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交流名片:鄧州台灣村
·南陽市涉台資源
·鄧州"台灣村"村民獲贈"家書"
·台灣少數民族長老頭目與河南"台灣村"村民共度中
·從南陽到阿里山--臺商為河南鄧州村民尋親側記
·台灣原住民在鄧州祭祖
·血緣難斷“台灣村”(組圖)
·台灣村陳氏家族族長
·鄧州“台灣村”的故事
·產業佈局及南陽招商引資項目庫
·南陽招商優惠政策
·南陽資源及交通優勢
·南陽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
·南陽新區
·南陽鴨河工區
·官莊工區
·台灣產業園
·南陽臺商投資區
·中國首家科技綜合示範縣——唐河
·中國第一個“科教興村”計劃試點
·亞洲最大的沼氣城
·中國“辛夷之鄉”——南召縣
·中國“柞蠶之鄉”——南召縣
·“中國名特優經濟林——獼猴桃之
·“中國名優特經濟林——山茱萸生
·中國“玉雕之鄉” ——鎮平縣
·中國“地毯之鄉”——鎮平縣
·河南省最大的天然中藥材庫——西
·中國“月季之鄉”——臥龍區石橋
·河南省最大的網箱養魚基地——南
·中國“第一辣椒城”——淅川縣香
·中國最大的香菇市場——西峽縣雙
·河南省最大的“三粉”生產基地—
·中原最大的無公害蔬菜基地——新
·中國唯一的地市級科技興林示範市
·河南省人口最多、面積最大的地級
·創世界吉尼斯紀錄的水牛角席
·中國五大良種黃牛之一——南陽黃
·世界罕見的彩色小麥
·亞洲四大石墨礦床之一——西峽縣
·河南省最大的音樂噴泉——南陽解
  當前位置>>圖看南陽
吳埡石頭村
2012-09-13 15:00:09     華夏經緯網

  吳埡石頭村(wuyashitoucun)

  吳埡石頭村是當今中國南方少數民族地區亦不多見的石頭房村落傳統民居建築群、宛西一處嶄新奇特的民俗文化旅遊資源。國家教育部正部督學傅永和、清華大學教授武祥村,結伴考察石頭村後,欣然題詞:石石有情,生生不息。華中科技大學萬敏教授稱其是:新石器時代遺風保留地。全國著名旅遊專家、南陽市政府經濟顧問楊乃濟評價為:中原地區罕見的石頭古民居標本。著名作家周同賓在南陽日報發表的名篇《相見恨晚吳埡村》中,說道:“蚌病成珠,艱苦的勞動創造了生動的藝術。不屈不撓的村民們,無意中創造了一座活生生的博物館”;河南日報發表的《乾隆時代的石頭村》中,作詩一首“漫步石頭村,依稀見古人,西風落照堙A光景足銷魂”。中央、香港、省市等各大媒體競相來報道,中央電視臺的《走遍中國》、《每日農經》等欄目以及香港鳳凰衛視、河南省《中原列傳·文化河南》都予以報道,電視劇《瓜兒·滕兒·根兒》、《內鄉縣衙》、《小鼓大戲》的拍攝都以此為背景。

  吳埡石頭村是內鄉縣岞曲鄉王井村的一個自然村,屬長江流域漢水上游白河水系,為亞熱帶濕潤地區,闊葉林、落葉林植被覆蓋率達80%,海拔360米,空氣濕潤,氣候溫和。距內鄉縣城6公里,省道豫52線1公里,內鄧高速內鄉西站3公里,南水北調中線工程丹江口渠首20公里。

