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交流名片:鄧州台灣村
·南陽市涉台資源
·鄧州"台灣村"村民獲贈"家書"
·台灣少數民族長老頭目與河南"台灣村"村民共度中
·從南陽到阿里山--臺商為河南鄧州村民尋親側記
·台灣原住民在鄧州祭祖
·血緣難斷“台灣村”(組圖)
·台灣村陳氏家族族長
·鄧州“台灣村”的故事
·產業佈局及南陽招商引資項目庫
·南陽招商優惠政策
·南陽資源及交通優勢
·南陽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
·南陽新區
·南陽鴨河工區
·官莊工區
·台灣產業園
·南陽臺商投資區
·中國首家科技綜合示範縣——唐河
·中國第一個“科教興村”計劃試點
·亞洲最大的沼氣城
·中國“辛夷之鄉”——南召縣
·中國“柞蠶之鄉”——南召縣
·“中國名特優經濟林——獼猴桃之
·“中國名優特經濟林——山茱萸生
·中國“玉雕之鄉” ——鎮平縣
·中國“地毯之鄉”——鎮平縣
·河南省最大的天然中藥材庫——西
·中國“月季之鄉”——臥龍區石橋
·河南省最大的網箱養魚基地——南
·中國“第一辣椒城”——淅川縣香
·中國最大的香菇市場——西峽縣雙
·河南省最大的“三粉”生產基地—
·中原最大的無公害蔬菜基地——新
·中國唯一的地市級科技興林示範市
·河南省人口最多、面積最大的地級
·創世界吉尼斯紀錄的水牛角席
·中國五大良種黃牛之一——南陽黃
·世界罕見的彩色小麥
·亞洲四大石墨礦床之一——西峽縣
·河南省最大的音樂噴泉——南陽解
  當前位置>>宛臺情緣
從南陽到阿里山--臺商為河南鄧州村民尋親側記
2012-11-16 11:07:40     華夏經緯網

  南陽鄧州市張村鎮有個“台灣村”,村200多名村民是300年前遷移至此的台灣高山族人的後裔,他們日思夜想能與台灣的族人重逢。

  今年4月30日,一個叫吳天璽的女子和同伴從鄭州出發,自費赴臺,要為鄧州的高山族人到台灣尋親。

  歷經26天的艱辛,吳天璽一行的努力結出了沉甸甸的果實──5月25日傍晚,吳天璽等人在台灣找到了南陽“台灣村”高山族後裔的族人。兩岸高山族人均表示──將跨過海峽相會。

  南陽“台灣村”村民台灣“尋到”同族人

  5月25日一大早,南陽鄧州市張村鎮的陳堂三就起來了。太陽升起的時候,他已經圍著“台灣村”轉了一圈。前一天晚上,他已經知道吳天璽將與同伴吳昀容在這天去阿里山,去證實那堛熙祟m居民是不是他們的族人。

  陳堂三是當地小學的校長。2002年8月,證明張村鎮陳姓家族是台灣高山族人的族譜《鄧州台灣土番墾屯陳氏家譜》就是從他家媯o掘出來的。

  快中午時,和他一樣焦急等待的同村人陳朝虎告訴他,吳天璽還在上山的路上──陳朝虎剛剛忍不住給吳天璽打了電話。

  陳堂三坐不住,走出村子,站在大片即將豐收的麥田前向遠處望,他預感,這次“尋根”一定會成功。

  5月25日下午3時,在台灣阿里山上的達邦村附近,一個叫陳秀鳳的中年婦女也正不時地在村口張望,她在等待吳天璽,等待吳天璽從海峽對岸帶來的消息。高山族有不同族別,陳秀鳳是高山族鄒族陳氏的後人。

  下午3時15分許,吳天璽等人坐車趕到了。停車,拉開車門,吳天璽和陳秀鳳的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陳秀鳳坐上車,指點著方向,帶著吳天璽到了她的娘家達邦村。陳秀鳳的弟弟陳清龍、弟媳武清香,都站在家門口迎接。達邦村村民以務農和經營休閒度假業為主,村民生活富裕,阿里山陳姓族長陳宗仁的家就在這裡。

  不一會兒,族長陳宗仁和他的弟弟陳名利來了。陳宗仁稱,他們曾于1995年與1998年兩次組團到過北京,參觀過長城。陳宗仁還很自豪地說:“在北京,有一個中國版圖模型上用的台灣土,還是由我們專程帶過去的,土還是陳家後門阿里山上的土呢!”

