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建制沿革
·歷史文化
·自然地理
·礦產資源
·行政區劃
·交通概況
·科技成果
·經濟發展
·城市名片
·民俗民風
·北湖區
·蘇仙區
·資興市
·桂陽縣
·宜章縣
·永興縣
·嘉禾縣
·臨武縣
·汝城縣
·桂東縣
·關於公開派駐紀檢組舉報方
·湖南省郴州市台灣工作辦公
·更廣闊創業空間 大陸放寬
·大陸居民與台灣居民婚姻登
·台灣香港澳門居民在內地就
·關於台灣同胞專利申請的若
·大陸高校免試招收臺生條件
·臺胞子女就讀大陸中小學和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涉臺
·郴州格蘭博科技有限公司
·郴豐鞋業(郴州)有限公司
·有君婚紗廠
·永興縣元泰應用材料有限公
·郴州萬旭電子元件有限公司
·郴州駿興鞋業有限公司簡介
·郴州捷勝複合材料有限公司
·關於進一步加快承接產業轉
·關於支援郴州市承接產業轉
·關於印發郴州市加快承接產
·湖南投資程式
·湖南招商引資政策
·湖南省人民政府關於促進臺
·湖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
 
當前位置>>文化郴州
獨具特色的桂陽崑曲文化
2015-12-14 16:16:38    華夏經緯網

圖片來源:芒果廣播網

  2006年8月,桂陽崑曲列入省第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產。2008年6月,桂陽崑曲列入全國第二批非物質文化遺產。桂陽縣湘劇團作曲家唐秋明告訴筆者,該團正在整理編排經典大型古裝昆劇《一天太守》,參加第九屆全國映山紅戲劇節匯演。

  桂陽崑曲源於蘇昆。

  昆戲原稱昆山腔,簡稱昆腔,也叫“昆劇”。元末明初,起源於江蘇蘇州昆山一帶,後稱崑曲。明代萬曆年間,昆劇以蘇州為中心,向外拓展,流佈大江南北,先後產生蘇昆、北昆、湘昆。據《湖南地方戲劇志》記載:湘昆,也叫桂陽崑曲,桂陽就是湘昆的發祥地。據專家考證,明萬曆年間,江浙一帶演唱崑曲的戲班從安徽、江西一帶進入湖南,主要的據點先是在長沙、武陵(常德),沿湘江南下,穿過衡陽到桂陽、郴州。明初桂陽為府,後為州,隸屬衡山府,因此,桂陽崑曲與衡陽的崑曲一脈相承。蘇昆傳到桂陽之後,與桂陽的文化相融合,逐漸形成桂陽崑曲。在明朝中期,到桂陽為官的江浙人,也對桂陽崑曲起了推動作用。據記載,桂陽城內城隍廟(已毀)建於明洪武二年(1369年)二月,明萬曆時重修,每逢古曆八月十三日城隍誕辰,要舉行盛大祭祀活動。徐開禧,江蘇蘇州昆山人。他在桂陽為官時,每逢城隍誕辰時,就邀請昆山戲班唱大戲半個月。在現存的民間宗祠碑上,也見有崑曲戲班演出的記載。桂陽古樓鄉何家村建於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的《重修公庭碑》記有“演劇”,就是指演崑曲。據1989年桂陽文化普查,在全縣現存的483個戲臺上,發現有不少地方的戲臺留下了記有當時演出的昆班達28個。其中八個戲臺記有9個昆班的11次演出,時間達46天,上演 141個昆劇劇目。可見當年崑曲在桂陽的演出十分盛行。

  蘇昆傳入桂陽,紮根於民間。據彭德馨、陳乾龍等人考證,崑曲在桂陽傳承發展主要有五個原因:一是崑曲的吸引力。崑曲高雅,吸引群眾。由於崑曲內容健康,表演細膩,動作優美,受群眾歡迎,也受官方欣賞。崑曲進入桂陽後,從道白到唱腔,從伴奏到表演,貼近群眾和生活,開始融于桂陽地方文化,變成桂陽本土化了,很受百姓的歡迎。二是桂陽的財力。農商發展,經濟支援。桂陽地處湘南要地,農商發展,經濟狀況都比周邊好。本家有錢能組班演出,村埵鹵便請班子唱戲。三是官方的倡導力。明朝中期,桂陽有幾位知州是江浙人士。他們請藝人到桂陽傳授崑曲,全力倡導崑曲在桂陽的發展。四是陳士傑的助力。陳士傑,字仲清,今桂陽泗洲鄉人。清同治年間,他任江蘇按察使回鄉時,多次請江浙藝人到桂陽傳藝。五是戲臺的拓展力。因為崑曲對演出場所要求較高,要有大的臺子,臺面要有張力。當時的桂陽人十分喜愛崑曲,富豪願意出資,群眾樂於捐款建戲臺,幾乎是“一倡百應”的局面。聚居較大的村子都建有戲臺。戲臺的興建,為崑曲演出提供了良好的場所。因此,戲臺傳承著崑曲文化。

