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衡臺往來 | 衡陽視窗 | 投資動態 | 招商政策 | 工業園區 | 辦事指南 | 權益保障 繁體 簡體
·社會發展
·經濟概述
·衡陽簡史
·行政區劃
·風景名勝
·各縣市區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衡陽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關於向台灣居民開放部分專業技術
·台灣居民申請來往大陸簽注材料
·大陸居民應邀赴臺
·台灣居民就讀大陸高校
·大陸居民因私赴臺
·五年期台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申
·大陸居民因私赴臺
  當前位置:首頁>>>文化風情

衡陽話

2014-03-06 12:39:46    華夏經緯網

  衡陽方言在湘語中的地位十分重要,我們通過了解衡陽方言形容詞的組合特點和句法功能,在方言與普通話的比較中,認識衡陽方言形容詞的語言事實和語言規律。  

  一、關於衡陽方言的研究   

  衡陽因地處南嶽衡山的南面而得名,它位於湖南省中南部,湘江中游,地處東經111°32′16〃∼113°16′32〃。北緯26°07′05〃∼27°28′24〃,地勢從西南向東北傾斜,除部分山地海拔1000米以上外,大部分為崗巒起伏的丘陵地,總面積1,531萬平方公里,林地面積894,18萬畝,森林覆蓋率達42,44%,湘江縱貫全境,納祁水、春陵水、耒水、蒸水、沫水等一級支流水21條。衡陽是湘南的中心,向來與省會長沙和西北部的常德在地理位置上和經濟文化上互成鼎足之勢。    


  衡陽人使用的方言,主要有湘語和贛語,邳耒陽話、常寧話屬贛語區,其他屬湘語區。其中祁東話屬婁邵片,市區、衡南縣、衡山縣、衡東縣屬長益片。作為長益片,其主要特徵是古全濁聲母基本清化,逢古全濁塞音塞擦音聲母不論平仄都不送氣,雖然同屬長益片,衡山、衡東話在語音上與市區、衡陽、衡南話不同,一般人所說的衡陽話,指的是以衡陽城區為中心的包括衡陽縣和衡南縣在內的方言,這也是我們主要研究的衡陽方言。  

  衡陽方言在湘語中的地位是十分重要的。對衡陽方言的研究論著,最早有李永明的《衡陽方言》(1986),這部專著對衡陽方言的語音、詞彙、語法三個方面都進行了論述,語音部分從各個方面進行細緻分析,在語音變化方面提出音素和音節的同化、增加、縮減等現象;在比較音韻方面,從衡陽話出發同古音、北京話比較,又反過來從古音、北京話出發同衡陽話比較。詞彙部分蒐集了不少方言特殊詞語,使詞彙本身就如同一部方言小詞典。語法部分沒有作全面系統的論述,但充分注意到了方言語法特點,在和普通話作比較中,主要從詞法、名法、虛詞和部分實詞的用法三大部分來分析。對衡陽方言進行專門的語法研究,主要有彭蘭玉的《衡陽方言語法研究》(2002)。其論著主要探討衡陽方言的語法特點,其主要內容有二個方面:一是共時語法系統的描寫,包括語綴、狀態詞、代詞、介詞、語氣詞、體貌表達、程度表達、疑問句等。這些描寫反映出衡陽方言語法系統中詞類、句法等方面的基本特點。二是歷時和共時的比較研究,主要從語言發展的角度,通過與漢語史料以及其他相關方言的縱橫比較,來認識語言事實,反映了衡陽方言受周邊方言的影響以及它本身的發展和創新。  

  二、衡陽話發音系統   

  和普通話不同,衡陽話發音較為複雜。在衡陽話發音系統堙A它有6個聲調、19個聲母、39個韻母,比起普通話的4個聲調、23個聲母、 24個韻母,除了聲母少之外,其他都多的多。這就導致衡陽話非常的生動,所以外地人聽懂衡陽話不容易,學衡陽話更不容易。  

  一聲調   

  衡陽話的6個聲調:陰平,陽平,上聲,陰去,陽去,入聲。

  二聲母   

  衡陽話一共有19個聲母,包括零聲母在內。採用的是IPA國際音標表示法,請不要按照中文拼音方案中拉丁字母的發音去生搬硬套,否則容易弄巧成拙。聲母右邊漢字的發音以衡陽話為準。