  吳天璽攤開複印好的鄧州“台灣村”陳氏族譜和鄧州陳家的委託信函,講述300年前鄧州“台灣村”陳氏先祖遷移到河南的那段歷史。陳宗仁等人很專注地聽著。對這段事隔300多年的歷史,他們並不熟悉。不過,台灣鄒族陳家也曾留下世代口口相傳的傳說……

  晚飯後,達邦村村長武惠美和鄒族現任第九代頭目汪念月也來到了陳家,他們對這個故事相當好奇。經過印證和討論,對方基本上認定──河南鄧州“台灣村”高山族的後裔就是他們的族人。

  5月26日,吳天璽將這一喜訊通過電話告訴了鄧州“台灣村”的高山族鄉親。

  5月29日,吳天璽將這段尋訪經歷通過電子郵件發給了記者。

  南陽傳奇 “台灣村”傳誦一段離別故事

  從南陽鄧州向西北方向行駛20多公里,就到了張村鎮上營村,在村子的最北邊,立著一座頗具南方建築風格的門樓,門樓上方清清楚楚地嵌刻著3個大字──台灣村,門樓上還有兩副楹聯:祖啟台灣源華夏,宗屯鄧穰融九州。精誠團結盼台灣回歸,同舟共濟促祖國統一。

  陳氏高山族後裔主要聚居在張村鎮上營村下營組,他們在確認了自己的高山族身份後,2002年就在村口立了這個門樓。

  “台灣村”人主要以收購、加工、銷售廢塑膠為業,目前已成為鄧州、內鄉、淅川的廢舊塑膠加工集散地。全村42戶人家中,將近30戶從事廢舊塑膠的加工和經營,其中有十多戶家產都在50萬元以上,是方圓十幾埵釵W的富村。

  陳氏高山族後裔共有200多人。家譜發現後,2002年年底,經有關部門批准,在自願選擇民族身份的基礎上,“台灣村”的陳氏家族由漢族更改為高山族。

  在“台灣村”,不少村民的相貌依然具有典型的高山族人的特徵。今年66歲的陳相富老人是陳氏後裔的第十代傳人,他鼻子高高,眉骨和額骨突出,眼窩內陷,皮膚呈深黃色,而這種長相是典型的高山族人特徵。阿紅姑娘眉骨高高突起,眼窩深陷,長相與當地的漢族姑娘完全不同。

  不僅僅是長相,鄧州“台灣村”村民大都保持著台灣高山族的生活習俗。在嫁娶時,他們往往深夜點起篝火,青年男女身穿高山族的華麗服裝,通宵同歌共舞;當老人去世時,他們將棺材橫放中堂,大頭朝左;出殯當天淩晨,他們身背包袱,手持雨傘,一邊唱輓歌,一邊在棺材上跳來跳去。這種習俗,他們稱之為“跳棺”,而輓歌中則唱道──“回去吧,回到大洋彼岸!那埵釭里山,那埵酗擗趧獢K……”

  農曆臘月廿三,周邊的村民吃火燒饃、放鞭炮慶賀,而“台灣村”的居民則選擇在臘月廿四過小年,吃的則是紅頂的饅頭。原來,相傳“台灣村”的始祖依那思羅是這一天來到鄧州的。至於紅頂饅頭,據說當時依那思羅是名軍官,頭戴著紅頂花翎的官帽。蒸這種饅頭,是因自豪和勵志。