  據現存吳埡村東的咸豐二年《始祖吳公迪元之墓碑》記載,吳氏家祖原籍為內鄉縣城西側的湍東龍頭村堰坡組,乾隆八年(西元1743年)遷居至此。吳埡村古建築面積5620平方米,保存較為完整的石頭建築群93座,現存房屋200余間,傳統建築80%以上保存完好。村落周邊森林茂密,古藤老樹遮天蔽日,走進其中,就會發現這裡是石頭的世界,所有的建築都離不開石頭,奇石、石器隨處可見,人與自然和諧共處。保存形態完整的、風貌原始古樸的歷史街巷7條,古墓地2處,石碑13通(清代8通、民國5通),百年古樹9棵(500年黃楝樹、300年三叉古柏樹和200年金桂樹等),農耕實物、民俗用品特別是石器具數以千計,新時期時代的遺風猶存,是中國傳統民居群落的代表。

  2005年,岞曲鄉政府確定了石頭村的保護範圍,禁止當地居民在保護區拆舊建新,破壞原貌,損壞石頭器具,倒賣文物;禁止開山挖礦、取石;並封山育林,不允許破壞一草一木,保護生態植被。2006年,內鄉縣政府又下文明確規定:吳埡清代民居保護區南起老虎嶺,北至石人山麓,東跨馬鞍山坳,西至棋盤山。東西長1206米,南北寬758米,總面積約1平方公里。保護範圍含古村落、古巷道、石頭器具、古樹名木、石梯田、碑林石刻。控制範圍由保護範圍向外擴500米。縣、級兩級的共同努力,使石頭村保持著古樸的本色。

  2006年6月,吳埡石頭村被命名為“河南省文物保護單位”;2007年9月,被河南省列為“首批古代暨近代民間建築保護名錄”;2008年3月,被評為“河南省民間文化遺產”;2009年9月,南陽市領導馮曉仙、內鄉縣領導全新明親自進村入戶、調研座談,極力推介宣傳,同年的10月31日,經申報、抽選、票決、考評等環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中國國土經濟學會評為“第二屆中國景觀村落”,河南省僅此一家;2010年,被省政府公佈為“河南省第四批歷史文化名村”。

  吳埡是原始的。吳埡清代民居自乾隆八年由吳氏始祖吳迪元創建以來,已有270年的歷史。因全是吳姓人居住在石埡上,故得名吳埡。由於條件艱苦,期間,吳氏族人充分發揮聰明才智和偉大創造,以石灰岩、水泥灰岩、白雲岩為基本材料,順應自然,依山而建,隨地形和功能的需要,靈活佈局,高低錯落。有的視山坡的陡緩,分層築臺,在臺地上建房;有的在地面不等高的空間,採取屋頂等高而地面不等高的辦法建房;有的乾脆後椈a陡峭崖壁,三邊以石頭砌晼A以擴大使用空間。石頭房平面佈局依天井的大小呈“凹、日、目”字形三種;大多為院落式的三合院,也有兩進院、三進院的。堂屋、臥室、廚房、畜圈、貯藏間等功能不同的空間各有分隔。石頭房大多用木構架承受屋頂及閣樓的荷栽(也有全為石柱的),立柱用料不大,柱徑20-30釐米的木材即可。棸擐野峇禰蛚羺麍銦A也有用加工精細的石片石磚砌築,用黃泥巴或自燒的白灰勾縫。屋面將青瓦或片石置於固定在木椽上的斜芭席,上下彼此搭接,互相疊壓,使表面宛若魚鱗獸甲。窗戶較小,用石料砌築的窗戶有平拱形、圓弧形等。吳氏族人就靠著得天獨厚的環境生生不息,遺存了許多文物,流傳了很多傳說。文物風格獨特、眾多,主要有:石頭院落,含石頭房、石樓門、石門墩、石院晼B柱頂石、石前檐、石雞籠、石廁所、石畜圈。石頭器具,含石槽、石盆、石凳、石桌、石滾、石碾、石磨、石臼、石夯。石巷道,含石臺階、石板路。碑林,含東溝墓地五通碑、石人山南墓地四通碑及其他碑碣,共十余通。其中清代八通,民國五通。古樹名木,含五百年黃楝樹一棵、三百年三叉古柏樹一棵、二百年金桂樹一棵、二百年冬青樹兩棵、百年皂樹兩棵、百年青桐樹兩棵、百年柿樹多棵及竹林三處。吳埡石頭村民間傳說曲折動人,主要有娶親時送客的來歷、離娘禮的來歷、救命石壕的傳說、棋盤山與豬八戒的故事、黑虎廟的來歷、三叉古柏與吳家三門人的關係。

