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體概述
·自然地理
·益陽文化
·益陽人口
·行政區劃
·民族宗教
·建置沿革
·臺商情歸湖南妹 歸隱鄉里種葡
·臺商焦立強先生在益陽的幸福生
·臺商黃國安紮根益陽 帶去精緻
·化解危機 實現雙贏
·益陽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縣市區人民政府台灣辦公室
·益陽市臺辦赴上海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上海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昆山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昆山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杭州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智慧機器人產業園
·湖南新能源汽車關鍵零部件產業
 
  當前位置>>民俗掌故
諸葛井的解謎
2015-08-27 13:45:38    華夏經緯網

  作者:老子漢 文章來源:網路 

  益陽市區現有兩口古老的諸葛井,一口在資江北岸城內東興賢街(五馬坊)的曹氏宗祠內,井深數丈,口小腹大,井口圓形石砌,水清如鏡。另一口則是在資江南岸的鐵鋪嶺山上,即現在湘中鍋廠的境內,益陽十景之九的“甘壘夜月”的附近。此井則方如鬥(上大下小),三面茅坎相圍,井水清甜,有如甘泉。

  這南北一方一圓的兩口井為何叫諸葛井?這個問題又引出兩個問題;

  1.此井是否為諸葛亮所砌,諸葛亮是否到過益陽。

  2.諸葛亮為何要砌這樣的井,此井的作用和目的是什麼?

  千百年來,圍著這兩口井的猜測和推論傳說至少不下三種,但前提都是肯定為諸葛亮所砌,即諸葛亮來過益陽;

  1.關羽在益陽單刀仆會以後,諸葛亮來到了益陽,恰值春夏之交,資江發水,看到滿河污穢的洪水,又看到當地老百姓飲了此水後,上吐下瀉,顯然是因為資水引發了瘟疫,於是,諸葛亮便親自動手挖了一口井,這就是五馬坊的那口井,並要附近居民挑水飲用,不幾天,病者如服靈藥,瘟疫止住。諸葛亮為了帶動更多的群眾挖井,於是,又來到對岸的鐵鋪嶺向群眾宣傳,當地群眾告知他,關羽在益陽單刀仆會時,曾在鐵鋪嶺挖過一口井給馬飲用水,但此井一直廢棄沒有用,已經不出水了,於是,諸葛亮又和大家一齊動手,把這口井也挖得出了水,南岸的老百姓也因飲用了這口井的水,止住瘟疫,從此,益陽人改變了飲河水的習慣,人們為了紀念諸葛亮愛民的功德,就把這兩口井命名為“諸葛井”。

  這個象故事的傳說,是一千多年來最流行也幾乎成定論的傳說。曾記載在許多見於文字的刊物和雜誌上,顯然,其起意是善良的,也是美好的。但與歷史的考查卻有些誤差;一是建安20年(西元215年),關羽單刀仆會後,蜀國撤兵,益陽屬東吳管轄。 而此時已35歲的諸葛亮則在成都整頓巴蜀內政,自然也不能來益陽。二是益陽人從此並未改變飲河水的習慣,再者,河水、尤其是清澈見底的資江河水傳播瘟疫更是從邏輯上說不過去。因此,這個傳說至少把時間和井的作用弄錯了,不足為論。

  2.說的是關羽駐紮在益陽,與甘寧隔河相恃,諸葛亮恐甘寧在河水中投毒害蜀軍,於是梢信來要關羽挖井飲用井水,這也進一步說明“諸葛一生唯謹慎”,於是,關羽照辦。南岸的甘寧知道後,也恐蜀軍在河塈諡r害吳軍,於是,也在軍營堳鶪F一口井,由於這兩口井都是諸葛亮謹慎的結果,於是,便都叫“諸葛井”。

  這種說法,便有些象秀才的紙上談兵了,在河水塈諡r,史無所聞,也無道理。即使將毒投到河堙A魚被藥死,馬上就會被發現。再者,關羽住在北岸的上游,而甘寧駐紮在南岸下游,哪有倒行逆施的?何況當時駐軍已上十萬,人用馬飲,別說兩口井,就是兩百口都不夠用,因此,此說只能是毫無道理的天方夜談。也不足為信。

  3.此兩口井為諸葛亮作法所用,諸葛亮一生似巫近道,通天地、遣鬼神,常作法解決蜀軍的重大疑難。北岸那口圓井為罡,南岸的這口方井為鬥,諸葛亮作法是踏罡步鬥,故留下了這樣兩口井。