  三韻母   

  衡陽話有37個韻母,包括自成音節的鼻韻母在內。自成音節的有[n̩],只有一個字“嗯”;自成音節[m̩]也只有一個字,即“姆媽”中的“姆”。  

  三、衡陽話詞類系統   

  同現代漢語普通話一樣,在衡陽話詞類系統中,形容詞是較為活躍的一類詞。我們知道,形容詞的主要句法功能是作謂語和定語,但它也可以充當句中的任一成分,謂語、定語、狀語、補語、主語、賓語位置都可出現形容詞。我們從形容詞的句法功能角度出發,將形容詞分為性質形容詞、狀態形容詞二大類,比較衡陽方言形容詞與現代漢語普通話形容詞的區別,有助於加深對衡陽話語言事實和語言規律的認識。

  (一)性質形容詞的差異性  

  衡陽話性質形容詞的組合特點與句法功能 衡陽話性質形容詞的基本組合特點是:點能前加“很”、“蠻”、“特”等表示程度;點能前加“不”表示否定。單音節性質形容詞如:“活(機靈)、倯(庸愚)、懶、蠢、痞、妖(指女性作風不正派)、吊(頑皮)、惡、車(風騷)、怪、壯、朦濮糊)”等等,雙音節性質形容詞如:“歪孽(調皮)、饜氣(貪婪)、辣毒、穩當、暖烘(暖和)、打眼(顯眼)、活趟、麻溜(利索)、拐場(糟糕)、嶄勁(刻苦)、神棒(有精神)、包相(人長得好看)、划得來(合算)”等等。 衡陽話性質形容詞同現代漢語普通話一樣,幾乎能充當所有的句法成分,但其主要的句法功能是作定語和謂語。書面語大量使用修飾語,所以形容詞被廣泛作為定語;在口語中,因為句子簡單,很少用修飾語,所以形容詞主要的句法功能是做謂語。 

  點、後附式的表達形式   

  普通話前加的“很”,可以用“得”提到謂詞後,作為後附成分,如:“好得很、壞得很、大得很、小得很”,幾乎所有的性質形容詞都可以這樣。單音節可以這樣,雙音節也可以。如:“清楚得很、幹巴得很、肥胖得很、彎曲得很、正直得很、公道得很、正派得很、狡猾得很、空洞得很”,衡陽話也可以這樣說,但這種說法極少,是方言引進和融合了普通話或外區詞語。   普通話的單音節性質形容詞,其形象化或具有性質特徵的修飾語,除前頭加上程度副詞“很”、“極”、“最”、“特”、“更”、“稍”、“略”、“多”、“多麼”、“比較”、“相當”、“非常”等等組成偏正結構片語之外,還可以後附。如:“光溜溜、光禿禿、香噴噴、冷冰冰、瘦丁丁、紅艷艷、黃橙橙、灰濛濛、綠油油、熱辣辣、靜悄悄、空蕩蕩、深幽幽、輕飄飄、慢騰騰、軟綿綿、濕漉漉、亂糟糟、肥胖胖、惡狠狠”等,這些都是不用“得”帶起,而直接後附的。象這種情況,衡陽土話是沒有的。如果有,是受外來影響,把普通話或其他方言區的詞語引進來,不是本地詞彙。  

  點、“副詞前加式”的表達形式   

  衡陽話有不少單音節性質形容詞,可以加上多種多樣的副詞性前加成分,成為偏正結構片語,這和普通話無異。如: 好:蠻好,猛好,最好,特好,壞:好壞蠻壞,很壞,最壞,特壞,難:好難,蠻難,很難,最難,特難,易:易得但“易”一般只說“易得”,即相當於普通話的“容易”,而不說“好易”、“很易”、“最易”、“特易”等等。這些偏正結構片語,儘管所用的副詞性前加成分不盡相同,但語法結構和普通話是一樣的。  


  (二)狀態形容詞差異性

  1、衡陽話狀態形容詞的組合特點及句法功能 狀態形容詞的組合特點與性質形容詞相比較而言,有三個方面的區別:點不能前加“很”,如:不說“很鐵緊、很皺巴巴”;點不能與“不”組合,如:不說“不雪白、不妖塈祚臐芋F點與名片語合時一般都要加“咯”相當於普通話中“的”),少數的可以不加“咯”,如“鐵緊咯手”、“寶媊_氣咯人”。   