  吳埡是文化的。吳埡文化積澱十分豐厚,既有建築文化,又有民俗文化。建築文化集中體現在石頭房的修建上。你看,一尺半寬的石晱部是由四指兒厚的片石幹壘起來的,沒有一點兒的泥土和砂灰,可也堅固異常,風刮不進,雨淋不透,火燒不裂,冰凍不酥,不吝于一個人間奇跡。再看,吳埡石頭房的整體結構是四合院式,院子較大,正房和廂房互不相連,而不像南方的天井院式,院子狹小,且一圈房子的頂部互相交叉,充分體現了北方民居建築的特點。最奇特的是,大多數石頭房是依山而建,借助山勢,有的是上房下院,有的是房院一體,還有的是兩房兩院呈階梯狀分佈,似宮殿一樣。值得一提的是,這裡的石頭全部使用拱形梁,它設在都柱之上、瓜柱之下,梁的拱字形結構減少了瓜柱的長度和重量,把房頂的壓力分解到兩邊的椈壑W,減輕了房頂對柱梁的壓力,使房子經久耐用。這種因地制宜,就地取材,與自然環境巧妙結合,建立起一座座造價低廉、古樸簡潔,經風耐雨的石頭房,聯繫著舊日的苦難、生活的坎坷,也倔強地透射出悠悠的,和我們悠久民族一樣倔強的精神和感情。著名作家周同賓說:古語“蚌病成珠”說的好,牡蠣的痛苦凝成了珍珠,先民的艱苦勞動創造了生動的藝術。中國農民多難的命運造就了堅強的性格、不屈的毅力和無限的精神活力。吳埡還是宛西民俗文化的傑出代表。你無論走進哪家農家院,就會了解到他們的家居文化。年紀大的一家之長住正房,接下來按長幼次序分居於東西廂房,男主外,田間勞作,外出務工;女主內,灑掃庭除,洗衣做飯,相夫教子,三世同堂或四世同堂,其樂融融。細問之下,他們吳家還有家譜,吳姓先人從湍東鎮龍頭村的堰坡組遷過來,至今已歷經十八代。到目前為止,這裡仍人丁興旺,年齡與輩份差別很大,有些白鬍子老頭還問一頑童喊爺爺,十分有趣。往他們的村後和村東的墳園堿搳A就會發現這裡的人們敬天祭祖,不忘根本。這裡的墓前大多都立有石碑,記錄著吳埡先祖們艱苦的創業史、高尚的道德觀、敦親睦鄰的好風尚和枝繁葉茂的子嗣群。如果把這些墓誌全部收集下來串結成集,就是一部生動祥實的吳埡村史。當然,還有大量的石磨、石碾、紡花車、織布機、八仙桌、太師椅等古傢具、農具,活脫脫地一個農耕文明村。正是中國傳統居民群落的代表,反映出宛西山區傳統村落和居民的典型特徵,體現了百餘年間近現代南陽盆地宛西風情,具有重要的建築文化、農耕文明和歷史遺產的價值。