  昆劇傳入桂陽後,藝人吸收桂陽地方風俗民情與之相結合,使昆劇具有濃厚的桂陽鄉土氣息。蘇昆吐字行腔,上聲字出口宜低,曲調舒徐婉轉,有“水磨腔”之稱,演變的桂陽崑曲上聲字出口高唱,音調高、清、亮,字腔之間與地方語言吻合貼切,顯得高亢質樸。同時受高腔影響,滾白加襯,節奏嚴謹,有時連說帶唱,近似朗誦。伴奏樂器,以曲笛為主,武打戲均伴以大鑼大鼓,文戲用低音小鑼,大過場吹嗩吶,小過場奏曲笛,伴以絲弦,極富桂陽民間風味。舞臺道白不用吳語,用桂陽官話。因此,桂陽崑曲表演時既粗獷豪放,又不失優美細緻的傳統風格。桂陽昆班的前輩藝人,還善於從人民生活的土壤中吸取營養,逐漸形成了桂陽地方特色。如蘇昆《十五貫》中婁阿鼠殺人的兇器是斧頭;在《訪鼠測字》中,婁阿鼠手中玩的是骰子。而桂陽崑曲《十五貫》的婁阿鼠殺人的兇器改用當地屠夫殺豬賣肉的尖刀;《訪鼠測字》中婁阿鼠手堛悸漪O桂陽盛行一時的字牌。名旦張宏開,桂陽敖泉人。他擅演《漁家樂·藏舟》,飾漁女鄔飛霞,唱做到家,表演細緻,登場時用桂陽官話唱一支《山坡羊》曲子,啟口開腔就使舞台下觀眾寂然無聲。《藏舟》原為蕩漿,張宏開根據舂陵江水流急險灘多的特點,改用長篙,篙的撐、點、弓、伸,船的進、退、轉,運用得靈活而巧妙。他一個撐船舞姿,身子拱得像一張彎弓,臀部翹起一扭一擺,群眾評他“一篙抵得八百吊”(八百串錢)。可見桂陽崑曲的表演,不離桂陽鄉土氣息,深為群眾喜愛。

  早期,江蘇昆班到桂陽演出,漸漸有不少人跟班學藝。久而久之,桂陽人自己帶徒組班演出。明清以來,前後組成的昆班社團也有不少。現只能從宗祠戲臺的碑文、壁題及部分文史資料中去探尋。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桂陽集秀班在廣州梨園會館演出。清咸豐年(1854年)九月初,福慶園在太和鎮大溪頭戲臺演出15天,上演65個劇目。清光緒十六年(1890年)十一月初八,新文秀班在流峰鎮松市戲臺演出9天,上演28個崑曲劇目等等,這些記載是見證了桂陽崑曲戲班演出活動的縮影。根據彭德馨、陳乾龍等人考證,僅從清代的桂陽八個民間宗祠戲臺上就發現留有壁題上演劇目146個,其中不同劇目有119個。僅此一點,足見桂陽崑曲往日的繁榮。古戲臺前與後臺間隔的板壁,除有“出將”、“入相”的匾題外,兩側臺柱均有對聯。筆者僅錄兩座戲臺為例:

  東山廖家戲臺:

  詳冰孝蘇雪忠歷自折不撓熱情演出男兒事;

  遠人來近者說諳八音以鳴兵氣銷為日月光。

  下村戲臺:

  合百代之笙簧鼓瑟或清或濁聞人尤宜領趣;

  仰韆鞦之善惡忠奸可懲可法睹者著意會參。

  桂陽崑曲在長期的演出實踐中,產生了許多名角。目前有據可查的人物,在清朝末年:老生有劉翠紅、梁秦松;旦角有劉翠美;老旦有雷鼎秀;小生有周流才;凈角有雷鼎堂、鄭光福;丑角有李金富。國民時間:老生有謝金玉、劉明亮;小生有劉鼎成、侯文彩、匡昇平、蕭文峰;旦角有張宏開、馬賽宏、彭升蘭;凈角有蔣玉昆、蕭文雄、李升豪;丑角有侯文保、李子金、侯祖祥等。他們在表演藝術上功底深厚,造詣不凡,不少藝人文武兼長,讓人嘆絕。名角小生周流才飾呂布一表英俊,很有虎將威風;他扮演《琴挑偷詩》的潘必正則儒雅瀟灑,很有風流才子氣質。他的徒弟劉鼎成也是一個文武兼長的著名小生,他在《見娘》飾王十朋則志誠樸實;在《牡丹亭》飾柳夢梅則儒雅莊重;在《喬醋》飾潘岳則風趣橫生;在《誘襦記》飾鄭元和則感情細膩。凈角蕭文雄,扮演《八義記》的屠岸賈,善於一些特技動作,把人物演得生動逼真。劉翠美六十三歲,飾演《連環記》中的貂嬋,輕盈款步,嬌羞自若;他與周流才合演《琴挑》,兩人嗓音甜美,如一梧雙鳳,和鳴鏗鏘,至今傳為佳話。

  清末至民國幾十年,昆劇在全國走向衰落。桂陽昆班由於家底雄厚,藝術精湛,崑曲又深深地植根於人民群眾之中。因此,桂陽崑曲一直笛管不斷。新中國成立後,桂陽湘劇團于1951年成立。為了滿足群眾的需要,劇團聘請著名藝人蕭雲鋒、匡昇平等人參加演出。在“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文藝方針指引下,桂陽湘劇團積極發掘崑曲劇目。該團整理演出《藏舟刺梁》、《打碑殺廟》、《俠代刺梁》成為省地獲獎劇目。《忠烈恨》、《上瓦崗》在長沙演出,受到文化部門領導、專家的重視和廣大群眾的讚譽。1956年,在長沙舉行的戲劇工作座談會上,戲劇大師梅蘭芳、著名劇作家田漢、省人大代表程一中(桂陽人)及省地文化部門積極支援發掘桂陽崑曲。田漢同志讚揚桂陽崑曲是“山窩堶艇X個金鳳凰”。後來,兩位知名劇作家陳維國、彭德馨合寫的新編大型古裝昆劇《一天太守》被中央新聞電影製片廠拍成電影《瘋秀才斷案》轟動一時。

作者:雷曉明    來源:郴州日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