  依那思羅是高山族人,追溯他的歷史,我們要穿越300多年的時光。西元1661年,民族英雄鄭成功收復台灣。鄭成功部將黃廷在台灣招募兵丁,當時只有15歲的依那思羅告別了部落,在黃廷的部隊堸竣F一名馬伕。依那思羅隨侍黃廷衝鋒陷陣,作戰英勇,很受黃廷器重。清康熙年間,黃廷率十萬部眾歸附了清廷。

  當時依那思羅已經隨黃廷征戰多年,隨黃廷來到鄧州時,依那思羅已經22歲。為安撫部下,黃廷安排依那思羅娶了當地一岑姓女子為妻,取諧音,依那思羅為自己改名陳年。

  婚後,岑氏生育了4個兒子。在黃廷再次出征台灣的時候,陳年懇請黃廷把次子元勳和三子元傑帶回台灣阿里山老家,以期他日告老還鄉,遷往台灣時舉家團圓。

  接受陳年的懇請,黃廷把陳年的次子元勳和三子元傑帶回了台灣阿里山老家。但是,陳年于72歲時在鄧州去世,此後,陳年在鄧州的後人與台灣的後人失去了聯繫。從依那思羅算起,“台灣村”的陳姓家族已在鄧州傳了13代。

  傳奇歷史吸引美麗女人自願踏上台灣“尋親”路

  “台灣村”這段傳奇而沉重的歷史吸引了一個美麗女人,她就是吳天璽。

  吳天璽,鄭州市台資企業協會副會長,河南報業網生活文化頻道主編,祖籍河南,生於台灣,長于台灣,十幾年前來豫投資。

  “回去吧,回到大洋彼岸!那埵釭里山,那埵酗擗趧獢I”2004年,吳天璽第一次知曉了“台灣村”的故事,“台灣村”鄉親們對台灣親人300多年的殷殷思念撥動了吳天璽心底一根柔弱的神經。

  吳天璽說:“我父母原本是河南人,在台灣生養了我,小時候學‘外婆’、‘外公’、‘舅舅’等,我都不理解。回家問爸媽,他們痛哭了一場。父母一直在懷念自己的故鄉,一直都盼望著有一天能夠回到老家,見見自己的親人。‘掉頭一去是風吹黑髮,回首再來已雪滿白頭’,短短兩句詩包含了多少歲月滄桑!我想起當年父母急切地回河南尋根的情景,可謂是食不能安,夜不能寐。”那時,吳天璽就下決心要為‘台灣村’的陳姓族人找到台灣親人。

  吳天璽說,在“台灣村”看到鄉親們那企盼的目光,感受著他們思念先祖的殷殷之情。幫助他們早日與台灣親人團聚,頃刻間成了一個歷史的使命壓在她的肩上,似乎註定要她為此付出努力。

  今年三四月份,吳天璽多次到“台灣村”,做了深入細緻的探訪。為了更深入地了解和幫助這些台灣高山族人的後裔,吳天璽還“兼職”了鄧州市統戰部台灣村研究工作小組副組長,以便了解“台灣村”的現狀,為以後到台灣“尋親”做準備。

  4月下旬,吳天璽將在“台灣村”的見聞和拍攝的照片貼在河南報業網上,引發了網友們的熱烈討論。

  4月30日,吳天璽與河南報業網生活文化頻道的CEO吳昀容一起自費踏上了赴台灣的“尋親”旅程。

  台灣尋親路漫漫 阿里山覓得“同族人”

  從300多年的歷史中找尋線索,梳理脈絡,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好在吳天璽生於台灣,長于台灣。台灣,吳天璽並不陌生。

  雙腳一踏上台灣的土地,吳天璽和吳昀容馬上開始了緊張的“尋親”工作。

  5月1日至5月3日,她們坐鎮台北,把每一個可能的電話都打遍了,東到花蓮、台東,西到雲林、嘉義,南到高雄、屏東,把一切能掌握的資訊都儘量拿到。然後她們開始按照事先計劃好的出行路線,沿著玉山山脈開始了艱苦的尋訪。在十來天的時間堙A她們幾乎找遍了所有高山族人的聚居區。