  吳埡是科學的。走進吳埡,就像走進了一個地質文化博物館。那隨處可見的火山石,圓圓的,光溜溜的,大的有臉盆大,小的僅有拳頭大小,有的零星散落,有的呈蜂窩狀分佈,如果有機會砸爛或摔碎一個火山石,你還會清晰的看到象蛋殼、蛋清、蛋黃和蛋核一樣的結構和分佈,這是火山蛋;看上去明明是一塊土黃色的狀如馬蜂窩的巨石,但很輕,用手能把它輕輕的舉起來的,這是糠包石。火山蛋和糠包石都是大自然的傑作,火山噴發時,不但有岩槳、火山石,還有濃厚的泡沫。火山石成了現在的火山蛋;泡沫遇上泥土或各種植物莖葉就會凝固下來,融為一體,形成這奇怪的糠包石。有的糠包石,還可以放在水面上而不會下沉,所以又叫浮石,如果你把它當盆景,在它的下面澆上水,上面種上小花草或小樹,它仍然能生長,因此又叫水蚰菮峊耵囓菕C最令你驚訝的是那滿山遍野的當地群眾稱之為板岩的石頭,那石頭十分巨大,當地群眾都說是連山石,它象人們通常所吃的千層餅一樣,四指厚的青石板加一層一二指厚的紅石板,很是漂亮,誰也不知道它究竟有多少層,是怎麼形成的,直到華中科技大學的萬敏教授來才解開了這個迷團,原來這叫“水相沉積岩”。很久以前,這裡或是河邊,或是海邊,每天都有大量的淤泥或紅砂在這裡淤積沉澱。又不知過了多少年,經過地殼運動,這些淤泥和紅砂都變成了岩石,淤泥變成了青石板比較堅硬,紅砂變的紅石板比較脆弱,所以人們就用鋼釬子從紅石板處下手,把一塊塊大石分解成一片片的板材,蓋起了這奇異的石頭房。那堳雃h拴牛、拴豬用的有許多洞和眼的奇石,人們以為是大自然風化的結果,其實這些石頭,原本在海底,經過海水浸蝕,逐步形成的,按科學的說法是“海相浸石岩”。

  吳埡是生態的。吳埡是一個奇異的所在。你看她附近的每一座山頭都是光禿禿的,除了滿山的黑石頭就是雜草,可一進入就吳埡全變了,到處是樹,到處是草,遮天蔽日,從老虎嶺上往下看,就會看不到這個美麗的石頭村,因為她被樹遮住了。這裡冬暖夏涼,因為吳埡的埡指的就是兩山之間的高地,冬天凜烈的北風會被前後的大山擋住,夏天卻因地處高山又十分蔭涼,是一個旅遊、休閒的好去處。走進吳埡的石頭院落,那一挂挂來不及剝的金黃色的玉米棒被高高地吊在房檐下的樑上,紅紅的辣椒、山楂串成串兒或扎成把兒挂在外面的暀W,白白的大蒜被編成辮子搭在廚房的暀W,滿筐的紅棗和酸棗在院媗峇荈均A此情此境,會讓你坐下來慢慢感悟,慢慢體會那種讓人樂不思蜀、回歸故鄉的感觸。吳埡村與自然環境的巧妙結合,對地方氣候的適應和地方材料的運用,真實地反映了由於地域氣候、民族、風俗甚至人種、性格、愛好等差異所形成的鮮明個性和特點。通過吳埡村吳氏家庭的生產、生活,以小見大,以物證俗,透視出中原農耕文化現象。

  吳埡是古老的。僅僅與省道1公里之遙,她卻一塵不染,古老的建築、古樸的民風、悠遠的古樹、神奇的地貌、原始的農具,保持著原始的模樣。走進她,就仿佛進入了桃花源的世界,“雞犬相聞,黃髮垂髫,並怡然自樂”,淡泊、致遠;接近她,那百年的石房、古樹,倔強的屹立,折射著古老與滄桑;靠近她,吳氏人的淳樸、憨厚,散發著自然與清新;觸摸她,那石磨、石碾的“吱…吱”聲,見證著中華民族百年的奮進。這讓習慣了高樓大廈、燈紅酒綠、車水馬龍的現代人,有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仿佛進入時光隧道,和先輩們共同改造自然、利用自然,那種不屈不撓的民族精神會頓時豪情萬丈。

  本文來自南陽旅遊網

  相關文章
河南省南陽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