  這種說法聽起來有點玄,但感覺也不是那麼一回事,雖然我們都不懂諸葛亮的道法,可諸葛亮對國家和軍隊的治理,應該靠的還是切實可行的科學與智慧,以及可供具體操作的現實手段,不應該是什麼道法,即使也裝神弄鬼,所謂的“踏罡步鬥”,也沒聽說隔一條河,近十里的距離來作法的,況歷史並無這樣的記載,因此,可信度不大。

  但這兩口井為什麼叫諸葛井呢?這裡,只有結合我對三國歷史人物的考查和對益陽本土文化的理解來作邏輯組合分析了;

  應該承認,這兩口井是和諸葛亮有關係的,一個空穴來風是不會流傳和支撐千餘年的,況且,結合歷史資料考查,諸葛亮是來過益陽,至少是路過益陽的,並且應該是多次路過。考察諸葛亮的時間年代表,有這樣的記載;建安16年(211), 31歲, 諸葛亮與關羽、張飛、趙雲鎮守荊州。建安17年(212), 32歲, 諸葛亮與劉備會關羽于長沙。這一點,我們在《三國演義》中也能看到,諸葛亮就是在長沙定魏延腦後生有反骨的,那麼,也就是說,諸葛亮在赤壁之戰結束後,也就在在西元211年----212年之間來過益陽,或者是荊州和長沙往返之間路過益陽,甚至還駐紮在益陽。

  但這兩口井是怎麼來的呢?這就要結合益陽的具體地理情況來進行分析研究了;益陽,古時又稱梅山,具體講,井的所在地就是“下梅”,即到處都是產梅的山,而梅子又是古代重要的軍事戰略物質,青梅煮酒,為部隊壯行色和獎賞。白梅製作成鹽梅子給馬含,夜襲時防止打響鼻。紅、黃梅則製作成烏梅為傷兵逍炎生肌。梅既然有如此重要的作用,諸葛亮的後勤工作自然是不會放過的,我想,他一定在益陽境內設置了許多收購點,並且採取了就地加工的方式,這也是水果這種易爛產品加工的一般常識。

  那麼,這兩口井考查其形狀和水清與水甜後的作用也就出來了;城內東興賢街(今之五馬坊)的曹氏宗祠內的那口圓井,應該是為煮酒提供水源的。而資江南岸的鐵鋪嶺山上,現在湘中鍋廠的境內的那口方如鬥的井(其狀實際上是一個水池),應該是製作鹽梅或烏梅時浸泡淹制梅子用的。產品在這兩口井附近加工好後,直接從這裡發貨到荊州或長沙,益陽自古就是荊湘的必經途徑。至於這兩口井都叫“諸葛井”,道理就更簡單了,那是因為這兩口井都是諸葛亮親自考察地形和水質而確定下來的。

  至於在資江南岸的鐵鋪嶺山上、現在湘中鍋廠的境內的那口方如鬥的井,三年之後被甘寧的駐軍所佔領,是否甘寧的部隊又重新挖掘使其出了水,這倒與現在諸葛井的第一種傳說吻合,只是時間和人物沒確切罷了。

  當然,這也只是我們目前所能掌握的資料作出的推測,至於這兩口井是否還有更深和更難解的謎,這就只有留給國內三國研究愛好者們去研究了,諸葛井是諸葛亮留在益陽的文化遺產,但它更是歷史留給中國的文化遺產。

  千百年來,這兩口井一直在益陽人的悉心照料和保護之下,圍繞著這兩口諸葛井,產生出許多故事和傳說,在明清時期,讀書的學子更是把它視為“聰明泉”和“啟蒙水”,相傳兒童啟蒙和秀才趕考,都要事先來諸葛井祈禱求水以獲取和補充智慧,誠然,諸葛井的水是否有增強智慧的功能,這似乎沒有什麼科學依據,但此風一直延伸數百年,至少說明有一定的心理作用,況這種求知好學、增強智慧的願望本身就是積極上進的,因此,這種說法也不能說沒有道理。但也正因為有這種功用的傳說,在解放前,曾一度被曹氏大地主霸佔,當地老百姓取水,還要收取一定的費用。解放後,這口井回到益陽人民的手中,取水自然也就沒有費用了,但在文革初期“破四舊”時,因該井迷信色彩較重,被封存。目前,該井還在曹氏宗祠內封存,如果讓它重見天日,應該還是一處旅遊景點。

  相關文章