  5月4日,她們曾驅車來到台灣雲林縣口湖鄉謝姓家族聚居區,經了解他們並不是河南南陽“台灣村”陳姓的族人。隨後,她們又來到高雄鳳山西山,在那堙A一位小學校長了解了她們的來意後,欣然接受了委託,但查對的結果又一次令她們失望了。

  難道過了300多年,線索都已經完全消失了嗎?吳天璽和吳昀容不相信。

  皇天不負有心人,吳天璽代大陸的高山族後裔來阿里山尋親的消息在阿里山高山族人中傳開。5月10日一早,一個好消息傳了過來──一個叫陳秀鳳的女士打來電話激動地說,她可能就是吳天璽要找的高山族人。

  吳天璽一下子興奮起來。5月12日,雙方約好了在台北見面,卻因其他因素未能謀面。

  5月13日,吳天璽和吳昀容決定駕車去阿里山拜訪。不料路上遇到了泥石流,一度被困在山上,通訊也暫時中斷。而據台灣媒體報道,當時的泥石流造成4人死亡,六七個人失蹤。

  5月25日一早,吳天璽再上阿里山,與陳秀鳳及其族人見面。當天,雙方“認親”。

  5月26日傍晚,吳天璽給記者發來短信說:“我已經哼著小曲兒下山了。終於完成使命,並可望促成海峽兩岸高山族人血脈相連大聚會。真是高興!”

  5月27日上午,記者看到她在淩晨3時發在河南報業網大河論壇上的帖子:“我剛進台北的家門。疲倦了虛脫了,我得好好睡一覺了!”

  5月27日,記者在網上聯絡到吳天璽。她告訴記者:“這件事情從知道,到接觸、調查,再到受委託回到台灣,替‘台灣村’鄉親尋親,到目前為止已兩個多月了,我沒有一刻鬆懈過。總算不負眾望,也算為兩岸的高山族同胞做了一點事。”

  兩岸陳姓族人渴望來日相見

  5月31日下午5時40分,吳天璽和吳昀容乘飛機返回鄭州。當她們走出鄭州機場時,記者看到她們臉上滿是疲憊而滿足的笑。

  吳天璽說,台灣阿里山鄒族人非常認同民族融合、祖國統一的觀念。阿里山是一個旅遊區,鄒族人說,祖國統一了,將有更多遊客來這兒旅遊,高山竹筍、高山烏龍茶等經濟作物也能暢銷到大陸,可大大增加他們的收入。

  陳宗仁說,大陸有他們族人的消息,這是天上掉下的好事。如果有生之年他能到鄧州與族人相見,將是莫大的幸事。

  鄒族現任第九代頭目汪念月願意組成20多人的訪問團,帶著台灣鄒族歌舞等民俗文化,前往鄧州“台灣村”進行進一步的血緣認定和文化交流。

  5月31日晚上,當鄧州“台灣村”陳氏高山族後裔獲悉了更多消息後,在電話中,大家連說──熱烈歡迎台灣的族人到鄧州訪問,到時他們將用最熱烈的方式歡迎親人。

  鄧州高山族人和台灣鄒族是同族人的四點證據

  一、在鄧州陳家族譜上,有“貓地幹社”、“獵戶籍”等字樣,這代表著依那思羅的籍貫。在高山族的語言堙A“貓地幹”是勇士的意思。而台灣鄒族陳氏在歷史上一直在鄧州陳家族譜所記載的“貓地幹社”居住,從沒遷徙過。

  二、以前的高山族沒有文字,他們的歷史都是口口相傳。在鄒族的傳說中,很久很久以前,他們的先人到大陸當過兵。

  三、在鄧州陳家族譜上,有“庫吧”一詞,在高山族中,這個稱呼只有鄒族有,是指鄒族的男子會所,用來訓練武士的地方,女人不準進入。

  四、雙方在相貌特徵、風俗文化等方面有很多相似之處。□記者喬偉輝

來源:河南報業網-大河報(2005年06月報道)

  相關文章
河南省南陽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