  衡陽話狀態形容詞形式上按構成音節的多少,可以分為BA式、AABB式、ABB式、AXAY式等。它們的句法功能不盡相同。BA式如:鐵緊、梆老、雪白、共黃、親甜、拍抱、繃緊等,其句法功能總的來說有:可進行ABAB式重疊;不受程度副詞修飾;除“飛快”等外,大部分不能作狀語;必須加“咯”才能作定語;重疊式加“咯”可以作謂語,原形可以在主謂謂語句中作小謂語。AABB式如:臭臭刮刮、勒勒刮刮、偷偷摸摸等,其句法功能與“形容詞+詞綴”式狀態形容詞相同:不受程度副詞修飾;必須加“咯”才能作定語、謂語和狀語。ABB式如:皺巴巴、苦滴滴、辣唆唆等,其句法功能是多樣的,但不論作什麼成分它後面都必須出現“咯”,相當於普通話的“的”或“地”。BBA式:拍拍滿、墨墨黑、雪雪白等,其句法功能在於作謂語、補語,但不能象BA那樣做定語。AXAY式如:蠢媊灡臐B妖塈祚臐B寶媊_氣等。其句法功能是:可以自由地作謂語;加“咯”作定語,只能修飾“樣子”;很少作補語,作補語時表示變化結果;還可以作“有點”的賓語。

  2、狀態形容詞結構意義的差異性  

  在衡陽話狀態形容詞的四種形式中,我們發現,BA式狀態形容詞是其中最主要的一種,與普通話在結構意義上有很大的不同,我們可以通過BA式第一音節的不同語素來進行普通話與方言之間的比較。   

  點第一音節是可獨立的名詞性語素   

  如:筆直、雪白、秧嫩、冰冷、板釅、墨黑等。   

  象這一類詞,普通話堣]有一些。如:蠟黃、雪白、冰冷、冰涼。但普通話的這些詞和衡陽話這一類詞有很大的差別,一個最根本的不同是,普通話的這些形容詞雖也含有某些“很”的意思,但主要側重於形象化和性質特徵方面,有的第一音節就完沒有“很”的意思;而衡陽話這類形容詞的第一音節,不管是否具有形象性和性質特徵,都含有“很”的意思,而且主要側重於“很”的意思。儘管兩者有些詞字面完全相同,如“筆直”、“雪白”、“冰冷”,說起來含義完全一致,但衡陽話這些詞第二個音節極少單說,除非在“直不直?”“白不白?”的格式堙A一般都和別的詞素結合在一起說。  

  點、第一音節是形容詞性的語素   如:寡綠、精酸、死懶、焦幹、癟淡、淒臭等。   

  這類詞普通話也有。如:死硬、碧綠、悶熱、緋紅、清涼等。普通話這些詞,除了“死硬”是偏正結構外,其餘均可看成並列結構的雙音節詞。因為“緋”也是“紅”,“碧”也是“綠”,象“悶熱”、“清涼”這類詞,它們所表達的,已經不光是“熱”、“涼”或“很熱”、“很涼”的意思了。而衡陽話這類形容詞則均為偏正結構,且第一音節含有“很”的意思。   

  點、第一音節是動詞性的語素   

  如:飛惡、通亮、繃脆、拉扁、噴香、包粉等。   

  這類詞普通話也有。如:透亮、刺痛、逼真、趕快等。普通話的這些詞第一音節多半是本義或引申意義,沒有虛化。而衡陽話中這類形容詞顯然不是動賓關係,而是偏正結構,不能擴展,第一音節不管能否獨立,基本都已虛化。  

  總的來說,衡陽話BA式狀態形容詞中的第一個音節,除了那些有色、香、味或具體形象、性質特徵者,其餘象“飛紅”的“飛”,“寡綠”的“寡”,“拉扁”的“拉”,“裊清”的“裊”,“死澀”的“死”,“稀亂”的“稀”,“繃硬”的“繃”,“瞇癢”的“瞇”,“撈松”的“撈”,“癟淡”的“癟”,“淒臭”的“淒”,“包粉”的“包”,“拍滿”的“拍”……等等,都已虛化了,已不具備它本來的意義,而只表示一個“很”的意思,真可謂是琳瑯滿目,品類繁多了。但這些都表示“很”義的字,是不可以跟普通話中的“很”字一樣,隨便與什麼形容詞搭配的,衡陽話中這些字誰跟誰搭配,都是受習慣規定的,不能亂套。如我們可以說“寡綠”、“寡藍”,但不能說“寡青”,“青”只能說“裊青”。   

  四、結語   

  方言與普通話的差異反映了語言的多樣性,我國語言(或語言文化)的多樣性需要漢語以及各少數民族語言、普通話、各漢語方言的共同參與,和諧發展。衡陽方言作為漢語方言的一個組成部分,其語言形式豐富多彩,是衡陽地域文化的基礎和重要載體,從形容詞角度看普通話與衡陽話的差異性,只是我們對衡陽話的一個單點性研究,如何從自身語言發展、語言融合和語言使用等方面來認識衡陽話,值得我們深入研究和探討。

衡陽市臺辦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