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體概述
·自然地理
·益陽文化
·益陽人口
·行政區劃
·民族宗教
·建置沿革
·臺商情歸湖南妹 歸隱鄉里種葡
·臺商焦立強先生在益陽的幸福生
·臺商黃國安紮根益陽 帶去精緻
·化解危機 實現雙贏
·益陽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縣市區人民政府台灣辦公室
·益陽市臺辦赴上海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上海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昆山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昆山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杭州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智慧機器人產業園
·湖南新能源汽車關鍵零部件產業
 
  當前位置>>民俗掌故
魏公廟的來歷
2015-08-27 13:40:18    華夏經緯網

  作者:老子漢 文章來源:網路 

  在經商管理方面,洋人似乎比益陽人要高一招,但益陽人似乎比上游人又要高一招,這婸#荅q陽人與上游發生摩擦的故事;

  其實,益陽人自己清楚,大碼頭的由來,益陽的興起,既不是靠經商的特長,也不是靠加工毛板船的技藝,而是僅憑一點視途和行船經驗以及把這三者有機結合在一起的聰明頭腦。而這三者中,視途行船卻是這之中最關鍵的,益陽人自己也非常看重這一點。

  像許多傳統文化一樣,已掌握並看重的東西就要把它神秘化,最常用的辦法就是尊奉一個祖師爺,這是中國許多行業都行使的老套路,那麼,行船經商、加工毛板船這個新型行業的祖師爺是誰呢?按理說,益陽人是應該知道鄭和的,但大概嫌他是個閹官,再者,鄭和航的是海,而大碼頭航的是河、湖、江,民奉官也是江湖行業的一忌,於是,益陽人決定不提他。

  但到底供奉誰最合適呢?因這個新興行業至少有兩點和別的行業不同;

  1.要有足夠的神秘感,它除了一般行業的神秘之外,還隱藏著一個重大的商業秘密。

  2.航行的風險性,俗話說,行船三分險,況這是千里水路,途徑河湖江,狂風險浪,稍有不慎便會船毀人亡,因此,每一次毛板船起航前,老闆和船員都要舉行隆重而又神秘的起航儀式,(多在“水府廟”進行,供奉吳國水軍都督丁奉,故又稱將軍廟,)大有生離死別的味道。儀式由祭師主持,大致分三個程式;1.焚香禱告神靈,讀祭文,許願還願。2.殺雞喝雞血告別酒,親人間彼此囑咐祝願。3.船員們每個人都由祭師驅邪畫符,並貼身帶上保平安的符咒。

  但這個時期供奉的祖師爺卻是亂七八糟的,有太上老君,南海觀音、楊泗爺(楊幺)、關帝爺、南嶽大帝、洞庭王爺、天后娘娘、呂洞賓等等,有佛有道,不倫不類,似乎都與水有點關係。但這其中有兩個神靈卻是外地沒有的,一個是潘子良,他是魚販子出生,好象和行船有點關係。另一個則是浮邱子,這除了他是本地煉丹仙人外(現桃江的浮邱山即以他命名,那時的桃江即益陽),大概就是因為這個“浮”字的緣故了,行水路最要緊的就是要“浮”。可是,以上諸神似乎與這個行業關係又都不大密切,每次祭祀都有點病急亂求醫,臨時抱佛腳的味道。

  創出了大碼頭輝煌的益陽人,居然在幾十年之內找不到適合自己行業的祖師爺!這可能是現代物資文明和傳統精神文明難以找到融合點的一個例證。

  但益陽人的聰明終究還是打造出了行船運輸的祖師爺------魏公。

  魏公是上游寶慶(邵陽)的一個排古佬,到底是姓魏還是以後尊封的姓魏,現已無法考證,但這卻是江湖上一個流傳面域很廣的故事;

