幾?”

  時至今天,王東王強帶的仍是“複式班”,學校三個班26個孩子,2位老師排不開,每天就必有一堂課是先到一個年級教20分鐘,再中途到另一年級去教剩下的20分鐘,輪流反復。

  王東盼了好幾年了,“要能多個老師該多好!三個年級可以分開上,而我們,再有5年也能安心退休了。”可兄弟倆心堛器D,30年來,支教老師來過幾個,最長的沒超過1年,為這事,王強後來堅定地說,“要是沒新老師,鄉親不嫌棄,我們就一直教下去……”

  35年來,兄弟倆教過的學生有500多個,在水賢什東兩村,不少家庭,一家人都是兄弟倆的學生。梁慶國梁美艷夫妻是王強的學生,他們的一對兒女雄微、雲霄也是王強的學生,梁慶國,這個老師背過的大男孩,如今是什東村民小組副組長,帶著農民墾橡膠、種檳榔,為鄉村帶來了力量與活力。

  54歲的梁仁英說他也是王老師的學生,開始嚇了人一跳,“我參加過王老師在小學辦的‘掃盲班’啊!”

  苗族學生盆美金的外公梁文清操著不順口的普通話說,“幾十年吶,他們真的辛苦啊……”

  去年,水賢小學磚瓦房改建成了水泥樓,王強和孩子們暢想過,他們不需要有電腦、投影儀,他們的願望是能有皮球和跳繩,這樣不用每堂體育課只練齊步走,而更為重要的,孩子們都嚷著要買一面國旗,他們多麼想能有一次難忘的升旗儀式。

  放學的鐘聲響了,學生們撒丫子跑出了教室,來到河邊,王強王東又背起了孩子,拄著木棍,趟過沒膝的河。

  起伏的山巒映著兄弟倆溫暖的背影,30多年了,他們的步履已愈發蹣跚。送完孩子,他們穿過稻田,漸走漸遠,變成白點,最終消失在蒼茫的夜晚。

  兄弟倆背不起大山,可還能有誰比他們更能背得起山堛漣き!(記者 杜穎 通訊員 林寶)

來源: 海南日報

  相關文章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