  傳說同治年間,魏公從寶慶駕排下來,路經益陽碼頭時,居然不停下來交貨給加工廠,而是闖關直銷到漢口碼頭去,上游人早就想免掉益陽這個環節直接和漢口發生業務聯繫。針對這種闖關行為,益陽加工廠的老闆們豈能容忍?開此先例,益陽今後的生意怎麼做?於是,加工廠主持祭祀的祭師便在岸邊作法;用扁擔在江邊一插,那排便在江心釘死走不動了。那駕排的排古佬一看,便知是岸邊有人作法,於是,也作法運起輕功跳到祭師身前,在他的肩上輕輕的拍了七下,說;“佩服了”!這祭師馬上感到中招了,忙跑回去對妻子說;“我今天碰到了高手,唯一化解的辦法就是你把我在蒸籠婸]七七四十九天,不然,我這七顆銅釘不得出來”。

  他妻子遵命照辦,可是當他蒸到四十八天時,心想;哪有活人能蒸四十多天的?只怕骨頭都化了,揭開來看看。誰知她一揭開,祭師還好好的活著,而肩上的銅釘也冒出了寸許。祭師這時只得仰天長嘆;“天命如此,罷了罷了!我死後,你就把我葬在江邊,拿床篾席子,哭一聲,拆一匹篾下來”。

  他妻子果真又照辦,哭一聲,拆一匹篾,而那江心魏公的排也就一根根的被拆散,眼看一張排快拆完,誰知祭師的妻子哭得死去活來,還剩巴掌大一塊時,把那席子望江中一扔,魏公也就因最後的五根木頭而獲救,跑上岸來,煮了罐稀飯,望那祭師的墳頭一潑,頓時,那墳頭便長滿了白蛆,祭師化為污泥。

  這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山更比一山高。

  但魏公也由於本錢盡失,從此也就只得留在益陽了。

  而魏公成神,則是魏公死後的事情,魏公生前益陽人還是不看好他,儘管他法術高強,可他鬥死了益陽的法師,益陽人不勢利眼,魏公生前只得過著流浪的日子。

  終於有一天,有人在江邊發現一具發臭的死男屍,馬上報告給縣太爺,縣太爺到江邊一看,看到的卻是一具散發著香氣的女屍,於是責怪報告人說;男女都不分!報告人也感到奇怪,上前到死屍的褲襠堣@摸,果真什麼也沒有。這時,旁邊的人才解釋;這具屍體發現十多天了,香三天,臭三天,時男時女。

  這,就是寶慶排古佬魏公。從此,益陽也流傳著一句歇後語;魏公菩薩的卵-----陰消噠!

  於是,魏公成了益陽航運業幾十年尋找的神,這個新興行業的祖師爺。

  一座頗具規模的魏公廟便在三堡和大碼頭的鬧市之間、將軍廟的附近拔地而起,這是巫、神話和現實有機而完美的結合。

  從此,魏公廟堶誘鶪斷,而祭拜的人卻是清一色的與行船有關的船員和家屬,祭拜儀式也比先前簡化多了,不需要祭師,因再有本事的祭師也敗給了魏公。祭拜者只需點上香燭,買一隻雞,提一瓶酒,把雞殺了,血放在魏公菩薩的祭槽堶情A然後再倒上一杯酒,雞酒提回去上船吃,祭拜儀式就告結束。

  傳說;魏公廟香火旺盛時,一天殺得上五六十隻雞,而這些祭拜者有一半是資江上游新寧、武岡、隆回、邵陽、新化的船客,他們船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買雞酒祭拜魏公。但流傳得更神的是;儘管六月天,這些流淌的雞血既不臭,也不招蚊蟲,原因是魏公菩薩靈氣大,誰敢亂動他的東西?其實,這就是血堶豸F那杯酒的緣故。

  我們從這個近巫似神話的故事中,不難發現益陽人的聰明機靈和高度的政治智慧;樹一個最大競爭對手的人為神,不但避免了矛盾衝突,穩住了現有的經營地位,而且要對方對你五體投地,稱讚你益陽人胸懷博大,益陽人失去了什麼?不過一個祭師的虛名,而贏得的卻是上游流下來的滾滾財富。

  這個故事一直在江湖上廣為流傳,至於魏公廟把這個故事說成是明代,並在門楣上方石刻“赦封真人府”等字,應該是為了避免事情原委的尷尬,因明代時大碼頭還是一片荒涼的鄉村,在那堿O不可能建廟、也不可能有人祭祀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